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责怪/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子衿一言落地,青书朝着青茗点了点头,随即便立即拔出佩剑,一个飞身朝着司卫的方向砍了过去。

他的速度极快,看的司卫微微愣住,而后他下意识的便惊慌的要躲闪起来,自以为青书这剑是要砍向他的。

只是,不待他闪躲,下一秒,青书便劈了过去,霎时一阵剑气划过,那马便被活活撕成了两半,顿时鲜血飞溅。青书快速退到一旁,冷冷看着司卫因为马的缘故滚落在地,彼时的司卫跌坐在地上,玉冠被剑气震碎在旁,发丝散落,原本俊美的脸容满是赤色,那浑身沾染了马血的模样,实在很是狼狈。

一瞬间,场面变的鲜血淋漓。喷涌的马血溅的四处皆是,周边还来不及逃开的百姓瞧见这一幕,一个个都不敢出声,便是阁楼上的陶圣心和露儿,也都吓得脸色苍白。陶圣心是闺阁中的女子,虽说素日里见过不少打杀奴仆之事,但决计不同于眼前马被活活劈开的血腥与残忍。可她到底不是什么柔弱之人,自是不会被吓晕,只咬紧了红唇,眸光惊恐。

“殿下!”这时,司卫手下的一群侍卫急急地跑了过来,为首的飞卢小心翼翼的将司卫从血泊中扶了起来,担忧道:“殿下可有伤着?”

一边说着,飞卢一边心胆具颤,如今殿下浑身是血,可千万保证都是马的血啊!要是殿下出了什么事情,皇后娘娘定会要了他们的命!

回过神来,司卫推开扶着他的飞卢,只见他脸色阴沉,一双眸子几乎喷出火焰看向苏子衿所在的马车的方向,顾不得擦拭脸上的污迹,便恶狠狠道:“苏子衿,你这是要谋害皇子吗!”

“七皇子这不好好的活着吗?”青茗轻蔑的瞟了一眼司卫,忍不住出言讽刺道:“若是主子要谋害,想来七皇子如今也与那马一样分成两半了吧?”

这司卫还真是恶人先告状,要不是他飞马而来,也不至于落得这样的下场,如今倒是怪起主子来了,真是不要脸!

“放肆!你个贱婢,谁允许你这样同本皇子说话?”一听到青茗提起马的事情,司卫便更加恼火起来,只见他盯着青茗,眸光阴冷道:“飞卢,将那贱婢的舌头拔了!”

“是……是,殿下。”飞卢闻言头皮一麻,方才的场景他岂会没有见到?这长安郡主周边几人可都是武功高强之辈,就是在场所有侍卫一起上,想必也不是方才杀马的青年的对手,左右不过是一齐送死罢了。可既然殿下都吩咐了,他若是不动手,恐怕回去后殿下也饶不了他。

然而,就在飞卢心中忧愁,正要上前的时候,马车内,苏子衿忽然笑着出声:“七皇子何必这样大动干戈呢?子衿不过让人杀了一匹劣马罢了,七皇子可是毫发无损的。”

苏子衿的话一落地,司卫便忍不住上前一步,咬牙切齿道:“苏子衿!你可知你口中的劣马是什么品种的马?”

一听司卫这般说,飞卢便忍不住松了一口气,想来这长安郡主的话成功转移了殿下的注意力,以至于现在殿下已无心再去追究那婢女的口不择言了。

“千里马。”苏子衿轻笑着回答,她似乎一点也不诧异,分明人只在马车内,不曾露面,却偏生给人一种从容淡雅的感觉。

“疾驰是本皇子十四岁生辰时,父皇送的千里马,本皇子养了他许多年,你今日竟敢让人杀了本皇子的爱马!”越说司卫越是恨意森森,咬牙切齿道:“苏子衿,你杀了御赐的马,该当何罪?”

“七皇子以为,子衿为何杀马?”苏子衿弯了弯眉眼,漫不经心道:“这马青天白日的在街上飞驰,七皇子可是知晓,若是马踏伤了百姓,该当如何?”

苏子衿的话一落地,便有百姓议论的声音响起,显然对于司卫街上纵马的行为十分不满,虽说他是皇子,可皇子也不能这般草菅人命吧?况且,昭帝素来爱民如子,若是让他知晓了,定然要大怒一番。

听到苏子衿这般说,司卫心中一顿,随即冷笑起来:“若不是你的缘故,本皇子的疾驰为何会受惊而狂奔?”

司卫的话,使得马车中的青烟讽刺一笑,这七皇子倒是会胡搅蛮缠,说出来的话完全没有根据,要不是主子阻着,她早就和雪忆下去收拾他了,哪里还轮得到他这般信口雌黄?

“哦?”苏子衿不以为然,低低一笑:“七皇子这话,子衿不明白。分明子衿只是坐在自己的马车上,不曾下去,如何又会招惹到七皇子的马呢?”

------题外话------

小仙女们猜一猜,世子出来么?柿子出来么?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