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长宁王府的八卦天团/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青茗一路便到了外院,那时孤鹜正在洒扫,他穿着战王府小厮的衣物,秀气的脸容上丝毫没有最开始的不甘,取而代之的是平静无波。

听到一阵脚步声,他微微抬眸看去,只是,一瞧见过来的是青茗,他便下意识的要低头,打算假装没有看见。不想,自己却是眼尖的察觉到青茗一副郁郁寡欢的模样,与素日里那笑嘻嘻的样子俨然不同。

等到青茗走到自己跟前,孤鹜便直起身子,将笤帚放在右手上,低头看向青茗,道:“你这是怎么了?”

说这话的时候,孤鹜脸上浮现着少见的关怀,就连语气也不再像从前那样刻板生硬。

头顶上的那片阴影残酷的透露出自己个头不高这个事实,青茗后退了两步,拉开了自己与孤鹜的距离,瞪了他一眼,便道:“傻大个,你干嘛离我这样近?”

因为离得近,她完全感觉到自己的身高被秒杀了。本来在女子中间,青茗的身高便算是娇小的,而站在尤为高大的孤鹜身边,她便越发觉得自己矮的耻辱

孤鹜一听青茗的话,便不由脸色微红,而后他偏过头,支支吾吾道:“咳,我不是看你有点阴郁的模样,上来关心一下。”

“哦。”见他是好意,青茗也没说什么,只淡淡道:“没什么,我不过是一时的情绪化而已。”

孤鹜是司言的人,青茗自然不会忘记,所以对于他,她始终是防备着的。

“没事便好。”孤鹜点了点头,倒是没有怀疑青茗的话。但不知为何,心中就是不太乐意看着她愁眉苦脸,许是她素日里爱笑爱闹的,他看着惯了吧。

孤鹜心中这般想着,便听到青茗说道:“对了,你回去收拾下吧,赶紧的带你回去。”

“收拾?”这一回,孤鹜清秀的脸上的神色终于有了一分喜色。

“没错。”青茗大大的眼睛眨了眨,又道:“我家主子今儿个善心大发,让我来带你回去——长宁王府。”

“不必收拾了。”孤鹜摇了摇头,立即便将手中的笤帚扔到一边,一副生怕苏子衿反悔的模样,急急道:“现下就可以回去。”

“成。”青茗点了点头,只道:“你乐意就好。”

说着,她拍了拍手,下一秒便毫无征兆的一把提起孤鹜的衣领,离开了战王府。

彼时,长宁王府

“天色,你别吃了。”秋水啧啧一声,眸子也跟着斜了一眼蹲在树下的天色,便道:“你想想,你如今倒是吃的欢乐,而你的好兄弟孤鹜却落入敌营,被折磨的不成人样……”

“唔,那也是没有办法的……嗝。”打了个饱嗝,天色放下手中的叫花鸡,继续道:“我就是在这里饿死了,孤鹜那边也不会好多少,诶,我又何苦折磨自己?”

说着,他又举起那叫花鸡,一边吃一边感叹:“还是咱们锦都吴记的叫花鸡最正宗,别的地方可没有他家做的好,也不知是放了什么秘制酱料,竟是这般独特!”

“我说天色啊,”秋水有些看不过去,道:“素日里你可是同孤鹜最是要好,要是让他晓得你在他受苦受难的时候还这般无情无义无……肉不欢,他可能以后就不会那样好说话的把例银借你了。”

“你别胡乱说。”一听到秋水提到例银的事情,天色便有些绷不住了,于是他放下手上的东西,挤眉弄眼道:“秋水,你可不能出卖我,我和你可也是好兄弟啊!”

天色大约是司言几个暗卫中,最经常四处借钱的那个了。倒不是司言给的银子少,而是他的吃货本性太过强大,以至于每到月底,他总是……吃穷了。而天色这厮又是极为不讲信用的,大抵他将所有暗卫的钱都借了一轮,且都是有借无还,于是,没过多久便再没有人`给他钱了,只剩下孤鹜,倒是一直十分大方的待他。

“去你的好兄弟!”秋水瞪了一眼天色,而后脸上浮现一抹极度矫揉做作的神色,道:“作为咱们长宁王府暗卫之花,我可是实打实的女子!”

暗卫之花?天色有些嗤之以鼻,整个长宁王府的暗卫,除了她秋水一个雌性动物,可没有第二个了……这样也能自称花?

心中虽这般想,但面上天色还是死乞白赖的笑道:“不是好兄弟也罢,不过咱们也可以是好姐妹呀。”

秋水:“……”

天色,算你脸皮够厚

“谁!”就在这时,后门传来落风的声音。秋水和天色对视一眼,两人便很快朝着后门而去。

一抵达后门,天色和秋水便齐齐瞪大了眼睛,当真是又惊又喜。

眼前个头娇小,样貌可爱的小姑娘正站在他们对面,她看起来颇有些天真无邪,就好像是十三四岁的懵懂少女,笑眯眯的模样甚是可人。

只是,如果忽略她手上拎着的孤鹜,想来画面会更加和谐一些。

“喏,这傻大个还给你们了。”青茗弯了弯眼角,笑道:“在我们战王府,太浪费粮食了。”

说着,她手中一挥,便将孤鹜甩了过去。

孤鹜虽武艺被封,但到底不是真的手无缚鸡之力,于是,他沉下气息,勉强站住脚跟,心中却觉得无比羞耻。要是知道青茗会以这种方式将他‘送过来,他一定不会那般爽快急切的便应下,毕竟他也是个男子,在一群弟兄面前如此被欺,总归不太有脸面。

“解药。”孤鹜还没说话,一旁的落风已然开口道:“把孤鹜的解药交出来。”

孤鹜这般模样,显然是服用了某种封住内力的东西。而瞧着眼前苏子衿的手下,落风实在没有那么好的兴致对她温言软语。

“要解药原来是这般态度啊?”青茗倒也是不恼,只笑嘻嘻道:“那我能不能不给呢?”

对于司言的这几个手下,其实青茗最熟的除了孤鹜便是落风了。她经常瞧见落风跟随在司言身侧,而且这人看起来有些严肃沉稳,脑子也是比较好使的一个,故而这一来二去的,自然熟知。

“我去!”落风还没说话,一旁的秋水忍不住拍了下落风的肩膀,而后她看向青茗,笑眯眯道:“落风,你可不要吓坏了人家小姑娘,这么可爱的小姑娘,要温柔对待才是。”

对于眼前的青茗,不知为何,秋水有种莫名的喜欢。这小妮子看起来笑嘻嘻的,但瞧着她对待孤鹜那股子`粗暴的样子,显然内心并不如表面上看起来这般可人好欺,而偏生,她秋水就是喜欢这样讨喜又不做作的小姑娘。

“秋水,她可是给孤鹜下了毒的。”落风皱了皱眉梢,有些不赞同道:“这女子是苏子衿的得力手下,自不是寻常女子可比拟,你可莫要看走了眼!”

对苏子衿的印象,落风一直都是深以为危险的,故而连带着青茗等人,他都不太看好。

“怎么,我听着你这话好像变了味儿啊。”青茗冷笑一声,斜昵了一眼落风,道:“这解药,你现在就是要,姑奶奶我也不给了!”

说她不好也就罢了,扯上她家主子,青茗就不乐意了。

“咳,落风。”孤鹜拧眉,有些不悦的看了眼落风,他跟着在战王府呆了这么些日子,自是晓得青茗对苏子衿的维护,如今落风这般模样,显然是在给青茗找不痛快了。

只是,这样一来,他身上的毒怎么解?

“我说小姑娘呀。”天色温和笑道:“你不要生气,落风这小子不太会说话,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你大人大量,不要迁怒孤鹜哈,依着我看呐,郡主当真是聪慧无双、天下独一的好。”

不得不说,几个人中,就数天色最会看脸色,也最懂得哄人。一番话说下来,青茗的脸色也顿时好了几分。

秋水见此,便也跟着道:“小姑娘莫要恼火,落风就是一瞧见漂亮姑娘就容易胡言乱语,你就当做他方才放了个屁,莫要与他计较,可好?”

说着,她朝天色使了个眼色,天色会意,立即便上前勾住落风的肩膀,防止他又说出什么不中听的话来,惹怒了这小姑奶奶。毕竟作为苏子衿的人,青茗还是十分具有话语权的,且就苏子衿而言,他们爷都不敢太过惹火,他们更是不能够乱来。

“还是这位姐姐温婉知礼。”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青茗自然也不会无故给秋水难堪,只见她笑了笑,从怀中掏出一个蓝色的瓷瓶,挑眉道:“今日看在这位姐姐的面子上,便将解药与你们,不过下次……”

说着,青茗笑嘻嘻的看了一眼落风,眼底闪过邪恶的神色“你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

话落,青茗将瓷瓶往落风的方向扔去,力道之大,让人为之诧异。

青茗的武艺,大抵在苏子衿的所有暗卫中,也算是数一数二的了,否则她也不可能只凭借一手出神入化的易容术便脱颖而出,直接跟着苏子衿贴身伺候。

落风伸手接下青茗掷过来瓷瓶,不由皱了皱眉梢。显然是没有料到眼前这个看似天真无邪,娇小可爱的女子,竟是有那般深厚的内力。

青茗见此,也不以为意,只看向孤鹜,眉眼弯弯道:“傻大个,下次可别再被逮住咯,毕竟依着你的运气,可能再也遇不到像我们这般好的人了。”

说完,青茗便轻功一展,很快消失在了众人眼前。

好?她们是好人?孤鹜闻言,不由有些无奈。但到底,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木着一张清秀的脸容,盯着青茗消失的方向,默不作声。

“孤鹜,”这时候,天色凑上前来,不怀好意的挤眉弄眼道:“你是不是对刚才那小姑娘有意思呀?嗯?”

“胡扯!”孤鹜秀气的脸上浮现一抹可疑的红晕,而后他立即转头,从落风手中拿了解药便一刻不留的进了长宁王府。

“诶……”天色忍不住叹了口气,道:“男大不中留啊!”

秋水:“……”

落风:“……”

虽然没有说话,但落风心中忍不住揣测:难道是多角恋?天色欢喜孤鹜,孤鹜欢喜青茗,青茗欢喜……谁?看来,这个角有点儿多啊

府内,司言清冷贵气的身姿立在门前,他凤眸幽深沉静,让人看不出丝毫情绪。

“爷,属下无能。”孤鹜单膝跪地,抱拳道:“苏子衿并不信任属下,故而。属下没能打探出任何有用的消息。”

先前司言没有让他回来,其实孤鹜是有些难受的。但后来,他转念一想,司言其实并不是那样的一个人,所以,孤鹜便猜测到,大约是司言要他留在苏子衿身边,探测敌情。

只是,苏子衿何其通透?她既然留了他在战王府,就该是做了万全的准备的。故而,孤鹜一直都只是在外院洒扫,虽偶尔也为苏子衿端茶送水,却终究都是进到屋子里头没一会儿,便被青茗等人挥退。

“苏子衿的病,”司言眸光清冷,秀美如仙的脸容浮现一抹深色:“是真是假?”

对于孤鹜能够打听到的消息,其实司言一早便是心里有数的。当时苏子衿故意让孤鹜出现在他的面前,其实是为了落他的面子,想让他看看自己的下属被这么对待,是不是极为刺激人心?若是常人,大抵会恼羞成怒,亦或者深觉挫败。可对象是司言的话,显然这一切都没有那么重要了。

因为知晓苏子衿的想法,司言才留下孤鹜,顺带着也可以让孤鹜在苏子衿身边探查一番,毕竟苏子衿实在太过高深莫测,以至于神秘的不像凡人。

“依属下所见,”孤鹜凝眉道:“苏子衿的身子骨,当真如外界传闻、以及她平日里表现的那般,虚弱至极。”

顿了顿。孤鹜便又继续道:“属下本也对苏子衿的病有所怀疑,但经过多日的观察,发现她每日要服药物许多,稍稍有所劳累便像是损耗极大一般,必须得休息很久,且她长期面色惨白,气息十分虚弱……恐怕比外界传闻更为病重。”

苏子衿的病,其实已经像是入了膏肓之人,她每日里服用药物许多,即便是说她在用药物吊着一口气,也绝不过分。

司言闻言,眸光微微冷凝,他面色清冷,抿唇不语,不知在想些什么,显得有些思绪沉沉。

半晌,他才复低眸看向孤鹜,淡淡道:“在幽冥待上七天再出来。”

幽冥!孤鹜心下一愣,随即不敢忤逆,便拱手低头道:“属下领罚。”

说着,孤鹜没有迟疑,便立即起身离开了。

……

……

夜深人静,乌云蔽月,街头巷尾处,歌舞全息。偶有狗吠猫叫,在这样的环境下显得无比诡异。

彼时,战王府内戒备森严。落樨园稀稀疏疏有风过树林的声音,红月金木樨在暗夜之中,越发显出光芒万丈。

苏子衿伏在案几之上,手边是一碗早已喝完的安神汤,她右手执笔,素日里言笑晏晏的眸子此时没有一丝一毫的情绪,冷的仿若严冬冰雪,无法消融。

上善若水。

她不紧不慢的写下这四个字,神色开始有些恍惚起来。梦中的场景一幕幕浮现在她的眼前,那遍地的皑皑白雪,被鲜血染红了的漫山殷红,还有……故人埋在冰雪中的脸容。

其中,便是有若水的。那个笑起来清透干净,看似温雅娴静又带着些许放浪形骸的若水,那个胆小怕死又出乎意料的勇敢坚强的若水。

那个……总是一声声唤着青丝,又一次次开玩笑说要自己娶她的若水。

“青丝,不然你娶了我吧?”若水眨了眨眼睛,眼底闪烁着亮光,仿佛一个期待被喂食的小兽,笑眯眯道:“你娶了我,咱两就可以一直一直在一起啦!”

不过十一岁的小姑娘,一副天真不谙世事的模样,好似连什么是成亲,什么是嫁娶都不太明白,只一心以为,这样便是永恒可以在一起。

“尚若水,”她揉了揉眉心,有些无奈道:“你我都是女子,我如何娶你?”

“哎呀呀,我知道我知道。”若水撇了撇嘴,有些俏皮,戏谑道:“你是想嫁给某人,当然不愿意娶我咯。”

“这是陛下的意思。”她有些不好意思的偏头,低声道:“即便没有与他的婚事,我也不会娶你,自古女子便是没有娶女子的道理。”

“啧。”若水笑嘻嘻的瞧着她,似懂非懂道:“你安心嫁给他吧,左右等你回来,他总要待你好的。”

顿了顿,她又信誓旦旦道:“我可是会看着你出嫁的哦!他要是敢待你不好,我便揍扁他!哼!”

……

就在这时,有陌生的呼吸声传入耳里,打断了她兀自陷入的那段回忆。

苏子衿闭上眼睛,手中的笔缓缓放下,脸上的冷意也在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素日里的从容笑意。

她言笑晏晏的看向窗边,语气轻柔而平静,道:“世子可知夜闯女子闺阁,是登徒子所为?”

------题外话------

听说乃们的司言即将上线撩妹~请注意查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