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居高临下/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九色莲花是一种罕见的花卉,它与普通莲花不同,一般莲花生长在水中,而它却是土壤植被,花瓣九色,专门在夜间绽放,具有极佳的药用价值,可谓千金难买。但九色莲花极难养活,出自北疆药王谷,大约锦都之中,也仅有一株。

“九色莲花?”齐子亦看向司言,啧啧道:“众所周知,长宁王府便有一株九色莲花,想来今日我们倒是来的凑巧。”

长宁王府有一株九色莲花,那是许多年前长宁王妃托人从北疆国带来的,原本带了三株,最后却也只有这一株存活了下来,因此,长宁王妃很是宝贝它,后来长宁王夫妇云游四海,没办法将九色莲花带走,长宁王妃便专门请了锦都第一的花匠日日看顾。

“虽说这九色莲花长宁王府有,但到底是王妃所爱。”苏子衿漫不经心的笑了笑,而后看向齐子亦淡淡道:“子衿以为,这天下之大,九色莲花他处亦有,夺人所爱终究不好。至于还魂草,倒是要费一番功夫找寻。”

苏子衿的话,令司言和齐子亦都有有些诧异,毕竟苏子衿素来会谋算,怎么会轻易放弃这眼下的九色莲花?

顿了顿,苏子衿又笑着向燕夙道:“今日多谢燕太医,子衿自会让人去寻找此二物,在此之前,还望太医费心为子衿诊治配药。”

“郡主言重了,”燕夙淡淡笑道:“医者慈悲之心,燕某定当全力以赴。”

苏子衿微微颔首,只见她唇角弯弯,笑的温柔高雅。

就在这时,有婢女进来对着青书耳语了一番,于是青书便道:“燕太医,王妃有请。”

“好。”燕夙点了点头,随即朝苏子衿道:“待会儿燕某便写一张方子让人送来,郡主早些回去,在下告辞。”

苏子衿闻言,随即笑着点了点头,她自然知道,战王妃十分担忧,故而总要让燕夙过去问问她的身子状况。等到燕夙离开后,齐子亦也识趣的离开了,剩下苏子衿和司言两个人,身后还留着他们的心腹。于是,两人都心照不宣的没有再出言让对方的人离开。

苏子衿漫不经心的笑了笑,问道:“世子可是有什么事情要同子衿说?”

司言站起来,清绝的面容平静无波,说出来的话也淡漠至极,道:“苏子衿,沈鹤是你送走的。”

没有再客套的称郡主,也没有再与她打太极,此刻,司言就这样明明白白的将心中所想说了出来。而他所说的,就好像不是他的猜测,而是既定事实。

明媚的脸容浮现一抹笑意,苏子衿丝毫不感到惊讶,只从容道:“不错。”

说着,她伸手将身上盖着的毯子掀开,瞬时间便感受到阵阵凉意,而后她不疾不徐的站起身子,身后的青茗赶紧从一侧拿来披风为她披上。

系上领子,苏子衿看向司言,笑的清淡道:“子衿实在不喜被人居高临下的瞧着,世子若是有心继续谈下去,可否将视线调整?”

虽说眼含笑意,但实际上苏子衿心中却有过刹那的不悦。这不悦很深,仿佛午夜梦回的那些场景尽在眼前,那人居高临下的望着她,眼底是决绝的杀意……

苏子衿话音一落,司言便微微一愣,而后他垂下眼眸,那长长的羽睫轻轻动了动,不知在想些什么,半晌,他微微低了低头才看向苏子衿,清冷道:“如何?”

司言的这一声‘如何’听得他身后的落风和孤鹜有些惊讶,尤其是亲眼瞧见自家爷微微低头,少了素来的目中无人、居高临下,他们更是有些难以置信。爷一向以冷面阎王闻名,谁也面子也不卖,谁的话都忽视,便是对圣上,他也是一如既往的不予理会。可如今竟然对一个女子轻易的变了态度?这……还是爷吗?

“多谢世子。”苏子衿扬唇一笑,司言这是在问她,他的这般姿态,不算居高临下的模样,可是还行。显然她并没有多少诧异的模样,一则她觉得自己的要求并不过分,二则司言如今既是想与她私下谈话,那么他断不会为了一个小小的要求便拂袖离开。

“那么,继续。”司言点了点头,秀美绝伦的面容依旧冷冷,神色淡漠道:“沈鹤那里,你用了奇门遁甲之术。”

苏子衿将沈鹤送走,司言已在第一时间便派了人寻找,却依旧找不到丝毫踪迹,短时间内是无法将人送离锦都的,即便快马加鞭,也要三日。但是如果用了奇门遁甲之术便又不可同日而语,只要安排妥当,就可以将人藏在奇门遁甲之内,使之无所踪迹。

只是,司言手下的秋水不仅是暗卫,而且还是个擅长奇门遁甲之术的人,但即便如此,还是一无所获。

------题外话------

女生节快乐,小仙女们~快让凉凉看看你们在哪里,哈哈哈(骗评论的怪阿姨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