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结亲之说(题外话是亮点)/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子衿走出小筑,便瞧见雪忆像只小花猫一样,桂花糕吃的满嘴都是,手中却还拎着一个小篮子,俨然便是来送糕点的。

青烟戏谑一笑,道:“雪忆,你怎的去了这样久?”

“我……”雪忆有些不好意思的垂下眸子,眼珠子却一直乱转着,想了想,便回复道:“我去出恭了。”

“哈哈。”青烟闻言,忍不住笑了起来,只道:“你这出恭怎的出的满嘴都是糕点屑?难道是一边出恭,一边吃桂花糕?”

雪忆闻言,不由撅起嘴,瞪着青烟,结结巴巴道:“才……才没有!”

“青烟,莫要逗雪忆了。”苏子衿失笑,只淡淡道:“雪忆下次若是吃了桂花糕,可要好好擦干净嘴巴才是,不过到底不是什么大事,犯不着为此掩饰。”

说这话的时候,苏子衿神色温软,丝毫没有责怪的意思,雪忆闻言,便朝着青烟哼了一声,随即看向苏子衿,笑弯了眉眼,乖巧道:“子衿姐姐的话,雪忆记住了。”

雪忆虽心智不太成熟,但却是个颇为在乎面子的孩子,若是苏子衿严厉斥责他‘掩饰’的行为,雪忆只会气恼伤心,毕竟他的初衷只是拉不下脸面的羞怯行为,并不是如何刻意为之。故而,对于雪忆,苏子衿总有着自己的一招方式,这大抵也是雪忆极为喜欢苏子衿的原因之一。

“回去洗漱歇着罢。”苏子衿微微笑着,低低道:“今日大约你也是累坏了。”

说着,苏子衿便又看向青烟,问道:“母亲和哥哥们的糕点可是送过去了?”

“主子,送去了。”青烟笑着回复道。

苏子衿颔首,而后又漫不经心的问道:“今日可是到了药浴的时候?”

“是。”青烟眼底漫过一抹心疼之色,半晌才继续道:“主子,药浴已然准备好了。”

苏子衿闻言,只淡淡笑了笑,眉眼浅浅:“好。”

……

……

楚园

“王爷、王妃。”有婢女敲门入内,手中提着一个小篮子,低眉恭敬道:“这是郡主遣人送过来的糕点。”

“糕点?”战王爷有些诧异,毕竟苏子衿忽然遣人送来这糕点,到底有些奇怪。

一旁的荆嬷嬷闻言,便笑起来,道:“大约是郡主心思细,夜间命人做了糕点便想着也给王爷和王妃送来一份。”

“子衿是个贴心的孩子。”战王妃笑了笑,随即吩咐道:“嬷嬷,你打开来瞧瞧?”

荆嬷嬷领命,便很快上前,接过婢女递来的糕点,而后她将篮子放置在桌上,缓缓打开。一瞬间,便有一股桂花香四溢开来,那浓浓的香甜味觉飘散在热气之中,清新而不腻,令人不由食指大动。

“这是桂花糕?”战王爷放下手中的兵书,不由起身,捻起一块桂花糕,尝了一口。只是,咬完那口桂花糕后,他的瞳孔不由一缩,讶异之色便浮现在了脸上。

“怎么?”战王妃瞧着战王爷那神色,忍不住笑道:“难道是很好吃?”

战王爷素来不是很喜欢甜食,故而素日里对一些糕点,他都是兴趣缺缺。只是,如今他这模样,显然是极为惊讶,一副被惊艳了的模样,倒是有些稀奇。

战王爷忍不住啧啧称奇,夸赞道:“楚楚,这糕点当真是不比御膳房的差,甚至比御膳房……不,比我吃过的所有,都要来的好味道!”

“真的有这么好吃?”战王妃挑眉,随即也跟着捻了一块,尝了尝。

香而不腻,甜而清新,这桂花糕……倒是真的不似寻常

战王妃诧异道:“府中何时来了这么个手艺好的师傅了?”

“娘!”还没等到那婢女回答,苏宁的声音便传了进来,片刻之间,苏宁便一脸喜色,身后跟着同样高兴的苏墨,两人进了门槛。

“怎么了?”战王妃问:“什么事情这样开怀?”

苏墨笑道:“娘,妹妹是不是也差人给你和爹送来桂花糕了?”

“不错。”战王爷点头,挑眉瞟了一眼苏墨和苏宁,心下只觉得,为何他以前没发现,这俩儿子有些傻里傻气?比起闺女的聪慧沉稳,到底这俩傻小子不太出彩啊。

苏墨和苏宁倒是没有注意到战王爷那嫌弃的眼神,两人皆是极为自豪开心,只见苏宁挤眉弄眼道“娘,你知道这桂花糕是谁做的?”

“还能是谁?”战王妃不解道:“大约是府中亦或者是子衿自己带来的厨娘罢。”

苏子衿在落樨园,大多都是启用自己的人,这一点战王妃倒是不以为意,毕竟这些人在苏子衿身边伺候多年,自是比战王府的丫鬟小厮做事来的妥帖许多。更何况,谁的人都无所谓,只要苏子衿自己用着方便,便是没什么关系。

“错!”苏宁得意一笑,继续道:“娘大约猜不到,这其实是妹妹亲手做的!”

说这话的时候,苏宁和苏墨都是满脸的自豪,好似会做桂花糕的是他们一般,那股子得意的劲儿,实在让人容易误解。

“你说是子衿做的?”这回,倒是轮到战王爷傻眼了。苏子衿是个怎样的女子?大约在他心中是个聪慧至极的女子,因为聪慧,他并不认为自个的女儿该具备这些‘贤惠’的技能,毕竟庖丁之技,到底有些伤害女子细嫩的肌肤,便是战王妃平日里要给下厨做些吃食,他都是心疼至极的。

“子衿竟是这般好手艺。”战王妃颔首,神色之间便浮现起自豪,那模样倒是与苏墨和苏宁极为相似,要不是如今夜渐渐深了,他们倒是恨不得敲锣打鼓,四处宣扬一番苏子衿,毕竟如今美艳动人的女子不少,但美艳之余又聪慧绝伦、贤惠温柔,实在是人间极品

只是,在场的,唯独战王爷颇有些愁眉苦脸,不知在想着什么,显得思绪沉沉。

“爹,你怎么了?”苏墨见战王爷眉头紧皱的模样,不由道:“可是哪里不对劲?”

苏墨的这一问,让苏宁和战王妃的目光也随之落在了战王爷的脸上。只见战王爷神色颇有些凝重,仿佛在忧心什么事情一般,着实有些奇怪。

“可是遇着什么大事了?”战王妃蹙眉,依着她对战王爷的了解,自然知道他很少这幅严肃而忧心忡忡的模样,若是有什么事情令他如此,显然是件大事了。

“关上门。”这时候,战王爷看了眼门槛前站着的婢女,吩咐道:“你们都退下罢。”

“是。”婢女小厮们齐齐应声,很快的便离开了。

此时,屋子内除了苏家几口人之外,便是无常和荆嬷嬷了。

见战王爷如此肃然的模样,苏宁和苏墨都不由有些担忧,大约这件事情与子衿有关,否则战王爷也不可能忽然之间便这般样子。

心中想着,战王爷已然率先开口,只听他沉声道:“你们可知先前陛下召见子衿,所谓何事?”

昭帝召见苏子衿的那件事,虽然这一大家子的人都绝口不提,但心里头却是极为在意、并且忧心的,那时候苏子衿没有言明,但他们知晓,苏子衿只不过不愿意他们担忧,便故意瞒着不说。所以在那之后,他们一个个的才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好似彻底遗忘了那件事一般,只是心底到底是介怀的。

见战王爷这般慢慢吞吞的模样,战王妃简直急死了,只见她拍了下战王爷,便道:“苏彻,你倒是快说呀,吞吞吐吐的,你要急死人啊!”

战王爷摸了摸鼻子,随即又正色道:“陛下与子衿提起她与七皇子的婚事。”

说完,战王爷却是绝口不提苏子衿表示要嫁给司卫的决定,他知道苏子衿只是要达到某个目的,可偏生她的终身大事不可儿戏,所以,他决计不允许苏子衿胡来。

“什么!”

“什么!”

苏宁和苏墨齐齐发声,只见他们两人同时瞪大了眼睛,一脸的难以置信。

战王妃倒是没有惊讶的模样,她一直知道,苏子衿与司卫的娃娃亲一日没有解决,那么她们之间的婚事便一日无法得到处置。

想了想,战王妃便叹气道:“子衿这孩子,怎的也不同我们说呢?毕竟一家人坐下来,终究是有解决的办法。”

战王妃的话,苏墨和苏宁皆是十分认同,只听苏宁道:“子衿定然不可能对七皇子有任何心思,那家伙不过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们子衿,他也配得上?”

说到最后,苏宁的神色都有些不屑了。对于司卫,他以前是瞧不上,如今却是鄙夷了。经过汝南王府的事情,他越发看的清楚,这个口口声声说喜欢苏子衿的男子,不过是个愚蠢、欺软怕硬的懦夫罢了,这样的人,哪怕是天皇老子的身份,也是配不上他家天仙似的妹妹。

“爹,娘。”苏墨也是不赞同,于是便道:“我们想想办法为子衿推了这婚事罢?左右如今圣旨没有下来,事情还要回旋的余地……”

战王爷闻言,点了点头,肃然道:“楚楚,你这些日子多留心锦都的好儿郎罢,门第如何倒是其次,只要家宅祥宁,府中没有那些个乌烟瘴气的事情,待子衿又极为好的便足够了。”

对于门第,其实战王府的人都不太在意,毕竟战王爷自身就是出自布衣,自然不会对出身介怀太大。只是,最重要的便是要待苏子衿好,且后院干净,没那些个阴私肮脏的事儿。

战王妃闻言,显然是十分赞同的。苏子衿是她唯独的女儿,许多年前的时候,她便一直想着,等到日后孩子长大了,便给她寻一门好的亲事,找一个俊俏正直的好儿郎,可谁也没有料到,孩子一去便是十七年,十七年后回来,如今却又要匆忙给她寻亲,到底有些让人心中难受。

这般想着,战王妃已然叹气,看向苏宁,问道:“阿宁,你素日里识得的锦都男儿多,可是觉得哪个与你妹妹般配一些?”

“锦都男儿?”苏宁凝眉,脑海中不由将所有品行不错的男儿都寻思了一遍,片刻,他才踌躇道:“就我所知……还真没有。”

有妻妾的首先排除,于是剩下的便只有三分之一,府中水深的再次排除,于是就只剩下十分之一,最后再筛选出能配得上他妹妹的青年……实在是没有,毕竟在他眼中,自个的妹妹是顶顶好的一个,普通男儿怎么配得上她?

这时,苏墨忽然出声,只听他道:“妹妹和长宁王世子……好像有些不同。”

“你说司言?”战王爷蹙眉,若是说司言的话,大抵是锦都中与苏子衿最为合适的一个了。且不说司言如何优秀,便是他长宁王府也是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的,没什么乌七八糟的事儿闹心,只唯独最重要的一点……司言真的会对子衿好吗?

虽然在汝南王府的事情中,司言确实为苏子衿出头,也确实表现出一丝待苏子衿的不同,可不知为何,战王爷总觉得不那么真实,毕竟他识得这青年这么些年,从来与他没什么太大交集,即便有,他也是冷冰冰的模样,看不出丝毫的人性化。

“不可以!”战王妃摇头,显然不是很看好司言。于是,她深吸一口气,便叹道:“长宁王世子确实相貌好、丰仪好,为人洁身自好,家世背景也是一等一的好,可唯独他的性子……那样冷情的一个人,子衿若是嫁过去,还有什么好日子可言?”

嫁人是一辈子的事情,若是嫁错了人,便是痛苦的一生。司言再好,也太过冷清,他即便什么重话也不说,可冷冰冰的那张脸一摆,苏子衿又哪里会看着舒服?再者说,苏子衿常年在外,也不知吃了多少苦,她虽看着温柔,但性子却也是孤冷的,两个孤冷之人在一处,如何生的出爱意?

战王妃的意思,众人也皆是知晓,可如今,谁又能够符合所有条件呢?

一旁听得认真的荆嬷嬷忽然出声,只听她道:“王妃,不如考虑考虑表少爷?”

镇南将军府一直是大景朝十分得势的贵族世家,几代下来,都是忠勇之后,但先皇在世时候,镇南将军府因手握重兵,深被忌惮,为了保全自身,镇南将军府便自请下放蜀郡,一直到如今二十年过去,一大家子已然是在蜀郡安稳下来,丝毫没有重回锦都的念头。

战王妃是镇南将军府荆家的小女儿,她上有三个兄长,下有一个弟弟,都是一母同胞,嫡出子嗣。因着镇南将军府百年下来的家规教条约束,以至于镇南将军府的子嗣都是不允许纳妾,便是女儿也不能够嫁给有妾室之人,故而镇南将军府中的亲族关系一直极好,为外人所称颂。

“侄儿们倒是可以考虑。”战王妃思索道:“荆家一直都不允许纳妾,若是子衿嫁到荆家,倒是不错,只是……父亲和哥哥他们显然不会回锦都来,子衿若是嫁到蜀郡,恐怕聚少离多。”

对于这个女儿,其实战王妃是真的割舍不下的,若不是现下情势所逼,她根本不愿意就这般将苏子衿嫁出去。即便苏子衿如今已然十七岁,便是说待嫁也有些大了,但这些与她们战王府的人来说,并不是大事,他们的子衿如此优秀,还怕没人要么?

“楚楚。”战王爷抚了抚战王妃的手,安慰道:“我知晓你舍不得如此快的便将子衿嫁出去,但是比起七皇子……岳父家中的那些个小子显然要出彩许多,更何况,荆家的男儿皆是可堪托付,后院也极为清明,大约子衿嫁过去,不会过得差。”

“娘,儿子同意爹的话。”苏宁沉默半晌,忽然道:“且不说七皇子如何愚钝,就七皇子府中姬妾频换的这件事都是不可容忍的。他府中虽面上看着只有两三个妾室,可实际上却是每月都有两三个新的美人换进府中,到底可见他喜新厌旧、心性凉薄。”

司卫府中的这些个密事,虽不至于人尽皆知,但到底偶有世家公子皆是看在眼底,他从前欢喜陶圣心的时候,不是还上赶着讨她欢喜吗?如今见苏子衿生的更好,便又对陶圣心全然无视,这等子寡凉之人,确实不适合托付终身。

“娘,寻个时间咱们问问子衿的意思罢?”苏墨道:“这毕竟是子衿的终身大事,若是不过问她,左右不是很好。”

“哎……”战王妃点了点头,道:“我倒是也想,只是怕子衿会作他想,这孩子是个有主意的,若是她想要嫁给七皇子,可如何是好啊!”

不知为何,战王妃总觉得苏子衿如此不声不响,从容不迫的模样,隐隐含着对这门婚事的默认……是的,即便多年没有呆在孩子身边,她依旧能够感受的到她的想法,可司卫,到底不是什么良人,哪怕他有一丁点儿好,她也是不会阻止的。

听着战王妃的话,战王爷不由眼皮一跳,没有想到自己的爱妻竟然准确猜到了子衿的想法,这到底是出乎意料的。

“暂且先瞒着她罢。”战王爷想了想,便沉声道:“楚楚,你先看着荆家哪个孩子不错,等到咱们从祁山回来,便修书让岳父遣一个孩子过来,只当来锦都游玩一番,也好让她们好好培养培养感情,届时若是陛下要下圣旨,我们便道子衿已有婚约,借此推去这桩婚事。”

战王妃闻言,默默点了点头,只叹气道:“也只能这般了。”

------题外话------

跑出来问问乃们,明天想不想二更?(坏笑~)快告诉凉凉,想不想?(不说就不二更~嗷嗷嗷,丧心病狂的傲娇作者上线~)

凉凉微博:wuli凉薄浅笑。读者验证群:496540231欢迎大家的加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