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臣对郡主无意(上)/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然而,对于陶皇后来说,她既然是看着厌恶陶圣心,便怎么着也不会顺眼,尤其是夸她如同牡丹一般的这句话,难道她堂堂一个凤命之人,就是这等子朝生夜死的花儿可以比得?

眼中闪过一丝不愉,陶皇后掩饰过去,而后意有所指的笑道:“本宫倒觉得圣心才像牡丹,年轻美丽,又温婉可人。”

说着,陶皇后缓缓转身,重新拿起桌子上摆放的那把剪刀,容色淡淡:“不过呢,本宫觉得这牡丹美则美矣,可若是任由她生长开散,恐怕如同现在一样枝叶乱生。”

“一旦枝叶乱生了,本宫便要想尽办法去料理处置,左一刀右一刀的修剪。”陶皇后继续微笑道:“可惜本宫不是园丁,没这个耐心去修剪平整,要是这枝叶生的太过恼人了,本宫便只好……”

随着陶皇后的停顿,一声“咔嚓”声响起,只见那原本美丽长在花盆中的牡丹被一刀剪断,花瓣四散开来的落在桌上,看着很是颓败。

陶圣心眼皮子一跳,恐惧和慌张便顿时蔓延到她的四肢百骸。而后她忍不住抬头看向陶皇后,只见陶皇后眉眼冷厉,看向她的眸光有一瞬间的幽暗:“你看,这样是不是简单多了?”

“是……是。”陶圣心美眸微微瞪大,而后她点了点头,咬着红唇,暗自镇定下来:“姑母放心,圣心以为,这牡丹一定不会再枝叶乱生了。”

姑母将她比作牡丹,如今又这般作态,无疑便是在警告她,若是她再利用表哥做什么事情,她就会像这朵牡丹一样……被一刀剪断,再无生机。

“希望吧。”陶皇后冷笑一声,转瞬便又温和十足,道:“不然,本宫可有一百种方法让这牡丹零落成泥。”

说这话的时候,陶皇后眸光有些森冷,语气却是十分温柔,看的陶圣心心下惊骇不已。她绝对是相信,要是她再做出什么事情,恐怕姑母不会再饶了她。

艰难的扯出一个笑来,陶圣心故作赞同的点了点头,便不再出声。

与此同时,御书房内。

昭帝伏案批阅奏折,他停下手中的动作,抬眸看向司言,语气淡淡,却少了往日里的威严,道:“阿言,你皇奶奶半月后即将抵达锦都,届时你去接她吧。”

大景朝的太后,也就是昭帝的嫡亲母后,司言的皇奶奶,她早几个月去了高龙山至今未归。太后是个极为信佛的人,她每年都会上高龙山参加法会。而这一去,便是数月。许是年轻时候被困在宫墙之内,整日里勾心斗角有些厌烦了,到了晚年的时候,她俨然看透了俗世,不再愿意待在皇宫之中。

而这一次,原本太后是没有这么早回锦都的,但由于收到昭帝送去的消息,一得知司言归来,她便急急的准备了行程。

太后有许多孙儿,但唯独最是疼宠的,大约便是司言了。很多人都猜测,这是因为,司言是长宁王的唯一子嗣,间接便导致了太后对于司言的疼惜过甚,而也有的人说,司言出生时曾被高龙山的断空大师预言过命途多舛,是生来的天孤之星,以至于太后才对他倍加怜惜。可到底原因如何,也许只有太后自己知道。

“陛下。”司言眉目冷清依旧,情绪丝毫没有波动:“臣有些私事未了,要离开锦都一段时间。”

言下之意便是,太后的接驾任务恐怕无法赶得上了。

“私事?”昭帝皱了皱眉梢,沉声道:“阿言,你才回到锦都没多久,就要离开了?”

司言早年掌权,自懂事开始便常常远离朝堂,最开始他只是一年离开锦都几个月,后来愈甚,一直到这几年,几乎没有几日待在锦都的。如今终于平了各方之事,昭帝本以为司言会待到年后至少,却不想,他又是有事,即将远行。

可到底,昭帝没有去问什么事情。司言是个极为孤冷的人,他若是不愿意透露的事情,无论如何也是问不到的。

“是。”司言颔首,淡淡道:“望陛下恩准。”

虽说是请求的话,可到了司言唇边,却莫名的有一股冷情和漠然。

昭帝看向眼前脸容秀美,犹如谪仙的青年,思索了半晌,他才语气无奈道:“也罢,你如今已是大了,朕总归不能拘着你。”

顿了顿,昭帝又道:“何时回来?”

司言闻言,沉默片刻,方道:“十月底秋围狩猎前。”

“阿言,如果可以,便尽早回来罢。”昭帝缓缓叹了口气,又道:“你皇奶奶,已经有许多年没看见你了。”

司言眸光一顿,清冷的凤眸闪过一抹不为人知的温和之色,而后他垂眸,沉声道:“臣尽力而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