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你要什么?/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司言显然不知道他身后的落风和青茗是怎么样看待的,毕竟于他而言,苏子衿算是一个不容忽视、精于算计的人,他之所以盯着她看,无非是想从那张言笑晏晏的脸上看到一些不同的东西,亦或者是一丝破绽,可以攻破这个女子伪装的破绽。

苏子衿一愣,随即失笑道:“子衿是想说,世子若是被火麒麟伤了或者吃了,子衿一介弱质女流,大约也是在劫难逃。”

说着,她素手拢了拢身上的披风,依旧笑言:“子衿虽是命薄,即便没有还魂草,但左右还能活上几年,若是贸然与世子踏入血刃八卦阵中,有去无回的可能性是极大的。”

听着苏子衿的话,孤鹜和落风一阵气愤,这女人怎么说话?什么叫做爷被伤了或者吃了?试问天底下,有哪个女子会对爷说这等子类似诅咒的话?哪个女子见着主子不是神魂颠倒?况且主子既然敢,便是因着他有这能力,怎么可能会发生不测?

虽说孤鹜和落风护主心切,脑子一时间有些不够用,但司言却是无比冷静的,他方才觉得苏子衿毕竟是女子,自然害怕,所以才有那么一说。如今他却不那么想了,苏子衿言下,无非就是要与他谈条件罢了。

这般想着,只见司言眸光清冷,瞧着苏子衿的脸容,语气淡淡道:“你要什么?”

“子衿所求有二。”苏子衿见司言十分上道,不由淡淡笑道:“其一,长宁王府的九色莲花……”

“归你。”司言眼睛眨也不眨,便立即淡淡道。

一想起方才某女子十分有操守的表示:九色莲花是她人所爱,不好强要。如今又变着法儿的向他讨要,司言便觉得古人云人不可貌相,想来古人诚不欺我。

“这其二么,”苏子衿缓缓勾起一抹笑意道:“子衿想向世子讨一个许诺,至于这许诺的内容,来日子衿自会同世子说。世子且放心,子衿所求,并不危及大景朝的国本,也不是什么伤天害理之事。”

说到最后,苏子衿桃花眸子浮现几抹高雅和深不可测,她只是那般淡淡盯着司言,那双盛着笑意的眸子似是而非。

“若是我不应,你待如何?”司言抿了抿唇,清绝俊美的脸容仿若冰雕,除了清冷之外,便看不出任何喜怒哀乐。

“不待如何。”苏子衿莞尔一笑,她眉眼弯弯的瞧着司言,似乎并不在意他是否应承,只轻声道:“左右这血刃八卦阵,世间再难找出一个像子衿这般会破之人。”

“好。”不过刹那,司言已然开口回答。他眉目清冷至极,瞧着苏子衿的那双眸子也是一如既往的冷淡。

“世子这是答应了?”苏子衿轻笑道。

司言颔首:“是。”

“今日与子衿达成的协议,希望世子能够守口如瓶。”苏子衿远山眉微微挑起,唇边却依旧噙着淡淡笑意:“子衿不太喜欢处理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齐子亦?”听苏子衿这样说,司言很快便反应过来。

“是。”苏子衿道:“世子信任齐世子,但子衿却不信。不知世子可否答应?”

“好。”司言点头,依旧容颜寡淡。

“既然如此,”苏子衿漫不经心道:“那么,世子慢走,子衿就不送了。”

说完这句话,苏子衿招呼了雪忆和青茗,看也不看司言等人,便领着两人朝着落樨园的里屋走去。虽说方才司言调整了居高临下的眸光,可苏子衿却已是心绪不佳了,故而再看司言的时候,她不自觉的便有些厌恶,现下该说的都说完了,她当然不愿再瞧见司言这张脸容。

落风和孤鹜有些惊呆,显然对于苏子衿这般行事难以理解,仿佛她一直言笑晏晏着与自家爷谈话不过是假象罢了。这般协议达成便甩脸走人的,他们倒是第一次见,可偏生爷却丝毫没有生气的模样。

孤鹜看了一眼落风,显然两个人都在猜测司言的情绪。此刻,司言不知在想着什么,他一向清冷的脸容少了几分漠然,秀美依旧,难掩矜贵高雅。

一阵风过,司言的眸光落到苏子衿的身上,那个羸弱的女子紧了紧身上的披风,背影消瘦却意外的看起来傲骨铮铮。

------题外话------

司言(不解状):一见面就厌恶爷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