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谁算计了谁?(下)/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青烟跟了我这些年,倒是学了我算计人的本事。”苏子衿不以为意的笑起来,眸中却闪过不为人知的忧郁。只是那神色转瞬即逝,令人无法看清。

青茗瞧着苏子衿这般淡淡的模样,生怕苏子衿生气,放下手中的衣物,她便走近苏子衿身侧,蹲了下来,抓着苏子衿的袖子道:“主子,青烟也只是希望你多与战王妃亲近,主子莫要生气,我们其实都是心疼主子的。”

她们在自家主子身边许多年,怎么会不知道她比任何人都渴望亲情呢?可是来到战王府这些日子,她从来不愿意与战王妃他们多加相处,但是她和青烟都知道,她们家主子这样做,不过是害怕,害怕等那一日她离开这世界了,战王妃他们会更加心痛罢了。毕竟很多事情,若是从未得到过,失去后便不会那样的痛,而一旦有了回忆,有了温暖,失去后便将堕入苦海。

“主子,是青烟的错。”青烟低下脑袋,眼含雾气道:“主子责罚青烟吧,青烟只是希望主子可以放过自己,不要背负那么多。青烟知道主子这几日的筹谋,最终目的是见燕夙公子,但其实主子可以用其他方法,而不是冒险的去算计重乐公主,主子这番用心,难道不是为了王妃么?可主子却什么都不说,也不表露,任由王爷对主子的猜忌和不信。”

青烟知道,自家主子让重乐入局,便是打算收拾重乐的,而追根究底,只是因为重乐这些年给战王妃气受,主子对王妃是当真护着的。可是主子却什么也不说,即便知道战王爷一直怀疑她的身份和目的,她也依旧这般自己背负一切。这样的主子,让她看了如何不心疼?

“罢了,你们也是为我好,没什么好责怪的。”苏子衿垂下眸子,轻声一笑:“雪忆睡下了吗?”

“睡下了,主子。”青烟见苏子衿转移了话题,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叹气道:“雪忆今儿个也甚是担忧主子,虽然主子早些时候便同他说了一切都是假的,但是那孩子真的太过在乎主子了。”

“雪忆。”苏子衿呢喃了一句便缓缓抬眸,目光落到那摇曳的烛光之上,淡淡道:“待会儿便将今日赏赐下来的夜明珠拿来,你们几个一人一颗自己好生收着,其余的便让青书制作一些简易的置灯台,把夜明珠放在上头,用来代替烛火吧。”

“多谢主子,主子真好。”

“主子待我们最好了。”

青烟和青茗齐齐道,北海夜明珠其实着实珍贵,今日昭帝在大殿上说要赏赐,虽然有了重乐这一出,但赏赐却很快就下来了。除此之外,还有一大堆珍惜药材,统统入了战王府。苏子衿从来对她们几个极好,她们都是无依无靠之人,又得苏子衿厚爱,自然对苏子衿死心塌地,而苏子衿这样的主子,也确实是她们该誓死效忠的。

苏子衿不甚在意的一笑,又问:“沈鹤那边可是安置妥当了?”

“安置妥当了,主子。”青烟点点头,继续道:“青书已经带人将他送出锦都了,他倒是个痴情的,为了那织娘,连妻女荣华都不要了。”

织娘便是沈鹤的那个外室了,半个月前,苏子衿便派人跟踪沈鹤,后来发现他养了外室,并且对那外室十分痴情。于是,苏子衿便让青书和青茗易了容,找沈鹤说明目的。

沈鹤倒是果断,一听说可以彻底摆脱重乐,与那织娘双宿双栖离开锦都,便立即应了下来。于是,按照苏子衿的计划,昨日沈鹤佯装醉酒,将有外室有子一事透露了出来,于是重乐大怒,与沈鹤大吵了一架,沈鹤负气离开,当即苏子衿便让人带了沈鹤与织娘母子离开锦都。而接下来,事情便如预料一般发展。

“啧,重乐那毒妇的模样,是个男人都受不了。”青茗啧啧称赞:“沈鹤倒是能忍,生生忍了十几年,也是厉害。”

苏子衿不置可否,只素手拢了拢身上的大氅,走到窗台前,凝望空中那姣好的月色,片刻,才幽幽道:“过两日,大约会有贵客到来。”

“主子,什么贵客?”青茗有些不解道,一边问,她一边重新回到了先前的位置,继续着熏衣物的任务。

而青烟亦是同样皱着眉梢,一脸不明白。绝大多数时候,她家主子的思维都转的极快,恐怕她们几个人的智商加起来,都比不过主子。

“长宁王世子。”苏子衿弯了弯桃花眸子,绝色的脸容漫过几分笑意,却依旧缥缈淡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