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郡主杀马/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战王妃彼时异常冷静,立即问道:“余全,郡主可有出事?回来的人怎么说?”

“回王妃,郡主安然无恙,只是尚且未归。”余管事说道:“具体事宜奴才……还不知。”

“既然郡主无事便好,你将他们都带进来好生安置吧,我要去问个清楚。”说着,战王妃无视了战王爷,吩咐荆嬷嬷道:“奶妈,你随我去吧。”

“楚楚?”战王爷低声唤道,夫妻这些年,他怎么能不知道自己的妻子彼时正是恼怒万分?

战王妃匆匆忙的走了几步,随即头也不回,只淡淡道:“苏彻,你既然这般不待见我的孩子,我身为她的母亲,自是无话可说。”

说完,她便领着荆嬷嬷离开了楚园。

身后,战王爷懊恼极了,可瞧见余管事还站在原处,不由的迁怒道:“余全,没听到王妃吩咐吗?还不快去!”

“是,是,王爷。”余管事冷汗涔涔,赶紧道:“奴才马上就去。”

说着,余管事便很快走了出去,心中却还悲惨的想着,这王妃恼了王爷,说到底还是因为他进来禀报,想来往后的日子,王爷少不得要拿他出气了,只望着王妃赶紧儿的同王爷和好,放过他这年事已高的奴才吧!

那一头,荆嬷嬷宽慰道:“王妃莫要同王爷置气了,这王爷虽骂了句兔崽子,但到底也是一时气极,况且素日里王爷不也是这般说二位少爷么?”

荆嬷嬷想着,大约是王妃太过宠爱郡主了,毕竟平日里王爷也没有少骂二位少爷,尤其是二少爷,由于他经常闯祸闹事的缘故,更是少不得挨打。只是往日里也没瞧见王妃这般苛责王爷,今日却是真的同他置气起来了。

“奶妈你不知道,我不是气他说子衿是兔崽子,而是你看,子衿出了事情,他也不问问子衿如今是否安好,劈头盖脸便是先骂了她一句,这般不关心自个女儿的生死安危,是一个父亲该有的态度么?”战王妃苦笑道:“我知晓他心中怀疑子衿,可我这个作母亲的,难道连自己十月怀胎的孩子都会认错么?今日若是阿墨或者阿宁出了事人却没有回来,苏彻他定是会先问问他们是否安好着再去问罪,想来,这就是他对我苦命的女儿的态度了。”

“子衿从出生便被人抱走了,这些年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奶妈你前两日刚回来,没有见过她几次,你不知道在皇宫的时候,连我都看出了这孩子极为聪慧,可她那般聪慧懂事,哪里像一个十七岁的女儿家的模样?我这个做母亲的,心中疼惜她却无能为力。可苏彻呢?他一个劲儿的怀疑她,疏远她,这孩子心中清明的很,能不失望么?”

“哎,王妃莫要想多了,虽说郡主从前过得也许不太如意,但如今回来了,便说明她该是余生要享福的。”荆嬷嬷叹了口气,幽幽道。

荆嬷嬷几个月前回了一趟老家,说是儿媳妇生孩子,陪着回去看看。所以一直到两日前她才回来,今儿个早上也是第一次见苏子衿,故而对苏子衿的印象极为淡薄。只是荆嬷嬷也知晓,王妃是极为在乎这个女儿的,虽平日里王妃并不那么精明,但是她其实也是个通透的人儿,况且与战王爷成婚二十年,怎么能看不明白他的想法呢?

荆嬷嬷的话,自是说到了战王妃心坎了。她的子衿,无论如何,今后都会好好的。于是她点点头,到底没多说什么。

等到她们到了院中,苏子衿的几个暗卫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余管事上前一步,禀报道:“王妃,他们便是郡主让带马回来的几人了。”

“王妃。”余管事话一落,几个人便一齐拱手,不卑不亢道。

“发生了什么事?”战王妃颔首,对于苏子衿的人颇为欣赏,而后又缓缓道:“郡主怎么没有回来?”

“回王妃的话,”其中一个清秀男子回答道:“今晨主子路过东街,七皇子忽地纵马而来,那马跑的极快,而七皇子亦没有要停下的意思,想来是刻意为之。彼时主道狭窄,百姓慌忙逃窜,我们连调转马车头或者躲避都来不及。事关安危,主子只好下令杀马,否则那马冲过来,后果不堪设想。”

那暗卫说的简短,但那时情况的凶险,战王妃等人却十分清楚。

心中一凉,战王妃便急急道:“那子衿可是有受伤?”

“未曾。”那暗卫道:“只是七皇子当众责难,将纵马一事怪到主子头上,更是出言讽刺主子的容貌不佳,才会惹得那马发狂。”

不得不说,这暗卫深得青茗真传,他素日里常常随着青茗出去办事,于是嘴皮子也越发利索起来,尤其这说话的艺术,更是学了七八分。故而,乍一听,所有人都觉得苏子衿甚是无辜委屈,好好的出去散个心都会遇到这样的事情,而七皇子此等行为,实在是太过嚣张跋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