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兄妹/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叹了口气,齐子亦道:“怜儿,上次我之所以答应你,是你缠着不让我出府,我才不得已诓你的。你怎么这样当真了?”

“不行,即便大哥说是诓我,我也要去!”说着。齐子怜便委屈道:“大哥明知我有意世子哥哥,为何不肯帮我?”

“怜儿,你是我妹妹,我怎么会不帮你呢?”齐子亦难得一脸的认真,盯着齐子怜道:“可你看,喜欢司言的女子,满锦都都是,司言可曾对谁多看一眼?再者说,我也不是不愿意带你去长宁王府,而是你即便跟我去了,也是被挡在门外,连大门都迈不进去,又何必赶着上去丢自个的脸呢?”

“我都没试过,大哥怎么就料定司言哥哥不喜欢我?”齐子怜不信,随即又可怜楚楚道:“大哥今日便带上我一次吧,若是进不去,我也认了,决计不会责怪大哥。”

“罢了,你既然如此坚持,我便带你去一次。”齐子亦有些头疼的摇了摇头,接着道:“但今日不行,今日有要紧事办,我得先走了。”

说着。齐子亦也不去看齐子怜不情愿的小脸,大步一抬便越过齐子怜离开了。

而他身后的齐子怜眸光一闪,只见她皱起眉梢,思索片刻,便紧随其后偷偷跟了过去。

齐子亦完全没料到齐子怜会跟着他出去,他只坐上马车,便朝着战王府的方向而去。

齐子怜瞧着齐子亦的方向不对,心下有些疑惑。可一想到跟着齐子亦便可以见到司言,也就没有顾及那么多,吩咐了车夫便径直跟去。

直到齐子亦的马车在战王府门前停下,齐子怜亦是跟随着下车,而后她吓了一跳。大哥怎么来战王府了?难道是来见苏宁,而不是司言哥哥?

就在齐子怜心下气馁的时候,长宁王府的马车便进入她的视线之中。齐子怜心中一下子便又雀跃起来,盯着那马车,几乎就要冲过去。

而那一边,落风敏锐的察觉到有人在暗中窥探,便立即压低了嗓音道:“爷,有人。”

“孤鹜。”马车内,司言淡漠冷沉的声音响起。

“是,爷。”一应声,那个唤做孤鹜的年轻暗卫便冲了出去,那速度极快,令人几欲乱了眼。

“啊……”齐子怜尖叫一声,跌坐在地上,她恐慌的盯着眼前忽然出现的黑衣男子,瞧见对方眼含杀气,更是吓得失声尖叫道:“大哥……大哥救我!”

齐子亦本来见司言迟迟不下马车,心中还觉得奇怪,可来不及说话便听到自家妹妹的声音,赶忙便朝着齐子怜的位置奔去。

一边过去,他一边急切道:“等等!”

说着,齐子亦已然到了齐子怜面前,瞧见齐子怜跌坐在地上,不由皱起眉头:“怜儿,你怎么在这里?你跟踪我?”

“我……我……”齐子怜眸底闪过慌乱,一时间有些说不出话来。于是,她顿了顿试图转移话题,便又道:“大哥,你在这里做什么?”

“怜儿!”齐子亦自然容不得齐子怜转移话题,心下便明白了齐子怜的目的,只见他语气加重了几分,道:“你怎么如此任性?”

“齐子亦,马上把这东西处理了。”司言冷冷打断齐子亦的话,此刻已下了马车的他看也不看齐子怜,挺拔的身姿背对着他们,俊颜淡漠道:“否则就让孤鹜来处理。”

司言的话音一落,齐子怜便瞪大了双眸,面色惨白的朝司言看去。而后她瞧见被唤做孤鹜的黑衣青年眼含利刃,似乎下一秒便会将她斩杀了一样,便下意识的往齐子亦怀中躲去。

齐子亦感受到齐子怜的害怕,心下倒是有些不忍,但他素来知晓司言的为人,因而只叹一声,吩咐自己的车夫道:“马上将小姐送回府中。”

“大哥?”齐子怜心中虽害怕,但一想到司言,便又心猿意马起来。

只是。这一次齐子亦倒没有丝毫犹豫,沉声道:“回去!”

说着,他没有再管齐子怜,而是转身便走向司言,邪魅一笑道:“我们进去吧。”

司言依旧一声不吭,但提起步子,便朝着战王府而去。

直到司言和齐子亦消失在战王府门口,齐子怜才恍惚回神,刚才要不是大哥在,她是不是就……被杀了呢?如果是别人,她可能嗤之以鼻,但司言,绝对有可能,也敢这么做。可到底,她还是欢喜司言的,五年前宫宴一瞥,她便再也忘不掉这个绝世风华的男子。

这般想着,她便失魂落魄的起身,可当她就要离开的时候,又一辆马车停在了战王府门前,而后一个俊逸出尘的男子自马车中出来,他穿着嫩青锦袍,芝兰玉树的脸容着实温润。

“燕太医,快快请进。”彼时战王府管事出来开了门,弓着腰将那男子迎了进去。

那一瞬间,齐子怜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而后她瞳眸一缩,向来清纯可爱的脸容猛的狰狞起来。

------题外话------

您的好友作死怜已上线,请注意查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