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故交/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女子,似乎与记忆中的那个子衿全然不同,但偏生就是让人觉得十分熟悉。忽然,燕夙的眸光落到女子腰间挂着的那片镂空金叶,一时间微微顿住。

“燕太医,怎么了?”苏墨见燕夙一脸肃然,不由心下一凉,下意识便开口道:“可是家妹的病有什么问题?”

燕夙向来是个谦谦君子,无论面对怎样的疑难杂症,他都是一脸温和,从未见过他的面上出现这般的严肃。

“大哥,你别吓我!”苏宁见苏墨这神情,吓得瞪大了眸子。他这个大哥,他是知道的,素来沉稳,如今露出这般神色,莫不是子衿……

“臭小子,你们可别胡说!”战王爷见娇妻脸色越发的惨白,于是便皱眉低斥:“你妹妹不会有事的,有燕太医在这里,你妹妹一定会平安无事!”

“几位可否先出去?”一直沉默着的燕夙忽的开口,他转头看向战王夫妇,俊逸的面容有些严肃:“这位小姐危在旦夕,燕某得马上给她施针,但是这种针法在施行的过程中极为忌讳旁边有人,否则哪怕有分毫之差,都可能导致这位小姐当场毙命!”

“好,好,我们先出去。”战王妃闻言,吓了一大跳,竟是没想到子衿如今的情况这般严重,可是她到底没有丝毫怀疑,便急匆匆的将其他人带了出去。

青烟和雪忆也跟在战王妃他们的身后走了出来,雪忆一脸担忧的模样,生怕他的子衿姐姐出什么事情,可一想起子衿姐姐今天早上的叮嘱,他便只好忍住心中的烦躁,不只一言。

而安宁宫内,燕夙脸上的严肃早就消失无踪,只见他勾了勾唇,似笑非笑道:“人都走了,怎么,不打算起来了?”

他一言落地,原本虚弱躺着的苏子衿睁开眸子,而后她坐起身子,看着燕夙缓缓攒出一个笑来。

眼前的燕夙,一如多年前那般俊秀雅致,这青年生的好看,一袭嫩青色的锦衣,一张温润如玉的脸容漫着耀眼的笑意,琉璃般清澈的眸子波光粼粼,煞是美好。

可是,她没有时间去恍惚,也不能够去回忆当年的情谊,她苏子衿,早已不是当年的自己了,既是面目全非,又何必重提旧友之情呢?

“经年不见,”苏子衿道:“阿夙。”

“你也道是经年不见么?”燕夙收起笑意,瞧着苏子衿的目光有些幽深:“怎么如今再见,你竟是这般模样?”

那个肆意潇洒,张扬艳丽的女子,那个曾与他一起,喝最烈的酒,骑最桀骜不逊的马,无忧无愁的女子,如今竟是这般文弱,仿佛一阵风便可以将其吹倒。

“这大约,是个悲伤的故事。”苏子衿微微笑着,眉眼弯弯道:“可今天并不是个讲故事的好日子。”

“看来,你是不打算同我说了?”燕夙自嘲一笑:“既是如此,又何必来找我?”

苏子衿不以为意,只淡淡笑道:“阿夙,我不是来求你,而是来找你兑现当年的承诺。”

说着,她取下腰间挂着的镂空金叶,动作优雅和缓,半晌才将那金叶递到燕夙面前,言笑晏晏道:“你曾说,有朝一日我若是需要,可以拿着这金叶子找你兑现任何承诺,现下可还算数?”

许多年前,苏子衿还意气风发的时候,救过燕夙一命,于是,那几个月中,他们成了至交好友,那时候燕夙便许诺过,只要她想,便可拿着那金叶子向他索求一诺。如今,她便是为了从前的承诺而来。

“自然。”燕夙忽然一笑,他盯着苏子衿的脸容,半晌才又道:“子衿,我以为你变了许多,可现在看来,那骨子里的骄傲还是一如既往。你若是来求我帮忙,或许我会一走了之,可你竟是又威胁我了……有些令人怀念啊。”

“可是,子衿。”燕夙道:“你怎的戴着面纱?”

“来之前,为了某种目的,便服了一颗药丸。”苏子衿轻笑着将金叶子收到袖中,而后丝毫不在意的便将面纱取了下来:“如今这模样,倒是有些见不得人。”

她先前在马车上便吃了一颗药丸,就是为了让自己的脸上显现出过敏的模样,不过这些疹子明日便会消失,为了她的算计,这倒是无关紧要。

“你……”燕夙在看到苏子衿的脸容时,不由的眸光一凝,而后他快速的伸手为苏子衿号了脉,不过片刻,他整个脸色都变得极为暗沉,他看向苏子衿,一向温润的面容被愤怒取代:“是谁?谁把你伤成这个模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