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讨要玉琉璃/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表哥怎么今日有空来府中?”眼底闪过一抹不为人知的讽刺,陶圣心抬眸,笑的美丽动人、仪态万千:“可是来找爷爷和爹爹的?”

丞相府中,如今正真管事的,大约便是丞相陶行天和他的嫡长子陶子健了。陶行天一生就只得了两个儿子,长子陶子健和次子陶子安。故而陶子安死了之后,陶行天才那般怨恨司言,至今都对他存着很深的仇恨。

“爷爷和爹爹今儿个可都不在呢!表哥定是来找然儿和姐姐的,对不对?”陶然淘气一笑,盈盈如水的眸子在接触到司卫的脸容时,泛着似有似无的情意,少女含春,大抵便是如此。

不得不说,司卫虽人品不算多好,但相貌和身份却是不差的。尤其是对于两小无猜,青梅竹马的少女而言,更是带着致命的诱惑。

“有些事情,想要同圣心表妹商量。”司卫扬了扬眉梢,显然对于陶然的态度有些若即若离。

在司卫心中,陶然虽与陶圣心一般,同是丞相府的女儿,但身份上却委实有些低微了。况且,陶然的容貌只是俏丽可人,到底是比不上陶圣心这样美貌动人,让人一见倾心。故而,对于陶然,司卫终究不愿多费心神。

十五岁的少女娇声而笑,仿若不知司卫待他的疏离一般,陶然只道:“表哥找大姐商量何事?然儿也可以听听么?或许然儿在一旁说不定可以帮表哥出出主意。”

陶圣心一听,面上半分不露,心下却忍不住嗤笑,这是有多厚的脸皮,才能像她这个庶妹一样‘天真无邪’?

司卫闻言,不由蹙了蹙眉,随即他忽然想到,有可能然儿在场,圣心便更容易些将玉琉璃给他。毕竟他素来知晓,玉琉璃对于圣心而言,算是心头宝贝的疙瘩,自然不会轻易许他。

“也好。”司卫点了点头,看向一旁笑吟吟的陶圣心,心下生出一丝歉疚,于是他轻声开口,带着商量的语气,道:“圣心,表哥现下惹了一桩麻烦事儿,需要你手中的玉琉璃江湖救急,他日表哥再给你寻一株玉琉璃来,这株可否先与表哥?”

司卫说的十分委婉,他倒是没有提苏子衿要,毕竟此事说出来,多少有些显得他懦弱无能。可陶圣心并不傻,她几乎第一时间,便想到了苏子衿。

陶圣心忍不住瞳孔微缩,那一瞬间,声音便显得尖锐起来:“表哥要玉琉璃?”

若是说陶圣心有什么偏爱的东西,大约便是玉琉璃无疑了。她自出生便是含着金钥匙的,从小也被教导的落落大方,不是那等眼皮子浅的人可比,故而对这些金银珠宝,她倒是从未在意过。只是玉琉璃不同,也许年少时寻这株花是因为要讨好长宁王妃,从而接近司言,但是年长以后,她对于这株花,则更像是对待自己亲手养护了近十年的孩子。

她偶尔会去期待,这朵花开了以后,会长出怎样的玉石?是光彩熠熠还是璀璨夺目?亦或者,即便是个石头,她也会满心欢喜。

只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苏子衿竟然如此的狠,想要亲手剥夺她的所爱,或许就像是亲手剥夺她的司言?

“小姐……”露儿见陶圣心有些失态,不由看向司卫,哽咽道:“殿下,你是知道小姐十分喜欢这株玉琉璃的。小姐守着它好几年了,如今这花已是快开了,小姐整日里都会问奴婢,这花会吐出怎样的玉石,那满心欢喜的模样……奴婢实在不愿小姐难过、失望。殿下自小便与小姐一起长大,怎么会不怜惜她呢?”

司卫原本还因为陶圣心的失态皱起眉梢,但又听露儿这般说,心下觉得或许自己这么做实在不妥?

陶然见此,不由心中冷笑。只见她眉眼一敛,脸上挂着真诚与不解,道:“话虽如此,但是大姐向来体贴识大局,怎么会为了区区一株花,就弃表哥的麻烦于不顾呢?表哥自然心中也是知晓这一点,但如今他找上门来,想必事情比较棘手,大姐是个懂事的,断不会如你所说,只顾怜惜花,而不体谅表哥。”

顿了顿,陶然又有些不满的指责露儿,道:“露儿,你素来服侍大姐,难道觉得大姐是那种不管表哥深陷麻烦,只想着区区一个死物的人?更何况,大姐肯定也记得,这株玉琉璃本来就是表哥当年冒着危险从永安侯府的小郡主那儿为她夺来的,如今表哥需要这朵花,大姐定不会吝啬的。你方才那般说辞,可真是冤枉了大姐了!”

------题外话------

读者(赞赏):这个陶然真是神助攻!不错不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