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司言相助(上)/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倒确实是你。”苏子衿微微弯唇,只轻声一笑,道:“你可是瞧见了雪忆将东西窃了走?”

这样的苏子衿,让莲儿心中实在有些恐惧,不知为何,分明这女子是笑吟吟的样子,可偏生有一股子威严的戾气,那双含笑的眸子也犀利的仿佛早已将她看穿……心下有些害怕,莲儿下意识的便抬头看了一眼魏半月,只是接收到魏半月那一闪而过的警告与狠厉的眼神,她才吓得赶紧低下头,颤颤巍巍道:“奴婢……奴婢确实瞧见小公子将东西收入袖中!”

“你方才不是还说不确定么?”苏子衿扬唇轻笑,神色淡淡:“怎么,现下又如此肯定的说看到了?”

确实,方才这唤作莲儿的婢女还一副不确定的样子,怎么现在突然便又说看见了?这无疑是十分奇怪的,毕竟看到的话,她先前便不会那般不知所措,亦或者一早便向魏半月禀报了,而不是等到送礼的时候,当场慌乱不已。

这般想着,众人看向莲儿的眼神便有些变了味儿。心中想着,莫不是真的是这胆大包天的婢女偷梁换柱,还顺势栽赃给苏子衿的人?

“莲儿!”魏半月眯了眯眼睛,厉声道:“你究竟是看到了还是没看到?要知道这偷窃的行为再加上污蔑郡主的罪行,可是够你全家死好几遍的!”

全家?莲儿眸光一顿,眼底刹那便浮现出泪水来,她知道自家小姐的话,无疑便是在用她的家人威胁于她了。这般想着,莲儿便咬了牙,道:“奴婢方才是一时害怕,才口不择言。奴婢虽没有看到是小公子所为,可自从方才被撞,奴婢身侧便再没有其他人靠近!故而奴婢……奴婢怀疑是小公子所为!”

莲儿的话音一落地,众人便都齐齐看向苏子衿,心中对于雪忆偷窃之事已然有了定论。毕竟连苏子衿都承认撞到的是雪忆,那么毫无疑问,大约此事与雪忆脱不了干系。

这样一想,大多数人看雪忆的眸光便又鄙夷了几分,只道雪忆即便是痴傻的,也如此劣性,实在不是大家所能容忍。

魏半月听莲儿这般说辞,便不着痕迹的冲苏子衿挑衅一笑,而后她哼笑道:“郡主难道不问问这傻……这人是不是偷了东西么?说不定他偷了,只是郡主不知晓罢了。”

原本魏半月是想称雪忆为傻子的,可她瞧见雪忆那骇人的眸光朝她看过来,心下不由一惊,于是她才慌忙的改了口风。

“魏小姐这是执意要将脏水泼到我们战王府头上了?”苏宁嘴里虽是对着魏半月说,可眸子却是无比凌厉的射向魏元丰,这汝南王府与战王府的争端,可不是她区区一个魏半月可以挑的起来的

瞧着苏宁和苏墨的架势,显然是护妹到底的,看的在场众人不由面面相觑,尤其说司天凌和司天飞,两人皆是思绪沉沉,心中似乎在计较着什么。

这时候,魏老太君忽然冷静出声,只见她睨了一眼魏半月,眸子里满是警告之色:“半月,或许只是个误会,不过是件小物什罢了,何必无凭无据的便乱指一通?再者说,长安郡主的人品,老身倒是极为相信,她身边的小公子自然也不会是差的。”

方才那莲儿看魏半月的那一眼,魏老太君可是看的清清楚楚。她虽然人是老了,可眼睛还没到花了的程度,心中也还没到混沌不知的地步!这魏半月栽赃苏子衿的举动,只要稍微精明点的人都看的清楚,更何况苏子衿是个极为聪慧的女子,便是瞧着她那从容平静的模样,想来若是半月再继续下去,很是容易连人带马翻入悬崖

听到魏老太君的话,魏半月却是不敢抬眸去看她。她心中有些畏惧,生怕这一眼,便让魏老太君瞧见了端倪。于是她脖子一梗,只脸色沉沉,看向苏子衿道:“虽然东西不要紧,可偷窃的风气并不是汝南王府能够容忍的!祖母心善不与某些人计较,可半月以为,这事若是不差个水落石出,想必长安郡主也是不甘心罢?”

说着,魏半月挑衅的勾起唇角,她看向苏子衿,眼底是满满的不屑与嗤笑。

看到这样愚蠢的魏半月,魏老太君神色便立即沉了下来。她本以为自己的提点魏半月会知晓一点分寸,没想到她竟是如此不知人事,还上赶着让苏子衿收拾。

对于魏半月的挑衅,苏子衿俨然并不以为意,只见她艳绝的脸容上缓缓攒出一个笑来,神色依旧极为从容:“魏小姐这话不错,只是魏小姐觉得,要如何才能查明真相呢?”

瞧着苏子衿脸上那惯性的温柔浅笑,司言不由挑起眉梢,记忆中,她好似一到算计别人的时候,总是这般模样,倒是有些意思。

陶圣心袖中长长的指甲陷入手心,盯着苏子衿的眼底越发的阴郁了几分,这贱人!竟在这般场合还笑的出来,还想着勾引司言!若是等下被搜出偷窃,看她还笑不笑的出来

心中这般想着,那一头,魏半月便道:“郡主若是心中无愧,何不让人上前来搜一搜?若是搜出来没有任何东西,自是无妨。可若是搜出有什么东西,郡主可莫要徇私舞弊才是!”

这般说着,魏半月已然挥手让事先安排好的小厮上前。

苏墨神色一变,立即便冷厉道:“战王府的人,也是你们搜得?”

“半月!”这一次,饶是沈氏和汝南王魏元丰也看不下去自己女儿的行径了!她这明摆着就是存心要给苏子衿难堪,可苏子衿背后可是战王府,汝南王府虽百年下来,可到底如今是没有从前繁盛,而他苏彻又是如日中天,深的昭帝宠信,就这般势力相差颇大的情况下,这魏半月的行为,无疑是在给汝南王府惹祸

就在这时候,苏子衿却是浅笑吟吟,只见她桃花眸子闪过寒光,神色却一如既往的从容高雅,道:“魏大小姐既是想搜一搜子衿的人,倒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这负责搜查的人自然不能是汝南王府的,也不能与汝南王府有任何干系。子衿以为不如就让长宁王世子的人来?”

说到这里,苏子衿幽然的眸光落在司言的身上,她似笑非笑的盯着司言,妩媚的脸容浮现一抹璀璨夺目的光彩来。对于司言在一旁看戏的态度,苏子衿显然并没有不悦,毕竟司言与她不过是合作关系,除了合作以外,她并不认为他有必要帮忙自己。只是,对于那夜司言夜探落樨园,还拿了匕首抵在她脖子上的事情,苏子衿自然不可能就这么算了。

她先前没有说,只不过是因为她还没找到好机会整治这厮,如今既然时机刚好,不妨便将司言拉下水,这样一来,他与她有了牵扯,下次为了不让人落了口实,自然便不敢随意进出落樨园了。

彼时,司言凤眸微微一动,不知在想些什么,半晌没有说话。然而,就在众人以为司言并不打算理会苏子衿的时候,这厮却是忽然淡漠开口,清冷的语气仿佛雪山上终年不化的寒冰,冷而彻骨:“天色,你去罢。”

说这话的时候,司言俊美仿若天神的脸容上依旧是毫无波澜,而语气也是一如既往的冷沉寒凉,可即便是这般,司言也没有拒绝苏子衿的请求……亦或者说,是苏子衿的要求。他在众人猝不及防,且难以置信的情况下,竟是点头应下了苏子衿。

一瞬间,陶圣心如至冰窖,她死死的盯着司言,眼底是不可遏制的心痛,她一直心心念念的司言呵,竟是对一个苏子衿这般言听计从,无论是东街苏子衿杀马,还是如今苏子衿的要求,他都没有任何拒绝的模样。若是说先前是苏子衿威胁了司言,那么现在呢?

同样震惊的,不止有陶圣心,就是陶然和魏半月都极为诧异。司言这样的人,若是真的这般好相与,也不会让众人忌惮、甚至是害怕了。

陶岳一瞧见如此情形,心下对于苏子衿的觊觎之心终究是有些犹豫了。若是司言当真如外界传闻那般,对苏子衿心中在意,那么若是将来他动了苏子衿……司言岂不是要将他直接碾死?要知道陶家的嫡次子陶子安,也就是陶岳的亲叔叔,他就是死在司言的手上,那时候即便是陶行天闹得极为厉害,也是拿司言没有办法,若是司言的话……只要他想要陶岳的命,基本上就是无人可以阻挡!一想到这里,陶岳便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心下便也不再想打苏子衿的主意了。

司随和司天凌一同看了一眼呆若木鸡的司卫,两人的眸光不由都愈发深了几分,心下对于苏子衿与司言的关系,有些揣测不安。

“是,爷。”天色闻言,虽然心中有几秒的呆愣,但到底还是反应很快,于是他应了一声,便朝着苏子衿走过去。

苏子衿见司言如此配合,心中倒是有些讶异,毕竟司言此人,还真不是那种好说话的人,她本来还想着再说两句话威胁一把,却是不想,这一次,司言的爽快让她一时间反应不过来了。

只是转瞬,苏子衿便又笑了起来,只见她看向魏半月,继续道:“魏小姐既然是想搜查子衿身边的人,子衿自然是没有异议,只是……未免魏小姐陷害子衿,子衿以为,不妨我们两方都搜一遍,也好让人信服不是?”

苏子衿这一次没有含沙射影,她说的极为直接,显然便是将魏半月的刻意针对挑明了来讲,看的在场众人啧啧称奇,直道苏子衿这话太过诛心。可到底,苏子衿这话又说的好像没什么差错,不由的,人们心中便生出了几分认同之感。

“苏子衿!你……”魏半月闻言,不由脸色一变,一副被羞辱了的模样,指着苏子衿便恶狠狠道:“我怎么可能故意陷害你!你这是含血喷人,贼喊捉贼!”

“半月。”陶圣心见魏半月气急,不由上前握住她的手,朝她鼓励的笑了笑。两人姐妹情深的模样,倒是有些显得苏子衿仗势欺人一般。

“既然魏小姐没有陷害子衿,为何如此激动?”苏子衿莞尔一笑,眉眼生辉:“又为何不敢让人来搜它一搜?难道魏小姐这是心中有鬼……”

“有何不敢!”魏半月握紧拳头,俏丽的小脸上满是愤恨之色:“若是你在我这里搜不出什么,反而从自己人那儿搜到东西,你便给我下跪磕三个响头,如何?”

苏子衿竟然也敢与她叫板?哼,不过是个来路不明的低贱女人罢了,就这样的女子,真是上不了台面。只要搜了身,她就要她身败名裂,让她为自己的愚蠢行为付出代价

磕三个响头?苏宁和苏墨闻言,不由脸色齐齐变得极黑,只听苏宁鄙夷道:“魏小姐好大的口气,竟是要我妹妹给你磕头?就你这样的身份,也配我妹妹给你磕头?便是你要给我妹妹提鞋,恐怕都是不合格的!”

魏半月闻言,便立即火大的叫了起来:“苏子衿算是什么东西……”

“魏半月!”彼时,魏老太君拄着拐棍走了下来,只见她怒意满满的瞧着魏半月和陶圣心,警告道:“你们今儿个是决意要在老身的寿宴上胡闹吗!”

魏老太君是何其通透的人,这魏半月和陶圣心如此行事,显然就是要针对苏子衿的,只是她们终究是自不量力,就苏子衿这等女子,如何是她们说动就能动的?且不说她身份如何,就是她自身的手段与谋略,就是魏半月和陶圣心的十倍之甚!她们若是再这般顺着苏子衿的套走下去,恐怕后果不堪设想啊

魏老太君看明白的事情,司随和司天儒显然也是心中清明。尤其是司天儒,他一直认为苏子衿算是个温柔悲悯之人,却没有想到,苏子衿只气定神闲的,便一步步的给魏半月下套,而魏半月也一步步的踏进了苏子衿的圈套之中,却仍旧毫不自知,这样的女子也许真的是有极深的城府,且杀人不眨眼。

最美,也最恶

瞧见一向温和的母亲如此气恼,魏元丰不由瞪目圆睁,盯着魏半月,咬牙切齿道:“孽女,你闹够了吗!”

要不是在场许多人,魏元丰恨不得一巴掌打醒这个无知愚蠢的女儿!平常他瞧着,这个女儿也算是机敏聪慧的,如今却是徒然变得如此愚钝,这般多的宾客在场,这两府之间的厉害关系存在着,她却是一意孤行,只为了个人恩怨便将事情闹得如此之大,简直是无可救药

“祖母……爹爹。”魏半月吓了一跳,生平倒是真的少见自己的父亲和祖母如此言辞句厉的模样,心下不由生了一丝怯意。只是,就在这时,陶圣心不着痕迹的捏了捏她的手,提醒她如今已是骑虎难下,若是她有一分一毫的怯懦之意,恐怕在场贵妇小姐的唾沫都可以将她淹没,毕竟这些人最是喜欢在外头说闲话了。

意识到这一点,魏半月便咬了牙,恶狠狠的瞪向苏子衿,再一次开口道:“郡主究竟敢是不敢?若是郡主心中有鬼,大可不必应承半月的话!”

瞧着魏半月这不管不顾的模样,一旁的陶然不由笑的一脸阴险的看向陶圣心,心中对于陶圣心竟是赞赏了几分。虽然谁都不知道是陶圣心鼓舞的魏半月,但不知为何,陶然总觉得这件事与陶圣心脱不了干系,既然她们三人自相残杀,用不到她出手,当是最好。

心中这般想着,陶然忍不住痴痴然的看向司卫,见司卫十分愁苦,一副想上前帮忙苏子衿的模样,她便觉得开怀,只要陶圣心和魏半月扳倒苏子衿,那么司卫表哥一定会厌恶陶圣心,届时只要她陶然体贴上前……司卫表哥一定会爱上她的善解人意

魏半月说出口的那一瞬间,魏老太君眸底闪过一抹失望之色,随即她摇了摇头,只冷声道:“既然你们执意要坏了老身的寿宴,老身便不再干涉,只是,至此以后,老身便不再是你们的祖辈!”

说这话的时候,魏老太君显得尤为决然,听得在场众人不由面面相觑。这汝南王府今日的寿宴风波,倒是真的有些惊世骇俗。谁也没有料到,寿宴一开始便就要结束了,这孙女在自己祖母的寿宴上大闹特闹,祖母被气的说出断绝关系的狠话,大约这一桩事,会成为锦都中最为爆炸性的消息了。

说完这句话,魏老太君冷冷抿起唇,而后在身边嬷嬷的搀扶下,很快离开了厅堂。沈氏和魏元丰看着这个发了疯似的女儿,心下恨不得直接掐死她!尤其是魏元丰,一想到自己的母亲当众被气的甩身走人,更是对魏半月恼火十足。可如今魏半月已是入局,司言也掺和了此事,他便是现下叫停,苏子衿也不会善罢甘休。

瞧着魏老太君如此,魏半月有些不安,可她想着,若是让苏子衿吃了瘪,祖母一定会原谅她的,只要祖母原谅了她,其他人自然不成问题。这般想着,魏半月便又再次出声,语气徒然变得尖锐,道:“郡主敢不敢应下?若是郡主心中害怕真相暴露,半月便不加勉强了!”

苏子衿闻言,不由缓缓勾唇,笑的犹如初春桃夭,美不自胜。她拦住苏宁和苏墨要为她出头的举动,只低眉道:“若是自魏小姐处搜到了东西,魏小姐可否同样给子衿磕三个响头?若是魏小姐应下了,子衿自然也接受。”

听到苏子衿的话,魏半月简直忍不住嗤笑出声,只见她瞧着苏子衿,一脸的势在必行,道:“一言为定!”

“那么,烦扰世子作证。”苏子衿淡淡一笑,桃花眸子闪烁着悲悯之色:“若届时魏小姐不愿履行承诺,还请世子为子衿做主。”

说这话的时候,苏子衿笑吟吟的瞧着司言,她眸色沉静,仿若亘古不变的幽井,带着一股子致命的吸引力,好似下一秒便会被卷入那无波的瞳眸之中一般,看的司言心下一动。

垂下凤眸,司言如玉的脸容浮现一抹清冷之色,面无表情道:“天色,搜。”

只寥寥三个字,便表示了司言对于苏子衿的话没有任何异议。落风看着自家爷这般‘柔顺’的模样,心中疼的无以复加。他们最为尊贵高傲的爷啊,怎么突然对苏子衿如此言听计从?难道他是真的对苏子衿这等子毒辣之人上了心,用了情?

------题外话------

司言(蹙眉):本世子最近好像得病了,时不时的总觉得心慌的厉害。尤其是见着苏子衿笑的时候……

燕夙(神情严肃):那可是大病,不好治。

司言(清冷):何病?

燕夙(风雅一笑):大概……是害了相思病罢。

司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