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与你何干/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这话的时候,司言是想着,直截了当的表明自己的心意便可,他委实不愿多费口舌与昭帝解释许多,左右让他明白自己对苏子衿无情便好。只是,他怎么也没有料到,如今的话,竟是会让将来的自己吃尽苦头,不过,这也是后话了。

昭帝见司言这般冷淡,丝毫不显作假,不由眉梢一挑,一瞬间便又恢复到素日里的尊贵帝王,心下思索着,既然司言无意苏子衿,那便先答应了陶皇后,赐婚司卫和苏子衿,也算是兑现了帝王的一诺了。

“也罢。”昭帝点了点头,也没多说什么,只淡淡道:“朕多年前和苏彻曾有过约定,将长安许给老七,如今也该是兑现的时候了。”

这婚事,陶皇后实在逼得紧。昭帝想着,许是得让苏彻回去问问长安了,若是可以,便暂时定下来。左右这样的方法,也可以牵制住长安的举动。

“是,陛下。”司言点了点头,俨然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而后他拱了拱手,清冷道:“臣告退。”

“去罢。”昭帝挥了挥手,瞧着司言离去的背影,不知在想些什么,凤眸闪过一抹深沉。

司言退出了御书房,很快便到了宫门口。

彼时,陶圣心正巧从容华宫出来,打算坐马车回府。她脸色有些差,不似平日里那般平静自信,低着眸子,颇有些心事重重的样子。

就在这时,耳边忽然响起露儿的声音:“小姐,快看!”

那尖锐的喜悦,有些让陶圣心顿时不快起来,抬眸正打算呵斥她,不想却堪堪看见那贵气秀美,犹如谪仙般的身影。

“司言……”陶圣心眸光闪过痴迷与爱慕,不由低声唤了下。

露儿见自家小姐这般小女儿神情,不由提醒道:“小姐,咱们快过去给世子见礼吧。”

眼底划过一抹喜悦,陶圣心点了点头,当即便从自己的马车处离开,直直朝着司言所在的方向而去。

陶圣心颇有些急切的走着,湖蓝色的裙摆依旧端庄美丽,只是,还没等到她走近,落风和孤鹜便一齐站了出来,阻止了她继续往前的趋势。

心下有些不悦,但陶圣心还是面色不变。而后她眸含秋水,冲着司言盈盈行了一个礼,才娇声道:“圣心给世子请安。”

对于不远处这突如其来的女子,司言冰冷冷的看了一下,表示并不认识此人。而后他微微颔首:“嗯。”

说着他似乎不打算再理会她,兀自便转身,朝着长宁王府的马车走去。

“世子!”司言的冷情,让陶圣心有些急了,尤其是想到他对苏子衿的态度以及这两日锦都内传遍大街小巷的流言蜚语,不由心下抽疼起来,她咬着红唇,一副楚楚动人的模样,轻声道:“圣心想请教世子一个问题,不知世子可否为圣心解惑?”

落风是认得陶圣心的,他也知晓,这丞相府的大小姐,对爷是心中有意的。不过,爷素来厌烦女子的纠缠,自是不会多看一眼。

果不其然,陶圣心的问话,司言显然并不想搭理。或者说,对于眼前这个,他连是谁都不知道的女子,简直多看一眼都觉得麻烦。故而,他只顾朝着长宁王府的马车走去,恍若未闻。

司言的冷漠,陶圣心有些接受不了,她一直都是男子争先讨好的对象,虽说她喜欢他许多年了,但到底从未像今日这样主动说话。这些年司言都不在锦都,她能见到他的次数,也寥寥可数。偶尔见到,也都是在宴会场所,那时候父亲和爷爷都看着,她根本不能够与他说话。

心下一紧,陶圣心忍不住出口问道:“世子,圣心只想知晓,苏子衿与世子可像外头传言的那般?”

外界都在传,司言被苏子衿迷住了,这个容貌不佳的女子,就好像会巫术一般,轻易便将女子争相追逐的冷面阎王的一颗真心俘获了。以至于他三番两次入了战王府,并不惜为了苏子衿与七皇子为敌。

陶圣心的话音一落地,司言便停住了步子,他那秀挺的剑眉几不可见的皱了皱。而后漠然转身,清冷无情的凤眸落到陶圣心的脸上,冰冷的几个字便自他薄唇边滚落:“与你何干。”

方才在御书房的时候,昭帝便暗示性的问过他,那时候司言已然觉得解释多余,如今不知道哪儿跑出来一个不相干的女子也忽然这般问他,司言便觉得委实厌烦的紧。

一瞬间,陶圣心脸色煞白。她手捧心口,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出尘如仙、冰冷无情的男子,一颗心落到了谷底。

------题外话------

吃瓜群众:呀呀呀,没错,我们阿言小可爱就该这样!干得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