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主仆离心(二更)/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陶子健闻言,不由暗自点头,仿佛看到了一线希望,他胸有成竹的沉声道:“父亲放心,魏氏那边,我自会同她说。”

魏氏是陶子健的嫡妻,虽说魏氏并不得陶子健喜欢,但胜在她为人还算懂事聪慧,故而她在后院的一些手段,陶子健大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两个人也算是相敬如宾的生活了许多年。

“去吧。”陶行天点了点头。

门‘吱呀’一声,陶子健便退了出去。

青书注视着这父子俩的一切,窃听了他们的谈话,心下不由感到可笑。想来他们不仅是把主子想的太低,同时也把司卫看的太高了。就是司卫那般,送给主子做奴仆,主子也是不会要的,更何况是成亲呢?

这般想着,青书已然在不远处的院落里瞧见了陶圣心。

陶圣心浑然不知,她从魏氏屋子里头出来,此时正缓缓走着,朝自己的闺阁而去。只是,她才堪堪走到花园附近,便有一个黑影跳了出来。

陶圣心吓了一跳,她身后的几个婢女更是吓得失声尖叫。

“闭嘴!”青书眸含杀意,冷声威胁道:“谁再多出一点声音,我就杀了她!”

说着,他拔出长剑,冷冷的兵器在月光下显得寒意森森,一时间所有人都闭了嘴,不敢再出声。

陶圣心勉强定了定神,显然比起在场的所有女眷都要镇定许多。而后她下意识的朝青书看去,只见眼前的男子清俊挺拔,不是跟在司言身边的暗卫,又是何人?

很显然,陶圣心将青书看成了孤鹜。她虽然不知道眼前的暗卫叫什么,但是前两日她要靠近司言的时候,便有两个人出来挡住了她的去路,而其中一个,便是眼前的青年。

“你是……世子的人?”心下这样想着,陶圣心便问了出口。她的语气轻柔且充满期待,暗暗憧憬着,莫不是司言对于她有些上心了,所以才遣人来寻她?

“不错。”青书点了点头,随即面无表情道:“爷让我将这东西给你。”

说着,青书变戏法似得,从怀中拿出一株被压的有些扁平的、连根拔起的花卉,原本还有些期待的陶圣心,目光在落到玉琉璃身上时,一瞬间便脸色惨白起来。

她不是因为这株自己养护了多年的花卉被糟蹋而感到心疼,只是因为,这株原本应该在苏子衿那儿的花,竟是自司言的人手中拿出来交还与她,且还是言明了是司言所吩咐。所以,这表明了什么?

“爷让我告诉你,”青书微微停了下来,随后他看向陶圣心,眸光冰冷且含着杀意,道:“这株毒花还是比较配你。”

毒花?

陶圣心脚下一软,不由后退两步,有些难以置信的盯着青书,这个她自以为是司言的手下的人。

为何司言会知道?会知道是毒花?分明她做这件事的时候,没有让任何人知晓,除了露儿……难道……是露儿?是露儿泄露给苏子衿的?

心中这般猜测,陶圣心下意识的便朝着露儿看去。她的眸光一瞬间变得冰冷刺骨,仿若利刃一般,直直穿透露儿的心。

“小姐,不是奴婢啊!”露儿吓的哭了起来,她跪在地上,泣道:“小姐,真的不是奴婢,奴婢什么都没有说!奴婢是绝对不会出卖小姐的!”

见露儿如此,陶圣心便有些信了,毕竟露儿伺候她许多年,也算是自小便在一处的贴心之人。可她没有表现出相信她的模样,眼底刹那划过不为人知的狠辣。

为了自保,露儿必须得背了这个黑锅!

“露儿,我待你不薄,你为何要害我?”陶圣心扶着心口,有些楚楚可怜、恨意难挡道:“那株玉琉璃,你为何要下毒?为何要这般陷我于不义?我待你一家不薄,你却如此害我,你……真是让我心寒啊!”

陶圣心的这般声泪控诉,看的在场的其他婢女有些震惊了。七皇子来取玉琉璃的时候,她们都看到了,故而也知晓这株玉琉璃是送去了战王府,长安郡主苏子衿的手上。但如今小姐这般说辞,难道是露儿胆大包天,偷偷给那株玉琉璃下毒,起了谋害之心?

青书见着这一幕大戏,不由冷笑起来。这陶圣心还真是歹毒且演技十足啊!要不是因为青茗亲眼所见,恐怕他都要相信一切是露儿这个大胆的婢女所为了。

“果真是你干的?”青书举起长剑,指向跪在地上呆住了的露儿,冷冷发问。他就不信,在生死攸关的时候,露儿这般怕死的人,还能护着陶圣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