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司言离京(一更)/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长宁王府

彼时,落风和天色还不知孤鹜已然落到苏子衿的手中,前一夜司卫快马加鞭离开了锦都,故而现下的长宁王府内,只剩下他们三个可以主事的。

“奇怪,孤鹜这家伙怎么还没回来?”天色半蹲在屋门口,手里拿着一个油腻腻的大鸡腿,一边啃一边口齿不清道:“不是说好了到晚上我去盯着?难道是这家伙良心发现,觉得我刚回锦都,得体谅一下,所以就帮我守着了?”

“不会是出什么事情了吧?”落风皱了皱眉梢,隐隐觉得有些不安。

孤鹜素来是个耿直的性子,他说过的话基本上都不会轻易变卦的,而且,他是个非常守时的人,怎么如今夜色已深,他却还不见回来?

“乌鸦嘴!”天色斜睨了一眼落风,他擦了擦嘴角的油渍,眼珠子一转,忽然嘿嘿笑起来:“莫不是孤鹜开窍了,看上谁家小娘子了?所以流连忘返?”

“怎么可能?他可是去盯着苏子衿的。”落风不以为然,可又想起前两日落风还说起过苏子衿姿色极好,难道是真的看上苏子衿了?心下一凉,落风不由暗暗祈祷。这孤鹜可千万不要想不开啊,苏子衿是爷看上的女人,怎么能容他觊觎呢?

“哈哈,难道是被我说中了?”见落风脸色有些不对劲,天色挤眉弄眼道:“跟我说说呗,孤鹜是不是真看上谁家小娘子了?这些日子我们几个都不在锦都,难免消息不够你灵通。”

见天色逼得紧,落风倒是显得无比镇定,只见他一脸正经,仿佛心中的什么想法都没有,淡淡道:“孤鹜那性子,估计你开窍了,他都没法开窍。”

“切。”天色了解落风素来是个会装腔作势的,他每每想法许多、婆婆妈妈,却又要故作正经,习惯了他为人的闷骚,天色便兀自猜测道:“大约是看上了苏子衿的丫头吧?瞧你这模样,好像很不是很看好呀。”

不得不说,天色确实了解落风,但他怎么也没想到,落风会以为孤鹜喜欢的那个对象不是他人,正是苏子衿。要是天色知道落风的想法,定要说他实在是操心太多,毕竟主子和苏子衿,当真是八字没一撇,根本就是多虑了。

“你……”就在落风打算说什么的时候,一道身影走了进来。

落风和天色转头看去,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孤鹜’那张清俊的脸。

天色瞧见是‘孤鹜’,便忍不住挑眉道:“你怎么才回来?我们可还猜测着你是不是开窍了,跑去私会小娘子呢!”

说着,天色便就要朝着‘孤鹜’走过去。

“他不是天色!”这时,落风眼底寒光掠过,他立即拔剑指向‘孤鹜’:“好大的胆子,长宁王府也敢擅闯!”

与此同时,天色也反应极快,他扔下手中的鸡腿,往后退了两步,眸光戒备的盯着那个顶着‘孤鹜’的脸的男子。

“倒是好眼色。”青书诧异的一笑,随即他右手一掀,脸上的人皮面具便被撕了下来,露出他原本俊秀的脸容。

“孤鹜今早出门,可不是穿着黑色的衣物。”落风眯了眯眸子,对于苏子衿身边这个叫做青书的人,落风是知道的。他与他不止打过一个照面,算起来也是见过几次的,自然记得清楚。而后他又想起孤鹜,便道:“孤鹜可是在你们手中?”

落风想着,若非孤鹜在苏子衿手中,想来青书也不会易容成孤鹜的模样,前来长宁王府。

虽然天色并不知道眼前的青年是谁,但瞧着落风放松下来的样子,想来是认识的人。故而,他只盯着青书,并不说话。

“无妨。”青书并不以为意,也不回答落风的话,只淡淡道:“我只是来为我家主子向世子传达几句话罢了。”

“爷在忙。”闻言,落风垂下眸子,顾不得去问孤鹜,则又看向青书,冷静道:“你自是说来,我们转告便是。”

爷不在锦都的这件事,短期内都必须瞒住。为了防止陶行天那老匹夫趁爷不在搞些幺蛾子,也是不便让苏子衿知晓的。

“好。”青书点了点头,也不在意,便道:“转告你们世子,孤鹜我们主子暂且扣下了,等改日心情好了,我们主子自会再送还回去,正巧眼下我们府中缺一个端茶送水的小厮,世子送人送的很是及时。”

说着,青书也不多留,便很快消失了。

“我说,落风啊。”天色拧眉道:“孤鹜这家伙是被抓去端茶送水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