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病重/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入夜的雨声很大,淹没了本可以分辨的脚步声,彼时又恰巧青茗出去取药,苏子衿和青烟只听到一阵脚步声传来,自然以为是青茗,故而没有任何防范。

“青烟,去将那盏灯拿过来吧。”看向那夜明珠制成的灯,苏子衿淡淡道:“有些睡不着,看会儿书也是好的。”

说着,她就要伸手去拿身侧的书籍,却被青烟出言制止了,只听青烟语气恳求道:“主子,你就听青烟一次吧。等喝了药,便早早歇下。如今你的身子骨……已经经不起折腾了,方才吐了血,现在已是非常虚弱了。主子可还记得,轻衣姑娘说过的话?一旦郁结到吐血,就是离死不远了,你要是再这样下去,等到将来拿到了还魂草和九色莲花,也没有用了!”

说到最后,青烟忍不住眼眶微红,若不是她强忍着心中的悲恸,铁定会哭出声来。她素来比青茗稳重许多,故而面对这样的事情,自然不能光顾着哭。

只是,一想起在雪域时候,轻衣千叮咛万嘱咐的话,她便觉得心中疼的厉害。

“罢了,”苏子衿闻言,沉默片刻后便轻轻笑了笑,她收回要去拿书的素手,苍白如画的眉目倒映在夜明珠的光芒之下,高雅如仙,几乎是要羽化的趋势。

门外,战王妃捂住唇,她盯着屋内的光亮,早已泪流满面。

她的子衿,竟然已是病入膏肓了吗?可为何燕夙同她说,并没有大碍,只要好好修养便可?难道是……是子衿?子衿不愿让她知晓,所以便吩咐了燕夙隐瞒病情?她虽不是大智慧的人,但还不算太过愚笨,有些时候,她只是不愿去猜测最糟糕的情况罢了。

只是,她的子衿啊,怕她伤心难过,所以隐瞒自己的病情,所以刻意对她们疏离……想到这里,忽然之间,战王妃便觉得心痛难忍。

她已经失去这个孩子十七年了,如今上天,是又要收回她的孩子吗?为何不能让她代替子衿去接受一切的惩罚呢?她的子衿啊,她心中一直惦念着的孩子啊!为何,让她如此的不幸?

荆嬷嬷也是极为震惊,可她到底是几十岁的老人,自然比战王妃要镇定许多。于是,荆嬷嬷冲战王妃摇了摇头,希望战王妃能够明白苏子衿的用心。她知道这个郡主是个通透的,也知道,郡主或许就是不愿王妃伤心,才一直隐瞒。所以,她在暗示王妃,为何不成全了郡主的所想,装作不知情呢?

战王妃点了点头,随即很快擦拭了眼泪,调整了情绪,缓缓走至门前,轻轻敲了敲。

“叩叩。”

门并没有关,苏子衿抬头一看,入眼便是战王妃美丽动人的脸容。

眸光微动,苏子衿恍惚间便扬起一抹笑意,眉眼弯弯道:“母亲这么晚,还不睡么?”

看到战王妃的那一刻,说不惊讶其实是不可能的。但她素来习惯了伪装,于是便淡淡的掩了过去。

“雷雨太大了,”战王妃温柔一笑,走进屋子内,坐到苏子衿的床边,道:“睡不着,便来看看你。”

荆嬷嬷看向苏子衿,只见灯光下,她玉肤琼鼻,眉眼如画,实在是绝色而倾城,即便如今苍白憔悴,依旧美的让人惊心。

眼角捕捉到床边的一抹鲜血,战王妃心跳一停,强忍着心痛,她故作没有看到,攒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道:“没想到咱们母女倒是一心,现下都是睡不着的。”

青烟垂下眸子,微微侧了侧身,试图挡住被血沾染了的地方。此时光线正暗,她想着,大约战王妃并没有注意到什么。

“子衿方才睡得不太安稳,便准备让青烟去熬一碗安神汤,不想母亲竟是来了。”苏子衿微微笑着,桃花眸子一派从容优雅。

苏子衿说着,便不着痕迹的看向战王府,见她眸底微红,心下不由一叹。

想来,还是让母亲知道了……

一听到苏子衿这般说,荆嬷嬷便有些不忍,尤其是彼时言笑晏晏的模样,仿佛是个没事人一样,要不是方才听到了她们的对话,想来是不会质疑。

战王妃听了,沉默片刻,而后她眸带期许,看向苏子衿,道:“子衿,今晚娘亲陪你睡,可好?”

战王妃的话,让青烟有些诧异,但是她看向苏子衿,心中想着,大约主子是不会同意的。毕竟以主子的性子,想来不太喜欢有人在身侧同寝。

只是,出乎意料的是,苏子衿闻言,只微微一愣,随即缓缓笑了笑,盈盈如秋水的眸子碧波微动:“好。”

------题外话------

司言(心疼):要抱抱,要举高高么?

苏子衿:……不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