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两人婚事/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见。”苏子衿眉眼弯弯,桃花眸子浮现一抹深不可测的笑意:“本就是打算见他的,毕竟……他还有剩余的价值。”

“那主子,那株玉琉璃?”青书问道:“可要让青烟拿进来?”

青书因为进来的晚,并不知悉那玉琉璃被下了毒,故而不由有此一问。

“青茗,你去给青书易容一番,将他扮作孤鹜罢。”苏子衿没有直接回答青书的话,而是吩咐了青茗,又看向他道:“将玉琉璃送还给陶圣心后,记得去一趟战王府。”

说到这里,苏子衿不禁眸光温软,言笑晏晏道:“告诉长宁王世子,他的人,我苏子衿暂且扣下了,等改日心情好了,再送还回去,正巧现下府中缺一个端茶送水的小厮,他送人送的很是及时。”

……

……

司卫在战王府厅堂等了许久,不想这一次为首的不是青书,而是一个俏丽的女子。司卫认得青烟,她是苏子衿的手下,且常常跟随苏子衿外出。

心下以为苏子衿这回是真的要见自己了,否则定不会换了一个人过来。于是他心情大好,手指敲了敲桌,语气颇有些得意与轻松,道:“这玉琉璃本皇子可是给郡主带来了,郡主现下可是明白了本皇子的诚意?”

“主子说了,七皇子能够给主子带来这心心念念的奇花,主子很是欢心。”青烟闻言,勉强的扯出一个笑来,心下却是无比鄙视这个无脑的皇子。而后她挥了挥手,示意身后的一个暗卫上前,道:“七皇子煞费苦心送来这玉琉璃,还不快去将它拿去花室将养?”

“是。”那暗卫点了点头,随即很快的便将玉琉璃带离了厅堂。

等到玉琉璃被拿走了,司卫才恍然发现哪里不对劲。若是寻常人,难道不应该是先出来道谢一声,然后再欢欢喜喜的命人收了花?怎么到了苏子衿这里,竟是先遣人出来将花拿走,自己却是没有露面?甚至是丝毫没有露面的打算?

许是被苏子衿坑惯了,这一回,司卫倒是很快察觉了不对劲,于是他语气有些冷了下来,转头看向青烟,眯了眯眼睛,道:“郡主怎么还没出来?莫不是仍旧在梳妆打扮不成?”

梳妆打扮?青烟心中有些嫌弃,就是见你这样的人,主子也需要梳妆打扮?也不拿块镜子照照自己什么样子,竟是如此大言不惭?想来主子这般貌美的人,就是让司卫想为她提鞋,也是丝毫不配的!

“殿下见谅,主子现在已是打算歇下了。”青烟淡淡看了一眼司卫,神色自如道:“不过殿下不必动怒,主子自不是戏耍殿下玩的,主子只是身子骨太差,方才喝了药,有些精神不济罢了。”

顿了顿,她又缓缓道:“主子让青烟来告诉殿下,三日后巳时,希望殿下能够来战王府一趟,彼时主子定不让殿下多等。”

说着,青烟敛了敛眸子,仔细注意着司卫的脸容。只见司卫原本还一脸的怒容,待到她说完以后,转而变成了冷笑与忍耐的神色。想来,他是到了如今才学乖了一点。

等到将心中那口恶气藏住了几分,以至于不让自己失控发火,司卫才深吸一口气,道:“那本皇子便先回去了,还望郡主不要食言才是。”

说完,也不等青烟回答,司卫便长袖一甩,怒气冲冲的离开了。

青烟站在原处,她紧紧盯着司卫的背影,忽然想起宫宴那日,战王妃曾提起主子与七皇子有着婚约一事,不由皱了皱眉梢,心下却想着,主子可千万不要与这种人有任何潜在的可能才是。

……

……

天色渐晚,暗夜深沉。

彼时,青书已然抵达丞相府。他根据青茗的描述,很快便摸进了陶圣心的闺房。只是,屋子内却是没有陶圣心,只有一干下人各自守着。青书眸光一闪,便又开始四处游荡了起来。

丞相府是文官府邸,因着族中没有出现过一个武将的缘故,守卫自比不得战王府来的森严戒备,故而对于轻功姣好的青书来说,简直可以说是如入无人之境。

正当他路过一处屋宇的时候,里头传来的说话声刹时便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于是,青书一跃而起,飞到了屋顶之上。他掀开其中一个瓦片,将眼睛凑近了去看。只见,屋内有两人相对而立,一个是丞相陶行天,还有一个则是陶子健。

“父亲,今早妹妹那儿传来消息。”陶子健开口,沉声道:“过几日她便会向陛下请求赐婚卫儿和苏家的女儿。”

对于苏子衿和司卫的姻亲,陶行天和陶子健是知晓的,陶家出了皇后,那么便注定是要参与夺储的。

陶行天闻言,山羊胡子微微一动,神色不明道:“子健,此事你怎么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