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本世子必定对苏子衿诛而杀之/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傻大个,”就在这时,青茗笑嘻嘻的脸出现在他的视线中,双手叉腰,挡住了他的去路:“你不在主子身边好好伺候,瞎跑什么?”

孤鹜顿住脚步,却是没有说话,心中却涌现一股子耻辱。他一心想回到自家爷的身边,却是忘记了,如今他穿着战王府小厮的衣物、做着小厮的活计,而且还是非常失策的受制于人。这样的他,显然是给爷丢脸了。

“世子当是要见谅。”苏子衿弯唇一笑,嫣然艳艳道:“前些日子,子衿抓到一个刺客,后来发现是世子的人,心下顾念着世子的面子,便不好随意打杀了。但到底情况不明,便只好暂且扣下。”

顿了顿,苏子衿又继续笑道:“恰巧前些日子府中缺人,便让人将他带来,填补了府中的空缺。”

堂堂战王府会缺人?燕夙忍不住笑了起来。这子衿啊,还是同从前一般,喜欢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偏生她这样的说辞,让人挑不出一个错来,真是有趣,有趣

燕夙的笑,司言显然并不在意,或者说,他的眼里,此刻并没有燕夙这个人。故而,他倒是没有理会燕夙,只凤眸清冷,漆黑如夜:“郡主喜欢,便自用着,左右长宁王府是不缺人的。”

司言的话音一落,孤鹜脸上的神色便有些‘万念俱灰’了。爷这是嫌弃他没用了吗?还是说,爷真的……嫌弃他了?

孤鹜脸上这哀怨的神情,差点没让青茗乐出声来。毕竟这段日子以来,这傻大个一直都是沉默不言的,实在无趣的紧,如今见他这幅模样,真别说,还是非常有意思的

“世子倒是大方。”苏子衿扬唇笑起来,眉眼却浮现一抹冷淡:“不过,子衿只想告诉世子,有些错误,犯一次尚可饶恕,但若出现第二次,恐人心不定。”

监视她,只一次便可。若是有第二次,那么,她便要考虑要不要帮他了

苏子衿隐含的话,司言又岂是不明白?只是,出乎意料的是,他只是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清冷冷道:“彼此彼此。”

彼此彼此?苏子衿桃花眸子闪过一抹无声的笑意。司言是在警告她,不要做的太过分罢?与聪明人交手,总归让人觉得无比省事。

不过,司言,你能阻止的了我么?

……

……

司言和燕夙离开战王府的时候,雨声逐渐消停。孤鹜最终还是没有同司言回去,只依旧留在落樨园内,端茶送水。

出了战王府,燕夙便在小巷之中被司言拦住了去路。

温润一笑,燕夙踏着水渍,神色淡淡道:“世子可是为子衿之事来找燕某?”

既然已经挑明了关系,自是不必遮掩任何。

司言抿唇,却没有回复燕夙的话,他看向燕夙,冰冷的眸子看不出任何情绪:“燕太医乃隐世之人,何苦沾染俗世?”

这世上奇事许多,一向以隐世自称的燕夙,竟也会为了帮苏子衿,而陷入争权夺利的泥潭,倒是令人不解之至。

“世子也唤在下太医,想必应是明白,燕某早已踏入凡世,又如何抽离的开?”燕夙不以为意,只清雅笑道:“子衿与燕某,当的上是知己旧友,这份情谊就好像世子与齐世子一般,舍生忘死。”

对于苏子衿的维护,燕夙倒是不加掩饰。他燕夙自来便是恣意惯了,游历各国这些年,也曾结交过一些人物,却唯独苏子衿一人,最得他心。

“我与燕太医不同。”司言凤眸微凉,秀美的脸容浮现一抹淡漠:“若是有朝一日齐子亦谋国,我必亲手刃之!”

燕夙清楚,司言的这句话,不过是在暗喻罢了,至于真实与否,大概只有司言自己知道。

“世子当真会如此?”燕夙倒也没有被吓到,只是散漫笑道:“可子衿不同。”

说着,他微微抬头,看向那暗沉的天空,燕夙道:“子衿是不会图谋大景的国,也不会愿意沾染这些权势。”

他所了解的那个苏子衿,是个洒脱不羁、惊才艳艳的女子。若是可以选择,她大约是宁愿要天高鸟飞的自由,也不愿触碰这俗世沉沦权势。所以,即便不知道她所求为何,燕夙也仍旧相信,她不会图谋这些权与利,也不屑图谋这些。

司言微微凝眸,他看了一眼燕夙,不知在想什么,思绪沉沉。半晌,他才抿起唇,冷冷吐出几个字,道:“希望燕太医所言不虚,否则,本世子必定对苏子衿诛而杀之!”

有那么一瞬间,气压变得极低,燕夙瞧着司言那一脸冷峻、清贵淡漠的模样,不由暗自一叹,司言此人,确实冷心冷情,就连为人,也是一如既往的杀伐果决。

难怪子衿说过,这锦都能够让她感到棘手的,大约只司言一人了。

司言说完,便兀自转身,很快消失在了燕夙的眼前。

……

……

长宁王府。

“爷。”一瞧见司言回来,落风和天色便齐齐下跪,请罪道:“属下无能,孤鹜被苏子衿所擒。”

这件事情,司言显然一早便知道了。他人虽是在外,但不日前收到消息,便将苏子衿身边的所有事情,都打听了清楚。故而方才在苏子衿那里看见孤鹜,他并不感到丝毫惊讶。

没有看任何人,司言只神色清冷,语气无波无澜道:“自去领罚。”

说着,他越过落风和天色,径直走进了府中,准备沐浴更衣。

“是,爷。”落风和天色对视一眼,显然不知自家爷去了战王府后,究竟发生了什么。毕竟,宫苌等人回来的时候,便说过爷去了战王府,如今爷没有将孤鹜带回了……难道是孤鹜遭遇了不测?

没来得及悲伤,落风和天色便瞧见宫苌急匆匆的从外头进来,禀报道:“爷,宫里传来消息,太后病危!”

前几日太后从高龙山归来,本是由着司言前去接驾的,但因着司言人在外头,便让人易容成他的模样,替之接驾。只是,太后对司言显然十分熟悉,当下便看穿了来人并不是司言,一番询问之后,当即便大发了一场脾气,只道司言不孝。不过,太后倒没有宣扬出去,在外人眼中,依旧装作司言在锦都的模样,帮着司言蒙混了过去。

谁想,就在方才,昭帝传来消息,说是太后突然病危,急着召见司言入宫,因而宫苌才如此慌忙。毕竟就他所知,司言虽素日里冷情惯了,心中却还是极为在乎这个皇祖母的。

走在前头的司言闻言,不由顿住了步子,而后他蹙起眉梢,语气依旧清冷:“准备进宫。”

话音一落,他便转过身来,挺拔的身姿朝着府外走去。

彼时,慈安宫

“皇帝,”太后身穿暗红色华服,凝眸看向坐在她身侧的昭帝,道:“哀家跟你说,苏家那个丫头,无论如何也要留给阿言!”

“母后。”昭帝无奈的摇了摇头,叹气道:“朕又何尝不想?只是先前问过阿言,他可是同朕表明,对长安无意的。”

再者说……苏子衿那日表明了态度,如此坚决的模样,他又能如何?

“皇帝,你是知道阿言那个性子,整个一闷葫芦。”太后不以为意,依旧道:“他大约是不好意思说出自己心中的爱慕,否则他怎么可能对那丫头如此上心?”

回锦都这几天,太后可是将所有的‘流言’都听了进去。尤其是司言和苏子衿那段,简直让太后听了为之心疼。

坊间皆是在谈,世子司言倾心于苏家长安郡主,而长安郡主亦是对司言心中有意,可惜长安郡主未出世之前与七皇子定过亲事,这一来二去的,也就导致了两人相爱却无法长相厮守的悲剧。

原先太后还是有些不信的,毕竟苏子衿才回锦都多久?司言怎么可能与她互相爱慕?可是一听说司言几度入战王府与苏子衿‘幽会’,又在街上为维护苏子衿而与七皇子起了‘争端’,太后便有些动摇了。

司言怎样一个性子?大抵是人尽皆知的冷情之辈。太后看着他长大,怎么能不清楚?若是说幽会一事有可能是谣言,但当街的维护,总归不是作假吧?

这样一想,太后便不能容忍司言‘心心念念’的女子被他人夺去了。即便是同为她的孙子的司卫,也不可以

“母后,朕也是很为难啊。”在太后的面前,昭帝所有的帝王霸气一瞬间便荡然无存:“且不说阿言是否在意苏子衿,就是苏子衿自己,也显然对阿言无意的,那丫头可是亲自同朕说,愿意嫁给司卫的。”

太后听昭帝这么说,脸色有些阴郁起来:“皇帝,你是不是威胁人家小丫头了?就算把阿言和司卫放在一个水平上,正常姑娘家,怎么可能不选择阿言?”

“母后,朕真的没有。”昭帝心里头有些憋屈,想起苏子衿,便又生出了些恼意:“苏子衿那丫头心思阴诡,城府极深,可不是朕威胁的了。”

若不是苏子衿太过诡秘,昭帝也不至于如此不悦。他这些年也算是见过无数面孔的,唯独苏子衿这张,让他分外看不通透。

“一个小丫头,当真如此厉害?”虽说嘴里一副不信的模样,但到底昭帝是太后的儿子,她自然了解,一个连他都这般谨慎对待的丫头,难道真的有如此深的城府?

“朕何曾撒过谎?”昭帝叹了口气,眉头微微拧紧。

本以为太后听了自己的话,至少也会神色凝重几分,却不想,她老人家哼笑一声,斜了一眼他,嫌弃道:“从小到大,你撒的谎还少么?”

不得不说,其实太后是个极为聪慧,也极为看得开的女子。她早年入宫,也曾踏着无数人的鲜血爬上凤位,手段雷霆。但她从来都是个肆意的性子,于是,教出来的儿子自然也是随她一般,正经事面前绝不含糊,该肆意的时候也绝不会拘着自己。

顿了顿,她眸光坚定,继续道:“哀家不管这些,早些年哀家也是争权夺利的,如今倒是真的乏了,也不愿意管这些事情。只是,无论你是如何打算,若是阿言对那丫头上了心,哀家就一定要给他赐这个婚!”

司言这些年,一直都清冷无比,对于女子是完全不上心的,太后最是心疼他,尤其是看着其他皇子成亲的成亲,生子的生子,她就更是担忧。也曾有那样的时候,她劝着要给他相看贵族小姐,但愣是给司言拒绝了,且对于女子方面,他倒是真的排斥的很,故而这样一来,太后也打消了强迫他的念头。

如今司言好不容易对某个女子特别了点,她实在是欢喜至极,只盼着他今年成婚,明年她就可以抱两个孙儿了。

昭帝听了,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什么。他是清楚太后的意思,也明白她的决定。自来,她只要认定了的事情,便基本没有回旋的余地。

就在这时,外头传来一声禀报:“长宁王世子到!”

很快的,就瞧见司言黑衣冷峻清寒的出现,他脸容一如既往的秀美绝伦,身形却略微有些消瘦,眼底有淡淡的疲惫之色,想来是快马加鞭,不曾歇息。

“臣参见陛下。”司言拱了拱手,依旧神色冷清:“见过皇祖母。”

说着司言上前一步,长长的羽睫下浮现一片阴影。

一瞧见司言的模样,太后便有些心疼起来,只见她缓缓起身,走到司言面前,担忧道:“阿言,你这模样,莫不是连日赶路,未有歇息?”

显然,太后早已将心中对司言的气抛掷脑后,现在只一心关怀他的身子。

“司言并未觉疲惫。”下一秒,司言便淡淡出声,虽语气一如既往地清冷,但到底眸光柔软了几分,让人不自觉的便有些恍惚。

对于太后为何`病危了还如此生龙活虎,司言显然丝毫不感到惊讶。

“咳。”昭帝忍不住咳了一声,淡淡道:“母后,你不是身子不适么?快坐下来歇歇罢。”

分明是为了逼司言一到锦都便立即进宫,太后太才故意装作`病危。却不想,这老人家一见到乖孙子,就完全不记得自己还在`生病的事情了。

太后闻言,倒是没有慌张,只是慈爱的笑了笑,道:“皇帝,阿言这样聪明的孩子,怎么会看不出来哀家是故意逼他进宫?”

原本让人传消息给司言的时候,太后就没打算真的骗他。毕竟,依着司言的洞察力,显然不会轻易被骗到。太后只是想快些见到心心念念的皇孙罢了,因为她知道,即便知道她是假装的,司言也会片刻不停便来看她。

说到底,司言还是心疼自己的这个皇祖母的。虽然他面上总是一副清冷淡漠的模样,但毕竟不是真的谪仙,自是做不到当真绝情绝欲。

司言没有说话,只是微微颔首,摆明了同太后的猜测一般。他当时听到太后病危,其实也有过一瞬间的担忧,可不过片刻,司言便想到,如若太后真的病危,燕夙还会在战王府逗留?其他皇子为何不大批的前去探望,徒留这十分平静的景象。

这些蛛丝马迹,无疑便表明了太后病危的消息,不过是一个计谋罢了。只是,既然太后如此想见他,那么他便自去让她如愿,有何不可?

“哎……”昭帝无奈的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道:“看来朕真的有些老了,对于你们祖孙这忽真忽假的玩闹,到底没有明白。”

“哀家这年纪大的都没有如此,你叹什么气?”对于昭帝的无奈,太后显然并不吃他这一套。虽然昭帝做了二十多年的帝王,但到底依旧是她的儿子,她一直明白,自己这独独的两个儿子,无论是昭帝还是长宁王,都是性子活跃的,他们骨子里都是不羁邪魅,惯会在她面前讨好做戏,只偏生,到了阿言这里,却是截然不同。

顿了顿,太后便又看向司言,语气含着试探之意:“阿言,哀家听说你与苏家那丫头,有些不同寻常的情谊?”

苏家的丫头?司言微微凝眸,这苏家也就一个女儿,不是苏子衿,还有谁?

他不是不知道,如今整个锦都都在传他与苏子衿有私情,但他是个不惧人言的,故而对那些言论,他都只作不曾听闻。

皱了皱眉梢,司言冷清道:“皇祖母,我与苏子衿没有任何干系。”

没有关系?太后不赞同的拧起眉来,劝诫道:“阿言,哀家晓得你的性子清冷,但苏家那丫头毕竟也是女子,你既是欢喜人家,就要主动一些,再者说,你和她若是没有什么,又何必为她出头?让她徒惹非议。”

顿了顿,太后又道:“虽说咱们大景民风开放,但到底也是极为注重女子声名的,你与她这样暧昧不清的关系,岂不是坏了人家的闺誉?女子的闺誉,宛若生命一般,可是万分重要的,还不如你大大方方的认了,也算是对佳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