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叶氏教女/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彼时,镇国公府

“滚开!都滚出去!”伴随着少女独有的尖锐、稚嫩的声音响起,紧随而来的是一大堆瓷片碎裂的声音。

“砰!”

“砰!”

“砰!”

“……”

“……”

就在这时,有端庄妇人走了进来,她穿着墨绿色窄袖束腰长裙,裙上用金丝勾边,绣着富贵牡丹的花纹,听到屋子里传来的声响,她不由皱起眉梢,神色之间满是担忧:“怜儿,你到底怎么了?”

镇国公夫人叶氏因着这两日娘家来人,忙于招待,于是今日的汝南王府寿宴,便推了没去,只遣了齐子亦和齐子怜两兄妹独自前往,本以为寿宴会直至傍晚时分,却不想,早早的齐子怜和齐子亦便回到了府中。

一到府中齐子怜就跑进自己的莲香阁,开始的时候是呜呜哭泣,大约哭了小半个时辰,便又大发雷霆,将一众丫鬟婆子骂了出去,四下摔起花瓶瓷器来,直直是闹得莲香阁人仰马翻。在这样的情形下,管事便急急的派人将叶氏请了回来。

叶氏的问话,屋子内的齐子怜显然是听到了,但是她却并不回答,只是依旧发着脾气,将门反扣着,不让任何人进去。

叶氏见此,不由凝眉看向一旁的管事,道:“世子呢?”

原本齐子怜和齐子亦是一同出门的,只是如今叶氏回府,却是没有见到齐子亦,若是往日里,叶氏倒也见怪不怪,但今儿个却是十分奇怪,毕竟在汝南王府出了什么事情,大抵也只有齐子亦知晓了。

那齐管事闻言,便低头道:“回夫人的话,世子一回府便出去了,至今未归。只是临走前吩咐说,不要让三小姐出国公府的大门。”

不要出国公府的大门?叶氏下意识的便蹙起眉梢,对于齐子亦,她其实是十分信任的,虽然他在外是闻名街头巷尾的纨绔子弟,但实际上却是极为稳重聪慧,只不过因着要减弱镇国公府的锋芒,避免引起昭帝的注意,他才一直伪装多年。只是,今日他却是说不让齐子怜出府?难道是齐子怜惹了什么麻烦?

想到这里,叶氏的脸色立即变得有些肃然起来。她回来的路上曾听闻到一些消息,说是汝南王府的寿宴上发生了意外,还未开始便已然一团混乱,就是魏老太君也被气的当场离开,场面一度一发不可收拾。听到这话的时候,叶氏其实并不那么相信,毕竟市井之言,真假到底未可知,更何况魏老太君德高望重的,谁人敢在她的寿宴上瞎闹腾?最后还是气走了魏老太君,这话简直是荒谬至极。故而,那时叶氏也没有多加打听,便直接回了府中。

然而,现下联想起齐子亦说的话和齐子怜的行为,难道是齐子怜将寿宴毁了,惹出了事端?

心下这般想着,叶氏神色严肃,便立即吩咐道:“齐管事,你派个人去外头打听下今日汝南王府发生的事情,要快!”

齐管事点了点头,便道:“是,夫人。”

只是,齐管事的话堪堪落下,便有小厮急急跑进来,禀报道:“夫人,世子回来了。”

“快将他唤过来。”叶氏瞳眸微微一张,便立即道。

“是,夫人。”小厮点了头,于是便出去了。

“夫人,可还是要出去打听?”这时候,齐管事又问了一遍。

“不必了。”叶氏摇了摇头,眸色沉沉道:“暂且先看看子亦怎么说。”

叶氏的话说完,齐管事便点头应喏,站在一旁随同等候。

不多时,齐子亦一身紫衣贵气,手执折扇风流的出现在叶氏的面前。一看见叶氏,齐子亦便问了声安,又道:“娘怎么突然唤我过来?”

只是,齐子亦的话刚一说完,里头齐子怜摔瓷瓶的声音便越发激烈起来,‘砰砰砰’的,听得人心烦躁。

“你也看到了,你妹妹回来以后便这般德行,到底怎么回事?”叶氏摇了摇头,倒没有质问齐子亦的意思,只皱眉担忧道:“可是在汝南王府闯了什么大祸?我今儿个回来便在外头听了些风声,说是魏老太君的寿宴出了意外,难道这与你妹妹……”

“娘,这件事倒是与怜儿无关。”齐子亦打断了叶氏絮絮叨叨的话,只正色道:“只是,怜儿这次犯了大错,惹到了不该惹的人。”

犯了大错?叶氏闻言,不由一颗心吊到了嗓子眼,是什么大错使得子亦如此严肃?历来子亦是很少这般模样的,除非怜儿这孩子真的惹到了什么大人物……

见叶氏脸色有些不好,齐子亦便接着道:“娘大概知道,怜儿对司言一直心存念想,这些年她更是一发不可收拾。”

“她惹到长宁王世子了?”听着齐子亦的话,叶氏不由难以置信的看向他,心中有一股不好的预感渐渐升起。

齐子怜喜欢司言的事情,叶氏作为她的亲娘,当然是知道的,只是司言一直以来都是性子极冷,从来没有给过齐子怜哪怕是一丝一毫的机会,于是叶氏自然也就没有多说什么,只道是十四五岁的姑娘家动了心思,左右再一两年也就淡忘了,毕竟谁人没有年少慕艾的时候?

可她怎么也没有料到,齐子怜竟是这般糊涂,当真惹到了司言

“若她只是惹到司言也就罢了,偏生她还惹到了另一个人。”齐子亦皱起眉梢,一想到苏子衿那张言笑晏晏的脸容以及杀伐果决的手段,他心中便有些不安。

若是齐子怜惹到了司言,只要不是太过分,想来司言都不会大动干戈,毕竟司言是个极为清贵之人,自是不屑同女子计较,可苏子衿……这女子显然并不是好相与的。

“谁?”叶氏问道。

齐子亦眸光微冷,回道:“苏子衿。”

“你说谁!”这一次,饶是镇定如叶氏,也不由的拔高了音量,颇有些失去了往日里的冷静。

苏子衿……竟是苏子衿?怜儿惹到的竟然是苏子衿!若是别人也就罢了,可苏子衿……她可是亲眼见着苏子衿三言两语便将重乐说的失去了理智,同时也因为苏子衿,重乐才落得这般下场。一个敢动前朝公主、杀皇子爱马,还能够轻易将自己摘了出来,一丝一毫也让人揪不到错处的女子,会是真的无辜至极?

即便苏子衿看起来弱不禁风,温温软软的,可叶氏却是个眼尖之人,她知道,苏子衿绝对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这般好脾性。

原本他还在想着要花一些时间同自己的母亲言明重要性,但瞧着叶氏如此惊惧的模样,齐子亦便知道,自己的母亲是知道苏子衿的厉害的,虽然他不知道她如何知晓,但眼下却是解决齐子怜的麻烦为重。

“事情的缘由究竟如何?”叶氏深吸一口气,随即看向齐子亦,手中的帕子捏的极紧:“你仔仔细细的同我说说。”

齐子亦点头,于是便将齐子怜与苏子衿的过节说了出来。说到苏子衿眸底一闪而过的杀意时,叶氏整个人有一瞬间的僵住。因为她知道,苏子衿若是真的要动杀机,那么恐怕齐子怜便是出了事,也决计无法追究到她身上,苏子衿,大抵就是这样一个心思深沉、高深莫测的人,即便是与她接触很少,叶氏也深知这女子的危险性。

等到齐子亦将缘由都说了一遍,里头的声响还是没有消停,一声声的瓷片碎裂的响声,就像是丧钟一般,一下两下三下……直击人心。

叶氏沉默下来,片刻,她微微沉下脸来,走向门边,朝着里头的齐子怜,淡淡道:“怜儿,娘现在给你一个机会,停息下来,自己出来。否则,娘便让人将门给破开了。”

屋子里,齐子怜闻言,满是泪痕的小脸上更是浮现起逆反的神色来,只见她操起手中的一个托盘,便狠狠摔向了门上。

“砰!”的一声,雕花精致的檀木门微微一震,响声巨大。

叶氏见此,不由脸色更加不好了几分,只她凝眸,便吩咐一旁的齐管事,道:“找几个小厮,将这门给破开!”

叶氏言语坚决,丝毫没有往日里心软的模样。怜儿大约是真的给她宠坏了,因着这些年对女儿的娇惯,如今才导致怜儿变得无法无天,做事也从来只按着自己的性子来。如今她既然闯下了如此大的祸,便是不能任由她再继续下去了

听到叶氏的吩咐,齐管事不由愣了愣,有些难以置信一直疼宠三小姐的夫人会做出这样的决定。随即他抬眸看向齐子亦,见齐子亦冲他点了点头,于是便领着命出去了。

很快的,三个小厮被带了进来,屋里头齐子怜的愤怒还没有发泄完,这一头叶氏已然下了死命令,要求立即破开齐子怜的房门。

小厮应了一声,按照叶氏所说的,三人合力,没几下便将齐子怜的房门撞开了。只听‘砰’的一声,那屋子的门应声裂开,随即一眼便可见里头瞪大了眼睛的齐子怜,一脸的不可置信。

彼时齐子怜正站在一堆碎渣之间,她屋中所有名贵的物件,甚至是桌上不起眼的杯子茶壶,也被摔得粉碎,散落四处。她床头的纱帐被撕碎、床上的枕头被扔到了碎渣之中,就连被褥也被撕扯的不堪入目。

“出来。”叶氏看着齐子怜,眸光冷淡,她仿佛不像从前一般,生怕齐子怜被这碎瓷片扎伤了,只继续语气严厉道:“自己出来还是让人抬你出来,二者选其一。”

齐子怜心下微微一惊,对这般模样的娘亲很是陌生。她原本以为方才她让人破门左右是威胁之话,并不会真的实行,没想到她却是真的这般做了。她原本以为看见自己站在凌乱的碎渣中,娘亲会像以往一样,担忧自己受伤。却不想,她如今眸光冷沉,看向她的时候,也丝毫没有担忧的神色。就连齐子亦,他的大哥,也是冷冷的瞧着自己,那股陌生而不在意的模样,一时间便让齐子怜慌了神。

人之所以任性妄为,大抵是因为知道有人会心疼自己。可当这样的一天到来,齐子怜发现原本该心疼她的人不但没有任何关切的神色,反而冷淡异常,不由自主的便让她屈服了下来。

心中有些害怕,齐子怜便缓缓走了出来,等到走至叶氏的面前时,她已然便想好了如何说辞。于是,没有等到叶氏开口,齐子怜就一脸的委屈,抹着眼泪,可怜兮兮道:“娘,那件事都是大哥……他不仅不维护我,还一心只护着苏子衿那个狐媚子,任由苏子衿让婢女当众打了女儿一耳光,而且……”

“住嘴!”这时候,叶氏冷声的打断齐子怜的话,严厉道:“到了这个时候,你还不知错吗!”

叶氏的话,让齐子怜不由瞪大了眼睛,本以为自己的娘亲会缓下语气安慰安慰她,可事实上却是相反。她已经如此敛下脾气了,娘竟然还这般呵斥她?

“我没有错!”齐子怜原本有些害怕的心思,在面对叶氏的这般严词之后,整个人便是越发的逆反起来:“是苏子衿那贱人自己勾引世子哥哥,要不是她当着我的面还不停的耍手段,我也不至于对她出言教训,更何况,大哥被她为难。我只是一心想要为大哥讨回一个公道罢了,我何错之友!”

说这句话的时候,齐子怜一脸的义正言辞,此刻就连她自己,也相信了自己说的话。可她到底是高看了自己,若她只是想为齐子亦说话,又如何牵扯上司言?又如何一颗心都在为苏子衿与司言的关系上打转?而不是真的为兄长打抱不平?

齐子亦听着自个疼爱多年的妹妹将罪责都推到自己身上,一时间有些无言以对。可眼前的少女毕竟是他宠了多年的小女孩儿,如今他是真的没办法如何严厉责怪。

“齐子怜,看来真的是我惯坏你了。”叶氏不怒反笑,只见她素来端庄温和的脸容上浮现一抹厉色,说出来的话也犹如利刃一般,冰冷刺骨:“即便是苏子衿和长宁王世子有何关系,又与你何干?你如今是越发把自己当一回事儿了啊!我记得曾经告诉过你,这世间的东西,得之我幸,不得我命,你既然无法令长宁王世子看好,又有什么资格阻止其他女子与他相好?你如今这般死缠烂打、自以为是,难道就能够博得长宁王世子的青睐?还是说其他任何一个男子会真心欢喜你这般心思歹毒、自私自利的女子?”

叶氏是个聪明的女人,这是整个镇国公府,乃至贵族圈子都知道的事情。齐子亦的父亲,如今的国公爷齐远岸是个十足十的纨绔,比起齐子亦大概完全不是一个档次,因为齐远岸是真的纨。他每日里流连烟花场所,几乎整月整月的不着家。

齐远岸娶了叶氏的头几年,大抵算是夫妻间最为恩爱的时光,只是,不过短短五年的恩爱过后,齐远岸便腻味了,他开始嫌弃叶氏不够貌美,不够温柔似水,也不够解风情,不懂得讨好男人。于是,他便又回到了烟花之地,并一月两月的,不停往府里头塞女人。只是,眼见着妾氏一个两个的增加,叶氏却是没有丝毫反应,后来还是老国公看不下去,直接便派人将齐远岸押了回来,并且下了死令,只道齐远岸若是再敢将旁的女子带回府中,镇国公的位置,便不再是他的。

齐家虽然到了齐远岸这辈,只单单齐远岸一个男嗣,但那时齐子亦已然出生,老国公又是个心狠的,自然威胁的便是让国公的位置落到齐子亦头上。大景朝并不是没有这样的先例,只要他开口央求昭帝,左右不过一道圣旨的事儿。于是,齐远岸从那以后,便再也没有纳妾之举了,只是即便如此,他依旧是整日里流连烟花之地,醉生梦死,对叶氏和齐子亦、齐子怜更是不管不问。

但即便如此,叶氏一个人也是将镇国公府安置的妥妥当当,也同样将子女抚养长大,就连后院的那些个姨娘小妾、庶子庶女,她也一并打理的十分妥帖,从来没有什么不和的消息传出。这样的妇人,大抵是整个锦都,乃至四国大陆都少见的闲德温婉,聪明通透。

因为她很早便知道,与其拴住男人的心,不如不管不问不在意,只做好自己的本分之事。可天底下,有哪个女子能够入了局后,还全身而退呢?

这一头,听到叶氏的话,就连齐子亦也有些不可置信起来。叶氏一直都是十分温婉的人,即便是他们犯了错,斥责的时候,她也是极为温和,从不曾这般严词俱厉,说出来的话也入骨三分,伤人至极。

齐子怜亦是整个人呆住了,片刻,她才咬着唇,恨声道:“娘,你……你怎么能这样!到底那贱人是你的女儿,还是我是?世子哥哥只是现下不喜欢我而已,我还有时间!更何况,苏子衿那贱人完全配不上世子哥哥,那贱人来路不明,勾引完一个又一个男人,这样不知廉耻、心思肮脏的女子,凭什么她就可以?”

听着齐子怜嘴里一个又一个贱人的骂出,齐子亦不由拧起眉梢,他大约是没有想到,自己的妹妹竟是变成了这样狰狞的一个人,为了司言,值得吗?

“凭什么?”叶氏却是依旧没有生气的模样,她只是忽然冷笑一声,道:“怜儿,没想到我竟然有你这般愚蠢的女儿!就算那人不是苏子衿,是陶圣心呢?你可是会甘心?还是说,无论是谁与长宁王世子有些干系,只要那人不是你,你就决计不会容忍?”

说着,叶氏脸上漫过一抹嘲讽的笑来,继续道:“你只不过是在欺骗自己罢了,你想心安理得的伤害她人,想要为自己的自私找借口,可你,彻头彻尾就是自私狭隘,丝毫不懂爱的人!你做不到成全,做不到体谅,你只是将所有的错误都归咎到她人身上,只是,你分明心底知道的,即便你站在长宁王世子面前,他也决计不会看你一眼,否则怎么会令人将你丢出去?你只是怯懦,不敢承认罢了!”

这个女儿,她宠了十多年,爱了十多年,自然也最是清楚她的想法,尤其是现下,她年少慕艾,正处在最为痴狂的时候,若是走错一步,便再回不了头。所以,她要让她正视自己,看看自己到底存着怎样的心思,看看这样的自己,到底值不值得他人欢喜,即便因此她恨上了她这个作娘亲的,也是无妨,左右她能够想明白,这就是最佳的结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