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司言出手/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宁和苏墨皆是眉心一蹙,显然对于这突然过来的少女很是反感。

“齐三小姐总这样有意思。”苏子衿妩媚精致的脸上浮现一抹笑意,素手理了理自己的袖摆,才缓缓继续道:“这两副面孔的模样,倒是比台上的戏子都变脸变的快。”

这一回,苏子衿倒是不急着将自己撇干净,她只微微笑着,语气也一如既往的温软至极,可偏生说出来的话却是一针见血、辛辣诛心。看的一旁的司言不由挑起眉梢,谪仙般秀美的脸容也随之浮现起一抹与素日里不太一样的清冷神色。

“郡主为何要给怜儿泼脏水?真的就这样容不下怜儿么?”齐子怜咬了咬唇,心下虽恨的滴血,但面上却强忍着,只楚楚可怜道:“若是郡主不喜欢看到怜儿跟随在世子身边,怜儿下次便小心一些好了。只是……怜儿今日不过是瞧见大哥在这里,才不由的跟了过来。”

齐子怜口中的世子,自然便是指司言无疑了。苏子衿与司言的坊间传闻,齐子怜自然也是听说的,所以今日瞧见苏子衿,她才会如此嫉妒与愤恨。

苏墨眯了眯桃花眸子,一瞬间声音变得极为低沉寒凉:“齐三小姐说话可是要注意分寸!我们子衿与世子毫无干系,你可莫要贼喊捉贼,胡乱坏了她的名声!”

齐子怜这话,明明晃晃的就是在说苏子衿对司言心生爱慕,且欲意纠缠,这般平白无故的泼脏水,没得坏了苏子衿的名声

“齐世子,你们镇国公府可是极好的教养啊!”苏宁冷笑一声,嘲讽道:“不过是小小贵女,便可如此不知死活的编排世子与郡主的关系,可见你们镇国公府教得好!”

苏子衿是御封的郡主,司言又是世子,他们的封号阶品,可是比起没有任何称号的齐子怜高上许多,这齐子怜的话,若是真的要追究起来,左右也是可以治个不敬的罪。

就在这时,齐子亦忽然出声,语气严厉道:“怜儿,给郡主和世子赔礼道歉!”

齐子怜之所以今日可以跟在司言身后,主要是因为一早的时候,齐子亦死乞白赖的求了司言,他只道今日镇国公府只来了他们兄妹两个,他若是不带着齐子怜,那么回去铁定要被家中老头子斥责一顿。司言那时瞧着齐子怜既是隔着有五六尺远,也就没有说什么。

只是,如今齐子怜竟是牵扯上了司言,司言如此冷情之人,若是真的不悦起来……也许齐子亦都护不住齐子怜!所以,他才不得不制止她的行为,哪怕是严厉也好,伤了她也罢,起码保住她。

苏子衿朝着齐子亦看去,只见这紫衣贵气的男子凝眉而立,脸上的似笑非笑也顿时消散了去。他用一种前所未有的冷肃神情,盯着齐子怜,一言不发。

齐子怜显然也是看到了齐子亦的神色,这让她想起幼时做错了事情被自家兄长教训的时候,可是,此时的她简直觉得难以忍受,羞耻混着怒火一刹那又冒了出来。

本来就极为丢脸,可自己的兄长不仅不维护自己,还这般模样,一副教训自己的样子……这让一直备受宠爱的齐子怜一直几乎失控

只见,齐子怜瞪着一双满是怒意的眼睛,厉声问道:“大哥也是被苏子衿迷惑了吗!难道就因为她生的好看?像狐媚一样的女人,大哥怎么瞧得上?这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低贱女人,也值得大哥……”

“啪!”有人狠狠的挥了耳光,下一刻,齐子怜便被打的整个人蒙住了。

等到齐子怜回过神,便瞧见青茗站在她面前,那张笑嘻嘻的脸容上满是厌恶之色,仿若出手打她,让她脏了手一般。

“贱婢,你竟敢打我!”齐子怜尖叫一声,随即就要发狠的朝青茗冲过去。

一个贱婢!贱婢也敢当众打她耳光!齐子怜心中掀起惊涛骇浪,她从小打到都是被捧在手心,何曾受过这样的委屈?

彼时,齐子亦很快便抓住了齐子怜,迫使她停下动作。而后,他看向苏子衿,眸底浮现厉色:“郡主纵容手下之人伤了本世子的妹妹,难道不该给本世子一个解释吗!”

“你这丫头,”苏子衿没有理会齐子亦,只叹了口气,幽幽道:“何必脏了自己的手?”

说着,苏子衿看向雪忆,轻声道:“雪忆,将你素日里备着的帕子拿一条出来给青茗罢,让她擦擦手。”

雪忆素日里贪玩,于是苏子衿便让青烟给他准备了两三条帕子兜在身上,以便不时之需。只是青烟没有想到,今儿个却是堪堪派上了用场,虽然主子这招有点儿损……

一旁雪忆闻言,便乖乖的拿出一条帕子给青茗,完了还不忘一脸无辜的说道:“擦完就扔掉吧,脏。”

青茗接过雪忆递来的帕子,仔仔细细的擦拭了一遍手,随后倒真是如同雪忆说的那般,十分嫌弃的将那雪白的帕子丢到地上,一看也不看。

瞧见苏子衿这一副极为认真的模样,再看雪忆一行人的举动和言谈,司言不由抿起唇角,幽深璀璨的凤眸划过一抹不为人知的情绪,显然是对于这样腹黑至极的苏子衿有些陌生的紧,就连身后的落风和天色都不由有些汗颜,这对主仆还真是……气死人不偿命

与此同时,齐子亦的脸色更黑了几分,而苏宁却是毫不掩饰的笑了起来,就连苏墨也忍不住抿唇一笑,暗叹自家妹子这一手,简直是神来之笔。

“苏子衿!”齐子怜咬牙切齿,一边挣扎着要从齐子亦手中挣脱,一边骂道:“苏子衿,你这贱人!你竟然敢如此羞辱我!你这野种!”

“怜儿!”这一回,饶是对苏子衿不满的齐子亦也忍不住看向齐子怜,难以置信道:“你怎的如此说话?平日里大家闺秀的言谈举止都丢到哪里去了?”

对于这样气急败坏到口不择言的齐子怜,齐子亦实在是陌生的紧。他仿佛记起年少时候,这个妹妹总是缠着自己,奶声奶气的很是天真可爱,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竟也变得如此陌生,好似外头那些他素日里瞧不上的虚伪女子一般,心思歹毒

“我都被如此对待了,你竟然还这般凶我!”齐子亦的话,让齐子怜彻彻底底绝望了,她盯着齐子亦,眸底浮现一抹不可置信与厌恶排斥:“你就是看上这贱女人了吧?勾引完七皇子,勾引世子哥哥,就连你也被他勾引了,对吧?这狐媚子……”

“天色。”就在这时,一直在旁边看戏的司言忽然冷冷出声,只见他薄唇微动,清冷的吐出几个字:“扔出去!”

扔出去?苏子衿闻言,不由高雅一笑,眼底刹那便浮现一抹似悲悯、似嘲讽的神色,那妩媚艳绝的脸容隐隐含笑,只不发一言的盯着眼前的一切。

齐子亦来不及阻止,天色便很快上前,只见他咧嘴笑了笑,道了句:失礼了。便将齐子怜从齐子亦的手中夺了过来。

“啊啊啊!”齐子怜吓了一跳,立即失声尖叫道:“大哥快……快救我啊!”

“司言……”齐子亦心中到底不忍,于是便看向司言,道:“我妹妹这次是有些口无遮拦,你……”

“太聒噪!”司言面色清冷,凤眸幽深而冰寒,仿若雪中盛开的莲花,带着一股子泯灭人性的清绝无情,只道:“齐子亦,这只是小惩大诫。”

司言的话,齐子亦如何不明白?若是这件事放在任何一个女子身上,恐怕如今已然不是被扔出去这样简单了,毕竟这锦都、乃至世界上敢当众编排他的人,如今早已都不在了。司言这个人,从来都是个冰冷无情的,否则也不会是人人惧怕的冷面阎王了

只是,齐子亦心中有些不解,司言的这番举动,是因为他被非议了,还是因为……齐子怜用那般不堪的言语来辱骂苏子衿?如果是后者,那么司言对苏子衿,究竟存着怎样的心思?

一得到司言的命令,天色便毫不迟疑的点了齐子怜的穴道,及时制止住那令人烦躁的叫声,而后下一秒,他毫不怜香惜玉的扛起齐子怜,迅速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看的周围男男女女一阵抽气与惊悚。

在这汝南王府,司言竟然也敢如此行事?就连齐子怜的兄长齐子亦在场,也是毫无办法。于是,对于司言,在场的男子女眷都产生了一股更深的恐惧,纷纷散开四处,不敢再在一旁呆着。

齐子亦叹了口气,到底没有说什么,他看向苏子衿,只淡淡道:“舍妹无状,说出来的话也不经大脑,如今郡主既是着人教训了她,便也算是两清了,还望郡主今后莫要追究。”

苏子衿的毒辣,大约齐子亦也是心中有数的,如今齐子怜无端端的找上苏子衿麻烦,又当众辱骂,想来苏子衿这般锱铢必较的人不会轻易放过。可到底,齐子怜是他的妹妹,齐子亦自是希望能够平息苏子衿的怒意。

莫要追究?苏子衿忍不住掩唇一笑,她看起来十分从容平静,仿佛对齐子亦的话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对意见,可下一秒,她朱唇微动,说出来的话也隐隐含着刺骨的凉意:“齐世子莫不是当子衿如此好欺辱?。”

说到这里,苏子衿不由停了下来,她微微偏头,似笑非笑道:“齐三小姐第一次辱骂子衿的时候,确实得了该有的教训,只是在那之后一而再再而三的出言不逊……饶是子衿这般良善之辈,也无法轻易原谅。想来,齐世子当真是有些天真过头了。”

苏子衿说齐子亦天真,其实确实如此。落风心想,作为一个不甚了解苏子衿的人,他都能料到苏子衿绝对不会善罢甘休,这女子素来便不是个良善的,方才齐子怜几乎是破口大骂,又是贱人又是狐媚的,还扯上了野种一说,实在是有些过分的紧,想来苏子衿自是不会就这般算了。

“郡主想要如何?”齐子亦皱起眉梢,反问道:“难道郡主还能因为舍妹的一时失言,就令人杀之吗?”

齐子亦虽知道齐子怜说的过分,但到底这是自己疼宠了许多年的亲妹妹,于公于私他都忍不住要维护的。

司言清冷的眸光落到苏子衿脸上,他薄唇抿成一条直线,不知在想些什么,只静静打量着苏子衿。

只见彼时苏子衿微微勾唇,那倾城倾国的脸容浮现一抹艳绝与森冷,就好像地狱中开出的妖花一般,无声绽放。她轻然笑起来,眉眼灼灼,却带着一股寒意:“有何不可?”

有何不可?斩而杀之

若是齐子怜的辱骂不涉及野种一说,或许苏子衿还不会这般狠绝。可齐子怜到底还是犯了她的忌讳,触了她的底线

这一声野种,是她自幼便听人骂起,也是她自幼便分外在意的。她的儿时,大抵可以说是整日里在谩骂和痛苦中度过。于是,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她便学会了对那些只会朝着她喷洒唾沫星子的无视而过,只有这样才能减轻自己被伤害的程度。但人终究不是万能的,就连她亦是一样。等到成长之后,那些话语就好像根深蒂固的刺,一根根扎在她的心底,随着岁月长成参天大树,只要有人触及,便决然不会被轻易饶恕

“苏子衿,你……”齐子亦张了张嘴,惊愕于苏子衿此时的认真。是的,即便她一如往常那般言笑晏晏,却平白的让人觉得,她这话,大抵是真的说得出,做得到

“齐世子最好将齐三小姐护在府中,深藏于闺阁,否则的话……”苏子衿眉眼弯弯,笑的温柔至极:“子衿也不好保证,将来会出什么事情。”

苏子衿的话,大约已经是**裸的警告了,可不知为何,这般模样的苏子衿,看的苏宁和苏墨一阵心疼。大抵她从前真的过得不太如意,以至于如今对那句‘野种’如此在意。因为他们都注意到,当齐子怜骂到那句‘野种’的时候,苏子衿的脸色徒然变得很是苍白,可只是一瞬间,她便笑着掩饰了过去,速度快的险些让苏宁和苏墨误以为那不过是幻觉罢了。

敛下那抹思绪,苏宁冷冷一笑,嘲讽道:“齐世子如今还是去瞧瞧齐三小姐的好,可别让她又在外头撒泼,吓坏了沿街的野狗!”

若是说起毒舌,苏宁其实丝毫不逊色,他说话并不太文雅,可就是太过通俗易懂,才平白让人觉得有些恶毒的过分。

齐子亦脸色一暗,却终究什么都没有说,今日之事,本就是齐子怜太过分了,他还能怎么样?转过身子,齐子亦一言不发的便在所有人面前缓缓离去。

苏子衿看了一眼苏宁,想来,为了她,这个二哥倒是当真与齐子亦关系崩塌了。心下不由一叹,她眸光划过一抹不为人知的动容。

回过神,苏子衿看向司言,不由淡淡一笑,道:“世子今日倒是好雅兴,怎的也会来汝南王府贺寿?”

司言素来是个不爱参加任何宴会的人,先前的宫宴是昭帝为他设下的,自是不能推拒,可如今这汝南王府的寿宴……倒是谁也没有料到司言会出现。

苏子衿的问话,让苏宁和苏墨有些诧异,毕竟无论谁听了都要觉得这两人交情应当是还不错,只是,司言这般冷情的人,会回答苏子衿的话么

就在苏墨和苏宁生怕自己的妹妹被损了颜面的时候,司言清冷冷的嗓音便响起,只见他眸光微凉,面无表情道:“苏子衿,我要和你单独谈一谈。”

单独?谈一谈?

苏宁和苏墨诧异起来,正想暗示苏子衿寻个理由推了司言的要求时,不想苏子衿却是扬唇一笑,从容道:“好。”

“子衿!”苏墨一把抓住苏子衿的衣袖,眼底浮现着惊悚之色:“你不是有些饿了么?大哥先带你去吃些东西垫垫肚子罢?”

司言的品行虽不算糟糕,可他在女子方面的‘恶行’也算是众人皆知的。尤其是那些试图接近他的女子,不是死就是伤,苏墨不由想着,若是苏子衿和司言单独谈一谈,会不会发生什么大问题?

对于苏墨的暗示,苏宁表示很是赞同。即便是将来司言要赶着娶子衿,他们都是不愿意的,毕竟这冷面阎王,可不是什么夫婿的最佳人选。

瞧着苏宁和苏墨像是防狼一样的防着自己,司言不由蹙起眉梢。

“大哥不必担忧。”苏子衿自然知道苏墨害怕什么,于是便笑着道:“世子为人正直,是君子之辈,自是不会同子衿动手。”

顿了顿,苏子衿又道:“瞧着时候也差不多了,待会儿子衿同世子说完话,便自去席上寻两位哥哥,哥哥们且先去厅堂候着罢。”

苏子衿说着,便看向司言,缓缓笑道:“世子,请罢。”

司言凤眸璀璨,只清冷的看了一眼苏墨和苏宁,便转身同苏子衿一起离开了。

身后,苏宁和苏墨面面相觑。苏宁忍不住问道:“大哥,你说咱们子衿是不是和长宁王世子……”

“不好说。”苏墨凝眉,不由有种自家白菜被猪拱了的感觉……

------题外话------

凉凉微博:wuli凉薄浅笑。读者验证群:496540231欢迎大家的加入~

另外,突如其来的想法:收藏破3000,两万更。钻石榜或者鲜花榜前十,三万更。(后一个纯属期望哈哈哈)飘过~闪过~撩完就走~(害羞)乃们的世子最近几天一直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