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苏彻,朕只有你了/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战王爷之所以提起羽化泉,便是想看看苏子衿身上的胎记是否会被羽化泉的水洗净,若是被洗净了,便证明那胎记是造假的,也就是说明苏子衿的身份实乃假冒。若那胎记依旧是在水中绽放,那便证明了苏子衿就是战王府的骨血。

“下月初祁山狩猎,带上她一起罢。”昭帝点了点头,每年十月都是皇家狩猎时节,羽化泉位于皇家狩猎场祁山的深处,此泉甚大,几乎遍布整个祁山,但没有人知晓的是,真正有神效的羽化泉,其实是在泉眼处,而泉眼并不是那么好找。祁山海拔极高,山顶终年积雪不化,山中毒气许多,野兽毒虫亦是许多,至今为止,皇家固定的狩猎场所也仅仅在于几代来探索到的地区。

“另外,朕深以为,”顿了顿,昭帝又道:“重乐恐怕不会轻易放过长安,她如今暗杀沈鹤无果,定然会将怒意撒在长安身上,你近日多派些人护着她吧。”

战王爷点了点头,心中对昭帝的猜测很是认同,随即他抱拳行礼,道:“是,多谢陛下。”

顿了顿,战王爷又缓缓道:“陛下将龙佩赐予长宁王世子,可是……在警告?”

宴席上,昭帝将龙佩赐予司言的时候,战王爷也大吃一惊,对于昭帝的行为简直是感到无比震惊。他虽知昭帝素来疼爱司言,但到底龙佩是象征着绝对的权势之物。

“苏彻,你是知晓的,朕本就欠阿言许多,这些年更是让他因为朕的缘故每每在生死线上徘徊。”昭帝叹了口气,一瞬间仿佛老了许多岁。这个中年的帝王,深沉而无奈,同时也英明的让人尊敬。

若是那人还活着,是不是要怨恨他呢?可即便那人死了,也是会怨恨他的吧?毕竟阿言出生之前,那人就无比欢喜,也曾说过要这孩子一世无忧。

“可陛下……那龙佩也可能害了他啊!”苏彻摇了摇头,低声道。

“朕只能这样做,陶行天那老匹夫,还有朕的好皇后、好妃子,哪一个不是想要他的命?宴席上他之所以迟到,也是因为陶行天那老匹夫派人截杀。他们以为朕都不知道吗?”昭帝冷笑一声,威严的凤眸闪过杀意:“要是可以,朕早就将这些毒瘤一个个拔除了!朕就是要让他们知道,阿言的命不是他们有资格取的,若是他们再敢做出什么举动,朕就要了他们满门!”

“陛下,臣永远站在陛下这边。”苏彻桃花眸子坚定而透彻,一如当年立誓跟着昭帝夺储时的模样。

昭帝心中一颤,仿佛间回到了青涩少年之时,这个堪比兄弟的男子也这般郑重的同他说这句话,这般想着,他不由嘴角浮出一抹会心的笑来:“苏彻,朕只有你了。”

……

……

一晃几日过去,九月十七那日,天气正好,阳光明媚,距离宫宴大约已过了四日。这些天,锦都上下无人不对长安郡主苏子衿谈之色变,有人说长安郡主貌若夜叉,颜色可怖,只一眼便吓得宴中男子不得安寝。又有人说,长安郡主乃妖魔化身,惯会蛊惑人心,她从前被重阳公主害的流离失所,如今入锦都便是要报仇雪恨,以至于陛下让为她发落了重乐公主。

不仅如此,锦都无数茶馆更是将那日宴会上的事情编成了话本子,一日一个版本,几乎将苏子衿妖魔化了个彻底。

镇国公府

齐子亦一袭淡紫色衣裳,手中执着白玉折扇,一副整装待发的模样,显然是要出门混迹。

就在这时,一张熟悉的脸容出现在他的视线之内,而那个娇俏可人的女子直直便拦住他的去路,娇声笑道:“大哥要去哪里?”

“怜儿,你阻着哥哥的路做什么?”齐子亦摇了摇头,轻笑着说。眼前粉装俏丽,娇小清纯的十四岁少女,不正是他那淘气可爱的妹妹,齐子怜吗?

“大哥是不是去司言哥哥那里?”齐子怜微微嘟起嘴,有些不满道:“大哥上次还答应人家,说是去司言哥哥那里会捎上我的。”

齐子亦作为锦都出了名的纨绔,自然在交友方面十分广泛。他不仅与苏宁一群人交好,也与司言有着来往,算是众人眼中十分吃得开的人了。但很少有人知道,其实齐子亦与司言,才是真正的生死之交,年少时司言曾经救过他的命,也是他第一个朋友,故而千千万的贵族子弟,恐怕也比不上一个司言在他心中的地位来的高。

齐子怜是齐子亦的嫡亲妹妹,他虽还有其他弟弟妹妹,但那些只是庶子庶女,自然在齐子亦眼中是比不上齐子怜,故而他算是颇为疼宠这个妹妹的。只是,三年前开始,齐子怜便对司言分外上心,每每总缠着他让带着去长宁王府。

------题外话------

读者:所以战王爷和昭帝才是一对?

凉凉:这是兄弟情义,朋友情义,真的不是耽美啊……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