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苏老太太作妖/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经过无数日的焚香洗涤,苏子衿终于戴上了青茗从重乐那儿夺来的血月玉镯,夜风微凉,身子却不再像从前那般极度畏寒。

晚膳时间,她被唤到大堂,准备一大家子为苏老太太接风洗尘。原先战王妃让荆嬷嬷传话,是言明她可以不必出席的,出于对苏子衿的保护,战王妃是生怕苏老太太又为难于她。不过,苏子衿显然是没有丝毫退缩的模样,她回了消息过去,只道自己定会准时到场。

于是,苏子衿领着青茗,不紧不慢的便走至了大堂。彼时,大堂内有苏墨、苏宁还有战王夫妇二人。分明时候到了,苏老太太却依旧没有抵达,想来是故意要立威了。

瞧见苏子衿到来,苏宁笑着冲她招了招手,表情极为丰富:“妹妹,快过来坐在我身边!”

他话音一落,苏墨便不着痕迹的看了他一眼,显然潜在台词是:为何不是坐在我旁边?不过碍于他素来是个沉稳的,自是不会说出来。

战王妃淡淡笑了笑,显得很是赞同。苏宁是个皮猴儿,在一家人中,最是能够活跃气氛,故而,有他在,她倒是不担心他们兄妹几个的关系了。

苏子衿闻言,倒是没有多加考虑,只点了点头,便很快坐到了苏宁的身边。

“妹妹,你同二哥讲讲,怎么七皇子今日对你百般维护?”苏子衿一坐下来,苏宁便挑了挑眉,继续道:“我可记得今日入府的时候,他还一脸阴郁,显得很不情愿。”

苏宁虽混迹锦都,与许多王孙贵胄都甚是交好,但对于司卫,他却是着实看不上眼,故而便也从来都不与他相交。皇子几个,大约最得苏宁的眼的,就数五皇子司天儒了,司天儒与其他皇子不同,他对于那些个权势从来不甚在意。

不过苏宁虽纨绔,但到底不是愚蠢。他代表着战王府,若是与哪个皇子交好了,便意味着将来夺储站队于哪一派。皇权问题,最是不能沾染。自然而然的,苏宁这样追求自由的人,不会自寻苦恼。

“二哥想知道的,子衿也想知道。”苏子衿闻言,只从容一笑,继续道:“若是他日子衿知晓了,一定告诉二哥。”

“妹妹当真不知?”苏墨忍不住插了一句,道:“还是不愿告知?”

对于苏子衿,其实苏墨有着非常复杂的感情。他与苏宁不同,自不会全心全意相信她。可毫无疑问,苏子衿又与战王妃肖像,尤其是近期,战王爷也表现出对她的信任,苏墨便越发觉得诡异起来。

苏墨有些难以置信,苏子衿有这样厉害的手段,竟然可以让战王爷卸下心房?分明一直以来,战王爷都同他一般,抱着明显不信任的态度。

“大哥,”苏宁见苏墨说话如此生硬,不由皱了皱眉,立即便护道:“你怎么这样说妹妹?我觉得七皇子如此,大概是看上了妹妹容貌生的好。”

想起司卫有可能是觊觎自家妹妹的美貌,苏宁心中便有些不舒服。他妹妹如此美好,是司卫这等子愚蠢的人能够肖想的吗?这般想着,苏宁便又惶恐的看向苏子衿,问道:“妹妹,七皇子不会是真的看上你了吧?”

苏子衿还没回答,就听到一旁的苏墨沉声开口,一副不赞同的模样,道:“子衿,你和他并不合适。”

苏墨的话,令苏子衿不由有些失笑。心中也甚是明白,苏墨虽防着她,但到底还是关切她的。他将她看作是妹妹,才出言提醒,生怕年少的妹妹被爱情冲昏了头脑,做出什么不管不顾的事情来。

“大哥和二哥瞧着子衿像是那般无知的女子么?”扬唇一笑,苏子衿缓缓道:“七皇子无论什么原由维护子衿,总归今日是没有让咱们吃亏,不是么?”

苏子衿的话音一落,一直留心这头的战王爷便忍不住喷出了嘴里的茶,发出一声笑来。

“你这是怎么了?”战王妃见此,下意识的便拿出袖中的帕子,体贴的为战王爷擦拭了嘴角的茶渍,眼含责备,语气却极为温柔道:“这么大年纪的人了,怎么还在孩子们面前失态。”

苏子衿的话,战王妃自然是听的清楚,他们一家子挨得近,她又有武功在身,耳力倒也是不差。只是,她显然对于苏子衿的话没有深思,只道子衿说的在理,却没有料到战王爷会笑起来。

“我是笑咱们闺女聪明!”战王爷哈哈一笑,原本因为苏老太太的原因有些低沉的气氛一瞬间又活了过来。

苏子衿虽没有将七皇子今日的反常解释清楚,但话里话外无一不是心安理得的姿态。司卫今日在府门怼了苏老太太,以至于苏老太太没法继续作出什么出格的事情,这原本受益的便是他们,而损失也只是在司卫自己。毕竟,司卫对苏子衿的维护,众目睽睽之下,自是他自己心甘情愿的。

况且,就战王爷对苏子衿的了解来说,大约这一次是苏子衿坑了司卫的,否则依着司卫那性子,怎么可能会管战王府的事情?算计了他人,自己还这般理所应当的,大约也只有他苏彻的女儿了,心黑不止一点点啊

“爹,你真是老不正经。”苏宁鄙夷的看了一眼自个的老爹,心中不以为然。怎么这老头子,以欺负年轻人为乐呢?再怎么说七皇子也是陛下的儿子,既然是他好兄弟的儿子,他这般幸灾乐祸的,脸皮还真是……够厚

苏墨听苏宁这么说,也赞同十分,但他素来跟着战王爷身侧,自是了解战王爷的性子,苏子衿的这般做法与表态,显然与战王爷如出一辙。想到这里,苏墨不由笑了笑,他看向苏子衿,道:“没想到,我们几个兄妹,最像爹的,竟然是子衿。”

苏墨的话里,显然含着几分揶揄,苏子衿抿唇一笑,容色宁静依旧,却是没有回答。

“臭小子!”战王爷狠狠瞪了一眼苏宁,而后又道:“你俩不像我,可是你们的损失!”

“是是是,爹说的什么都是正确的。”苏宁故意做了一个害怕的模样,很快的便又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一大家子显得十分温馨,然而,就在这时候,一道声音传了过来,打破了这一家人原本的和谐:“看来,老身没在,你们倒是其乐融融啊!”

一众人闻言看去,只见苏老太太穿着华贵的衣物,打扮阔绰,在陈嬷嬷的搀扶下,缓缓走来。她身边跟着好几个人,却唯独少了那个叫作云兮的姑娘。

苏子衿微微一笑,相对于白天时候的朴素,此时的苏老太太显得有些金光闪闪,她头上插着金钗玉珠,脖子挂着金链、就连手上也戴着好些个金手镯、玉手镯、玉扳指的,乍一看倒是颇像是个土财主家出来的。

“母亲可是歇好了?”战王爷显然并不在意苏老太太讽刺的话,敛了方才还开怀的神色,只淡淡道:“若是歇好了,咱们便开始用膳罢。”

战王爷的话一落地,苏老太太便脸色暗沉下来,显然对于战王爷的敷衍很是不满。可是一想到自己待会儿要说的话,她便缓了缓心神,一言不发的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而经过今天司卫的一通警告,陈嬷嬷心有余悸,一时间也不敢再放肆了,只扶着苏老太太坐下,显得尤为安分。

苏子衿将一切看在眼里,却没有出声,她只淡淡笑着,眉眼自有一股灼灼光华。早些时候她也听人说起战王爷与苏老太太的关系如何之差,但到底并非眼见,如今亲眼瞧见了两人极其怪异的关系,苏子衿心下的疑问便渐渐冒了出来。

无论如何,依着战王爷的性子,他再怎么与苏老太太不亲近,也会给予她该有的体面。毕竟生养之恩,不是轻易能够忽视的。而苏老太太,她对战王爷不仅丝毫没有一个母亲对待自己的孩子该有的模样,而且对于她的嫡亲孙子——苏宁苏墨,也同样是丝毫看不上眼。这样的母子关系、祖孙关系,倒是真的耐人寻味。

这一头,苏老太太堪堪坐下,便朝着四周环视一遍,只是,当眸光触及到苏子衿那张与战王妃极为相像的脸容,那耀眼而夺目的美艳容貌,瞬间便让苏老太太愣了愣。

难以置信的错愕神情刹那便浮上了苏老太太那张满是皱褶的脸,原本道听途说,只暗自窃笑苏子衿容貌不佳,心中便存了几分奚落和不屑,没想到,她的容貌竟是如此绝色,与外界传闻的大相径庭。

然而,待她回过神,瞧见苏子衿唇边的笑意,苏老太太便越发不悦起来:“子衿这模样倒是生的好,与你娘极为相像,莫不是当初就是因为容貌的缘故才相认的?”

苏老太太浑浊的眼底浮现一抹若有若无的嘲讽,显然是在怀疑苏子衿只是容貌与战王妃相似罢了,身份问题,左右是不好说的。

青茗闻言,心下便有些不舒服了。这苏老太太是脑子抽了吗?在世家大族里头,认亲这种事情,只容貌相似,怎么可能轻易就认了?更何况,苏家独有的桃花胎记,难道她是不知道?

“老太太,子衿可不止生的像娘!”苏宁自然听出了苏老太太的言下之意,一瞬间便有些恼火起来。

苏墨也拧了眉梢,一脸不悦。但碍于长幼问题,他只好尽量语气平和,道:“子衿本就是娘亲的骨血,她的身份是毋庸置疑的。”

“但愿罢。”苏老太太不以为意,只笑道:“若是性子再娴静些,同贞儿一般,倒是极好的。”

苏老太太口中的贞儿,毫无疑问便是幼子苏生的嫡长女,苏雪贞了。因为疼宠苏生,连带着苏雪贞,她也是一并十分看重。

“老太太这话可是说的蹊跷了。”战王妃冷下脸来,语气有些不善道:“子衿的模样,哪里是不娴静了?”

这苏老太太,分明话里话外都是在针对苏子衿,说她性子不够娴静,不就是在嘲讽她来路不明,没有大家闺秀的模样?

“娴静?”苏老太太冷笑:“娴静的女子可是会让人当街杀马?这件事,可是闹得沸沸扬扬,哪个闺阁女子会这般肆意妄为?平白辱没了我苏家的颜面!”

苏老太太的话一落地,在场几乎所有的人脸色都不太好了,苏墨和苏宁是冷冷瞪着苏老太太,青茗则恨不得拿了青烟的鞭子,先抽死这死老太婆再说

“老太太这话也是在理,不过杀马之事,不过是子衿同七皇子的一个玩笑罢了,不然今儿个老太太犯浑,七皇子便不会为子衿抱不平了。”苏子衿眉眼弯弯,制止住青茗的动作,便又言笑晏晏道:“再说,这辱没苏家颜面的事情,子衿再怎么着也做的没有老太太多,你说是也不是?”

苏子衿的话一说完,苏老太太便忍不住站起身,狠狠的拍了下桌子:“你……!你还有没有礼义廉耻了!老身好歹也是你的祖母,这般没大没小,难道来路不明的都是这样吗!”

对于苏子衿的指责,苏老太太简直气的跳脚。她膝下几个疼爱的孙子孙女都极为尊敬她,便是苏墨和苏宁也不敢对她这般说话,今日苏子衿却是如此大胆,当众一次又一次的折辱她,实在让她恼恨不已

战王妃闻言,也不由有些气恼,她的子衿,是这老婆子可以随意诋毁的的吗?丢苏家的人?难道真正丢人的不是这老太婆自己吗?

就在战王妃打算出声的时候,战王爷倒是率先沉了脸:“母亲若是想再住王府里,就安分一些。”

战王爷的这句话,无疑便是**裸的威胁了。他苏彻并不是懦夫,自己的闺女被这般无端贬低践踏,再怎么能忍的人,大约也是无法容忍下去了吧?

战王爷的话,别说是苏老太太,就连苏子衿心中也微微有些诧异。不过她却只是含笑望着,没有说话。

苏家的背后,一定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否则战王爷和苏老太太不可能这般水火不容,而苏老太太也不可能这样嚣张肆意。

“怎么,想赶老身出去了?”显然,对于战王爷的威胁,苏老太太并不以为意,她只冷笑一声,继续道:“难道你是彻彻底底忘了你的承诺?”

承诺?苏子衿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苏墨和苏宁,见他们都是一副诧异的样子,再看战王爷和战王妃的面色极差,一时间心中便明白了几分。

战王爷怒极反笑:“若是母亲再得寸进尺,那么这个承诺,就当作从来没有过罢!左右不过是个承诺罢了,我若是不愿意履行,谁又能奈我何?”

“你……”苏老太太瞳孔微缩,满是褶皱的老脸上浮现一抹恼恨。陈嬷嬷见此,不由上前碰了碰苏老太太,企图将她的理智唤回。

许是苏老太太回过神来,只见她缓了缓气息,冷声道:“你三弟下个月便会到锦都,你为他安排一份差事罢,等到他到了锦都,老身便搬去同他一起住,也省的在你们面前碍事儿!”

苏老太太提及苏生即将入锦都的时候,苏子衿明显察觉到战王爷和战王妃两人的脸色有一瞬间的阴霾,只是,那抹不悦转瞬即逝,快的令人无法捕捉。

战王爷闻言,只沉默了片刻,便冷冷道:“好。”

显然,对于苏老太太,战王爷是真的一刻也不愿意与他同在一个屋檐下的,或者说,是不愿意苏老太太打扰他一家子的生活。故而,这一次,他倒是极为爽快的应了下来,不再像从前那般,完完全全拒绝苏老太太的这类请求。

见战王爷答应,苏老太太顿时露出了满意的神色,苏子衿没有再说话,心下有了一个想法却是愈发的浮现出来。

一顿饭,除了苏子衿还算平静以外,众人都吃的很是不愉。苏老太太吃到一会儿,便称作身子不适,领着陈嬷嬷回了自个儿的院落,大抵对于战王府的人,她都是极为瞧不上眼的。

老太太离开后,家宴上的氛围顿时好了些许,在苏宁的活跃之下,不过片刻,又是其乐融融的一副景象。

然而,谁也没有料到,晚膳尚未结束,余管事敲门入内,面色严肃道:“王爷,宫中沉大统领前来。”

战王爷闻言,不由有些诧异。昭帝如此晚还让人来本就不太寻常,更何况,来人是沉乾,昭帝的心腹。想了想,战王爷便沉声道:“带大统领进来罢。”

余管事点了点头,应声出去。很快的,沉乾便领着几个人出现在了苏家人的眼前。

沉乾一进门,便拱手道:“沉乾见过王爷、王妃。”

战王爷和战王妃皆是点了点头,随后战王爷问道:“沉大统领前来何事?可是陛下有什么指示?”

说着,战王爷不着痕迹的和战王妃对视一眼,显然夫妇俩心下都有些不安。

见父母皆是如此严阵以待的模样,苏墨和苏宁也跟着有些紧张,唯独苏子衿依旧言笑晏晏,仿若未曾察觉丝毫不妥。

沉乾闻言,便敛下眸子,低声道:“王爷,陛下秘密召见长安郡主!”

------题外话------

感谢送花花、送票票、送评价票、评价鼓励和钻石的宝宝们,感觉毕生的码字动力都在大家的鼓励中了~爱你们~

凉凉微博:wuli凉薄浅笑读者验证群:496540231欢迎大家的加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