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父子夜话(一更)/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我并不是很赞同。”陶子健敛下眉,说道:“如今苏家的女儿堪堪归来,身份尚且无法断言,我瞧着苏彻的模样,显然对她不是很亲昵。”

说到这里,陶子健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见他并没有反对的模样,便接着道:“更何况,如今陛下正值壮年,妹妹这般心急的模样……想来容易引起陛下的反感,怕是有些得不偿失了。”

最是难测帝王心,尤其是昭帝这般的帝王。所有人都看得清楚,昭帝对一干皇子,并没有特别看重的一个,就连对其中几个较为疼宠的皇子,其实也都是淡淡的罢了。

“为父也是这般想。”陶行天点了点头,一双精明的眸子露出一抹复杂的神色:“虽说苏彻这颗大树得抱,但是你妹妹太过心急的想为卫儿筹谋,反而容易适得其反。”

“前两日卫儿当街纵马,已是惹得苏彻不悦至极了。”陶子健叹了口气,踌躇道:“卫儿这般不堪大用……父亲,我们是不是要考虑转了阵营?”

司卫的愚蠢,大约是出乎陶家人意料之外的,早些年陶皇后生了司卫,陶家人都是无比欢喜的,这说明,将来夺储时候,他们陶家便有了依靠。只是,谁也没有料到,司卫近些日子的行为,简直是愚不可及!若是再这般下去,恐怕要连累了整个陶氏一族。

陶行天蹙眉,淡淡道:“现下还不到穷兵黩武的时候。”

对于自己这个嫡长子说的话,陶行天没有斥责。或者换一个角度说,他其实是赞同的。陶子健是他一手带大的孩子,也是如今陶家,他唯一的儿子。虽说上天让他陶家子嗣稀薄,但好在他唯一的子嗣是能堪大任,且十分像他的。

龙子夺储,大约是这世上最残酷,最需算计的事情了。一旦输了,便是满门不留,彻彻底底的断子绝孙。故而,即便是他的亲孙子,陶行天也要审时度势,选择是否要支持下去。若是司卫实在不堪大用,他们陶家便要换了阵营,从而保全整个陶氏一脉。只是,这样一来,就必须牺牲陶皇后以及七皇子司卫。

这是陶家人代代相传的——薄情。无论是陶皇后、司卫、还是陶行天等人,都逃不开薄情的血脉。

“父亲的意思……?”陶子健有些不解的看向陶行天。

“苏子衿。”陶行天眯了眯眸子,道“成也苏子衿,败也苏子衿。”

陶子健猜测道:“父亲是说,让卫儿去讨好苏子衿?”

苏彻之所以恼怒卫儿,大约便是因为苏子衿险些受了伤,那么若是苏子衿喜欢卫儿的话……情况便又不一样了。

“你过几日找个时间让魏氏去见见你妹妹。”陶行天点了点头,山羊胡子微微一动,精明阴冷的眸子闪过一抹光芒,道:“若是我们陶家人求娶,陛下自是会不悦。但若是苏家亲自同陛下说呢?”

只要苏子衿心甘情愿的嫁给司卫,那么这一手牌就会打的好。

“想来陛下不会再那么反感了。”陶子健恍然一笑,只是,忽然想起什么,他便又皱了皱眉梢,道:“可是,苏子衿是个有手段的,若是她嫁给了卫儿,想来卫儿会被她掌控的牢牢的,丝毫挣脱不住。届时……我们该如何是好?”

顿了顿,他又道:“况且,苏子衿和司言的关系……有些不寻常。”

苏子衿的聪慧和手段,大约是有目共睹的。且不说她不仅斩杀了司卫的马还能够全身而退这件事情,就是她诱杀了重乐的死士,也是闺阁女子所无法做到的。更何况,苏子衿与司言还有些不同寻常的关系,能够让司言这般对待的,想来太过异样。

乍一听司言的名字,陶行天有些反感,但他到底没有表现,只淡淡道:“苏子衿的聪慧与手段,正是我们所需要的。他日若她嫁给了卫儿,定是能够为他谋划夺储。这样一来,就很大的弥补了卫儿的不成器。等到来日卫儿登上了宝座,那么苏子衿……大可以寻个理由将她除去。”

“至于她与司言……”陶行天眯了眯眸子,缓缓道:“想来并不是外界传言的那般,否则那日卫儿纵马,司言为何只在远远观看?依着形式来看,或许是苏子衿抓住了司言的把柄,才能够让司言如此被她威逼。”

司言是什么人?面冷心冷,根本无人能够博得他哪怕是一点点的人情。可苏子衿却可以当街威逼,使得他站出来为她解决眼下麻烦,这样的女子,无疑在夺储时最为有用,若是他陶家得不到,谁也别想得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