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阿言,你意下如何/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子衿在意她的闺誉?司言凝眉,清贵的脸容浮现一抹深思。他从来没有去想过,苏子衿可是在意自己的名声?若是在意,她为何从来一副不在意的模样?甚至对于市井流言,她没有与他提过,也没有丝毫介怀的样子。正是因为苏子衿的态度与手段,司言才从未想过,苏子衿,其实不过是个十七岁的闺阁女子。

头一次,司言突然意识到,自己竟是将苏子衿看作了没有任何性别、不存在年龄的对手?这样的感觉,让司言心中产生一股子怪异。脑海中不由浮现起那个撑着四十八骨紫竹伞,仰头冲他笑的嫣然艳绝的苏子衿……

见司言有些恍惚,太后便猜测着,大约阿言是真的心悦苏家那丫头的,否则怎么可能露出这样的神色?这么多年,提起任何一个女子,也不见他如此神情。

笑了笑,太后便又道:“听说那丫头生的极美,你中意于她,倒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你们郎才女貌的,身份也是相当,若是能够结了姻亲,也算是极好的一件事情。”

司卫那日求娶苏子衿,就提过,苏子衿生的极美,犹如褒姒妲己,美得天上才有,人间绝无。故而,太后自然打听到了这一点,也因此,越发看好了几分。

对于苏子衿生的美不美这一点,司言倒是不太清楚。对于女子,他向来不太注意容貌。如今回想起来,苏子衿确实生的不差,但极美一说,司言却是没有任何看法。

司言心中这般想着,便冷冷清清的瞧着太后,语气淡漠:“皇祖母,我与苏子衿不过有些合作罢了。至于为她出头,也仅仅因为此原因而已。”

大约每一次,司言都说的十分明白。他几乎是不加掩饰,便将心中对苏子衿的那份无意说了出来。

清冷绝情,淡漠贵气。大抵,这样无情无欲的司言,才是真的如如莲似仙。

“你与苏子衿,存在什么合作?”一听司言这么说,昭帝便站了起来,想起那夜苏子衿同他说的话,立即问道。

司言闻言,偏头看向昭帝,神色淡淡:“请恕臣不能言明,臣与苏子衿约定过,不与他人提起。”

即便是没有和苏子衿约定,想来司言也不会告诉任何人。毕竟他所求的,亦是不能为他人所知。

“约定?”昭帝皱起眉梢,一双犀利的凤眸落在司言的脸上,不知在想什么。半晌,他才继续道:“你可知司卫找朕,说要求娶苏子衿?”

司言颔首,神色不变,淡淡道:“知。”

昭帝挑起眉梢,帝王的尊贵又浮现出来:“阿言,苏子衿和司卫的事情……你意下如何?”

司言闻言,眸光不动,只清冷道:“臣以为,这是苏子衿与司卫的事情,臣没有他议。”

司言这话,大抵是彻彻底底想要撇开自己与苏子衿的那些传闻。再者说,对于苏子衿嫁给司卫一事,其实他并不以为然。若苏子衿真的要辅佐皇子夺储,大可以选择司天飞或者司天凌,毕竟他们两个其中任何一个,比起司卫可要有脑子许多,也比司卫更具备夺储的稳固后台。

一听司言这么说,一旁的太后便有些坐不住了。可瞧着司言如此表态,显然是对苏子衿没什么想法。叹了口气,太后又把心中要说的话憋了回去。

苏子衿的身份与特殊,其实太后并不是不知道。但总归的来说,她不太喜欢干预朝政,故而便有心忽略了去。

“那便好。”也不知是怎么的,听司言这么说,昭帝不自觉便抒了一口气,道:“既是如此,朕过两日便下了旨,给他们赐婚罢。”

大约是苏子衿那日表现的太过犀利通透,以至于昭帝心中,对她有些反感。这样聪慧至极,手段谋略样样不输的女子,总归是个毒瘤,若是司言当真喜欢她了,也许不是什么好事。

再者说,这几日下来,陶皇后和司卫实在是烦他的紧,不仅如此,陶皇后还暗中将两人订亲一事传到民间,这才致使太后从民间打听到的那一出苦情男女的话本子横空出世。这样一来,昭帝如今若是不答应,便是众人眼里偏爱戏言的君王。

“罢了,哀家也不管了。”太后叹了口气,无可奈何道:“即便是对苏家那丫头无意,你也要多多注意才是,人家女子的声名,可不要平白给玷污了。而且,如今你也不小了,府中却没有一个女眷,这样总归不太好。哀家也没有多少年可以活了,最大的心愿就是看着你成家,看着能不能抱上你的孩子……”

虽说太后如今,也是有曾孙子的人了,大皇子、三皇子、四皇子都在早些年的时候便有了子嗣,但到底那些个皇子都是与司言不同的,他们的孩子,自然也是与司言的孩子不一样。不过,瞧着司言如今这子然一身的样子,别说孩子,就是媳妇儿,估计也很难会有。

“皇祖母,府中还有一些事情没有料理。”司言垂下眸子,长长的羽睫盖住了清冷的凤眸,淡淡拱手道:“若是别无他事,司言暂且告退。”

“回去好好歇着罢。”太后知道司言这是不想听她的啰嗦,便挥了挥手,道:“皇帝也一并退下罢,哀家也是乏了。”

“是,母后。”对于这样的情况,昭帝显然看多了,于是他也点了点头,便随着司言一同离开了慈安宫。

等到昭帝和司言的身影都消失了,太后才缓缓对着身边的容嬷嬷,叹道:“你说阿言这孩子,何时才能找个适合的女子,成家立业呢?哀家瞧着他这副模样,显然是打算孤独终老了。”

对于太后的担忧,显然容嬷嬷是明白的,毕竟伺候了几十年,自是摸透了太后的脾性,故而她笑了笑,宽慰道:“儿孙自有儿孙福,太后也不要忧思过度。”

“哀家倒是不怎么忧思,毕竟再忧思,他也没办法早些成家。”太后抚了抚额,有些幽幽道:“只是,哀家怎么也没有料到,这一生最为优秀的孙儿,竟是会沦落到大龄不婚的地步。你说他要是懵懂不知情爱,哀家倒也认了,可为何偏生是个冷情之人?”

说到最后,太后语气都有些恨铁不成钢。

“世子这是洁身自好。”容嬷嬷笑着宽慰道:“说明太后自小教导的好,也说明将来咱们的世子妃有福气!”

“你这老东西。”太后失笑,道:“总挑着一些哀家乐意听的话来。”

教导洁身自好的这个观念,确实是太后曾经向司言灌输的,太后终其一生都没有得到过真正一人一心的情爱,故而在司言幼年时,她便常是教导他洁身自好。况且,她在后宫这些年,自是知晓女人多了,未必是男子的福气。只是,如今容嬷嬷这么说,太后倒是也不恼,心下只摇了摇头,暗暗盼着早点抱到大胖曾孙子……

秋日雨后,空气残留下一些干爽的气息,弥漫着淡淡的青草香味。

彼时,落樨园

“什么时辰了?”苏子衿半眯着眸子,眼底有一丝倦怠,显然是堪堪从小憩中幽幽转醒。

“辰时。”青烟上前,缓缓从一旁的梨木桌上倒来一杯水,习惯性的递到苏子衿面前,继续道:“方才王妃遣人过来,说是主子醒了便自去楚园,一起用膳。”

接过青烟递过来的温水,苏子衿微微抿了一口,感到些许清醒后,她才缓缓吩咐道:“更衣罢。”

说着,苏子衿掀开盖在身上的毯子,不紧不慢的便下了榻,穿上了鞋子。

“主子可要喝了药再过去?”青烟上前,一边拿起一件素白的衣裙为苏子衿披上,一边又踌躇道:“主子还是用了膳再喝药罢?毕竟主子今晨吃的不多,如今腹中无物,未免伤了脾胃。”

自从那次吐了血之后,苏子衿的胃口便每况愈下,整个人也越发嗜睡起来,大约是体力不济的原因,不过半月之余,整个人便瘦了一大圈,瞧着便极为让人心疼。

好在战王妃见苏子衿这般,便要求她尽量每日都同她一起用膳,这样一来,在战王妃的督促下,苏子衿不得已只能多吃一些,如此也不至于消瘦的太过明显。

“回来再喝罢。”苏子衿闻言,倒是没有什么反映,只淡淡笑着,低声说了一句。

青烟闻言,心下便知晓了苏子衿的打算。大多数喝药的时候,苏子衿都不愿在他人面前,她总说这样显得病气怏怏的,不太好看。但青烟却是知道,她只不过是不愿战王妃等人担忧罢了,所以才故意掩去了一些事情。

青烟点了点头,随后又想起一件事来,便说道:“主子,这几日那个云兮同王妃颇有来往。”

这是青茗打听过来的,在云兮来到战王府的时候,苏子衿便吩咐了青茗,多加注意。不过,一直到前几日,那个云兮都安安静静待在自个儿的院子里头养伤,连院子里伺候的丫头都说云兮是个极为和善的人,对待他们也很是宽容。

“哦?”苏子衿手下的动作微微一顿,不过一瞬间,便又轻声笑起来,神色莫辨道:“这云姑娘,倒是个有意思的。”

懂心计,知人世。这世间女子千千万,但能够不为眼前的富贵所动、能够静静蛰伏等待攀升的机会的女子却是不多。

“主子的意思……”青烟俏丽的脸容浮现一抹疑惑,猜测道:“可是这云兮有什么目的?”

依着多年跟在苏子衿身边的经验,青烟觉得自家主子这句话看似在夸云兮,但实际上却是不然。

苏子衿莞尔一笑,桃花眸子漫过一抹凉意,神色浅淡:“你若是她,可是会去找王妃结交?”

一个正真安分守己的女子,大抵是不会这般急不可耐的上前结交。是的,在苏子衿眼中,云兮确实是急不可耐。她虽比一般女子聪慧一些,懂得不可操之过急,但到底心中的愿望有些迫切,以至于不到一个月,她便与战王妃有了来往。

“不会。”青烟摇了摇头,随后蹙起眉头,诚然,一般没有目的的人是不会突然便与女主人有什么关系。毕竟它是苏老太太的恩人,而苏老太太与战王妃又是关系极差,她如今这样急不可耐的攀附,显然便有些不同寻常了。

原本最开始的时候,青烟还以为云兮是个安静柔顺,且不欲名利之人,她给人的印象,大约就是如此。却不想,也是个居心叵测的女子

“走罢。”穿戴好衣物,苏子衿缓缓一笑,艳绝的眉眼流露出一抹刺骨的温柔。

很快的,苏子衿便领着青烟抵达楚园。只是,堪堪一踏入楚园,里头便传来战王妃清丽的笑声。

她不紧不慢的入内,瞧见战王妃坐在椅子上,此时正与对面坐着的云兮谈笑风生。

“子衿来了。”看见苏子衿进来,战王妃便笑着介绍道:“这是云姑娘,你大概还记得吧?”

云兮转过头来,目光落到苏子衿那艳绝楚楚的脸容上时,一时间整个人便有些愣住了。她跟着苏老太太回府,自然也听说过长安郡主的`名声,尤其是她的容貌,外头几乎说的丑陋不堪。却没想到,这张本该可怖的脸,竟是美到倾城倾国。

云兮实在是有些震惊于苏子衿的美艳,即便是身为女子的她,也很难完全从她的气质与容貌中轻易脱离出来。

苏子衿眉眼温软,瞧着战王妃这无比欢喜的模样,不由低声笑道:“子衿自然记得。不过,母亲与云姑娘倒是投缘,不知云姑娘怎么俘获母亲的心,也教教子衿可好?”

要知道,战王妃在锦都,基本上没有什么闺中密友,她性子太过耿直,不比那些个望族女子温婉,再加上战王府中没什么琐碎繁杂的事儿,自然而然她便没办法与那些人交谈的来。毕竟,锦都中哪个贵族家中没个三妻四妾,庶子庶女?

触到苏子衿满是温软的桃花眸子时,云兮不由心下微微一惊。分明是再友善不过的眼神,为何苏子衿竟是带给她一种被看穿了的犀利森冷?

尤其是她方才的问话,看似不经意,但仔细深思又是句句带刺儿,尤其是那句`云姑娘怎么俘获母亲的心,透着一股子俯视与鄙夷,让她不由有种被看透了了的不悦。

不过,心下虽这样想,云兮面上却是分毫不显,她只温婉起身,朝着苏子衿恭敬的行了个礼,道:“云兮给郡主请安。”

“云兮,你不必多礼。”苏子衿还没说话,战王妃已然率先出声:“子衿是个不拘礼的,现下不在外人面前,你便自省去这些虚礼罢。”

苏子衿瞧着战王妃的模样,心下便知道,她如今这样,显然是与云兮极为投缘,也极为欢喜云兮了,否则不会这般亲切至极。

“母亲说的是。”苏子衿神色不变,依旧从容笑道:“云姑娘既然是与母亲投缘,又救过老太太,这些虚礼,子衿自是不能受了。”

对于云兮没有回答自己的话,苏子衿显然并不苛求。她方才那么一问,只不过是要看看云兮的`伪装功力究竟多深,若是如今她再追问,便显得有些不通情达理了。毕竟凡是有些血性的人,被戳了痛脚,总归有些脸色难堪。只是,云兮那样以行礼掩饰过去的方式,但是让苏子衿高看了几分。

听到苏子衿这么说,云兮脸上的笑意顿时有些僵硬起来。只是,她的反应倒是极为迅速,不过瞬间,便又恢复了温和笑意:“当初救老太太不过是机缘巧合罢了,云兮不敢居功。”

战王妃没有听出来,但是云兮这样聪慧的女子,又怎么会不懂?苏子衿这话说的,显然便是在暗讽她左右逢源,巴结完苏老太太又赶着巴结战王妃

“也是为难你一个弱女子了。”战王妃见苏子衿与云兮相处的不错,心下有些感叹:“你如今身子骨才好了些,便安心留在府中将养罢,也正好可以给我做个伴儿。”

对于战王妃如此温和亲近,云兮似乎很是受用,只见她笑了笑,一脸的感激道:“多谢王妃。”

就在这时,门外脚步声传来,很快的,苏宁那张俊逸风流的脸容便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娘,今儿个我便不在府中用膳了,”苏宁走进屋子,一身青绿色的广袖锦袍,身长如玉:“永安侯世子约我出去赛马……”

这般说着,苏宁已然走了进来。目光第一时间便有些意外的落到苏子衿脸上,他勾唇笑了起来,又道:“妹妹也在这用膳么?那我就不去外头吃了,左右晚一些出去也是无妨,在府中用膳当是极好的。”

话一说完,他便留意到一旁站着的云兮,那女子楚楚动人,温婉含笑的模样,不由让他眉头一皱,神色显然有些不喜。

“你这皮猴。”战王妃哼了一声,倒是没有发觉苏宁的神色变化,只斜了一眼苏宁,转而看向云兮,便笑道:“云兮,留下来一起用膳么?”

“王妃的好意,云兮自是万分欣然。”云兮温婉一笑,眉眼轻柔:“只是,云兮出来也好些时候了,今日还是得回去陪着老太太用膳才是。”

云兮的这番话,好似无可奈何一般,让人听着便深觉她其实与苏老太太并不是一伙。

见云兮如此,战王妃也不好强留。于是她笑了笑,便令人将她送走了。

------题外话------

虽然小仙女们对对阿言感到心寒(没有维护女主,还说那样的话),但其实,咱们阿言单身二十年不是白单身的,哈哈。如果他随随便便就喜欢女主,随便就维护女主,那就不是冷面阎王司言了。虽然他心中对子衿现在慢慢的产生一点点不一样的情愫,但是他本人是低情商,真的很难明白哦。所以宝宝们莫哭,阿言现在在所作所为,以后都要哭死的~哈哈(而且他其实没有实质性对子衿做什么伤害的事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