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谁算计了谁?(上)/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子衿虽吃了药丸才显得像过敏的模样,但除却这些疹子,她脸色却几乎透明而苍白,燕夙行医多年,怎么会看不出其中的奇怪之处?于是他才为苏子衿把了脉,只是不想,苏子衿的脉像是极为虚弱的,她无疑是受了极为严重的内伤,五脏六腑皆移了位,况且她身上还中了寒毒,那寒毒极厉害,再这般下去,这身子骨……还能活几年?

“同你说过是个悲伤的故事,你怎还要问呢?”将手腕缩了回来,苏子衿苍白的唇边荡出一抹笑来:“若是哪一日天气刚刚好,我便将那故事告诉你,只是现在不行。”

燕夙盯着苏子衿,见她将面纱重新戴了起来,便继续道:“好,你可以不告诉我,但是你不能再这样思虑下去,你的身子怎么受得住?难道你真的不打算活下去了么?”

说到最后,他的声音竟带了一丝颤抖。苏子衿,你是真的疯了么?不要命了么?

“阿夙,我知晓你待我好,可是你不知道,”苏子衿垂下眸子,淡淡说道:“我活着,便是要了了心中的愿,为那些死去的人讨一个公道,在那之前,我不会死,也不能死!”

……

……

燕夙出来的时候,战王府一群人都面带焦色,尤其是战王妃,她急急地便询问着苏子衿是否安好。燕夙表示,苏子衿暂时已没了危险,大约片刻便会醒过来,只是苏子衿早年身子受了损,没有好好调养,以至于现下身子骨越发浮弱,今后万不可情绪波动太大,否则危在旦夕。

而这一番话,自然引得战王府一众人惊了一惊,他们自然料不到燕夙会撒谎,更不知道燕夙与苏子衿是旧识,于是在战王爷的再三恳求之下,燕夙答应了时常去为苏子衿诊治,并为她配制调养身子的药。

青烟瞧着这一幕,不由心下惊叹,主子竟是将这一切料的分毫不差。

于是,战王爷请奏了昭帝,准许燕夙隔三差五便去战王府为苏子衿诊治,这等小事,昭帝自然应允。

长宁王府

“你是说这一切都是苏子衿布的局?!”齐子亦震惊的看向方才说过话的司言,眼中尽是难以置信。

“你以为呢?”司言清冷的声音响起,只见他芝兰玉树的身姿站在雕花檀木窗口前,左手握着一把长剑,右手正拿着一块蚕丝锦帕不紧不慢的擦拭着剑身:“苏子衿晕倒,她身边的侍从却十分从容,而你去试探的时候,几乎还没靠近都被挡住了,单看她的侍从便可见苏子衿并不是真的气晕了,而是刻意为之。”

“可是……”齐子亦犹豫道:“我实在很难相信,她不过一介弱女子,竟是算计了所有人?”

虽知道苏子衿是个厉害的,连先前镇国公府密事都知晓,但却难以相信会是这样的狠角色,毕竟那个女子柔柔弱弱,笑起来也十分温和。

“爷,”就在这时,一袭黑衣的落风敲门入内,俯身禀报道:“爷让属下去查的事情已经有了眉目。”

“说。”司言薄唇清冷的吐出一个字。

“沈鹤昨夜已携那外室离开锦都,竟一时间探查不出踪迹。”落风说着,心下也有些纳闷,便继续道:“属下打听到前些日子有一男一女曾经出现在和园附近,据知情人描述,皆是面貌平凡之辈,并无特色,属下猜测这二人定是用了易容术换了模样,掩人耳目。”

“和园?”齐子亦疑惑道:“沈鹤藏那外室的处所?”

见司言并不回答,齐子亦便将目光对准了落风,而后者似乎对于司言无视齐子亦的情况习以为常,只点了点头道:“正是。”

“沈鹤怎么就逃了?重乐这个公主封号都被废了,他逃的太可惜了。”齐子亦摇了摇头,又道:“倒是白白舍弃了荣华富贵。”

沈鹤若是没有逃跑,那么如今公主府就是他的天下,他便是想让那外室进府也无妨,左右重乐已经是废了,再难起风浪。

“齐子亦,这些年你竟是光长个子了。”司言冷冷瞟了一眼齐子亦,却依旧面无表情:“难怪宴会上让苏子衿看出了端倪。”

“喂,司言你什么意思啊?”齐子亦翻了个白眼,什么叫做他这些年光长了个子?讽刺他没有长脑子吗?而且苏子衿能看出什么端倪,他又没什么端倪可窥。难道是……

想到一个可能性,齐子亦瞳孔缩了缩,立即道:“难道她是看出了我是受了你的嘱咐才去试探她?”

司言不去看齐子亦,但这模样,分明是默认了。心中清明着,苏子衿若不是看出了齐子亦试探的起因,怎么会轻易便让而齐子亦走了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