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遇司言/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陶圣心的话一落地,魏半月便诧异道:“表姐,你这是什么意思?”

对于苏子衿,魏半月其实并不认识,今日的一面也算是她第一次见她。之前宫中宴会的时候,魏半月因为感染了风寒,便没有赴宴,故而对苏子衿大抵算是全然不知的,只偶尔听闻她的消息,但却从未上心。

“前几日在蜀绣坊我瞧见她也在看衣物,还与她寒暄了两句……”陶圣心掩面,语气中带着伤情与隐忍:“那时候她还问我要穿什么衣物来寿宴,我那时也没有多想,便给她看了我穿的这件衣服,没想到,她竟然……心下想要与我一较高下!”

顿了顿,陶圣心又幽幽叹道:“这终究是怨不得别人,都怪我太傻了。”

听到陶圣心的话,魏半月不由瞪大眸子,握紧拳头,狠狠道:“苏子衿竟然是如此卑劣的人!表姐,我会帮你收拾她的!”

“别!”陶圣心阻止道:“半月,你也知道重乐公主的事情……这件事情,我怀疑与苏子衿脱不了干系,若是你贸然前去,恐怕连累了你。”

说着,陶圣心又蹙眉,哀戚道:“左右她如今正是得势,就连司卫表哥也被她迷得三魂不见了五魄,我只是担忧司卫表哥再这样下去,会不会受到什么伤害……”

陶圣心话中的隐忍与善良,看的魏半月越发的便看不过苏子衿的为人起来,尤其是她素来有些任性妄为,自认为在锦都中没人敢对她如何,现在一听陶圣心话里话外的意思,含着对苏子衿的畏惧,她心下便有些不痛快起来,继而,更加对苏子衿不满了。

想到这里,魏半月冷哼一声,清丽妩媚的小脸浮现一抹狠意,道:“表姐莫怕,就苏子衿那样的小贱胚子,我勾勾手指都可以要她难堪!她既是今日敢给你难堪,那么半月便让她吃不了兜着走!表姐且看着,待会儿半月便给你出一口气!”

魏家的人,从没有一个是真正的单纯的,诚如陶圣心的母亲魏氏一样,魏半月亦是表面上看着温和无害,骨子里却最是懂阴谋算计,只是可惜,她虽懂用计,却看不懂身边亲近之人的利用。

瞧见魏半月如此神色,陶圣心不由低下眸子,掩下心中的那抹恨毒与得意,苏子衿这贱人她是想对付,可如果先让其他人替她对付,自是再好不过

……

……

那一头,苏子衿正随着苏墨苏宁走进汝南王府,便瞧见司卫一脸温柔笑意,眸光含着七分痴迷的朝她走来。

只是,司卫刚一过来,身后的几位皇子也随之而来。

苏子衿微微一笑,从容行礼道:“各位殿下安好。”

苏墨和苏宁对视一眼,下意识的便站到苏子衿跟前,以一种护犊子的姿势,拱手道:“苏墨见过各位皇子。”

“苏宁见过各位皇子。”

司天凌虚扶一把,便沉声道:“不必多礼。”

说着,司天飞看向苏子衿,问道:“这位就是长安郡主?”

话虽这么说,但司天飞的语气却丝毫没有不确定意思,显然对于眼前之人,他倒是不算陌生。

那日宴席的时候,苏子衿虽戴着面纱,但身姿却是让人过目不忘的。尤其那一双桃花眸子,似笑非笑的模样,实在是美的让人记忆深刻。

彼时,二皇子司随默不作声,他就像是隐形人一般,只静静将这一切收在眼底。

“正是舍妹。”苏墨点了点头,淡淡一笑。

“瞧着郡主这模样,也是无人能比的了。”司天凌目光落到苏子衿的脸上,眼底却有化不开的浓雾。原本以为苏子衿会是极度貌丑的,再不济也可以是姿色平平,故而他才极力让懿贵妃说服司天儒接近苏子衿。可没有想到,苏子衿竟是如此绝色,到底出乎他的意料。

“四殿下过奖了。”苏子衿莞尔一笑,丝毫没有被夸赞的自得或是喜悦,她眸光从容平静,仿佛万年古井,透着一股清幽神秘。

瞧见司天凌和司天飞的目光都落在苏子衿的身上,司卫不由有些不悦,于是他皱起眉梢,道:“三哥和四哥不是该去给老太君问安了吗?怎的还在此处流连?”

“看着时辰倒是不急。”司天凌阴鸷的眸光一闪而过犀利,随即意味深长的笑道:“本皇子对郡主好奇的很,毕竟先前宴会的时候,郡主可不是这个模样。”

司天凌对苏子衿的打量,让苏墨和苏宁都很是介怀,两兄弟对视一眼,想来是要寻个借口将苏子衿带离这是非之地才是。

显然,苏子衿似乎是察觉到了他们的心思,她冲苏墨和苏宁安抚一笑,随即看向司天凌,似乎没有看见他那令人不悦的目光一般,只轻描淡写道:“四殿下大抵不知道,那日子衿花粉过敏,脸上便出了些疹子,于是子衿就着人拿来面纱覆上,只是不想,终究是出了意外,让大家见笑了。”

“原是这般。”司天凌勾唇,语气莫辨道:“可怜重乐公主一时疏忽,最后却是连累了自己。她若是知晓郡主生的这般美好,想来是要后悔死的。”

一见到苏子衿的容貌,司天凌便开始怀疑,苏子衿先前,可是为了算计重乐才隐藏了自己原本的面容?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个女子,确实有些手段毒辣

“四殿下还是说话小心一些好。”苏宁摇了摇扇子,似笑非笑道:“如今那重乐,可不再是公主了。即便四殿下要顾念这姑侄之情,也不要让陛下听了去才好。”

“阿宁说的不错。”苏墨也跟着笑道:“四殿下许是好心怜悯重乐,可旨意毕竟是陛下下的,若是这话传到陛下耳朵里,指不定要以为四殿下在质疑陛下的旨意。”

一个帝王的旨意,不止象征着至高无上,而且还象征着最对的权威与正确,这世界上,大抵没有多少人敢质疑帝王下的旨意,因为质疑的人,大多是会被看作异党,从而犯了帝王的忌讳。

苏子衿闻言,不由攒出一个笑来。她倒是第一次发现,这两个哥哥不仅生的好看,而且牙尖嘴利,倒是丝毫不输司天凌。

听苏宁和苏墨这一唱一和的,一旁的几个皇子不由暗暗偷乐。皇子们大都是这般,表面上兄恭弟睦的,私下里却是恨不得对方被奚落。这无情的帝王家,即便是一母同胞的兄弟,也是容易生出异心,更何况他们几个都自不同的肚皮儿里爬出来?

司天凌脸色一沉,阴鸷的眸子便浮现一抹怒意,只是,他强行将这一切的怒意吞下,再看向苏宁和苏墨时,便只温和笑道:“倒是本皇子不是,说出来的话不够周全,郡主莫要恼了才好。”

说着,司天凌转头看向苏子衿,试图尽量让自己的神色显得真诚一些。苏墨和苏宁对他的嘲讽,主要还是因为他说的话对苏子衿不利,故而,司天凌知道,即便是道歉,他也只能对着苏子衿,只要苏子衿不介怀,那么苏墨和苏宁便不会如何。

说到底,对苏墨和苏宁的忌惮,司天凌还是有的,毕竟他们是战王府的嫡出子嗣,将来战王爷手中的兵权还不是交与他们二人?若是他真的因为这点小事与他们结怨,恐怕将来夺储路上会有极大的羁绊。

“子衿自是不恼。”苏子衿缓缓一笑,从容道:“毕竟四殿下也是心直口快,当不得真。”

心直口快?司随忍不住抿唇,这苏子衿含沙射影的能力倒是极好。心直口快听起来是褒义词,可势要夺储的皇子若是心直口快,就无异于无脑了。一个连嘴都管不住的人,说话不经大脑,俨然就是毫无脑子可言了。

显然,司天凌也是听出了苏子衿的另一层意思,他盯着苏子衿,不由眸光暗沉。袖中拳头攥起,司天凌深吸一口气,强忍住内心的不悦与恼意,只故作平静,道:“还是郡主良善心宽,实在是让本皇子佩服!”

说着,他看向司天飞和司随,问道:“二哥和三哥可是要一起先去给老太君问安?”

“也好。”司天飞点点头,便又问一旁的司卫:“七弟可是要一同前去?”

相较于司天飞的回答,司随却只是点了点头,而后笑的一脸温润,而众皇子似乎也习惯了他如此默默无言的模样,倒是没有人注意。唯独苏子衿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司随,桃花眸子漫过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来。

司随垂下眸子,堪堪避开了苏子衿的目光。不得不说苏子衿这人,到底是有些聪明的厉害

“不了。”这一头,司卫淡淡道:“你们去吧,我先前已经同老太君问过安了。”

说着,司卫的眸光便又落到了苏子衿的脸上,那明显的痴迷与觊觎,让人一览无余。这一回,不仅是苏墨和苏宁看着不悦,就是苏子衿身后的青茗等人,都不由有些厌恶起来。

只唯独当事人的苏子衿,她一脸从容笑意,仿佛对司卫的这些个作态全然看不见一般,不由让所有人的心中都犯了嘀咕。没有人能够看得透,苏子衿对司卫究竟是有情还是无意,即便是司卫自己,也摸不透苏子衿的想法,或者说,他其实感觉得到苏子衿对他没有任何想法,只是他不愿意承认自己的无能罢了。

见司卫如此,司天飞等人也不好说什么,于是他们点了点头,便一同前去给魏老太君问安了。

接下来的一小段时间内,苏子衿一行人在司卫的带领下,逛了一圈汝南王府的花园。比起苏子衿等人的陌生,司卫算是较为熟悉汝南王府的,故而他倒是乐此不彼的介绍着。

只是,同行的苏墨苏宁显然脸色不太好看,他们一左一右的站在苏子衿身侧,几乎是完全阻隔住司卫朝苏子衿的靠近。即便对方是皇子身份,他们也着实不太乐意司卫这般上赶着巴结自个的妹妹,毕竟司卫此人的品性,并不是很好。

苏子衿瞧着苏墨和苏宁的举动,依旧是言笑晏晏,她一路随着司卫四处逛着,自然接收到无数的目光注视。不过,这些与她而言,显然无关紧要。

几个人走到花园的时候,便瞧见一身清华冷霜的司言远远而立,他穿着白色锦衣,衣上纹着墨云滚边,腰系玉带,眸若星辰,气质如莲。彼时,他的身侧站着紫衣贵气的齐子亦,落风和天色执剑跟随,只唯独惹眼的,便是身后不远处有一个粉装俏丽、娇艳可人的少女盈盈而立。

在瞧见司言的那一瞬间,司卫脸上神色有些悻悻然,显然不太愿意与司言打照面。于是,司卫心神一动,便趁着司言和齐子亦尚未过来之前,道:“子衿,我忽然想起还有些事情要办,便先行告退了。”

见司卫这么说,苏宁和苏墨不由暗暗点了点头,只道司言的出现,终于是将司卫这等子烦人精吓走,终究不算太差。

苏子衿闻言,自是知道司卫的想法,于是她笑了笑,只温声道:“殿下自去忙罢,左右子衿有哥哥们陪着,倒是无妨。”

苏子衿说完,司卫便点了点头,随即很快的,他离开了花园,那步履匆匆的模样,倒是有些落荒而逃的感觉。

齐子亦一看见是苏子衿,不由眸光一亮,风流笑起来:“几日不见,郡主倒是越发美了几分。”

一边说,齐子亦和司言便也一边朝着苏子衿走来,直至走到苏子衿的跟前,他们才停住了脚步。

齐子亦的话,让苏墨和苏宁不由蹙起眉梢,尤其是苏宁,他之前与齐子亦有些交情,自是明白这厮撩拨女子惯常用的伎俩。

心下有些不悦,苏宁便率先道:“齐子亦,我妹妹好不好看,干你何事?”

说着,苏宁冷冷扬眉,显然对于齐子亦的做法很是不屑。虽然在外头,他们都是类似的人,可苏子衿是他的妹妹,苏宁自是不愿齐子亦将主意打到她的身上。

彼时,司言清冷如莲的秀美脸容平静无波,他不着痕迹的瞟了眼苏子衿,而苏子衿几乎一下秒便察觉了他的目光,于是她偏头,不由弯了弯嘴角,扬唇温柔一笑。见苏子衿对他回以一笑,司言不由蹙了蹙眉梢,不知在想些什么,耀若星辰的凤眸让人看不出丝毫情绪。

齐子亦和苏墨、苏宁自是没有注意到苏子衿和司言神色,毕竟对于苏墨和苏宁来说,比起冷面阎王,齐子亦这花花公子哥显然更是危险一些。

这一头,齐子亦无奈的摇了摇头,瞧着苏宁和苏墨两兄弟这护妹的模样,实在是不知如何是好。缓了缓神,他手中折扇一和,便抚掌笑道:“苏二,你这般紧张做什么?你和苏墨都在这里,我能怎么样?”

“齐世子这话可是不对了。”苏墨挑眉,冷笑道:“你素来是个举止轻浮的,没得败坏了我妹妹的名声!”

苏墨这一说,齐子亦倒真的不知该回什么了。气氛一瞬间便僵了下来,本以为苏子衿会出来做和事老,打个圆场的,却不想,齐子亦看了她好一会儿,苏子衿就只是笑吟吟的看着,仿佛置身事外。而后,齐子亦便又看向司言,只是司言面色清冷,只是抿着唇角,也是一言不发。

就在齐子亦求助无门的时候,身后不远处粉装少女忽然出声,道:“郡主身边倒是许多人护着,想来这名声不名声的,也不是什么所谓。”

话音一落,那少女便提起裙摆走了过来,她的眸光在落到苏子衿的脸上时,漫过一抹明晃晃的恨意与嫉妒,显然对于苏子衿方才对司言的笑看在眼底。

那少女的话一说完,苏墨和苏宁便不由齐齐蹙起眉梢,这少女话里话外的,就是暗指苏子衿品行不端,名声已是坏的不能再坏,又有何所谓?

苏子衿弯了弯眉眼,桃花眸子一如既往的从容,只见她微微一笑,缓缓道:“齐三小姐的话倒是有些意思,不过子衿不知,素来以天真烂漫闻名的齐三小姐,怎么如今竟是这般咄咄逼人?”

眼前这个天真烂漫的少女,不是齐子亦的妹妹齐子怜,又是何人?

苏子衿自然认得齐子怜,虽然齐子怜是模样与齐子亦并不是十分相像,但一个可以跟在司言身后的女子,想来也只能是齐子亦的胞妹了。

齐子怜闻言,不由眸光一滞,她今日实在是大意了,因为远远瞧着苏子衿与司言眉来眼去的模样,她心中实在气的发狠,所以便忍不住出声讽刺苏子衿不知检点,没想到苏子衿也是个牙尖嘴利的,下一秒便却说她为人虚伪,有着两幅面孔!这样**裸的揭穿,尤其是在司言面前……这让齐子怜越发觉得羞耻可恨

袖中的五指悄无声息的捏作一团,即便有些疼痛,她依旧勉强挤出一抹笑来,故作不知,道:“郡主姐姐的话,怜儿不太明白。”

齐子怜前后的话,大约有着天差地别的不同。说苏子衿身边许多人护着的时候,她的面带嘲讽、语气鄙夷,甚至是带上了极度厌恶的神色,可这会儿到了司言面前,她便又故作天真烂漫,试图用现下的讨喜模样去迷惑他人。

只是,在场的几个人,谁又是真的愚蠢呢?就连齐子亦也忍不住皱起眉梢,显然有些意料不到,自己素日里可爱单纯的妹妹,竟是也学会了其他女子那般,惯会弄虚作假

“齐三小姐可要注意措辞与称呼才是。”苏子衿温软一笑,美艳妩媚的脸容浮现一抹高雅,道:“毕竟,子衿家中并没有什么姐妹,齐三小姐这一声姐姐,倒是叫的子衿很是不自在。”

从一开始的时候,苏子衿便注意到了司言身后有段距离的这个少女。光是瞧着这少女看司言的神色的可知,其中爱慕之意无法掩饰。可即便如此,这两人的爱恨情仇也是与她苏子衿没有任何干系,这齐子怜既是要对她产生敌意,便需做好与她为敌的准备

一瞬间,那股子极度的羞耻感便冲上了齐子怜的脑门,只见她涨红了脸,恨不得直接上前撕烂苏子衿这张言笑晏晏的脸。

只是,眼角在撇向一旁的司言和齐子亦的时候,齐子怜的理智被拉了回来,她的神色也立即开始变得泫然欲泣起来:“郡主既然不喜欢,怜儿今后不叫了便是,只是郡主……何必这般姿态,说出的话也如此伤人?”

齐子怜本就生的无辜天真,如今故作悲伤起来也甚是惹人怜爱,瞧的周围不明情况的一些女眷不由对苏子衿指指点点起来……

------题外话------

司言(严肃脸):本世子好像又被撩了

苏子衿(笑):应当不会是子衿罢?

司言(超认真):就是你

苏子衿(无辜):难道是指子衿对你笑?

司言(点头):没错

苏子衿(认真脸):其实我只是习惯了要笑……

司言(不开心):……

读者(恍然大悟):原来我们子衿撩人的最高境界就是,在无声之中撩人

凉凉微博:wuli凉薄浅笑。读者验证群:496540231欢迎大家的加入~(感谢小仙女们送的票票钻钻和花花,爱你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