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夜见楼宁玉(下)二更/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过,苏子衿到底丝毫没有显现出来,只是缓缓弯唇,似笑非笑的盯着楼宁玉,不紧不慢道:“公子是东篱的皇子,可曾想过,有朝一日,回到自己的国都?”

从一开始,苏子衿便只称楼宁玉是公子,就好像这锦都所有的人一样,没有人会称他殿下。他是质子,一个似乎被自己父亲……乃至全天下忘却的皇子,这样的身份,让苏子衿也不愿去提醒他的痛处。

听到苏子衿的话,楼宁玉不由愣了愣,只是一瞬间,他便又恢复了往日里从容的笑,情绪淡淡:“郡主当是知道,如今的东篱,已不是我能够踏足的地方。”

便是许多年前,也不是他能够踏足的地方,东篱文宣帝……他的那个父皇也去世了,如今正值摄政王当权,他的那些皇兄皇弟有死有伤、也有被发配边疆的,又怎么可能能够容忍他回去呢?

“公子在大景,就不想逃离么?”这一次,苏子衿全然露骨的说了出来,她不再与他打太极,而是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的将心中所想,几乎可以看作是脱口而出:“子衿以为,公子故意让二公主庇护,其实是为了暗中培养自己的势力……你想助某个皇子夺储罢?”

说到最后,苏子衿的话中,显然有了几分意味深长。这‘某个’皇子是谁,他们都心中明白,而对于楼宁玉的想法与做法,想来她心中已然有数。

这一次,楼宁玉温雅俊美的脸容终于微微一变,他看向苏子衿,眸光忽明忽暗,很长时间都没有说话。

因为昭帝的忌惮,他不得不做一个`被囚禁在西宫的人,虽然是个皇子,但他什么都没有,所以只能从零开始积累,一步步爬上来。为了活下去,他早已变得面目全非,微笑与从容,是他根深蒂固的伪装,所以,没有人知道,他究竟做着怎样的打算。

可苏子衿却知道了,亦或者说,她看透了他的想法,看透了他的做法,这般轻易的便揭露出来,让他所有的阴暗面都暴露在阳光底下,一丝不挂。

“郡主在说什么?”压制下心中的波动,楼宁玉轻声笑道:“宁玉竟是一句也不甚明白。”

苏子衿闻言,依旧神色自若,她不紧不慢的抿了一口茶,唇边露出柔软笑意,仿若春水涌动:“公子可还记得方才青书在西宫的时候,说过什么吗?”

青书在西宫的时候,其实说的话并不多。然而,其中有一句话,是苏子衿让她务必传达的,因为她想告诉他,他们之间并不是敌人的关系。

楼宁玉眸光微凝,下一秒便道:“是友非敌?”

他记得很是清楚,当他问是何人的时候,青书答:“是友非敌。”

只是,这样一句话,当真是他可以相信的么?

“不错。”苏子衿勾唇笑起来,那一刹那,艳绝的眉眼仿若染上一丝春色:“我会帮你,堂堂正正的走出大景,踏进东篱的土地,坐上那九五之尊的位置!”

不过是寥寥数语,由着苏子衿说出来却透着一股子莫名的泠然霸气,仿佛她本该就是位居高位的人,骨子里的那股尊贵冷绝溢出皮囊,不由自主的便让人想要去相信。

苏子衿的话音一落,楼宁玉以及他身后的青石双双脸色微变。堂堂正正的离开大景朝已经是够骇人听闻,更何况苏子衿还说要他坐上皇位?若是这话出自其他嘴里,楼宁玉一定觉得那人是个疯子,彻彻底底的疯子。可这话竟是从苏子衿嘴里说出来?

眼前的女子容色艳丽至极,她微微笑着,桃花眸子依旧从容高雅,无论如何都是丝毫看不出任何情意。

苏子衿,你在求什么?

“郡主为何要帮助宁玉?”转瞬之间,楼宁玉已然敛了所有惊愕的情绪,他笑吟吟的瞧着苏子衿,漆黑如墨的眸底浮现一抹蛊惑人心的温柔:“莫非……郡主心悦宁玉?”

说到这里,他精致温雅的脸容倒映在如豆灯光下,白衣风雅、俊美若仙,犹如画中之人,瞧着便是极容易让人心动的。

“公子以为呢?”对于楼宁玉的心思,苏子衿看的清楚,只见她从容一笑,缓缓道:“公子应当知晓,子衿与二公主可不是一类的人。”

楼宁玉对司天骄有多少情意?苏子衿想,大概半分没有。他只不过在利用司天骄罢了,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的伪装。而司天骄却心甘情愿的为他付出、为他执迷不悟,很显然,除了那可笑的爱慕,想来是没有其他原因的。

“你与她确实不同。”这一回,楼宁玉竟是没有任何否认的嫌疑,他敛了迷惑世人的神色,只淡淡笑道:“你比她聪明,亦或者说……你比这世界上绝大多数人都要聪明许多。”

这世上女子无数,而苏子衿便就是那万分之一,最为独特且迷人的那一个,大约普天之下,没有多少人可以与苏子衿的手段谋略抗衡。同样,也没有哪一个女子,能够像她这般,妖艳若魔、高雅似仙,能够将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融为一体,且丝毫不会让人感到不和谐,带着致命的诱惑。

顿了顿,楼宁玉又道:“只是,郡主应当知晓,如果没有一个正当的理由,宁玉不可能以身涉险。”

即便是你……青丝,也不可能。

“子衿可以给公子看一样东西。”苏子衿不置可否,轻声笑道:“看过之后,公子可自行决定。”

说着,苏子衿看了一眼身侧的青烟,示意她将手中的木盒子打开。

青烟点了点头,随即缓缓打开那木盒子。只见,木盒子中静静躺着一块玄铁腰牌,一看便是千年玄铁所制,腰牌上纹着双头麒麟,那麒麟看起来凶猛无比,仿佛随时会从玄铁上脱离出来一般,栩栩如生。腰牌中间刻着一个鎏金的刹字,显得异常威严。乍一看,整个腰牌在灯光下,泛着青铜色的光泽。

“你……是?”楼宁玉瞳孔微缩,有些难以置信的目光落到苏子衿的面上。

美人如斯,妖艳蛊惑。她神色从容贵气,一颦一笑仿佛画中仙子,不染凡尘。可偏生这样一个艳骨楚楚,又弱质纤纤的女子,竟是传闻中那个冷傲惊世、已然死去的人?

“我是。”苏子衿幽然一笑,唇边像是绽放了一朵晕染开来的桃夭,那么美,也那么容易让众生颠倒:“我只是,侥幸活了下来。但从前种种,总该做个了断。”

“好”楼宁玉忽然轻笑起来,他瞧着苏子衿,半晌,才道:“为何选择我?”

这世上,没有平白无故的帮衬,也没有平白无故的战友。就好像苏子衿,她既然想要报仇,依着她的才智,便不是非他不可。毕竟,他如今身陷囹圄,救他出泥潭,还要费一番功夫不是?

“公子是最佳的人选。”苏子衿闻言,只低眉笑道:“一个在强压下能够如此坚韧、能够在暗中辅佐皇子夺储且势力渐丰的人,才是子衿最佳的选择。”

苏子衿不是不明白楼宁玉的艰难,就是因为太过于明白,她才选择他。在楼宁玉为质子的这些年,前有昭帝这般眸光犀利、手段果敢的帝王在压制他,后有司言这般通透至极、权势滔天的世子在紧盯他。最重要的是,这一切都建立在楼宁玉本身还是一无所有的情况下。

在这样的境况下,他谋夺司天骄的信任,成功躲进西宫,远离繁华。他为求出路,静静蛰伏,暗中培养属于自己的势力,且不急不躁,只待某天辅佐的储君上位,他便可称将相王侯,从此摆脱身份的枷锁。这样的心性与手段,不可不说,楼宁玉当称得上世上少见的人物。

“郡主倒是看得起宁玉。”楼宁玉闻言,没有丝毫被夸的自得,只散漫一笑,贵气从容的脸容神色淡淡:“郡主难道不怕,赌错了人?若宁玉是忘恩负义之辈,他日当真荣登帝位便翻脸不认人,郡主又该如何?”

楼宁玉知道,苏子衿想要报仇,想要用他来对付如今当权的那位,可他不明白,在并不了解他的秉性的情况下,苏子衿为何胆子如此之大?

“无妨。”苏子衿抚了抚左手戴着的赤炎玉镯,感受到玉镯上传来的温热触觉,不由缓缓攒出一个笑来:“你若是坐上那个位置,我也算没什么遗憾了。他那样在乎权势江山的一个人,一旦失去了江山,便是生不如死,如此这般,我又有什么放不下呢?”

苏子衿口中的‘他’,楼宁玉几乎下意识的便想到了是谁。毕竟,在她‘死去’的消息传出来后,权力攀升的最快的,大概就那么几个人。只是,他不知道,在自己离开烟京,离开东篱这么多年,青丝……为何会有那般境遇?又为何会与那个人扯上关系?

见楼宁玉没有说话,苏子衿便又道:“公子如今既是答应了子衿,那位皇子那边……可是要交代清楚才是,毕竟一旦事情败露,陛下是决计不可能留下你的,届时便是子衿使用尽浑身解数,恐怕也是回天乏术。”

“自然。”点了点头,楼宁玉低声应道。

苏子衿的话,楼宁玉自然是清楚的。她让他切断一切有关大景朝皇子间的权力争夺牵扯,趁着还没有人察觉、没有人有证据的情况下,做一个不去沾染大景朝的皇权、安安静静的质子,只有这样,昭帝才有可能放他离开。

而后,他又道:“宁玉不知,郡主是如何知道这不争气的下属,是宁玉的手下?”

对于青石在苏子衿面前暴露一事,其实楼宁玉一直不太明白。毕竟,青石也算是做事稳妥的,而苏子衿也不会掐指一算,又如何能够这样笃定?

“不过是派人跟踪罢了,”苏子衿闻言,淡淡笑道:“你的手下虽武艺很好,但轻功……似乎还不算多么出色。”

苏子衿东街杀马时,确实察觉到了有人的窥视。在那群百姓中,唯独一个黑衣男子极为冷静,于是,苏子衿便多留了一个心眼,悄悄遣了暗卫中轻功最好的人跟上去,最后便发现,那人竟是楼宁玉的手下。

听到苏子衿的话,青石脸色便红了起来。确实如苏子衿所说,他的武艺不错,唯独差的便是轻功这一项了。因着身子不够灵活,他练了许多年却依旧在轻功上没有丝毫长进,但到底他虽轻功不算多么出色,却是比起许多人都是不差的。

这样一想,他便知道,大约是苏子衿的手下之人轻功太过出生入化,以至于对他能够跟踪的无声无息。

楼宁玉听到苏子衿这么说,不由有些微愣。他竟是没有想到,答案如此简单,许是苏子衿给人的感觉太过高深不可测量,以至于他下意识的,便将有关于苏子衿的一些事情,想的极为复杂。

“夜已深了。”楼宁玉笑了笑,缓缓起身道:“若是郡主再无吩咐,宁玉便自行回宫了。”

苏子衿闻言,抬眸看向楼宁玉,不紧不慢的攒出一个笑来,道:“公子若是有事,便随时联系子衿,好歹如今我们也是一条战线的了。”

苏子衿的话,楼宁玉大约是知晓的。她在警告他,不要轻举妄动,有什么事情便要与她商议。

还未等楼宁玉回答,苏子衿便又朱唇微动,笑的温软可亲:“若公子觉得闲下来的时间有些无趣,大可以好好研究一番如今东篱的情势,毕竟……东篱才是公子的主战场!”

“宁玉省得。”楼宁玉闻言,温雅一笑,风流而清贵:“郡主切莫忧扰……”

回到西宫的时候,天边渐白。楼宁玉没有去歇息,而是站在窗前,神色莫辨。

他的手中,捏着一把极小的匕首,那匕首看起来袖珍,实际却很是锋利。

回忆缓缓袭来,他忽然想起,曾经因为自己的弱小与怯懦,被那些人打的浑身是伤,一度寻死……

他是东篱文宣帝的第三个儿子,曾经风光无限,最得帝王宠爱。他母妃柔贵妃是南安侯府的嫡女,生的貌美多才,当得烟京第一美人的称号,很得文宣帝喜爱。可是,谁也没有料到,楼宁玉六岁那一年,一朝事变,南安侯府被指通敌卖国,柔贵妃也被抓住与人偷情自杀身亡。于是,他一夕间,成了混淆皇室血统的野种,父皇眼中的污点。

他被人欺辱,被人践踏,可是,他不敢反抗。他的亲人,死去的死去,被发配的发配,就连最疼宠他的父皇,也不再看他一眼。他在东篱,度过了最是难熬的一年,七岁那年,在得知自己即将成为质子被送到大景朝的时候,年幼的楼宁玉突然之间,便想要一死了之。

那一天,天气很好,春日的阳光透过层层云雾,照在大地之上,照在他稚嫩白皙的脸上。他偷偷跑出了皇宫,心中想着,这肮脏的地方,让他痛苦至极的地方,即便是死,他也不愿意死在那片土地上。

他很是顺利的出了皇宫,只是,他终究是低估了人世的可怕,在没有任何人保护的情况下,他一个落魄、懵懂不知事的孩子,一时间被沿街的小乞丐拉进来小巷子,抢走了身上所有的东西,就连衣物,也被扒了过去。

就在他心灰意冷,放弃挣扎的时候,一个玉雪玲珑的小姑娘就这样出现在他的面前……

“喂!”小姑娘六七岁的模样,瞪着一双大大的眼睛,将手中的衣物递到他的面前,显然是从方才那群乞丐手中抢夺回来的:“这是你的衣服吧?”

他微微抬头,瞧见小姑娘穿着红色的小袄子,一张可爱的脸上满是与年龄不符的成熟。见他呆愣愣的,那小姑娘便将衣服塞到他手上,摇了摇头,语气怜悯:“这可怜的孩子,莫不是被吓傻了?”

乍一听这话,他便忍不住笑了出来,眼前这小姑娘,最多和他一般大的年纪,怎的语气如此有趣?他长这么大,倒是从未瞧见有人这般老熟。

“还会笑?”那小姑娘又道:“赶紧穿上你的衣服,这鼻涕都要掉到地上了。”

她语气淡淡,神色也极为认真,却莫名的透着一股子关怀,使得他心中微微感动起来。

年幼的楼宁玉微微低头,而后拿起自己的衣服便很快的穿了起来。

初春的天气,虽然太阳温暖,但是在烟京这样靠北的地方,显然还是有些冷意。忍不住抖了抖身子,将自己环抱起来,他才道“谢谢你。”

“不必客气。”小姑娘笑了笑,眉眼弯成一个月牙弧度,语气颇为飒爽:“这带的小乞丐很是嚣张,我已经整顿他们好几次了,就是不听话,你下次出门,可别再一个人了。瞧你这身衣物、这白白嫩嫩的模样,也不像是太穷苦的人家,以后还是带个下人罢。”

说着,她从怀中掏出一把精致的小匕首,递到他面前,道:“喏,这玩意儿你拿去,若是下次再发生危险,就用来自保吧。”

瞧见小姑娘递过来的匕首,他微微一愣,有些不知所措。毕竟母妃去世后,再没人对他这样好了,所有人瞧见他都是指指点点,骂他是野种,甚至也有宫人直接对他动手的,却没有一个人,像这个小姑娘这般,温暖如初春太阳。

“哎?你……你……哭什么呢?”小姑娘忽然便慌慌张张朝她靠近,袖子擦拭着他的眼角脸颊,道:“不要这个匕首也不必哭吧?你这人好生奇怪啊!”

这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竟是流出了眼泪,哭的凄惨。即便是被欺辱,被谩骂,他也从来咬着牙不啃声,却没有想到,他如今竟是在一个小姑娘面前如此软弱起来。

“你……能不能陪陪我?”几近哀求,他攥着眼前小姑娘的衣袖,低声道:“就一会儿,好不好?”

“行。”小姑娘皱了皱眉头,一副小大人的模样,道:“不过你得先擦擦泪水,等你不哭了,我带你去玩。”

“好,我不哭了。”他揩干净眼角的泪,还不忘从小姑娘手中接过匕首,而后他小心翼翼的将匕首放到衣中,才扬起脸看向她……

就在这时,回忆戛然而止,屋外传来青石的声音,打破了所有的虚幻:“公子,信送过去了。”

“退下罢。”楼宁玉淡淡回了一声,脑海中便又想起苏子衿对他说的话,以及她言笑晏晏,一直从容平静的脸容。

这个他一直惦念着的小姑娘,就像是幻影一样,如今当真是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她同他一样,被生活、被人世雕琢成另外一幅模样,不再如年幼时那般,率真而温暖。

忽然之间,楼宁玉觉得颇有些可笑。他以为,再见到她,会是梦归故里的圆满,以为再见到她,会像多年来每一次回想一般,令人心动不已。可到底,那一切,只是他的以为。从前那懵懂不知的感情,也早已随着时光被泯灭,消失殆尽。

他想,他其实,并不是那样欢喜青丝,只是,那个小姑娘在他最落魄的时候,给了他最温暖的一束阳光,以至于这么些年来,他一直念念不忘,无法割舍。

……

……

------题外话------

凉凉(坏笑):有宝宝认为你是伤害子衿的渣男,对此你有何看法?

楼宁玉(微笑):子衿都不记得我萌小时候见过的事情了……我怎么可能是渣男呢?

凉凉:看样子你好像知道渣男是谁呀?

楼宁玉(清隽脸):子曰,不可说。

吃瓜群众(看呆):不然让男二转正吧?

司言:……明天本世子回来,你们不期待?

吃瓜群众:还是不要转正了~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