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皇后心思/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皇子司天雄,性骄奢,好女色。如今二十六岁,是几个皇子中最不得昭帝喜欢的一个。十年前,大皇子司天雄因为强抢良家妇女一事,惹得百姓怨声载道,但碍于他的皇子身份,百姓都是敢怒不敢言。那一年,他醉酒欺凌了工部尚书家的嫡长女,并强抢霸占。工部尚书李智是个刚正不阿的人,他的女儿李艳亦是刚烈,于是父女二人于昭帝面前状告司天雄,李艳更是在金銮殿上撞墙而死。

昭帝盛怒,大手一挥,便将司天雄关进了天牢,当即便下令将大皇子带去宗人府,囚禁十年。大景朝并不经常施行死刑,一般贱淫妇女是要被判十年刑罚的。而严重者则会关进宗人府,宗人府是比地狱还可怕的存在,基本上被关进去的人,再出来就是疯疯癫癫。

司卫一直记得清楚,那时候他才七岁,眼睁睁的看着大皇兄被拉到外头,还一直哭喊着“父皇,儿臣知错了!儿臣再也不敢了,父皇,儿臣是你的儿子!你不能这样待儿臣啊!”

淑妃那时候也是声嘶力竭的求饶,可父皇只是冷着一张脸,看也不看大皇兄,淡淡道:“在做这些事情之前,你就要知道,朕不止你一个儿子,少你一个又何妨?”

于是,司天雄便被关进了宗人府。在宗人府待了三年,司天雄几乎死在那里。后来淑妃拼死求了太后,太后同昭帝求了情,而李智也表示不再追究,昭帝才把他放出来。只是,在那之后,司天雄便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之中,他被昭帝贬到了南荒之地多年不曾回锦都。

回忆起那些事情,司卫便开始知道怕了。于是他再不敢多说什么,只声音发颤,应道:“是,父皇。”

等到陶皇后带着司卫离开,战王爷才道:“多谢陛下为臣主持公道。”

对于昭帝的处置方式,战王爷心中感激十分。昭帝这么做是因为让司卫亲自求原谅的话,依着苏子衿这性子,大约不会轻易放过他,故而也算是要让司卫吃些苦头了。

“此次是老七荒唐了,”昭帝摇了摇头,淡淡道:“不过长安这杀马的举动,倒是令朕想象不到。”

顿了顿,他又道:“苏彻,若是她真的是长安,这血性倒是与你一般无二,只是朕觉得,或许她会是你们苏家子弟中最为出彩的人物,便是你也不及她。”

这个女子,聪慧也就罢了,做事还狠辣果敢,就凭着当街杀马的骇人行为,就令人刮目相看,更何况……一个能够让阿言一改素日的性子的女子,又能简单到哪里去呢?

战王爷闻言,愣了愣神,有些难以置信昭帝言外之意。虽然他一直认为苏子衿深不可测,但到底只是女儿家,只是昭帝向来不常赞誉人,而他所赞誉过的,都是极为出色的人物,譬如司言。

可苏子衿,她会是昭帝认为的那样,成为苏家子弟中最为出彩的人物么?

……

……

那一头,司卫跟着陶皇后去了华容宫。一进到华容宫,陶皇后便撤了左右服侍的宫婢,只留下桂嬷嬷一个亲信。

陶皇后盯着司卫,眸光犀利:“卫儿,今日这件事情,是谁教唆你的?”

当街纵马,欲教训苏子衿,这等子行为,依着陶皇后对自己的儿子的了解,若是没有人挑拨在前,他是决然不会不顾一切的去做的。

“母后?”司卫诧异的抬头看她,眼底闪烁着不解。对于司卫来说,他也只是刚从昭帝的冷酷中缓过神来,心中还暗暗后怕,要不是母后方才前去求情,说不定父皇真的要他好看的。

陶皇后见司卫一副不明所以的模样,不由恨铁不成钢道:“今日圣心是不是邀你出去了?”

今日陶皇后原本是遣人去七皇子府让司卫进宫一趟的,自那日因为苏子衿的问题母子之间有了矛盾之后,司卫便再没有进宫。但到底陶皇后素来是疼爱这个儿子,自然便耐不住这样的冷战,想好好同他谈谈。

只是,桂嬷嬷还没到七皇子府,便瞧见司卫跟着昭帝身边的高公公进了皇宫。桂嬷嬷久居深宫,当下心中起了疑,便匆匆的打听了一番,最后从飞卢那里知晓了一切。于是,桂嬷嬷不敢迟疑便将此事告诉了陶皇后,陶皇后得知此事后又探听到战王爷尚且在御书房,心下便明白了,昭帝让战王爷苏彻留在一旁看着,不仅要给他一个交代,更是摆明了要严惩司卫。如若不然,昭帝大可以私下处置了司卫,左右轻重惩罚是昭帝说了算,面子上也是给足了战王府的面子。

故而,陶皇后才会匆匆赶过去。陶皇后素来是知晓的,昭帝对战王爷的感情深厚,可司卫向来被她宠坏了,谁也不放在眼底,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最是容易吃亏一个不小心便会惹得昭帝发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