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苏子衿的温柔一面/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傍晚时分,远空云霞布满,那深橘色的光芒,犹如黄昏最美的歌颂,自然的便流露出一股宁静致远的美来。

彼时,苏子衿站在庭院之中,她一袭云锦雪衣,外罩一件靛蓝色的彩雀绣样大氅,灼灼的眉眼微微弯起,模样很是温软。

“子衿姐姐,是这一簇吗?”远处响起雪忆的问话声,少年清冽的独特嗓音带着一股子雀跃与兴奋的情绪。

“是。”苏子衿微微一笑,看着飞身登上一株红月金木樨的雪忆,唇畔一弯,又道:“旁边那簇,更红的那簇也一并摘了罢。”

“好。”雪忆笑起来,露出两边的小虎牙,随后身手轻灵,很快便摘了两簇木樨,飞身下来。直到落至苏子衿的面前,他才停住身子,而后伸出手,将那两簇红月金木樨递到苏子衿面前,道:“子衿姐姐,给你。”

说这话的时候,雪忆眸子亮晶晶的,仿佛一个等着喂食的孩子,那模样甚是可爱讨喜。

苏子衿眉眼含笑,温柔的接过雪忆递来的木樨,随即吩咐道:“青烟,将这大氅给褪去罢。”

“主子,不若明日再给雪忆做桂花糕罢?”青烟不赞同的看了眼苏子衿,便又担忧道:“主子今日大约也是累坏了,如今晚风习习的,莫要着凉了才是。”

雪忆素来最是喜欢苏子衿做的桂花糕,来到锦都大约也是有两个多月了,苏子衿倒是不常下厨,故而雪忆一直都惦念着苏子衿做的桂花糕,但到底他也是顾念着苏子衿的身子,所以一直懂事的没有提过。

只是,今儿个雪忆在外头受了委屈,苏子衿便想着要安慰安慰他,大抵她思来想去,也就桂花糕能够让他欢愉许多。

雪忆闻言,不由瞄了一眼苏子衿,见苏子衿脸色确实有些苍白,低头想了想,便又立即道:“子衿姐姐,雪忆不想吃桂花糕了。”

“不妨事的,既是采摘了新鲜的红月金木樨,放到明日再做,口感自是极大不如。”苏子衿轻声笑着,只看了眼青烟,顿了顿便继续道:“不过是做个糕点罢了,倒不至于如何,难不成身子骨真的不济到这般地步不成?”

说着,苏子衿兀自解开大氅,淡淡道:“再者说,小厨房里头生着柴火,如何会冷着?”

见苏子衿解开大氅,青烟无奈,只好上前一步,伸出手帮着苏子衿褪下那大氅,低声道:“主子,我来罢。”

雪忆见苏子衿如此,心下又是雀跃又是有些愧疚,正在他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只听苏子衿笑吟吟道:“雪忆,怎的不一起去?我可等着你帮我打下手呢!”

瞧着雪忆的模样,苏子衿便知道他在想什么,于是她说完,便又笑着补充道:“今儿个可不是只为你这只小馋猫做桂花糕,还不快过来么?”

听到苏子衿的话,雪忆很快便展开了笑颜,他素来对苏子衿的话很是信任,自是不会想许多,于是,他跟上苏子衿的步子,随同前去小厨房。

身后,青烟摇了摇头,只暗暗叹一口气,直道自家主子实在太过宠溺雪忆。

片刻后,桂花糕很快入了蒸笼,苏子衿擦了擦额角沁出的水珠,却见青书敲门入内,禀报道:“主子,芳菲郡主求见。”

“沈芳菲?”苏子衿闻言,不由顿了顿手中的动作,抬眸看向青书,道:“她可有说是何事?”

沈芳菲今儿个午后便离开了战王府,苏子衿以为,既然她染了风寒,自是需要早些回去歇着才是,毕竟闺阁中娇养的女儿家,最是不能懈怠了。

“没有。”青书低头,答道:“属下问过,但是她之说和主子提前有约,并不透露其他。”

有约?苏子衿垂下眸子,忽然便想起沈芳菲离开的时候,她确实说过煮酒恭候,只是,沈芳菲这般快的到来,到底出乎她的意料。想了想,苏子衿便缓缓一笑,道:“将她带去小筑等着罢。”

“是,主子。”青书应声,随即很快便出去了。

见青书离开,苏子衿便吩咐一旁的青烟,道:“再过半刻钟,你便让人将这蒸笼取出来,装一些桂花糕送去与母亲他们,再装一些送来小筑罢。”

青烟低眉:“是,主子。”

苏子衿点了点头,便自去洗了手,待到洗净了手,她接过雪忆递过来的帕子擦拭后,一边任由青烟为她披上大氅,一边问道:“青茗那边若是回来了,记得让她先不要对魏半月出手。”

青烟闻言,手下一顿,笑道:“主子是想看看王爷如何处置?”

苏子衿今日原本是让青茗先去打探一番丞相府、汝南王府和镇国公府的反应,顺带着给魏半月下个毒的,毕竟魏半月如今受的伤,在苏子衿看来,并不够。

是的,并不够呵,敢打雪忆主意的人,只这样小小受个伤便想让她苏子衿作罢了?未免将她苏子衿看的太过良善了。只是,既然战王爷表示要替她料理,那么她就静观其变,若是战王爷做的还不够,那么苏子衿自然很是乐意再添加一笔——锦上添花。

听到青烟的话,苏子衿只缓缓攒出一个笑来,那高雅的模样,隐约之间透着悲悯人世的温软,全然看不出一丝一毫的邪念。

“主子可是打算就这样放过陶圣心和齐子怜?”心下明白苏子衿的意思,青烟便又问道:“那齐子怜倒是其次,可陶圣心那女子着实歹毒,三番两次针对主子,看着她那副白莲花的模样,简直令人作呕!”

一想到陶圣心,青烟便满脸的嫌弃,手段低劣也就算了,还故作良善,那股子伪善的模样,实在让人看着不舒服。

“齐子怜且看看罢,至于陶圣心……”苏子衿只微微扬唇,幽静的桃花眸子忽然变得深不可测,笑容凛然:“我在等她犯更大的错误,而后……斩草除根!”

小打小闹,其实并不适合对付陶圣心。陶圣心一直到如今,也没有哪一次是自己出手的,无论是怂恿司卫对付苏子衿,还是欲借司卫的手将有毒的玉琉璃送到她手上,亦或者这一次,由魏半月出面,想要毁了她的名声,没有哪一次是陶圣心独当一面,亲自设计。

所以,苏子衿便是在等,等陶圣心没了耐心,开始犹如豢养在笼子里的野狗发狂发怒,等陶圣心不顾一切,妄自动手,等到那一日的来临,她就要一次性将她揪出来,让她这只暗鬼在阳光底下,灰飞烟灭

……

……

另一头,沈芳菲和阿穆在青书的引领下,很快进了小筑。大约等了一会儿,便瞧见苏子衿带着雪忆和青烟,缓缓走进了门槛。

见到苏子衿的那一瞬间,沈芳菲有些不知所措,她其实不太清楚,自己为何在这样的时候,想要见一面苏子衿,等到进了落樨园,她一时间便又生了一丝怯意,脑子也一下便清醒了过来。

沈芳菲还没有开口的时候,苏子衿已然笑吟吟的问道:“郡主今日来找子衿,可是只为饮酒?”

她盯着沈芳菲那略微有些红肿的脸颊,眸光闪过一抹转瞬即逝的幽暗,心下便大抵知道了沈芳菲此行的目的。苏子衿神色从容,便又低眉吩咐一旁的青烟,道:“去将陈年的桂花酿启一坛出来罢,顺带准备一些下酒菜过来。”

“是,主子。”青烟点头,随即很快便离开了。

见苏子衿也不问她是何原因,便忽然吩咐了备酒,沈芳菲和阿穆都有一瞬间的呆愣。似乎想到了什么,沈芳菲垂下眸子,便兀自笑道:“苏子衿,你这人啊,就是太过通透。”

分明她什么也没有说,可苏子衿这模样,显然就是知道了她遭遇了什么,亦或者说,她的遭遇,她一直都了然于胸,所以那次,她才说要与自己打赌,不是吗?

“你今日也算是有口福了。”苏子衿微微一笑,倒是没有回答沈芳菲的话,只缓缓走到椅子上坐下,随后语气熟稔,淡淡道:“方才做了桂花糕,大抵再一会儿便要出炉。”

雪忆一听到苏子衿提起桂花糕,双眼便亮了起来,犹如天幕中闪烁的星辰一般,满是笑意:“子衿姐姐做的桂花糕,很好吃。”

沈芳菲微微愣住,不由脱口问道:“你还会做糕点?”

虽说古时女子以上得厅堂、下至厨房为贤惠,但锦都中的女儿家,大都是娇养在深闺之中,若是仔细说起来,只大多数嫁了人、或者准备嫁人的女子会开始习得庖丁之技,以讨夫家欢喜。只是,沈芳菲没有想到,苏子衿看起来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模样,却是个极为贤惠的女子,倒是令人诧异。

苏子衿颔首,不以为意的一笑,道:“不过是庖丁之技,并不算是稀罕事儿。”

说着,苏子衿看向雪忆,语气温柔道:“雪忆你去厨房看看桂花糕好了没有,若是好了,你便让人端一些过来罢。”

“好。”雪忆点了点头笑了笑,随即一溜烟的,便离开了小筑。

沈芳菲盯着苏子衿,见苏子衿如此模样,一时间倒不知如何开口,只觉得苏子衿待这个唤作雪忆的少年,是真的极好,她眉眼之间,全然是温柔之色,丝毫不显疏离淡漠。

很快的,青烟领着人将酒和菜都带了过来,原本空荡荡的桌上,一瞬间便摆满了食物。

苏子衿左手牵起袖摆,做了个请的姿势,笑道:“郡主,上桌罢。”

沈芳菲闻言,倒也没有扭捏,只缓缓起身,坐到了桌前,而后她瞧见苏子衿亦是起身,却没有坐在主位上,而是坐在她的身侧,神色高雅从容,仿若她们是经年故交一般,那股随意自在,令人惊诧。

“青烟,斟酒。”苏子衿淡淡道。

青烟闻言,便很快为沈芳菲斟了一小杯酒。

阿穆见此,不由担忧道:“郡主,你风寒未好,怎可饮酒?更何况……”

“已经好了。”沈芳菲打断阿穆接下来的话,生怕她将自己不会喝酒的事情抖落出来,虽然苏子衿不会嘲笑她,可到底这样的情况令人平白觉得有些尴尬。毕竟,是她主动提出‘煮酒之约’,也是她自己想来见苏子衿,这一系列冒失的举动,都是她自己造成的。

说完这句话,沈芳菲便执起酒杯,一口气将那桂花酿咽了下去,只是,那突如其来的灼烧感和辛辣感令她忍不住一呛,便剧烈咳嗽起来,整个脸也因为咳嗽而涨的通红。

“咳咳……”沈芳菲放下手中的酒杯,捂着唇咳着。

阿穆心下一紧张,便拍着沈芳菲的背,担忧道:“郡主,你没事吧?”

“无……咳咳,我……”沈芳菲缓了口气,才道:“无妨。”

“大约是这酒比较烈,郡主喝不惯罢。”苏子衿眉眼含笑,只淡淡说着,似乎并不知道沈芳菲不回喝酒一般,可说出来的话却是解了沈芳菲的尴尬:“郡主不妨慢些品味,也可以好好尝尝这桂花酿的醇香。”

瞧着苏子衿拿出这珍贵的桂花酿与沈芳菲,其实青烟是有些心疼的,毕竟这桂花酿何其难得,就是燕夙也只得了三坛,如今瞧着沈芳菲这模样,俨然就是没有喝过酒的,如何能够品的出这酒的醇香?

沈芳菲闻言,便按照苏子衿所说的,慢慢撮了一口,感到没那么辛辣以后,她不由抬眸看向苏子衿,问道:“你不喝么?”

苏子衿还没有回复,青烟便率先道:“主子身子不好,不能饮酒。”

听着青烟的话,苏子衿只淡淡笑着,不可置否。

“这样啊!”沈芳菲垂下眸子,不知为何,只觉得脑袋有些晕,可分明她才不过喝了一小杯的酒,怎么可能就醉了?

瞧着沈芳菲那恍恍惚惚的神色,苏子衿便知晓,这沈芳菲想来是有些醉了。桂花酿虽醇香,但是比起她酿的许多酒,大抵算是最为烈的一个了。再加上沈芳菲本身不会喝酒,自是容易醉的。

“这酒颇有些烈性,”苏子衿提醒道:“郡主还是不宜多喝。”

“不过是一小杯而已。”沈芳菲摇了摇头,忽然不可控制的笑起来:“苏子衿,你也太小瞧我了吧?”

“郡主?”阿穆有些不可置信,沈芳菲这笑……分明有些许狂放的意思啊!素日里她虽然也笑,但从没有像如今这样,哈哈大笑,尤其是方才没有人说起笑话……

沈芳菲没有理会阿穆,只兀自又倒了一杯酒,摇头晃脑道:“苏子衿,我啊……”

说到这里,沈芳菲指了指自己的鼻尖,目光却是落在苏子衿的脸上,呵呵一笑,道:“我输了。”

不过是简单的几个字,沈芳菲说的心中有些难受,她不自觉的便涌起一股酸涩,脑海中也自然而然的便回想起重乐打她时候的那股狠绝,丝毫不像是一个母亲该有的眼神。

“我给你立字据。”沈芳菲皱了皱眉梢,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便又道:“我给你立字据。”

“不必。”苏子衿微微笑着,只轻声道:“字据便算了,你心中有数便好。”

“苏子衿,你真是有意思啊!”沈芳菲道:“你就这么相信我吗?若是我不认账,你不是白给解药了吗?”

分明不是多么熟悉的人,可苏子衿的这般信任,平白让她觉得好笑,也不知是她太过天真,还是苏子衿太过无邪,怎的就无缘无故信她之言呢?

“我不杀伯仁,”苏子衿弯唇,眉眼灼灼:“伯仁却因我而死。”

“什么意思?”沈芳菲歪着脑袋,眼睛却盯着苏子衿那高雅而艳绝的脸容,不知在想些什么,有些迷迷糊糊。

“你若是不认账,我便派人杀了重乐。你若再接近重乐,我便派人将她挫骨扬灰。”苏子衿轻声一笑,神色却一如既往的温软:“虽说你现下对她失望,可她若是因你而死,你岂会安心?”

苏子衿的话一落地,阿穆便整个人愣住了。她没有想到,苏子衿……竟是用这样的方法,来帮助她家小姐。跟在沈芳菲身边多年,阿穆自然知道,若是他日重乐再次求上门,沈芳菲一定不忍心拒绝,届时,恐怕她会被重乐害的更惨。

而苏子衿的话,却是在威胁,她说得出做得到,自然不是儿戏之言。可这样的苏子衿,自己做了坏人,却是只为帮沈芳菲……让她远离重乐

原来,她所说的打赌,所要求的奴隶之约,从头到尾只是为了拉沈芳菲一把,重头到尾都没有存一丝坏心,这样的苏子衿……有些温暖如春,令人动容。

“苏子衿啊,你这人怎么这样……”沈芳菲放下手中的杯子,笑道:“这样的温暖。”

苏子衿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笑着,神色之间丝毫没有变化。

见苏子衿不说话,沈芳菲倒是没有在意,她连续又喝了两杯酒,只觉得这酒越来越香甜,却没了最初时候的那股子辛辣。

“苏子衿,你知道吗?有时候我特别羡慕你,你生的好看,人又聪慧,又是府中的掌上明珠……”半晌,她忽然醉醺醺的,眼神有些迷离,痴痴笑起来:“你不知道,我小的时候,总常常去问奶嬷,为何母亲和父亲都不喜欢我呢?我明明看见柔妃娘娘就很是疼爱六皇子,即便六皇子早年便去世了,她也一直惦念着他……可我还活着啊!我的父母却都是宁愿我死了!”

“我知道,我父亲是因为我长得像母亲,所以他不喜欢我。我的母亲是因为我害的她没能生出儿子,便怨恨我……可我也不愿意,不愿意像母亲,也不愿意出生……他们都没有问过我,便将我生出来,真是好笑死了啊!”

苏子衿桃花眸子闪过一抹叹息,随即她伸出手,抚了抚沈芳菲的脑袋,低声道:“这不是你的错,你无法选择你的出生,但你已然选择了良善。”

她认真的看向她,朱唇微抿,缓缓笑道:“你已经,做的很好了。”

父母一直都是孩子最好的榜样,可沈芳菲在这样不好的榜样下,还是保持着一颗良善真挚的心,她虽也怨天,却没有尤人,大约,这就是她的与众不同罢。

听着苏子衿的话,沈芳菲忽然便笑的很大声,可是笑着笑着就又哭了起来,她像个被抛弃的孩子,哭的手足无措。

沈芳菲伏在桌上,手中却是抓着苏子衿的衣袖,呜呜道:“苏子衿,你怎么这样好……怎么会这样好啊!”

苏子衿没有说话,只静静的坐在一边。

片刻之后,那断断续续的哭声,还在继续,可沈芳菲却是已然醉的不省人事。

阿穆忽然跪了下来,她重重的给苏子衿磕了一个响头,便道:“郡主良善之心,阿穆感激不尽。阿穆从前误会郡主,万死不辞!”

所谓的良善之心,大抵就是在说苏子衿与沈芳菲的打赌了,无论如何,苏子衿都是站在拉沈芳菲一把的立场上,从未存过害她之心。

“起来罢。”苏子衿淡淡道:“将你家郡主扶到西厢的客房去歇着,稍后我会让人煮了驱寒药与你,你自是喂她服下便是。”

说着,苏子衿轻柔的从沈芳菲手中将自己的袖摆抽出,随即缓缓起身,只慢慢走出了小筑,到底没有多说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