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苏老太太发狂(下)内含福利!/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给老身将这不知死活、胡言乱语的刁奴的嘴给堵住!”苏老太太皱起眉头,很是恼怒的低声呵斥起来。

本来她心中还有一丝愧疚,如今见陈嬷嬷这般不知晓事理,妄图攀咬自己,苏老太太心中那仅存的愧疚便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只余下对陈嬷嬷的厌恶与不屑,以及对苏子衿浓浓的恨意

一听到苏老太太的吩咐,小厮们便顿时堵住了陈嬷嬷的嘴,而后随着陈嬷嬷一声声的‘呜呜’哀泣渐行渐远,场面再度恢复了平静。

“满意了?”苏老太太冷冷瞪着苏子衿,心中涌现着无数的恨意与杀机。

对于苏子衿的威胁,苏老太太如今是真的相信她敢这么做了。可到底,她还是不能接受自己被一个小辈威胁的事实,于是,那抹愤恨暂时的将她心中的恐惧驱散了些。

“听说三叔下个月便将抵达锦都,”苏子衿没有回复苏老太太,只话锋一转,便又言笑晏晏道:“子衿在外偶然听闻过,知晓老太太最是疼宠三叔,也不知三叔上辈子积了什么德,竟是如此得老太太宠爱,要是今生他也多多积德造福,想来下一世不会太糟糕的。”

苏子衿提起苏生的时候,苏老太太便一阵警惕,尤其是她提起今生来世的……不由让苏老太太心中咯噔一响,苏子衿的话……是在威胁她?用三儿的命来威胁她?

见苏老太太脸色骤变,青烟便知晓,她大约是听清了主子暗示的威胁。毕竟正常人三四十岁,离下一世可还要好一些时间,而主子提起苏生的来世,便意味着,也许他的来世,就在眼前

“苏子衿!你不要太过分了!”这一次,苏老太太是真的怒到了极致。大约她所最为在意的,除了自己,便是幼子苏生,而苏子衿,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拿捏到她的七寸,威胁着她。

苏子衿闻言,只眉眼弯弯,笑的从容:“老太太这话便不对了,要过分也是老太太您过分,子衿只不过是为了防止老太太再过分下去,才好意出言提醒一番。”

顿了顿,苏子衿似是而非的看向苏老太太,桃花眸子折射出一缕寒光:“毕竟,老太太也不愿意自己将来的下场,会同薛姨娘一样罢?”

薛姨娘,曾经苏老太爷的宠妾,苏老太太的眼中钉肉中刺

苏老太太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眸子,她盯着苏子衿,眼底的惶恐愈发浓烈起来,只见她突然尖叫道:“什么薛姨娘!这世界没有什么薛姨娘!”

“这世上有没有薛姨娘,老太太自是清楚。”苏子衿微微一笑,眉眼生辉:“只是,老太太自要引以为戒,否则第二个薛姨娘,也许在不久后的将来,便会出现。”

大约只有苏老太太自己知道,她对于苏老太爷这个宠妾有多么的恨。从前苏老太爷也算是西城出了名的秀才子弟,只是,在娶苏老太太之前,他真心喜欢的却是一个姓薛的青楼女子。后来,苏老太爷的母亲不愿意他娶青楼女子为妻,便擅自为他谈了门亲事,才致使苏老太太嫁进了苏家。只是,苏老太爷终究对那女子念念不忘,于是在娶了苏老太太没两年,便又娶了薛姨娘为妾,至此,他只一心专宠薛姨娘。

薛姨娘一连为苏老太爷生了两个儿子的时候,苏老太太却连一个孩子都没有,苏老太爷的母亲为此对苏老太太便渐渐失了心,转而对一直厌弃的薛姨娘上心了几分。后来,苏老太太生战王爷的时候,薛姨娘又怀了一胎,十月怀胎,诞下的是个女孩,唤作苏婉。这让家中男嗣许多,女嗣偏少的苏老太爷越发欢心,日日将那苏婉捧在手心养护着。一直到许多年后,薛姨娘育有两子一女,苏老太太育有三子,且薛姨娘依旧是恩宠不断。

只是,谁也没有料到,苏老太爷会突发疾病过世,紧接着薛姨娘和两个儿子也跟着逝世。那时候,苏老太太还是许多人眼中温婉贤惠、善良得体的苏家夫人,没有人知道的是,薛姨娘母子三人是她亲手毒杀,至于为何留下苏婉,大约还是因为,苏老太太觉得,苏婉若是死了,未免太过痛快。于是,苏婉十三岁的时候,因为**于一个乞丐,彻底断送了一生。

苏子衿之所以知晓这一切,是因为她的人找到了苏婉。那个被当作明珠呵护,却在遭遇极大变故后,跌入尘埃的女子。苏婉告诉他们,苏老太爷死的时候,薛姨娘正怀着身孕,于是,苏老太太便残忍的将其剖腹取子,不过七个月大的婴孩被当场掷地而亡,薛姨娘也跟着香消玉殒。在那之后,她不仅毒杀了薛姨娘的两个儿子,而且还在他们死后让人从墓中挖出,并私下里鞭尸并将其扔到乱葬岗丢弃。

那时候苏婉年纪尚幼,亲眼目睹这一切却是不敢吱声,只害怕有朝一日苏老太太会对她下手,只是,她到底没有料到,苏老太太一时不杀她,只是因为要她生不如死。在苏婉及笄的前一年,尚且十三岁的年纪便被苏老太太算计,**给了一个精神有问题的乞丐,从此她的人生再无天日。那个乞丐不仅生的貌丑,而且精神极度不正常,每日里除了打她,便是将她关于黑屋之中。那段时日,她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无比的绝望,整个人也疯癫不已。后来,苏婉终究还是逮到一个机会,独自一人逃离了西城,直到苏子衿的人找到她,她才将所有事情告知。

听到苏子衿的话,苏老太太整个人便有些疯溃起来,她盯着苏子衿,眼底的闪烁着恐惧与恍惚:“你要做什么?你到底要做什么!”

苏老太太如今的模样,吓得周边的婢女小厮不敢出声,她们虽是苏老太太的心腹之人,但到底比不得陈嬷嬷知道的多,故而对于苏子衿口中的薛姨娘,更是一无所知。

“子衿暂且不会做什么,但老太太若是再不安分……”微光下,苏子衿巧笑嫣然道:“下一次子衿便不是警告这么简单了。”

今日来落霞园,苏子衿自然不是真的要给苏老太太请安的,她只是要警告她一番罢了,让她不要再试图掀起什么风浪来。只是,她倒是没有想到,苏老太太想要用陈嬷嬷来磋磨她,这举动倒是有些好笑了。她苏子衿虽看似温软可欺,骨子里又哪是这般简单?

她本就不畏惧流言蜚语,自然便干得出当众杀人一事,先前没有这般做,不过是为谨慎起见,观望一番罢了,如今既是清楚了这一切,就不会再那般善心下去。与聪明人交手,她或许还需要用计设谋,心思多转几个弯,但是对付这般愚蠢的苏老太太,自然便用不到任何谋划,大约手段毒辣些,将她紧紧拿捏在手上就好,她苏子衿做事,其实素来都是快准狠、且斩草不留根的

说着,苏子衿不紧不慢的转过身去,领着青烟便离开了,只留下苏老太太惊惧万分,嘴里念念有词。

薛姨娘是苏老太太这辈子最痛恨的人,她恨她,恨到连死了也不放过她,可同时,薛姨娘母子也是她亲手杀害的第一个对象,她那时只是太过恨她,以至于无所畏惧,后来事情过了很久,她便时不时的做着噩梦,梦里都是薛姨娘抱着那刚刚出世、鲜血淋漓的孩子来找她索命……

“老太太,您还好么?”见苏老太太如此,一旁服侍的婢女不由低声问道:“要不要奴婢……”

“啊……滚出去!”苏老太太狠狠推开那婢女,眸底闪现着嗜血的杀意:“杀了她!来人啊!快杀了她!”

那婢女整个人一懵,丝毫没料到苏老太太会这般反应,回过神来,便立即下跪求饶,哀声道:“老太太饶命啊!老太太饶命!奴婢对老太太忠心耿耿……”

“快拉出去!乱棍打死她!快将她拉出去!”苏老太太显然已经陷入疯魔,她瞧着眼前的这个婢女,简直像极了薛姨娘,那个临死前还瞪大了眼睛,无比怨恨着她的薛姨娘

“是!”一旁的小厮听令,生怕苏老太太牵连到他们,赶紧便将那婢女拉了出去,随着一声声的尖叫呼喊传来,落霞园顿时一片凄厉可怖,即便是初升的太阳,也无法驱散这里的阴风阵阵。

彼时,一道娇小的身影一晃而过,直直朝着苏子衿离去的方向跑去……

苏子衿缓缓走着,身后跟着青烟。

就在这时,有脚步声渐渐传来,苏子衿微微一笑,从容的神色如花一般绽放开来。

“郡主……”有女子纤细的声音传来:“郡主留步……”

苏子衿闻言,顿住了脚,不紧不慢的转身,眉眼含笑的盯着眼前个子娇小,满眼恐惧的婢女。

“何事?”苏子衿淡淡开口,似是而非的瞧着眼前的婢女,眸光熠熠。

“郡主,奴婢芍药。”自称芍药的婢女一到苏子衿面前,便直直跪了下来,颤抖道:“奴婢和绿叶伺候老太太已经有五年了,我们姐妹情深,不想……今日老太太没有任何理由,便命人将绿叶拖出去乱棍打死了,奴婢心中惶恐……”

绿叶,也就是方才试图安抚苏老太太,却被苏老太太命人乱棍打死的那个婢女。这件事情,苏子衿自然也是知晓的,毕竟她前脚才走出去,后脚便瞧见有小厮拖着一个婢女,在一旁行刑。他们下手极恨,大约是惯常做这种事情,总知道打哪里最能致命,所以还没多久,那婢女便化成了一滩血肉,再无声息。

苏子衿低眸瞧着这个颤颤巍巍的婢女,桃花眸子依旧盛着满满的笑意,语气柔软却淡漠:“既然是老太太的人,怎么会来找本郡主诉苦?”

一听到苏子衿的话,芍药脸色便瞬间白了下来……郡主这话,难道是不打算管她么?那么她如今不管不顾的冲出来,是不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她瞧着苏子衿虽看似温柔和善,实则手段过人,不然苏老太太那样的精明的老婆子也不会被她三言两语便说的疯溃失控,尤其,苏子衿威胁苏老太太的时候,毫无疑问是个狠角色,这样的人,当是她要抱的大树。只是,她怎么也没有料到,苏子衿竟然会如此说话,难道是真的做错了决定?

咬了咬唇,芍药重重的给苏子衿磕了个头,低声道:“郡主,奴婢愿为郡主效力,求郡主庇护一二!”

若是从前,她或许不会背叛苏老太太,她是个聪明的人,知道自古背主的奴婢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可是……就在方才,她亲眼看着苏老太太绝情冷酷的让人杖杀了陈嬷嬷,又将无辜的绿叶牵连进去,生生叫人打死。这让她徒然便生出了一丝恐惧,兔死狗烹,若是再呆在苏老太太身边,自己是不是也会跟陈嬷嬷、绿叶一样,死的凄惨?

所以,她才赶紧追上苏子衿,只为求苏子衿收留她,救她一命。可苏子衿话里的意思,大概并不是要管她了,那么,为了保命,她也只好做出这样的决定——帮苏子衿监视苏老太太。

“本郡主从来不会去庇护没用的人,”苏子衿从容笑着,见芍药身子愈发颤抖起来,不由继续道:“不过,你倒是难得的伶俐。”

苏子衿的话,无疑便是答应了庇护芍药了。芍药一听,便立刻激动的叩头道:“奴婢多谢郡主,多谢郡主!奴婢愿为郡主赴汤蹈火,至死不渝!”

“赴汤蹈火倒是不必。”苏子衿抚了抚衣襟,淡淡笑道:“苏老太太这里,你盯紧些便是,一有情况便自来禀报。你和你家人的命,本郡主会帮你看着。”

向来做奴婢的,家人都是她们的死穴。苏子衿的话,无疑便是恩威并施了。保护她家人的同时,也掌控着她家人的生死,这让芍药心惊之余,也庆幸自己站对了阵营。

毫无疑问,苏子衿的手段与城府,要远远胜过苏老太太的,若是她继续跟着苏老太太,大约最后也逃不过一个死字。

“奴婢多谢郡主。”芍药深深的伏在地上,头也不敢抬,只道:“奴婢一定不辜负郡主嘱托!”

“回去罢。”苏子衿衣袖一挥,神色依旧:“老太太那边,现下有些混乱才让你趁机跑出来,若是等她回过神,你大约也活不成了。”

“是,郡主。”芍药微微一颤,而后起身,很快便消失在了苏子衿的视线之中。

等到看不见芍药的人影了,青烟才忍不住问道:“主子,这芍药分明撒了谎……”

芍药说,她与死去的绿叶情同姐妹,关系要好。可绿叶被杖毙的时候,芍药连看都没有去看,无论绿叶的哭喊声多么大,也不见芍药出现探视,这样的冷静,显然不是真的感情要好,平常人哪怕是有一丝情分也不会如同她这般。

“我知晓。”苏子衿淡淡一笑,她微微转身,一边朝着落樨园的方向走去,一边轻声道:“方才陈嬷嬷被拉出去的时候,我便留意到芍药神色有些怪异。想来,与她关系不错的,应当不是那个绿叶,而是陈嬷嬷。”

顿了顿,苏子衿又弯唇笑道:“她是个聪明的,知道陈嬷嬷多次对我不敬,她若是说出事实,我可能不仅不会帮她,还会置她于死地,她便撒了谎,称与绿叶关系要好……”

苏子衿其实最开始便猜到了芍药有可能追出来,背叛苏老太太。所以,对于后来芍药的出现,苏子衿丝毫不觉得惊讶。后来芍药哭诉的时候,苏子衿故意没有理会她的话,她就是想看看,这个婢子堪不堪一用,没想到芍药倒是真的伶俐,一下子便猜中了她想要让她留在老太太身边监视。这样聪明的人,在面对与自己有些交情的陈嬷嬷被杀还能保持冷静,快速的选择站队,倒是有意思的。

听了苏子衿的回答,青烟了然的点了点头,而后她又听到苏子衿吩咐道:“回去将芍药的家人都带离罢,既然用了她,总归不能给自己留下隐患。”

“是,主子。”青烟应声道。

……

……

丞相府

“不是说让魏氏去提醒你妹妹吗!怎么她带着司卫跑去陛下跟前求娶苏子衿了!”陶行天沉着一张脸,手中的茶杯狠狠的被摔在地上,眸底满是阴霾:“难道她是想让司卫彻底废了吗!”

对于陶行天的怒意,陶子健心中一阵兢惧,他长这样大,除了嫡弟陶子安死的时候,到底没有见过父亲发如此大的火。

缓了缓心神,陶子健才低声道:“父亲,魏氏去过了,妹妹也回说是明白了。可不知为何,昨日她竟然是如此的冲动……一声招呼也没有打便带着卫儿去见了陛下!”

陶皇后的做法,其实陶子健实在不明白,而司卫对于苏子衿的维护,他亦是完全无法理解。不是之前他与苏子衿有着很大的矛盾,恨不得杀了苏子衿吗?怎么昨日全锦都都在传七皇子当众护着长安郡主?怎么宫中探子说他哭着喊着要求娶苏子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依着司卫对苏子衿的厌恶,事态不可能这样发展啊

------题外话------

感谢宝宝们送的票与花~么么,厚颜无耻爱卖萌的凉凉为了回馈广大人民群众的捧场与支持,特此五一大放送~每日二更,连续三天,4月29/30和5月1号连续二更三天!重磅消息哈哈哈~关于你们再三呼吁的楠竹,保证五一这三天就肥来了~具体哪一天~看文哈哈哈,爱凉凉的请举爪~让我看到宝宝们的欢呼声与雀跃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