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妻奴战王爷/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夜,风雨交加,秋意正凉。清晨的第一缕薄雾无声无息的笼罩着大地,意外的给锦都添了几分雨后的宁静和温暖。

昨日夜里,苏子衿喝了药,便早早歇了。许是身子太过疲乏,又许是战王妃身上的淡淡木樨香令人安心的缘故,她竟是睡得十分安稳,再没有噩梦重重。

等到她醒过来的时候,战王妃已然不在屋中,苏子衿伸手摸了摸,床榻的一旁略微有些冰凉。想来,战王妃自是离去了有段时间了。

“主子,你醒了吗?”听到屋内有些动静,青茗便低声问道。

“进来吧。”苏子衿起身穿了外衣,彼时乌发披散,不施粉黛的容色甚是美好,只这样便显出了几分楚楚艳骨。

等到青茗和青烟推门入内,她才又淡淡道:“王妃可是回去了?”

“未曾。”青烟微微低头,回答道:“王妃起了有半个时辰了,如今在小厨房里头,说是要亲自下厨,给主子弄些吃食。”

青茗嗤笑一声,摇了摇头:“雪忆那只小馋猫呀,他一听到王妃说要做吃的,便眼巴巴的跟了过去。”

“嗯。”苏子衿闻言,只轻轻颔首,而后又问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主子,现在是巳时了。”青茗嘻嘻笑了笑,欣喜道:“主子已经有许多年不曾睡得这样安稳了,今后可要多多让王妃同寝才是。”

这几年来,主子几乎每夜都是噩梦连连,有时候睡到了半夜惊醒,便就彻夜难眠,即便喝了安神汤,也依旧毫无作用。故而,这还是主子破天荒的一次,睡到了巳时。

“巳时?”苏子衿一向平静的眸子浮现一抹诧异之色,只是很快的,她便又恢复了往日里的从容,眉眼弯弯,道:“未曾想,竟是到了这个时候。”

说着,她不再说话,只端坐在镜前,由着青烟为她徐徐绾发。

“主子,”门外的青书敲了敲门,继续禀报道:“王爷求见。”

王爷?青烟和青茗一脸的奇怪,两人对看了一眼,显然不懂为何王爷又要来见主子,毕竟昨日才下了许久的棋,难道……又是来寻主子下棋的?

一想到有这种可能,青烟和青茗心中便不快起来。主子昨夜那般模样,已经是疲倦到了极端,如今要是再同王爷下棋,身子骨哪里受得住?尤其下棋是十分耗神的,思来想去,青烟和青茗便觉得不能让王爷进来。

“主子,让王爷回去吧?”

“主子,今日不要见王爷了吧?”一时间,青烟和青茗异口同声道。

苏子衿颇有些失笑,心中对于她们两个人的猜测自是十分清楚。只是,她们的担忧显然是有些多余,战王爷今日过来,想来是思妻心切了。

“让他在小筑等会儿罢。”苏子衿淡淡吩咐青书道。小筑是落樨园里头专门用膳的厅堂,地方颇有些大,只是因着太过空旷,素日里苏子衿倒不常在那里用膳。

“是,主子。”门外的青书应了一声,随即很快的便离开了。

苏子衿吩咐完青书,而后看向铜镜中微微有些模糊的青烟和青茗,缓缓笑起来:“你们自不必担忧,左右王妃在这里,王爷还能逼了我不成么?”

听苏子衿这般说,青烟和青茗才有些安了心。私下里却仍旧在琢磨着,要是王爷再耍赖让主子陪着下棋,她们就跟王妃告状,看王爷下次还敢不敢!

……

……

落樨园外

此刻,领着无常站在门外的战王爷,显然不知道苏子衿身边的人在想些什么。只一看到青书出来,他便道:“子衿怎么说?”

“王爷,主子让您到小筑等候片刻。”青书微微低头,不卑不亢道。

一听到青书这般说辞,战王爷不由心中暗自欢喜,面上却丝毫不露半分的颔首:“嗯。”

说着,他和无常便随着青书一起往小筑而去。

无常默不作声,他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装模作样的战王爷,心下有些叹息。王爷真是堕落了,从前见郡主需要禀报的时候,还一副臭脸,深深觉得自己堂堂战王,在自己家还要通融禀报,见自己的女儿还得看她首肯,这是极为丢脸和气恼的事情,怎么才一两次,便又快速的习以为常,完全不在乎是不是很丢脸的样子了?

直到走至小筑外头,战王爷眼前一亮。只见自己美丽的妻子正与一个少年有说有笑,她手中端着一盘秀色可餐的佳肴,眼底是温柔至极,不得不说,看向雪忆这个少年的她,越发与子衿如出一辙。

虽说雪忆不像普通的孩子,但其实战王爷倒是从未觉得歧视。这个孩子干净的像一汪清泉,没来由的便让人觉得有些好感。

“谁!”就在这时,雪忆眸光一冷,感受到一股陌生的气息朝他们靠近,不由转身拔剑,飞身朝战王爷的方向而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