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司言,你不会是被那女人迷住了吧?/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马车内,齐子亦好整以暇的等着司言,直到瞧见司言掀起帘子,他才凑上前去,满脸的好奇之色:“那苏子衿同你说了什么?怎么你们说了这样久?”

司言没有去看齐子亦,直直便绕过他,坐了下来,颜色淡漠道:“你怎么还没走?”

“我那马车不是用来让人将子怜送回去了?”齐子亦耸耸肩,叹息道:“也不知道那丫头是怎么了,竟然被你迷的神魂颠倒。”

齐子怜喜欢司言这件事情,齐子亦是三年前知晓的,那时候齐子怜才不过十一岁,好似在宴会上瞧见了司言,于是便一见倾心。从那以后,齐子怜便整日里的痴缠着齐子亦打听司言的事情。作为兄长,齐子亦自然是有心帮自己的妹妹的,于是他很早便同司言说过,只是司言素来清冷无情,怎么会看得上他妹妹呢?便是锦都中任何一个女子放在司言眼前,他也是看也不看的。

司言那时候的回答是如何,齐子亦已然记不得了,但大致就是对齐子怜别无他想,让齐子亦转告齐子怜,不要试图接近他。齐子亦知道,对于司言来说,便是他齐子亦的妹妹做出什么接近的行为,司言也依旧不会手下留情。

司言这个锦都出了名的冷面阎王,毕竟不是白叫的。他虽不至于滥杀无辜,但从来都是最为厌恶女子的。凡是有意图不轨的女子接近他,他便决计不会姑息。齐子亦与他交好许多年,怎么能不了解他呢?

只是,齐子怜却是入了魔一般,无论他怎么说,就是不愿相信。这几年因着司言北上南下的,常常不在锦都,故而齐子怜才消停了下来。本以为那年少时的痴缠到了年岁渐长的时候,会慢慢淡了感情,没想到到了齐子怜这里竟成了得不到的执念。

“你今后出门,应当要带上暗卫了。”司言抿唇看向齐子亦,冷冷的吐出几个字:“否则连有人跟着也不知晓,倒成了麻烦。”

齐子亦是个拘不住的鸟儿,向往自由。故而他时常都是只身一人出府混迹,不愿让任何人跟着。但是他自己却不是个内力深厚的,无法做到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又加上今日出门的急忙,所以才连齐子怜偷偷跟着都是浑然不知。

“哎……知道,知道。”齐子亦无奈的点了点头,随即又笑道:“绕了这么大一圈,你是不打算告诉我,苏子衿同你说了什么?”

司言面无表情道:“我答应过她。”

他答应过苏子衿,所以自然不能相告,更何况,这件事情他本就不打算告诉任何人,便是齐子亦,也是同样。

“司言,你不会被那女人迷住了吧?”见司言答的认真的模样,齐子亦就忍不住笑了起来,调侃道:“我说司言,你若是真的被那女人迷住了,将来可有你受的,就冲她那谋算人的本事和狠辣的做事风格,哪个男人落到她手里能好过?”

虽说齐子亦自己也觉得苏子衿的模样生的极美,看起来也温良无害,但到底这女子实在城府太深,做起事来算计过人,不遗余力,大约也只能是个蛇蝎美人了。这般带刺的玫瑰,无论哪个男子着了道,大抵都要痛苦一番的,毕竟苏子衿此人,看起来最是不容易动情。

“你觉得有可能?”司言清冷的凤眸落到齐子亦的脸上,那秀美绝伦的容易一如既往的无情无欲。

齐子亦瞧着司言也不像被迷惑了的模样,半晌才继续笑着说道:“不是便好,要是真是了,恐怕得跟别人抢女人了。”

司言挑眉:“别人?”

“你方才没看到吗?苏子衿的手腕。”

“怎么?”

“是了,我倒是忘记了,你跟冰块一样的,怎么会知晓那些事情。”说着,齐子亦顿了顿,又继续道:“她手腕处白皙十分,唯独没有未出阁的女子该有的守宫砂,想来她的过去应当有些故事。”

齐子亦说的十分隐晦,他倒也不是迂腐之人,他素来洒脱惯了,对待男女情事看的十分自然。便是苏子衿没了守宫砂,他也不会看不起苏子衿,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他人什么都不懂,又有什么资格瞧不起呢?

“那又如何?”司言淡漠道:“与我毫无干系。”

齐子亦闻言不由语塞,他瞧着司言道:“我倒是好奇,苏子衿那样的女子,究竟是怎样的男子能够让她死心塌地。”

齐子亦的话,似乎是说给司言听的,但实际上,司言却没有回复。他只是沉默着,不知在想些什么,清冷的凤眸漆黑一片。

马车外,孤鹜和落风对视一眼,纵然爷如此说,可是为什么他们都觉得爷待苏子衿是不同的呢?

------题外话------

吃瓜群众:不是说好男女双处吗?为啥女主木有守宫砂?

凉凉:臣妾冤枉啊~木有守宫砂是有原因的,后面会解释哦。咱们子衿真的是纯洁的,凉凉发si,男女主真的真的,真的双洁,双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