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司言相助(下)/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于落风的想法,司言和苏子衿显然都是不知道的。若是知道,苏子衿定然要冷笑一声,毕竟司言如今的‘听话’,只是因为她与他有约在前,入祁山之前要保持一致的阵营,否则一直猜忌与对峙下去,也许祁山之行她会使诈也说不准。

这一头,一听到司言的吩咐,天色便立即上前。苏子衿见此,率先转头看了一眼雪忆,轻声嘱咐道:“雪忆,你先让他搜身一下,莫要紧张。”

雪忆闻言,不由皱了皱清秀的眉毛,而后他下意识的攥紧了苏子衿的袖摆,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一脸的无辜道:“子衿姐姐,雪忆没有偷东西,你信我。”

一听到雪忆的话,苏子衿便忍不住心中一疼,这个纯粹的少年,即便在这样皆是虎狼的场合下还如此的懵懵懂懂……他就像是她心底的仅存净土,是这些年来谁也不可沾染的云端,如今既是魏半月敢打他的主意,想要借着雪忆来发难她,就要做好承受她怒意的准备

她苏子衿的怒意,虽不是帝王的浮尸万里,但至少也要受下这抽筋扒皮的痛

眸底划过一抹不为人知的冷沉,苏子衿回过神来微微一笑,她摸了摸雪忆的发梢,语气坚定而温柔:“子衿姐姐自是相信雪忆不会偷东西,只是那些人不相信,我们便给他们瞧瞧,如何?”

这样温柔的苏子衿,大抵只是在对雪忆的时候,才会表现的这般真实而温暖。

“好。”雪忆点点头,清秀的小脸露出一抹笑来,他眸底明亮温和,仿若山涧最清透的泉水涌动,那模样甚是洁净圣灵。

大抵是因为苏子衿说了相信他,他才觉得心中开怀。

于是,苏子衿转头朝着天色点了点,表示可以开始搜查了。看到苏子衿对自己点了头,天色便恭敬的上前,将雪忆里里外外都搜了一遍,但却是毫无结果。

看见天色搜查无果,魏半月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眸子,嗓音尖锐道:“怎么可能没有?肯定是被其他人藏起来了!”

魏半月口中的其他人,自然便是指青茗、青烟和苏子衿了,因为那东西是她亲自吩咐莲儿借着撞到雪忆,不动声色的放进了雪忆的衣兜里。如今搜不出来,魏半月显然是不愿意相信

“秋水。”这时候,司言忽然冷淡出声,只见他沉声唤了一句,下一秒便有一个女子模样的暗卫自门外走了进来,这突如其来的蹿出来一个人,看的在场一众人等都是一愣一愣的,没有人知道这个唤作秋水的暗卫究竟是哪里来的。

秋水一直藏在屋檐之上,听着司言吩咐,她便知晓自家爷是要让她来搜女眷了。于是,她很快走了进来,只低头看向苏子衿,恭敬道:“郡主,得罪了。”

“无妨。”苏子衿微微一笑,显然对于司言的周到颇感诧异。不过现下并不是深思的时候,故而她朝青茗和青烟递了个神色,让她们配合搜身。

只是,就在魏半月无比期待的目光下,秋水将青烟和青茗搜了个遍,就是没有发现任何物什,随即她看向司言,禀报的道:“爷,什么都没有。”

这时候,跪在地上的莲儿闻言,不由脸色一白,瞳眸也一瞬间睁大,她伏在地上的身子微微颤抖起来,不由自主的便摸了摸自己的衣袖口袋,生怕那帕子又被塞到自己的身上。直到确认自己身上什么都没有,她才长舒一口气。

“不可能!”魏半月这次是真的慌了起来,心下只道司言和苏子衿串通一气,否则不可能出这样大的差错

“魏小姐什么意思?”司言冷沉刺骨的目光落到魏半月的身上,眸底浮现起终年不化的寒冰。

“我……我只是……”魏半月心下一惊,显然对于司言很是畏惧,她咬了咬唇,一时间什么也说不出来。

“搜。”司言清冷的吐出一个字,秀美绝伦的脸容上看不出一丝情绪。随着司言的一声命令,很快的,秋水便领命,朝着魏半月的方向走去。

魏半月见此,心中虽有些抗拒,可到底司言在这里,她便是连拒绝的勇气都没有了。转念一想,魏半月便又有些释然,即便那舍利子在莲儿身上被搜出来,她到时候只要把所有罪责都推到莲儿身上,岂不是也算毫发无损?

就在魏半月暗自计较的时候,秋水已然上前搜了一遍莲儿的衣物,只是,在莲儿身上确实没有任何东西,于是她看向司言,道:“爷,这婢子身上什么都没有。”

没有?众人一时间诧异起来,东西没有在苏子衿那儿,也没有在魏半月这里,那么会在哪里?还是说凭空的便消失了?

听着秋水的禀报,沈氏和魏元丰都不由松了一口气,生怕东西在莲儿身上被搜出来,届时,他们便是不好交代了。

魏半月闻言,不由一阵得意,还好莲儿身上没有东西,否则她一定要将这没用的东西扒皮抽筋了!让她去栽赃苏子衿身边的那个傻子,她竟然还搞砸了,也不知东西现在跑到了哪里去,简直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就在司言还未开口的时候,苏子衿已然是缓缓攒出一个笑来,只见她眉眼柔顺,眸光温软,似是而非道:“不妨搜一搜魏小姐的身?”

“苏子衿,你敢!”苏子衿的话一落,魏半月便立即炸毛起来,只见她指着苏子衿的鼻子,立即便骂起来:“我是魏家的小姐,你算什么东西,也敢让人来搜我的身!”

站在魏半月身侧的陶圣心心下一紧,咬了咬唇,便立即楚楚可怜道:“郡主何必如此咄咄逼人?半月是汝南王府的嫡出小姐,这当众搜身的事情……终归是不利于她的清闺,既然那物什没有找到,郡主不妨与半月握手言和,也算是给两府卖一个面子了。”

说这话的时候,她没有对着司言,而是看向苏子衿,一副苏子衿欺人太甚的模样,看的在场一些个女眷不由叹息一声,暗暗觉得苏子衿做事实在是太过狠绝,完全没有任何可以商榷的余地。

陶圣心这话一说出来,沈氏便立即接道:“郡主便高抬贵手,放过半月这一次罢,俗话说和气为贵,郡主不妨……”

“闭嘴!”魏元丰面色暗沉的几乎可以滴出水来,他盯着这一个两个的无知妇孺,实在是气的不行。对于魏半月,他已然是存了放弃的心思了,无论如今怎样结果,显然魏半月的名声都不回再好了,今后想要嫁个好人家恐怕也是极难的,毕竟一个嫡出的小姐,在没凭没据的情况下,就大闹自己祖母的寿宴,这样的女子,有哪个男子敢收?

沈氏被魏元丰一喝,不由脸色白了几分,整个人也是呆住了。魏元丰平日里其实算是比较温和的人,沈氏很少见他发如此大的火,可如今魏元丰这模样,显然是恼怒到了极致,要不是在场众人盯着,又有司言这样一尊大佛在,想来魏元丰不会这样默不作声。

这时,苏子衿却是笑吟吟的开口,语气极为无辜柔顺,低声道:“陶大小姐怎的又故作善心呢?方才这魏小姐为难子衿的时候,子衿却是没有瞧见陶大小姐出来为子衿发声,让魏小姐莫要为难子衿,得饶人处且饶人呢?”

苏子衿这话,可谓是实打实的诛心,陶圣心自来便极为在意自己良善的名声,正因为她表现出来的良善,才使得众人皆是夸赞她人美心地好,如今苏子衿一而再再而三的撕破她的伪装,还说的这般毫不隐晦,听得陶圣心胸口一堵,气的险些跳脚起来。

感到一股气血涌上头顶,陶圣心咬着唇,恨恨道:“郡主,你……你怎么能这样含血喷人,圣心之所以方才没有维护郡主,只是因为郡主身边之人有可能存着偷窃的行为……”

“怎么,陶大小姐素来评判对错都是以这样的标准?”苏子衿闻言,不由从容一笑,气定神闲道:“陶大小姐说雪忆偷窃,可是有任何证据?还是说只听魏小姐的话便认定丢失之物与雪忆有关?无论是哪一个原因,陶大小姐的这里……”

说着,苏子衿素手提起,指了指自己的脑门,一时间笑的倾城倾国:“想来都是不中用的。”

原本是一个极为失礼的动作,可不知为何,苏子衿做起来便是赏心悦目,高雅而柔媚,平白的便生出一股子致命的诱惑,看的在场许多年轻男子都不由的有些痴了。尤其是司卫和陶岳,他们都不由自主的咽下一口唾沫,心中实在有些难耐美人诱惑。

苏子衿话一落地,陶圣心脸色便立即涨红起来。苏子衿在嘲笑她无脑?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讽刺她无脑

彼时,魏氏脸色一变,实在是对苏子衿这般‘欺辱’自己的女儿看不过眼,她本是长辈,若是与小辈计较便显得不太得体,可苏子衿实在欺人太甚,她素日里捧在手心的明珠,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她欺辱了去

心中这般想着,魏氏已然开口,道:“郡主何必欺人太甚?无论有与没有,都不妨搜一搜?既然郡主要让人搜半月的身,那么郡主自己,也当是要以身作则,被搜一番才是。”

“陶大夫人最好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苏墨冷厉的看了一眼魏氏,眼底满是警告,显然是不允许苏子衿被搜身的。

魏氏冷笑一声,嘲讽道:“怎么,难道战王府就能够……”

这时,司言眸光微冷,神色也分外的寒凉,一袭白衣更是显出几分清贵如莲,不可接近。他薄唇微抿,冷冷吐出一个字,打断了魏氏即将说出口的话,道:“搜!”

一时间,众人皆是停息了下来。司言此人,想来是真的与苏子衿关系匪浅了,否则他这一而再再而三的维护,又作何解释?

魏氏和沈氏闻言,皆是不由白了脸色,可心中对于司言的畏惧,让她们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尤其是魏氏,因着这搜身一事并不是针对陶圣心,她便也就息了几分心思,不敢反驳。而沈氏,她本是想要阻止的,可瞧见魏元丰那警告的神色,不由心下微微愣了愣。

老爷这意思,难道是要舍弃半月了?

“是,爷。”秋水闻言,立即便应声道。

“不……不可以!”魏半月脸色惨白,有些害怕的往后缩了缩,若是如今当面给人搜了身,她的清誉便是全毁了

“世子,三思啊!”反应过来,沈氏立即就要上前护住魏半月,只是,她的动作却是没有秋水来的迅速。

只见秋水二话没说,便快速的欺身上去。

秋水一上前,魏半月便强烈挣扎起来,只是,她不过是一介闺阁弱女子,怎么可能是武艺高强的秋水的对手?不过眨眼之间,秋水便从魏半月身上搜出一方锦帕,而那锦帕上镶着一颗极为剔透的舍利子,一时间众皆哗然,就是沈氏、陶圣心、魏氏和魏元丰都齐看傻了眼。

“天,这魏半月真是太恶心了!”

“我瞧着她是故意要陷害长安郡主吧?”

“啧,这下玩大了,害人不成反露陷,这魏半月也真是蠢!”

“我瞧着这魏半月平日里也算懂事,怎的今日这般行事?”

“谁知道呢?或许是和陶圣心有关罢,你瞧着他们表姐妹素日里关系倒是要好……”

“难怪方才陶圣心一直要维护她呢,原来世狼狈为奸啊!”

“嘘,小声点。这种伪善的女人最可怕了……”

“怕什么……”

……

……

耳边听着众人的议论,那一声声厌恶和嫌弃的责骂,让魏半月整个人都愣住了。尤其是看到秋水手中的那方帕子,她心中更是一片迷茫。

这帕子确实是她要送给自己祖母的东西,是她一针一线绣出来的。只是,她的打算原本不是这样的啊!她原本是想嫁祸苏子衿身边的那个傻子,等到有人搜出这帕子在那傻子身上,苏子衿自然是无话可说,到时候她再挑拨两句,只道苏子衿品行不好才教出这样会偷窃的少年,这样一来,苏子衿的名声也就彻彻底底的毁了。可为什么事情变成现在这般模样?本来是该从苏子衿的人身上搜出的帕子,此时却自她的身上被搜了出来

她毁了!完完全全毁了!不仅名声毁了,就连祖母和爹爹也是对她失望至极……这一切,都是因为苏子衿,都是因为苏子衿这个贱人啊!要不是苏子衿,她不会变成这般人人厌弃的模样

作为一个自小便生活在众人宠爱中,且十分讨喜的小姑娘,魏半月此刻整个人已然是处于疯溃状态。于是,她眸光徒然的冷厉下来,忽然抬头,在众人都猝不及防的时候,直直的挥舞着巴掌便要朝苏子衿那张言笑晏晏的脸容呼过去:“苏子衿,你这个贱人!”

只是,魏半月的动作无论多么的突如其来,也无法否认她没有任何杀伤力的事实。在她还没来得及靠近苏子衿的时候,雪忆已然率先挥出一掌,朝着冲过来的魏半月袭去。

“啊!”魏半月被狠狠打飞,碰的一声,随着骨头碎裂的声音传来,她一下子便撞到了远处的柱子之上,口中也哇的一声,喷出鲜血。

看着这清秀少年不过轻飘飘的一掌便造成如此大的伤害,许多女眷都吓得捂住嘴,生怕自己发出什么声音,惹怒了这少年。就连司卫和司天凌也有些怵得慌,谁也没有料到苏子衿身边跟着的这个少年竟是功力如此的深厚,倒是叫他们有些后怕。

司随眸光幽深,显然对于雪忆有着极为深的探究之心。

司言清冷的眸光落在苏子衿身上,对于苏子衿的神秘和能力,他愈发的难以理解了几分。

一时间,场面变的极为血腥。

“我的半月啊!”沈氏吓得整个人一惊,也顾不得问责苏子衿,便飞奔到魏半月身边,哭着将魏半月抱了起来。只是,彼时魏半月已然昏了过去,犹如断了线的木偶一般,残破不堪。就连陶圣心和陶然看着,也觉得极为可怕。她们都以为苏子衿不过是普通闺阁女子,即便她来历不明,也依旧只是个女子罢了,只是,苏子衿身边的人,却是出乎意料的厉害。

只是,没有人知道的是,就在那一瞬间,陶圣心竟是庆幸今日受伤的是魏半月,而不是她。

莲儿见此,不由颤抖的愈发厉害了几分,心下对于自己的下场,有些害怕不已……

“快叫大夫来!”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魏元丰自然也是极为心疼,只听他低喝一声,道:“快让大夫来看看!”

有小厮应声离开,于是,魏元丰便看向苏子衿,愤怒道:“长安郡主,请你给本王一个交代!”

“汝南王要什么交代?”苏子衿微微一笑,神色依旧极为从容,她道:“魏小姐先是陷害本郡主,事情败露后又恼羞成怒,意欲行刺本郡主,本郡主出于自卫,自然不可能让她妄动。如今魏小姐咎由自取,本郡主心善没有令人当即诛杀,已然是给你汝南王府最好的交代了!”

魏半月的算计,苏子衿大概是一早便料到了。先前堪堪踏入厅堂的门槛时,便有一个婢女冲撞了过来,而且她谁也不撞,只朝着雪忆而去。雪忆虽有着很高强的武艺,但因着每次出门,苏子衿都叮嘱他不能随意妄用武力,故而那婢女撞过来的时候,雪忆便下意识的没有任何反应。

只是,那时候苏子衿便觉得有些古怪,那婢女撞完雪忆,怀中便有一个木盒子掉了出来,大多数人在这样的情况下,总会下意识的就帮忙拾起,因而雪忆倒也是不例外。等到那个婢女走了,雪忆忽然便叫住了苏子衿,只道他怀中有个东西被那婢女趁乱塞了进来。雪忆武艺极好,自然感受很是灵敏,苏子衿刹时便对这件事情、这无端的算计,心下有数了。

于是,苏子衿吩咐了青茗,让她去瞧一瞧这婢女的主子是哪一个,等到青茗禀报说是魏半月的时候,苏子衿便又让青茗借个机会将那东西原原本本、不动声色的放进魏半月怀中,青茗从前便常常在江湖上混迹,自是对扒手的勾当很是熟悉,故而这事对她来说简直是易如反掌。

之所以不放入那婢女身上,而是直接放进魏半月怀中,就是因为苏子衿猜得到,若是再莲儿身上被搜出来,魏半月为了逃脱了惩戒,自然便会将罪责推到婢女头上。

对于魏半月如今的下场,苏子衿丝毫不觉得自己的手段哪里过分。若是魏半月算计苏子衿,想来苏子衿并不会如此狠绝,可魏半月竟是打起了雪忆的主意,这一点让苏子衿心中便徒然生出了几分不可容忍与不可饶恕的戾气。

雪忆是她内心少有的一根软肋,谁若是想动他,便是真的触到了她的逆鳞,必死无疑

就在这时,苏墨冷厉出声,道:“今日魏小姐陷害之事,我战王府绝不可能善罢甘休!”

方才看到魏半月冲过来的时候,苏墨和苏宁已然是心都跳到嗓子眼了,下意识的便出手挡住魏半月,生怕苏子衿受到什么伤害,毕竟苏子衿体弱,因为一个魏半月便损了她,实在不值得。只是,他们谁也没有料到,这个唤作雪忆的少年,竟是如此的武艺高强,势不可挡。

说着,苏墨长袖一甩,便牵过苏子衿的衣摆,轻声道:“子衿,咱们回去。”

苏宁闻言,亦是同样冷哼一声,不屑道:“这破地方咱们不待了,妹妹,我们回去罢。”

“好。”苏子衿闻言,不由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来,随即她看向陶圣心,幽幽道:“魏小姐没来得及给子衿磕的三个响头,陶大小姐可得帮魏小姐记着才是。来日见面了,自是要魏小姐还了这笔债。”

魏半月虽看着像是受了很重的伤,一副回天乏术的样子,其实苏子衿心中有数,雪忆出手时可是只用了一层的功力。想来休养一个来月,魏半月也就可以好的差不多了,只是魏半月那时右手伸出来要打她,雪忆那一掌又是正面相对,大约即便是治好了手,魏半月今后这右手也不太好使了。

只是,若这些人以为她苏子衿就这么算了,显然是太过天真,敢打雪忆主意的人,自来便不会有好的下场!想到这里,苏子衿脸上的笑意愈发浓了几分,神情也越发高雅起来,那入骨三分的艳绝仿若妖魅,最是摄人心魂。

说着,苏子衿冲着司言缓缓扬唇,精致妩媚的脸容浮现一抹笑意:“今日多谢世子仗义相助,子衿感激不尽。”

言毕,苏子衿便随同苏宁和苏墨等人,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厅堂,离开了汝南王府这个多事之地。

裙摆缥缈,桃夭艳艳,司言盯着苏子衿离去的背影,一时间沉默不语。他眸光清冷透澈,清贵秀美的脸容仿若寒冰雪莲,微微垂下眸子,司言想起方才苏子衿对着雪忆耳语的那一句话,长长的羽睫不由微微一颤。

她说:雪忆,一切有我在。

那一句话就好像誓言一般,听的司言有些微微愣住。他记得清楚,那时候她桃花眸子隐隐闪烁着璀璨的光芒,温柔的不像是素日里那个笑的疏离淡漠的苏子衿。

所以,在那之后,他突然的,便想要顺着苏子衿的意一次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