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争端/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完这句话,苏子衿便笑吟吟的瞧着苏墨。其实今日出门,她确实是不打算再戴着面纱的,原本之前只是为了算计重乐,才戴上面纱,如今既然不再需要,又何必遮遮掩掩?

再者说,因为大部分的人都觉得她容貌生的丑的原因,便都想要借此给她使绊子,今日去汝南王府,她自是不会平白再给那些人机会。

“你自是生的极好,这一点毋庸置疑。”苏墨闻言,不由愣了愣,随即他叹了口气,便道:“也罢,咱们战王府的女儿,不必遮遮掩掩,若是让他们瞧见你的脸容,那锦都中盛传你貌丑的谣言也就不攻自破了。”

只是,苏墨到底是害怕,他家妹妹这样的绝色,难保不会引来一些居心叵测的恶狼,就好比……司卫。

想到这里,苏墨眸色沉了几分,苏宁看着苏墨这样子,自是明白他的想法,于是他笑了笑,便道:“大哥也不必担忧,咱们妹妹这样好,我们自是多加留意便是,也省的某些个不长眼睛的东西打她的主意。”

他苏宁的妹妹,岂是谁想要接近便能接近的?哼

心中虽是与苏宁的想法一致,但苏墨却是没有说,他点了点头,便看向苏子衿,只轻描淡写道:“快上马车罢,莫要耽误了时候。”

苏子衿闻言,心下对于两个兄长的想法,自是再清楚不过,于是她笑着颔首,领着青茗等人,就上了战王府的第二辆马车之中。

一上马车,青茗便问道:“主子,不戴面纱真的无妨么?”

“子衿姐姐好看,不用挡住脸。”苏子衿还没回答,雪忆已然率先开口,斩钉截铁道:“子衿姐姐是雪忆见过的最好看、最好看的人。”

方才苏子衿问苏墨难道是她生的太差,这句话显然落到了雪忆的耳朵里。虽然当场他并没有说什么,心下却是生怕苏子衿真的因为这件事情不开心,毕竟若是旁人说他丑,他也会难过。

苏子衿微微一笑,忍不住伸手摸了摸雪忆的头,眸底满是温柔:“雪忆的心意,子衿姐姐明白,谢谢雪忆。”

说着,苏子衿又看向青茗,吩咐道:“待会儿若是进了汝南王府,保不齐有什么事情发生,你只管顾着雪忆便是,莫要让人接近了他。”

原本今日出门的时候,苏子衿是不打算让雪忆跟随的,毕竟汝南王府是个巨大的泥潭,稍有不慎便是容易失足陷进去,而雪忆又十分单纯,恐有歹心之人对他起什么心思。只是,雪忆闷在府中许多日,已是有些不太开怀,一听到她要出门,便硬是央求着她带她出来,苏子衿无奈,只好随了他的意。

“是,主子。”青茗点了点头,随即又道:“雪忆这样机灵大约不会被人诓骗了去。”

雪忆虽心智不全,可实际上却是个不轻易相信人的,许是他早年间受的苦太多,以至于在将他救起的一段时间内,除了苏子衿,他是谁也不愿意相信,更别提靠近他了。故而,这些年,雪忆呆在苏子衿的身边,倒是一直相安无事。

“雪忆很聪明的,”雪忆笑起来,露出的小虎牙甚是可爱。他眨着一双清澈见底的眸子,仿若黑宝石一般,发着璀璨夺目的亮光:“谁都不能欺负雪忆。”

“是。”苏子衿笑了笑,眉眼弯弯:“我们雪忆最是聪慧,没人可以欺负。”

说这话的时候,苏子衿眸底温软,可若是仔细看去,有一抹不为人知的森冷快速掠过。

若是有人敢动雪忆的话,也许,那人也就到了人生的尽头了……

马车一路前行,只除了偶有沿街叫卖声、热闹声传来之外,倒是平静十足。本以为会一路顺遂,却不想,路过东街口的时候,前边行使着的马车徒然停了下来,下一秒,‘彭’的一声,两辆马车便撞上了。

彼时,外头传来车夫陈伯的声音,只听他道:“世子、二爷,你们没事吧?前边儿有马车忽然停下,咱们的马车不小心撞了上去。”

苏墨皱起眉梢,沉声道:“谁家的马车?”

“好像是丞相府的公子。”陈伯道。

丞相府的公子?苏子衿在后头的马车内,不由微微抿了抿唇,这丞相府的公子除了陶岳,可再没有其他人了。

陶家子嗣稀薄,陶行天统共只有两个儿子,一个是陶子健,另一个则是陶子安。只是,陶子安几年前便死了,当初陶子安死的时候,也不过二十来岁,膝下虽有子嗣,却都是女儿,没有留下一个男嗣。而陶子健,亦是同样子嗣稀薄,如今三四十岁了,却只有一个庶子陶岳,故而,陶岳在丞相府中,一支独大,甚是受宠。

苏子衿这般想着,后头便传来苏宁的声音,只听苏宁冷笑道:“陶岳这小兔崽子,什么时候也敢拦二爷我的路了?”

苏宁与陶岳,算是有过过节的。作为锦都纨绔中的小霸王,曾经陶岳也曾在苏宁的圈子里,只是,陶岳为人太过阴损,品行也极为差劲,常常欺男霸女的,以至于苏宁忍无可忍,便当众揍了他一顿。从那之后,陶岳消停了好一阵子,但凡有苏宁的地方,陶岳也是退避三舍,绝不碰面。

只是,苏宁没有料到,这陶岳倒是胆子肥了,敢阻了他的马车?

“让你们主子下来!”就在这时,外头传来陶岳嚣张至极的声音:“撞坏了小爷的马车,还不过来赔罪!”

苏宁眸光一冷,便掀开马车的帘子,动作优雅的下了马车。他立在马车边,手中的折扇微微一摇,风流倜傥的脸容上浮现一抹微冷的笑来:“陶岳,你让谁给你赔罪?是你苏二爷么?”

陶岳一瞧见出来的是苏宁,不由有些慌乱。就他所知,今日汝南王府就只邀请了战王府的女眷,而战王府的女眷,也就只有苏子衿和战王妃了。他原本以为,出来的会是苏子衿,毕竟战王府今晨一早便遣了人送去息,说是王妃身子不适,无法赴宴。因为偶然听到了他父亲和祖父这么说,他才想着要为自己的妹妹收拾一番苏子衿的。

陶岳与陶然一直是极好的兄妹,他们之间只相差一岁,自是亲密无间。虽然陶岳在外头一直是胡作非为,但到底只知道吃喝玩乐,心思便是没有陶然这么多了。前几日陶然哭的凄惨,只道苏子衿抢走了她心心念念的七皇子,陶岳瞧着看不过眼,便一直想找机会羞辱苏子衿一番,也好给妹妹出一口恶气。只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出来的人竟会是苏宁……那个锦都一大纨绔,且将他打的半个月下不来床的苏宁

“哥哥,出什么事情了?”这时候,陶然从马车内走了出来,只见她生的清丽可人,一袭淡青色衣裙更显的她弱质纤纤。

一瞧见陶然出来,陶岳心中的害怕便驱散了几分,尤其是如今当着众人的面,他若是怂下一分,便显得自己十分无能,岂不是丢尽颜面?

想到这里,陶岳便捏了捏拳头,恢复一脸嚣张的笑,阴阳怪气道:“原来是苏兄啊,我还以为是谁人不长眼睛,撞坏了丞相府的马车呢!”

说着,他又看向陶然,道:“妹妹进去罢,这里有哥哥呢,不过是小事,很快自会解决。”

“二爷我倒是不知道,何时撞坏了丞相府的马车?”苏宁笑道:“不妨让人来检查一番,看看这马车可是坏的厉害,值当你陶岳这般大呼小叫?”

顿了顿,苏宁又轻蔑道:“还是说,你丞相府太过小家子气,一小点儿的撞损便要哭天喊地的让人赔偿?”

苏宁的话,其实有些恶毒,毕竟高门大户的,谁人愿意被说小家子气?尤其是在这锦都中,贵族子弟无数,自是标榜阔绰雅致,若是被人非议小气,实在有些下不来脸面。

“苏二公子可莫要胡言乱语。”一旁的陶然闻言,不由面色涨红,有些气恼:“难道战王府的公子哥便可以如此凌辱我丞相府之人?难道战王府的人就可以当街欺负一个弱女子?”

瞧着陶然这般模样,像极了被欺辱的闺阁女子,反倒是让苏宁看起来像是仗势欺人了。

陶然的话,引得无数百姓驻足停留。他们围在道上,一时间议论纷纷。

“这战王爷的二公子也真是的,怎么撞坏了他人马车还这般理直气壮?”

“谁说不是呢?瞧着丞相府的二小姐也是可怜楚楚的,这二公子怎么做的出这样的事情呢?”

“我瞧着苏二公子倒是没错,两府的马车不过撞了一点点,这丞相府便如此叫嚣,显然不是大家所为。”

“……”

“……”

瞧着舆论有些倒向他们,陶岳不由得意起来,先前对苏宁的一丝丝害怕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如今无缘无故,苏宁若是再敢动他,便是有些仗势欺人,他陶岳是丞相府孙子辈的唯一男丁,谁敢真的拿他怎么样?

心中这般想着,陶岳越发的嚣张起来,看的苏宁有些火大。若不是因着陶然是女子,他岂会如此好说话?

就在苏宁脾气上来的时候,那一头苏墨却是说话了。

只见苏墨下了马车,沉稳俊逸的脸上漫过不屑,道:“既是说我战王府欺人,那么陶二小姐便让人来看一看这马车的损毁程度,又是何妨?若是这马车损毁的厉害,我们便自是赔偿所有,若是这马车损毁的不厉害……”

苏墨笑了笑,继续道:“即便是不厉害,我战王府也是照样赔偿。左右不过是一辆马车罢了,王府自是出的起。”

说着,苏墨便看向苏宁,吩咐道:“阿宁,你去后面同妹妹说一声,让她莫要担忧,在里头吃些点心垫垫肚子就好,这事情很快便是会结束。”

苏墨的话,让陶然十分难堪,有种被比过去的极度愤怒感。人家战王府的小姐出了事情只要安安稳稳的在马车中等着便是,而她丞相府的小姐却要出来应付,帮衬这个不成器的兄长

衣袖中长长的指甲陷进掌心,有些疼痛的感觉将陶然唤回到现实,心下却是越发恨了几分苏子衿。只是,她到底没有想过,今日的羞辱与难堪都是她自己一手造成的,是她故意设计自己的兄长给苏子衿难堪,也是她自己要出来应付,一切都与苏子衿没有半分关系,甚至,她连苏子衿的面都是没有见到过。

苏宁点了点头,便自去同苏子衿说了。苏子衿彼时正坐在马车内,对外头的情形却是了如指掌,对于这般小的事情,她自不认为苏墨和苏宁会解决不了。只是,这突然蹿出来的陶然……到底有些让人觉得莫名其妙。

“妹妹,外头的事情,你自是不必理会。”这时候,苏宁已然到了苏子衿所在的马车外,出于对苏子衿的保护,他没有将车帘子掀开,只低声道:“待会儿到了汝南王府,未免琐事缠身,你如今便多吃一些点心,莫要饿了自己。”

说着,他又道:“左右有哥哥们在,你安安心心的照顾好自己最是重要。”

苏宁的话一落,苏子衿便不由愣了愣,虽然她听到了苏墨让苏宁传达的话,但到底生平没有过这样的感觉,有人将自己护在手心,还同自己说,一切有他们在。

唇角微微扬起一个愉悦的弧度,苏子衿轻声笑道:“子衿省的了,大哥和二哥自去应付便是。”

见苏子衿如此说,苏宁也是笑了笑。显然,对于苏子衿是否受惊这样的问题,他们都不会去考虑,因为他们的子衿啊,从来都不是寻常女子可以比拟

而这一头,陶岳心中十分恼火。他自是不能够让人前来检查,若是一检查,便是说明了他小家子气,一小点车马的毁损也要如此作态,于是他伸长了脖子,越发气焰嚣张起来,装腔作势道:“苏墨,你不要太过分了!我们丞相府的马车,岂是你说检查就能检查的?要是你不安好心在马车上动了手脚……”

“大哥。”陶然打断陶岳的话,柔柔弱弱道:“不过是折损一辆马车罢了,我们何必要与战王府的人起争端呢?不如就当作卖一个面子,此事就此作罢吧?”

虽然陶然的话是这么说,但不知为何,就是含着一股子被欺负了的弱势,好似苏墨和苏宁当街欺负女子一般,听得马车内的苏子衿眸光微凉。

这陶然倒是个聪明的,知道以退为进,她如此这般,若是苏墨和苏宁愚钝点,自是会真的将此事就这样作罢。这样一来,她不仅‘卖’给战王府一个面子,而且还在众人心目中树起战王府欺人太甚的形象,这一石二鸟之计,她倒是玩的顺手。

只是,陶然显然是低估了苏墨和苏宁的智商,只见苏墨笑起来,桃花眸子透着一股子冷意:“怎么,你们丞相府倒是赖上我战王府了?说是车马损毁厉害,又自是不肯检查,这欲盖弥彰的模样,倒是有些惹人厌恶。不过,我们战王府倒是好说话的很,如今便不检查了,无论这马车损毁的厉不厉害,我们都会赔偿一辆全新的马车与你,只是这样,你们可是欢心了?”

苏墨说完,苏宁便也不耐烦道:“罢了罢了,就送他们一辆马车吧。左右不过是银子问题,搞得这么大惊小怪的,倒是无端的便让人厌倦。今儿个若是遇到其他府上的人,想必是不会这般不依不饶,左右也是家风和底蕴的问题,怪不得人。”

苏墨和苏宁的话,让底下百姓都纷纷嗤笑起来。确实,一开始便只是车马损毁的问题,这陶家兄妹搞得这般一惊一乍的,未免小家子气。尤其是陶岳在锦都中名声也是不好,如此这般倒也不算奇怪。毕竟此事无论发生在哪一家的贵族子弟身上,大抵都只会一笑而过,不会如他们这般硬是要与人为敌,四处交恶。

听着底下人的笑声,陶然和陶岳双双涨红了脸,他们是怎么也没有料到,事情竟是会这般发展,尤其陶然,她自以为做的非常好了,却没想到苏墨和苏宁也不是省油的灯。如今倒是真的偷鸡不成蚀把米了,平白让人看了笑话,污了名声

陶然性子倒是好一些,但是陶岳却是忍不了了。他自小便是被冲着护着长大,如何能够忍受这般沿街众目睽睽之下的耻辱?

咬牙切齿的盯着苏墨和苏宁,陶岳便恶狠狠道:“苏家的,你们给本公子记着!这般耻辱,本公子必定要讨回来!”

说着,陶岳长袖一甩,也不顾三七二十一便拉上陶然的手腕,怒气冲冲的上了马车。随着一声车夫的甩鞭,那马车的轮子很快便骨碌碌的转动起来,看的在场之人一愣一愣的。

这丞相府的马车……不是已经损毁了?怎么还使得这般顺风顺水?

等到陶家兄妹离开了,苏墨和苏宁才对视一眼,苏宁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手中的折扇也顾不得摇,便嗤道:“这陶岳还真是没脑子啊!栽赃嫁祸都玩不好,看来以后陶家到了他手中,可有意思了!”

苏墨也冷笑起来,显然对陶岳这等子人是看不上眼的,但他不太明白,为何陶岳无缘无故要过来挑衅?难道真是脑子不好使,吃饱了撑着?

------题外话------

凉凉微博:wuli凉薄浅笑。读者验证群:496540231欢迎大家的加入~凉凉会不定时在微博上写一些嫡女的小段子哦~么么

另外,大家如果喜欢现代宠文,可以看看寒默的《病娇男神影后萌妻》,这几天二p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