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父女摊牌/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见苏子衿眸中一闪而过的诧异,战王爷的脸皮倒还尚且绷的住。今日因为骂了一句苏子衿兔崽子,惹的他的爱妻生气了,想来这能够让她消气的方法,也只剩下这么一个了。

事实证明,从哪里跌倒就要从哪里爬起。虽不确认苏子衿的真实身份,但在那之前搞好关系也是无妨的,说不定顺道可以探听一些不为人知的事儿呢?

无常沉默不言,但鉴于他跟着战王爷十多年了解,想来王爷是为了讨王妃欢心才如此自称。

苏子衿没有理会战王爷的那句话,而是依旧言笑晏晏道:“陛下可有说如何为子衿主持公道?”

见苏子衿如此态度,一旁的青烟也跟着心中冷哼,这王爷还真是会装孙子啊,早干嘛去了?如今对她家主子这样亲近讨好,怎么看怎么奇怪。

更何况,王爷似乎对自己的棋艺很是自得,但实际上主子的棋艺才是打遍天下无敌手,好吗?

顿了顿,苏子衿又道:“王爷执黑棋先走。”

说着,她捻起白棋,淡淡抬眼。只见战王爷诧异的看向她,似乎对她的相让十分不满。但他到底没说什么,只兀自下了一颗黑棋,似乎对于结局早已笃定。

苏子衿从容一笑,紧接着下了一步黑棋,又问了一遍,道:“王爷进宫一趟,陛下可有说要如何为自己主持公道?”

“陛下让七皇子前来负荆请罪,直到你原谅他为止。”战王爷一边说着,一边暗暗抬眸朝苏子衿看去。

见她脸色如常,丝毫没有不满的模样,战王爷心下安了几分。转念一想,苏子衿这般通透的人儿,大约也知晓,这已经算是陛下对她最好的弥补了。

诚如战王爷所想,苏子衿确实想的明白。司卫身为堂堂皇子,象征着皇权,无论如何,在这件事上,昭帝也不可能当着天下人的面子重惩司卫。而她今日之所以逼得战王爷处置这件事情,主要还是因为……她想看看,苏彻究竟在昭帝心中是怎样的地位。

外界皆是传闻,昭帝待战王爷如同手足,可说到底,皇家有何兄弟情谊之说呢?更何况战王爷不过是异姓封王罢了,历代君王皆是薄情,这功高盖主怎会允许?只是,苏子衿却是没有想到,昭帝似乎真的待战王爷极好,能够让自己的皇子前来给她区区一个郡主赔罪,算是十分不同了。

“陛下倒是有心了。”苏子衿朱唇微微挑起,转瞬便荡起一抹高雅的笑来:“想来陛下是待王爷极好的,子衿竟是沾了王爷的光。”

“陛下是个明君,当年你尚未出生的时候,为父便与陛下出生入死了。后来你遭到歹人掳走,你娘亲日日以泪洗面而且还大病了一场,直过了好几个月才缓过劲儿来,为此陛下心中一直有愧。”战王爷叹了一口,脑海中回想起过去的事情。那一年与东篱国的战争,打的十分惨烈,回锦都的时候,昭帝亲自迎接,还同战王爷说:这一仗夺了万千人的性命,可唯独好在你还活着。

顿了顿,他又道:“你如今回来,陛下心中才稍稍安了许多,可……”

说到这里,战王爷手中的黑棋落了一子,而后他看向苏子衿,桃花眸子闪过一缕精光,快的令人难以捕捉。

“王爷这戏倒是做的极好,天下皆言,战王爷性子耿直,不懂阴谋算计。”苏子衿闻言,不由勾起一抹似是而非的笑来:“可如今子衿看来,传闻不可全信。”

苏子衿感叹昭帝待战王爷好的那句话,是试探,而战王爷同她回忆往昔的话,又未尝不是试探呢?

一般而言,人们眼中的武将多愚钝、秉性刚正直率。故而,战王爷给人的印象便是不屑阴谋诡计的纯臣。只是,苏子衿却不这样认为,战王爷作为一个多年驰骋战场的主帅来说,若是真的愚钝,恐怕早早便死在了战场,即便说全军覆没也未可知。但事实证明,战王爷其实是个有城府之人,他只是刻意给人一种莽夫的印象罢了,否则不可能这次还能这样明目张胆的妄图套路她。

战王爷听苏子衿这样说,不由微微愣了愣,似乎没有料到苏子衿竟这样通透,而且拆穿的这样直接,他自认为演的非常真诚了,她却还是一眼看穿。

“你若真是我苏彻的女儿,当真是极好的。”半晌,他才扯出一抹欣赏的笑来,接着道:“可我不知道,你是还是不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