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西宫那位/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凭什么?为了你那扶不起的儿子,凭什么要我牺牲?你们夺储是你们的事情,与我何干?”司天娇质问着,而后冷笑道:“陶皇后,我若是不同意,你以为做得到吗!”

一连两次的称呼变换,一次比一次更疏离,一次比一次更冷。司天娇的心早已被自己的母亲伤的鲜血淋漓,而此次却整个就要支离破碎。她从来不懂,为何母后这样厌恶她,为何这样看不上她,而对司卫却百般疼宠,百般爱护,难道就因为她是个女儿家吗?就因为她一出生就不是皇子吗?

为了她心爱的儿子,那扶不起的阿斗,母后要毁了她的清白,让她嫁给苏墨,为司卫筹谋。这样绝情的话,母后也说的出来?她说的何其残忍,何其轻巧?仿若不过是随意丢一颗棋子过去罢了,阴毒的让她浑身发冷。

看着司天娇这般声嘶力竭,有那么一瞬间,桂嬷嬷是有些心疼的。二公主幼时五六岁的时候,她经常照看着,那时候二公主很是漂亮可爱,相比同龄的孩子也十分懂事讨喜。只是后来却渐渐变了性子,成了三位公主中最为刁蛮跋扈的一个。

陶皇后闻言却不生气,只见她伸出细腻白皙的手,轻柔的抚上司天娇的脸容,那蔻丹艳红的指甲泛出冷光:“只是,天娇。你以为若是你皇弟夺储失败,你还有什么往后吗?你的那个心上人还能够安稳的住在西宫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吗?”

陶皇后的话音一落地,司天娇便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她瞪大了凤眸,有些绝望的盯着眼前笑容温婉的母亲——大景朝的皇后娘娘。

她明白,她这个母亲,如今这样说,不过就是威胁罢了。她在威胁自己,若是执意不嫁给苏墨,她便会拿自己最爱的人开刀,让她痛苦,让人无可抗拒!

脸上传来的触觉冰凉而湿腻,仿若一条毒舌游走在她的面容之上。她的心,就在那一瞬间支离破碎。

她的母亲,试图压断了她最后一根稻草,她的致命弱点。

“啪”的一声,几乎不假思索,司天娇便挥开了陶皇后的手。而后她看向陶皇后,凤眸染上赤裸裸的怨恨之色:“你若敢动宁玉,我便舍命也要你们万劫不复!”

宁玉是她唯一在乎的人,是她此生的阳光,也是唯一待她好的人。这些年要不是有宁玉在,她简直不能够想象自己会过得如何惨淡。她的母亲厌恶她,她的父皇排斥她,宫里所有的人都疏远了她,只剩下宁玉了,只剩下那个她最爱的宁玉了。

当年她毒杀北魏九王爷是为了和宁玉在一起,她知道若是她不应了昭帝,将来还是会有其他的王孙公子求娶,毕竟她年纪到了,该嫁人了。所以,她只能这样做,悄无声息的给九王爷下毒,杀了他。在那之后,以九王爷做借口,堵住所有的亲事。只是,她怎么也没有料到,父皇发现了一切,从此以后,她便失了圣宠。

可是,她不在乎啊。只要有宁玉就好,只要和宁玉在一起,她无所畏惧!

说完,司天娇不待陶皇后有什么动作,便甩袖离开了容华宫。

直到那墨绿色的影子离开了容华宫,桂嬷嬷才忍不住劝道:“娘娘何苦呢?明明知道公主最是在乎西宫那位,娘娘这般威胁,恐怕适得其反。”

陶皇后没有回答她的话,只逆着光,淡淡问道:“嬷嬷,你是不是觉得本宫心肠狠毒,连自己的女儿都不放过?”

“娘娘,老奴不敢。”桂嬷嬷吓了一跳,跪下身子便道:“是老奴多嘴,老奴罪该万死。”

伺候陶皇后这些年,桂嬷嬷自然知晓,陶皇后此番是心情不佳了,故而她想也不想,便赶紧跪下认错。

“嬷嬷,你起吧。”陶皇后睨着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桂嬷嬷,眼底忽明忽暗,让人看不清她的思绪。

“谢娘娘开恩。”桂嬷嬷闻言起身,却不敢去看陶皇后。

她想起许多年前,皇后娘娘刚生下二公主的时候,虽然心中失望不是个皇子,但到底也不曾厌恶自己的孩子。

后来七皇子很快便又出生,皇后娘娘极为欢喜。在那段时间,只是少了一些对二公主的关注,但却依旧没有到厌恶的地步。直到二公主九岁那年,不知为何,娘娘突然间的便疏远了二公主,且从那之后,再看二公主的时候也都是厌恶之色。

桂嬷嬷一直在猜测,那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以至于皇后娘娘这般对待自己的嫡亲女儿?可一直到如今,皇后娘娘也不曾泄露半分。

就在桂嬷嬷暗自猜测的时候,陶皇后的声音忽然传来,只听她平静无波的嘱咐中透着一股冷意,道:“桂嬷嬷,明日遣人同圣心说一声,就说本宫实在有些惦念她,让她这两日便自来容华宫一叙。”

“是,娘娘。”桂嬷嬷应了一声,心中暗暗想着,看来皇后娘娘是要敲打敲打大小姐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