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司卫价值/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明明知道那株玉琉璃是毒物,她们不想着如何丢掉也就罢了,还一出口,就说要给七皇子。这换言之,就是要毒七皇子了,自古借刀杀人虽是好用,但对象是一国皇子,便有些需要慎重了吧?怎么她们这般模样,仿佛七皇子不过一介蝼蚁,想杀便杀了。

“现下司卫还不能死。”苏子衿微微弯了弯唇角,艳绝的脸容浮现一抹似笑非笑的神色:“这件事情倒是好办,只要先收下这株玉琉璃,再将青书易容成眼下的这个人,以司言的名义送过去,想来陶圣心是会更加开心。”

说着,苏子衿指了指孤鹜,显然是在表示,让青书易容成他去一趟丞相府。

“你竟然想害我们爷!”孤鹜心下一急,忘却了自己如今哑穴被封的事情,故而他的话,说出来无声无息。

苏子衿看懂了他的唇语,倒是不怒,只淡淡笑道:“陶圣心可是因为司言,才对我起了歹心?既是如此,为何我不能用司言来解决问题?”

“更何况……”苏子衿抬手拿起那药,微微抿了一口,眸光闪烁着致命的温柔:“他让你来监视,想来是不太信任我了,既然如此,我又何必为他着想?这世上,是不会有无缘无故的体谅与迁就,有的只是互换真诚。”

苏子衿的话虽然是如此,但终究她只是说给孤鹜听罢了。心中对于自己的为人,她倒是不认为比司言光明磊落多少。不过,她素来是个不肯吃亏的性子,司言既然是做了监视她的打算,便要有被发现以后要付出代价的自觉。

“主子,”青茗看孤鹜实在有些不爽,于是便道:“这货有些碍眼,不然让人先将他关起来?”

关起来干嘛,青茗倒是没说。但心下却在思索着,是要让他饿几天呢,还是下点其他的毒,让他形容憔悴几日?毕竟将他抗回来,她可是去了半条命的!

“去吧。”不出意外的,苏子衿并没有否决青茗的建议,于是她顿了顿,又笑着吩咐青茗道:“你这次可莫要胡闹了,只需要封住他的内力,让他无法逃脱便可。其余的鬼主意,适可而止。”

适可而止?青茗会意的一笑,主子这句适可而止,可是颇具另一番含义的……

“是,主子。”青茗不怀好意的笑了笑,于是吩咐了其他人,将彼时一脸气愤的孤鹜带离了眼前。

等到孤鹜被带走后,青茗才又不解道:“主子为何方才故意留下那货?”

“主子,那人应当是孤鹜吧?”青烟看向苏子衿,也跟着问了一句。

司言身边跟着几个暗卫,落风、孤鹜、秋水、宫苌、天色等,其中孤鹜算是比较具有特色的一个。他耿直而简单,为人倒是没什么心眼,唯独过人的,大约就是他的武艺了,原本她们都以为,孤鹜大概是那种沉默寡言的人,却不想,今日一瞧,这人虽生的清俊,但却颇有些傻大个的感觉,实在很难相信他是司言身边较为出彩的暗卫之一。

苏子衿点了点头,眉眼含笑,道:“孤鹜大约是司言身边,最为简单的一个了。方才让他听到一些,不过是为了将来能够方便一些撬他的话罢了,毕竟他跟在司言身边许多年,知道的事情定然不少,况且,他们既然跟着司言多年,便说明了都是硬骨头,这样的人,强求不行,也只能智取了。”

虽然司言派人监视自己的事情,苏子衿事先并不知道,但转念一想,若是她自己,也许也会同司言一般做法。毕竟,他与自己素昧平生,怎么可能大意的全心全意信任她呢?故而,苏子衿乍一听的时候,丝毫不觉得诧异。

“主子,七皇子来了。”这时候,青书敲了敲门,踏步进来,禀报道:“他带来了那株玉琉璃,现下正在客厅等着见主子。”

“主子今日可要见七皇子?”青烟问道。

苏子衿没有回答,而是一口气将碗里苦涩的药汁喝完,随即接过青烟递过来的帕子,擦拭了下嘴角,才缓缓笑起来:“先将他手中的玉琉璃扣下吧。”

顿了顿,苏子衿又道:“青烟,你去同他说今日有些晚了,我已是歇下了,让他三日后巳时再来。”

“是,主子。”青烟领命,点了点头,便自去了。

青茗见自家主子俨然一副认真的模样,不由问道:“主子是真的打算见七皇子了?我还以为主子就故意要给七皇子气受而已呢!”

“见。”苏子衿眉眼弯弯,桃花眸子浮现一抹深不可测的笑意:“本就是打算见他的,毕竟……他还有剩余的价值。”

------题外话------

凉凉(坏笑):宝宝们猜猜,司卫还有啥价值可言?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