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撩拨?/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青柳岸堤,秋叶纷飞。

汝南王府的湖水岸前,有一男一女相对而立,男子清冷秀美如莲,女子艳绝楚楚似妖,远远瞧着,倒是极为般配,令人艳羡。

彼时,苏子衿微微一笑,只漫不经心道:“世子唤子衿过来,可有何事?”

对于司言的目的,其实苏子衿也是有猜测到一些的,左右与三日后的祁山之行有关。

“三日后的祁山之行。”司言清冷的凤眸落到苏子衿的脸上,毫无情绪道:“郡主会去罢?”

“自然。”苏子衿弯起唇角,只轻笑道:“世子可是准备好屠麟剑了?”

对于司言是否拿到屠麟剑,苏子衿其实并不知道,毕竟屠麟剑是上古宝剑,已然失传许多年了,若是司言想要找寻,恐怕有些困难。

“若是我说没有,郡主当是如何?”说这话的时候,司言一双璀璨的凤眸紧紧盯着苏子衿的脸容,好似一把利刃那般,似欲看透苏子衿的心思。

“世子问这话,想来是想看看子衿的品行了。”苏子衿温软一笑,眉眼生辉:“不过子衿倒也不屑于欺骗世子,毕竟子衿与世子在祁山之行中需要合作,若是此时便互相猜忌,恐怕到时候难以并行。”

司言问出这话,显然便意味着他已经拿到了屠麟剑,如今他想探究一番,主要还是怕苏子衿在中途暗算与他。

心中这般想着,苏子衿神色从容,偏头看向司言,桃花眸子流光溢彩:“若是世子这话放在早些年,或许子衿会同你说,有无屠麟剑都是无妨。可世子如今问子衿,子衿则只能说,现在人人都是惜命,我苏子衿,也是一样。”

她也是一样惜命啊,只是惜命的原因不是怕死,而是……她怕她死了以后,这命债便没人帮她讨回来了。

早些年的时候,她也是个一诺千金,极为守信之人。早些年的时候,她也是厌恶尔虞我诈,心机深沉之辈,可如今,她倒是变成了自己曾经最为讨厌的模样,到底是命运弄人,可笑至极啊

看着苏子衿眼底一闪而过的恍惚神色,司言不由皱起眉梢,不知在想着什么,半晌,司言才抿唇,容色淡漠道:“苏子衿,我如何信你?”

司言其实不是像表面那般信任苏子衿,他也是多疑之人,也是通透之人,自然不会这样轻而易举便相信一个人,尤其,这人若是苏子衿,便更加不可取信。

一个连来历、目的、身份都隐瞒的实实在在的人,如何能信?如若他司言当真是如此轻易取信的人,大约也活不了这么些岁数了。

苏子衿倒是不以为意,只见她从容一笑,精致妩媚的眉眼浮现一抹柔软:“其一,子衿与世子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为何要冒着生命危险谋害世子?”

顿了顿,她又继续道:“其二,子衿届时与世子一同探查,若是最后只子衿一人活着回来,世子以为陛下会放过子衿?”

司言是昭帝的左膀右臂,这一点从昭帝给的权势以及昭帝对司言的信任上边可窥知。如若那时苏子衿独自一人回来,想来昭帝不会再轻易放过苏子衿了。再者说,即便昭帝饶恕苏子衿,那长宁王呢?太后呢?他们可都是司言的至亲,最是疼爱司言的人,如果苏子衿真的敢中途谋害司言,那么毫无疑问,苏子衿是必然不会好过的

司言看向苏子衿,忽然便想起,她说过不止一次,她是个惜命的人。

“狩猎分组的时候,”司言面容清冷,修长挺拔的身姿朝苏子衿靠近了一分,他垂眸落到苏子衿的脸上,沉声道:“我会想法子让你同我一组的。”

司言这话,大抵就是姑且相信苏子衿一回的意思了。他紧紧盯着苏子衿的脸容,似乎靠近苏子衿只是想要从这张言笑晏晏的脸容上看出一丝破绽。

对于司言的靠近之举,落风和天色不由齐齐瞪大了眸子,一脸难以置信。爷怎么突然……调戏起苏子衿了?这么多年来,爷如此对一个女子撩拨的举动,可是从未有过啊!难道爷真的对苏子衿动了心,起了念?

而另一边,瞧见司言靠苏子衿近了一步,青烟和青茗不由戒备起来,几乎随时准备上前拉开司言一般,那明晃晃的看待登徒子的眼神,大抵是恨不得立刻上前护住苏子衿。

对于司言这突如其来的靠近,苏子衿心下也是不由微微一愣,鼻尖仿佛闻到他身上青竹淡淡的味道。她盯着司言深邃漆黑的璀璨凤眸,再看着眼前这张宛若谪仙的脸容清冷异常,却出乎意料的让她觉得好看至极。

不过苏子衿知道司言这突如其来的靠近只是想要看透自己罢了,并不是真的轻薄之举,故而她面上却是分毫不显,好似没有察觉到任何一般,只是莞尔扬唇,笑吟吟道:“好。”

……

……

彼时,汝南王府南苑花园

“哥哥可是瞧见了那苏子衿的容貌?”陶然笑起来,俏丽的笑脸隐过一抹狠毒之意。

他们走在苏子衿的前头,自然便瞧见了后到的苏子衿等人,不得不说,苏子衿的容貌确实让人大吃一惊,本以为会是貌丑无盐,亦或者戴着面纱,却没有想到,竟是如此艳骨楚楚。

只是,先前陶然在一旁瞧见司卫对陶圣心的态度时,心下是非常快意的。但自从苏子衿来了之后,司卫便跟了上去,那一脸欢喜痴迷的模样,看的陶然很不是滋味,于是,她心下对苏子衿便嫉妒、怨恨了几分。从前司卫喜欢陶圣心,那不止是因为陶圣心生的美,而且还是因为两人青梅竹马、亲缘关系,可如今苏子衿呢?她算什么?不过是生了一张狐媚子的脸罢了,这样的苏子衿,配不上她心心念念的司卫表哥

听到陶然的话,陶岳不由神色恍惚。诚然如陶然所说,苏子衿是当真生的极好,那身段与容貌,看的陶岳心猿意马起来。陶岳作为锦都中纨绔之一,自然整日里流连烟花之地,尤其,他是丞相府中唯独的孙子辈男嗣,便更是无人管束。可纵观这些年他见过的美女如云,却没有一个胜过苏子衿的美艳,也没有谁比她更能撩拨人心的。

瞧见陶岳这幅神色,陶然心下对苏子衿更是恼恨了几分,不过,比起得到司卫,她显然对于这个亲兄长不是那么看重。

于是,陶然便低声笑起来,幽幽道:“哥哥可是想得到苏子衿?”

说这话的时候,她一双眸子紧紧盯着陶岳,眼底的亮光却透露了她此刻的内心。

陶岳看了一眼陶然,不由皱起眉梢,清秀而贪婪的脸容浮现一抹不悦之色:“然儿,苏子衿可是战王府的嫡女,你是想害死我吗?”

对于陶然的心思,陶岳如何不明白?陶然自小便对司卫心生爱意,这么多年一直与陶圣心过不去,还不是主要因为司卫?陶岳虽素日里犯浑,可却也不是愚蠢至极的,平日里强抢一些良家妇女也就罢了,但苏子衿的身份,如何是他能够下手的?

“哥哥这是害怕了?”陶然摇了摇头,便道:“然儿怎会害哥哥?哥哥既然觊觎苏子衿的美色,便是娶了她也是无妨,再者说,哥哥丞相府公子的身份,哪里配不上她一个郡主了?”

陶然这番话,到底是说的陶岳有些心动,相对于陶然,陶岳心中对自己的庶子身份其实并不是很在意。他是府中的唯一子嗣,享受的便都是嫡子的待遇,或者说是更甚。而外头的人,也只认他一个陶公子,没有人去深究他是否嫡子,因为所有人都知道,无论陶岳母亲出身如何,只要陶家没有嫡子出现,那么陶岳俨然便必然是继承人了。

见陶岳心动了,陶然便继续笑着劝道:“哥哥只要将苏子衿……生米煮成熟饭,到时候然儿将人引来,哥哥便只需说是苏子衿勾引的哥哥,那么再怎么样,苏子衿也是必须要嫁给哥哥的。”

“可战王爷他们……”陶岳有些犹豫不决,若是此事让战王爷知晓,怕是他有可能被生吞活剥了!而且,瞧着今日马车之事上苏宁和苏墨两兄弟对苏子衿的疼爱与维护,就可以预见,一旦苏子衿真的栽倒他的手中,就是苏墨和苏宁也都不会放过他的

想了想,陶岳便拧眉,心下生了一丝怯意:“还是算了罢,不过是个女子罢了,犯不着为了一个女子害了自己。”

相较于心中的那点儿贪念,显然还是自己的性命来的重要。

“哥哥怎么犯傻了呢?”陶然掩唇一笑,嘲讽道:“这锦都中谁不知道哥哥是丞相府唯一的男嗣?便是苏家人想如何,爹爹和爷爷也是绝对不会应允的!左右这件事情有爹爹和爷爷护着,哥哥又有什么可怕的?再者说,苏子衿若是失了清白与哥哥,那苏家人还不是得跪着求着哥哥娶了苏子衿?否则就这样一个失了身的女子,将来会有人要?”

正是因为心中有这般的想法,陶然才敢怂恿陶岳如此行事,毕竟陶岳几乎可以说是她的依靠,若是没了陶岳,她今后便也不可能再像如今这般过得如意了。

听了陶然的话,陶岳便有些心动不已了。确实如陶然所说,若是苏子衿失了清白与自己,那么苏家人还敢拿他怎么样?左右不过是不待见他罢了,等到他娶了苏子衿,日子一长,也就相安无事了。

心中这般想着,陶岳便立即笑起来,脸上透出一股贪婪之色,道:“然儿可要帮帮哥哥才是,等到哥哥将苏子衿弄到手,今后七皇子还不是妹妹一个人的?”

陶然闻言,不由露出一抹狠毒的笑来,她看向陶岳,就好像一切尽在不言中一般,两人看起来分外相似。

然而,假山内一道娇小的身影微微颤抖,她捂住嘴,眼底是意外探听到秘密的惊骇……

……

……

苏子衿别了司言,便领着青茗等人往大厅的方向走去。

这时,“骨碌碌”一声,雪忆手中把玩的夜明珠落到了地上,在众人的目光下,那珠子便沿着小路滚了下去。

雪忆心下一急,便运气朝着那夜明珠飞身而去。

只是,那夜明珠滚到半路的时候,一道修长文雅的身影挡住了那夜明珠的去路。而后,那人弯腰伸手,将那夜明珠捡了起来,递到雪忆的面前,朗声问道:“这是你的罢?”

雪忆清澈的眸光落到那青年身上,却是没有去接。

“雪忆,拿着罢。”苏子衿缓缓一笑,不紧不慢的走上前去,淡淡道:“莫要忘记同五皇子道谢。”

眼前这青年,脸容秀美,眉宇文雅,他身着烟青色的对襟广袖长袍,衣襟袖口处是冰蓝色的丝线绣成的青竹祥纹,锦靴如墨,身姿秀丽挺拔。

苏子衿认得,这人不是五皇子司天儒,又是谁?

雪忆闻言,乖乖的拿了司天儒递过来的夜明珠,只是却是没有按照苏子衿吩咐的那般同司天儒道谢,他转过身,看也不看司天儒便走到了苏子衿身后,不发一言。

苏子衿知道雪忆对这些陌生人极为防备,尤其是对待男子,他更是心中颇为不喜。于是她只是笑了笑,倒是没有责怪雪忆,只看向司天儒,轻声道:“殿下见谅,雪忆年纪尚小,不太知事。”

“无妨。”司天儒笑了笑,便问道:“倒不知是谁家的小姐?”

对于眼前的女子,司天儒自觉眼前一亮。不过倒不是因为她容貌美艳,而是这女子太过从容,看起来犹如天边的浮云一般,缥缈高雅,让人难以看透。

“战王府嫡女,”苏子衿微微凝眸,温软笑道:“苏子衿。”

方才苏子衿进来的时候,几位皇子中,唯独司天儒是不在场的,故而他不认识她,倒也是正常。

“苏子衿?”司天儒有些诧异,不过他倒是不甚在意苏子衿与传闻中有何不同,只是想起懿贵妃央求他的事情……司天儒的眸底不由闪过一抹叹息。

这样的女子,母妃怎么会认为是容易讨好的呢?恐怕连他这个皇子身份,她也是瞧不上的罢。作为一个常年在外游历、早年便接触人世江湖的人,司天儒看人眼光,大抵很是犀利的了。

“不错。”苏子衿点了点头,低眉微笑:“殿下怎么独自一人在此处,不与其他皇子呆在一起?”

苏子衿这话,看似寻常寒暄,可却是隐隐含着试探与揣测。只是,司天儒并没有多想什么,他只朗声笑了笑,清俊秀美的脸容浮现一抹不羁:“皇兄皇弟们大都呆在锦都中生活,我常年不在锦都,想来自是有些脱离了群体。”

他与他们,其实已然变成了不同种类的人。且不论荒唐的大皇子,就是敦厚老实的三皇子也是热衷权势,追逐名利。二皇子司随,他虽看不明白,可心中却是隐隐觉得并不简单。再看四皇子司天凌,也就是司天儒一母同胞的兄长,如今也变得极为陌生,不再像他年少时候那般亲厚温和了。早夭的六皇子不复存在,而七皇子司卫则更是与他道不相同。

苏子衿桃花眸子微动,眼底闪过一抹不为人知的笑意,她偏头看向司天儒,不紧不慢道:“殿下淡泊名利,倒是皇子中最为特别的一个。”

之所以试探司天儒,大约是因为苏子衿想知道眼前的人是否真的如传闻、如他表现的这般淡泊洒脱,而如今司天儒的回答,更像是没有城府之人所言,比起司随的伪装,大抵这个司天儒要显得真挚一些。

听着苏子衿似是褒义的话,司天儒只翩然一笑,问道:“郡主可是喜欢游历江湖,走遍天下?”

司天儒看起来是问的十分随意,他的瞳眸倒映着苏子衿的脸容,一片清澈真挚。

苏子衿心下不由微愣,她脸上笑容依旧,神色不变:“不那么喜欢。”

曾经喜欢过、向往过江湖,想着仗剑天涯,一人一马的肆意。只是这些,苏子衿都不会说出口。

说这话的时候,苏子衿依旧是神色淡淡,司天儒打量着她,丝毫看不出她回答的这句话是真是假。可到底,真假又有何意?

摇了摇头,司天儒失笑道:“郡主的心,当是最难以揣测的。”

无论是哪里的女子,大都有一颗向往自由与未知的世界,本以为苏子衿也是如此,司天儒才有此一问,却是不想,苏子衿的回答竟是这样的干脆且令人诧异。

看来,母妃说要尽一切努力博取这女子的真心,显然不太可能了。毕竟,眼下这女子的好感,他都无法获得。

“殿下当是知道,既是不沾染权力,便最好离得远远的,否则啊……”苏子衿弯了弯嘴角,笑语嫣然:“容易落入泥潭,被污泥掩埋吞噬。”

若是说先前苏子衿对于司天儒的认知还只是探究与不解,那么现在,苏子衿全然看穿了眼前之人的所为目的。

司天儒看她的眼神,只有惊艳与欣赏,全然没有男女间该有的爱意或者暧昧之色,那么,一个对她不心动的男子,为何要问她喜欢江湖与否?无非就是为了引起她的共鸣,勾起她的兴趣,从而利用这一点的共通性,增进彼此的感情。司天儒也许真的对权力无所欲求,可懿贵妃呢?四皇子呢?无论他们哪一个,都有动机劝服司天儒对她讨好,从而拉了战王府的一派站队

“郡主……”司天儒忍不住瞪大了眸子,眼底闪过一抹诧异至极的神色。苏子衿这话,大约就是在警告他了,警告他不要妄图再与她周旋,对她起意,因为他的所求……她都看透了

忍不住笑起来,司天儒道:“郡主当真是极为聪明的人,大约这世上,少有人能够比拟啊!”

------题外话------

凉凉:司言撩妹失败!楼宁玉撩妹失败!五皇子撩妹失败!七皇子撩妹失败!全剧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