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人心(二更)/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主子,青烟有一事不明白。”青烟看向苏子衿,面上挂着疑惑的神色。

“你是在奇怪,我为何这般坦诚的对王爷?”苏子衿抚了抚衣襟上的绣花,眸光幽深寂静,仿若古井一般,无波无澜。

“是的,主子。”青烟道:“主子素来做事不似如此,怎的今日……”

对于苏子衿的为人,青烟几个人都心中有数。她虽言笑晏晏,但到底说的话都是真假未知,从不会轻易对谁这样坦白,几乎有问必答,而且句句属实。

“你可知初初的印象极为重要?”苏子衿抿了一口茶,笑容淡淡道:“就好像在一群人中,你一开始便像一个受气包一样,往后人家再看你,也是低眼相看,无论你多么努力,在他人眼里你骨子里就是低贱。同样的,若是你一开始便同人家说了实话,那么往后你再虚虚假假的拿谎话诓人,他们也会第一时间便忍不住去相信。”

“如果你说了十句话,前五句都是真真假假,再往后无论你说的真假,他人便都会质疑。而当你前四句都说了真话,往后的六句都骗人,只要不被揭穿,就无人怀疑。”

人性本就是如此,一旦初初撒了谎,就很难再获得他人的相信。而相反的,当初识的时候便用真话回答,往后再去弄虚作假,便显得容易许多。

青烟闻言,脸上有些惊讶,不过不得不承认,主子说的十分有理。这般想着,心下便又对苏子衿崇敬了几分:“还是主子聪慧过人。”

“更何况,明镜湖起火的事情,本就是瞒不住的,何不自己坦白,也好博个好感?”苏子衿缓缓起身,将一旁的披风穿上,而后走到窗外,看了半晌,才轻声道:“园子里的木樨,还不够多。”

青烟闻言,便立即道:“那奴婢明日让人再多弄一些木樨苗过来。”

“来不及了。”苏子衿垂下眸子,低低道:“我等不到木樨初生的那一日了。”

……

……

初秋的锦都依旧一派欣欣向荣,羊肠道上,一阵风起,漫天便下起了梧桐雨,在寥寥数人路过的道上,显得格外凄冷。

城郊,玉泉庵。

妇人穿着素衣锦服,头上戴着紫玉金钗,此时正手执小铜镜,对镜疏理本就整整齐齐的发髻,她微微抬手,手腕处便露出散着赤红色的飞凤金镯子。相较于从前的红光满面,如今美丽的脸容略显憔悴。

在她不远处,站着两个小尼姑,彼时正奋力的洒扫着,似乎对于妇人的‘偷懒行为’习以为常。

“本公主有些饿了,”重乐高傲的斜着美目,用蔻丹涂得艳红的食指,指着其中一个小尼姑,命令道:“你,去给本公主准备一些点心来。”

重乐的话音刚落地,那小尼姑还来不及动作,一道清亮的嗓音便响了起来:“公主真是一如既往的养尊处优啊。”

重乐眉头一皱,美眸闪过怒意。只见一个娇小可爱的少女领着几个身穿黑衣的男子,自门外缓缓走来。那少女生的十分甜美,十五六岁的模样,仿若天真不谙世事的小女孩一般,唇边挂着无害的笑意。

“你是谁?”重乐眸光一冷,质问道:“本公主如何,要你这贱婢管?”

“贱婢?”听到重乐这般说话,青茗不怒反笑:“给你面子唤一声公主还真当自己是公主了?不过是被褫了称号的庶人罢了,还耀武扬威啊?挺嘚瑟嘛。”

青茗的话,让那两个小尼姑立即便吓得噤声不敢说话。重乐在玉泉庵其实根本不是在清修,而是依旧养尊处优,随意指使他人。原本昭帝让人将她送来,也是嘱咐过师太一视同仁的,但奈何昭帝的人一走,重乐的死士便冒了出来,这让庵内所有人都不敢忤逆重乐,生怕一个不留意便被那些凶狠异常的死士杀了个彻底。

银铃般的笑声,赤裸裸的嘲讽,一字一句重重落在重乐的心上,一刹那便使得她几乎失去理智,就要上前扇去。

可还没等重乐靠近,青茗身后的暗卫便很快的护在她面前,眼含杀意的盯着重乐。那极具戾气的眸光,唬的重乐不由自主的便往后退了一步。

捏紧了拳头,重乐怒瞪着青茗,恨不得撕碎她,道:“贱婢,你到底是谁!是谁派你来的?”

要不是她今日遣了所有死士去击杀苏子衿,这贱婢怎么会有机会对她不敬?等到他们回来,她非让他们生生拔了这贱婢的舌头不可!

不过那群废物也真是无能,怎么出去了这么久,还没将苏子衿的首级带回来?

“公主不认得我也是正常。”青茗嘻嘻一笑:“毕竟上回主子进宫,带的是青烟,不是我。”

------题外话------

今天的第二更哟,明天虐重乐~期待么?期待么?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