19重乐的下场/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齐子亦完全无法相信,苏子衿是这样好算计的人?可为何她竟是被重乐在众目睽睽之下算计了?毕竟女子对容貌视之过重,没有人愿意拿自己的容貌去冒风险。有些想不通,于是,他便将目光转到了某人的身上,而这某人,正是长宁王世子司言。

然而,司言冰冷无情的凤眸看都不看齐子亦,只面无表情的盯着手中的酒杯,不知在想什么,神色寡淡。

齐子亦自讨了没趣,摸了摸鼻子,只好等着看接下来的好戏。

“皇兄,重乐不是有意的。”重乐公主一副自责的模样,似乎对于苏子衿的晕倒,心中难过。可有心之人都可以瞧见,她分明是心中高兴的,大约觉得十分解气。

重乐确确实实很是得意,虽然苏子衿昏倒,她完全料不到,但心下更是解气了几分,这小贱人,现在还笑的出来吗?哼!

“重乐,你以为朕是眼瞎吗?”昭帝眯了眯眸子,语气一瞬间便冷了下来,那股帝王的威仪油然而生,大殿中的气氛压抑至极:“今日是朕设宴的好日子,你竟敢如此算计,看来是朕这些年太过放纵你了,以致于你连最基本的好歹都不知了。”

“皇兄……”重乐心下惊骇,看皇兄的模样,竟是当真生气了,握紧了拳头,她强作镇定道:“皇兄,重乐并不是有意,重乐很是喜欢长安郡主,怎么会……怎么会刻意为之呢?”

这时候,绝对不能承认,一旦她承认了,皇兄绝对不会放过她。

“不是刻意?”昭帝冷笑一声,这不知好歹的女人以为他是蠢的吗?竟敢拿他当枪使,看来她真的活太腻了。

冷喝一声,昭帝道:“来人,将重乐公主给朕带下去,褫夺公主封号,贬为庶民!”

褫夺公主封号?重乐眼前一晃,下一秒便尖叫道:“皇兄,皇兄!你不能这样!本公主何罪之有?本公主是先帝封的公主!谁也不能褫夺封号!”

重乐是过激之言,但落到昭帝耳中,便又唤了一种味道,看来他这个皇帝都没资格褫夺她的封号?

眸光越发的阴沉,昭帝冷笑道:“马上将庶人司佳琦给朕带下去,送进玉泉庵好好改改这性子!”

司佳琦,重乐公主的名讳。

“舅舅……”沈芳菲担忧的凝着眉,刚出声要为重乐说话,便瞧见一旁的柔妃冲她摇了摇头,而后沈芳菲才忍住了,心中明白舅舅如今在气头上,显然谁求情都不起作用。

重乐还在喊,很快便被侍卫拖了出去,那声音渐行渐远,让在场所有人都心头轻颤。

司言眸光微动,回忆起方才苏子衿言笑晏晏的神情,不由皱了皱英挺的眉梢。

安宁宫

苏子衿被安置在榻上,很快,燕夙燕太医便赶了过来。

燕夙是太医院里最为年轻的太医,没有人知晓他的详细底细,只是他多年前以神医鬼谷子的徒弟闻名于世,后来辗转便到了大景朝。燕夙是个奇怪的人,他不从不插手世俗,但每几年便会到一个地方落脚。两年前他自北魏皇朝离开,于是便来到了大景朝,后来偶然救了当今太后一命,顺理成章的便做了皇宫里的太医。

只是,燕夙何时会离开,皆是无人知晓,他做事向来随性凭心,便是昭帝也有几分看不通透此人。

燕夙被唤到安宁宫的时候,率先看到的便是一脸焦急的战王妃,然而,瞧见战王妃脸容的那一刻,他的瞳孔便缩了缩,他身在太医院,自然没有机会见过多少将相王侯的妻眷,只是他惊骇的是,这战王妃的模样,分明与他的旧友极为相似。

一看见燕夙进来,战王妃便立即上前,满脸忧色,几乎泫然欲泣道:“燕太医,烦劳诊治下小女,小女子衿一向身子不好,方才一气之下便昏了过去……”

“子衿?”燕夙闻言,心下提了起来,不待战王妃说完,便快速前去查探。

他素来是个不管世事的人,故而对于战王府的事情并不知晓,只偶然听人说起,战王府遗失多年的小郡主回来了,故而他并没有去了解这郡主叫什么名字。

只见女子双眸紧闭,气息微弱的躺在榻上,她身着一袭素色长裙,面带薄纱,自有一股堪比西子的娇弱柔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