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寒毒发作(二更)/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翌日清晨,沈芳菲自梦中醒来,她才睁开眼睛,便瞧见阿穆端着汤药走了过来。

阿穆将碗放在桌上,随即很快走到一边,将沈芳菲扶了起来,道:“郡主,起来喝点醒酒汤罢。”

沈芳菲靠在床头,不由揉了揉昏昏沉沉的脑袋,疲倦道:“这是哪里?什么时辰了?”

“郡主,是长宁王府。”阿穆说着,便走过去将那碗醒酒汤又端了起来,等到回到沈芳菲面前,她便继续道:“郡主昨夜醉了酒,长安郡主便安排郡主在客房歇下,如今大约是辰时了。”

“苏子衿?”沈芳菲有些惊疑不定的皱起眉梢,脑海中忽然想起昨夜自己喝酒喝断片的模样……以及苏子衿安慰自己的画面。

她仍旧记得,昨夜的苏子衿,格外的温柔似仙,她笑起来很美,抚着她的脑袋时,更是有些素日里没有的暖意。只是,回想起来,反倒衬的她自己有些小孩子脾性,醉了酒便放声大哭,好不狼狈。

“郡主,长安郡主真是极好的人。”阿穆见沈芳菲有些恍恍惚惚的,不知喜怒,便继续道:“郡主以后若是空了,可以与长安郡主多多走动,也好陪她解解闷,她今儿个听说又是病了,也是怪可怜的。”

今晨的时候,阿穆便瞧见青烟等人忙里忙外,于是她便问了一下,得知的却是苏子衿病了,如今无法见客,且还让青茗来告了个罪,只道怠慢了贵客,实属歉然。

“她病了?”沈芳菲不由瞳孔微缩,忍不住道:“可是严不严重?”

苏子衿的身子骨,大抵是众所皆知的柔弱,可由于苏子衿给人的感觉太过从容,以至于这几次的见面下来,沈芳菲几乎惯性的将她看作寻常女子。只是,如今一听阿穆的话,沈芳菲下意识的便有些担忧起来。

其实究其缘由,她也说不出为何对苏子衿如此上心,大抵是因为苏子衿这人太过美好,太过让她欢喜了罢。

“奴婢不知。”阿穆摇了摇头,只是心下却是觉得苏子衿应当病的厉害,否则整个落樨园也不可能一大早的便忙里忙外的,显得有些不安。

沈芳菲闻言,不由下了床,就道:“我得去瞧瞧她才是。”

只是堪堪下床,沈芳菲便觉得有些头晕恶心,大约是昨夜喝的酒太过多了,以至于如今还有些不甚清明。

阿穆眼疾手快的扶了沈芳菲一把,随后道:“郡主,你先喝了这醒酒汤罢,左右长安郡主那儿,你现下去了也是没办法帮到什么。”

沈芳菲闻言,无奈的点了点头,便重新坐下,等到接过阿穆递来的醒酒汤,便颇有些豪气的一口气将那醒酒汤喝了干净。

“先洗漱一番罢。”沈芳菲将空碗放置在桌前,随即凝眉沉吟道:“苏子衿大概也不愿意瞧见我这般凌乱不堪的模样。”

说着,沈芳菲便很快起身,将自己收拾了一下,等到妥帖之后,她才领着阿穆出了屋子。

沈芳菲暂住的客房离苏子衿的主屋不算太远,但多少也是有些距离,大概走过一个蜿蜒走廊,便可以抵达苏子衿所在的屋落。

等到走至苏子衿的主屋不远处时,沈芳菲却瞧见已然有两个青年被拦在了外头,丝毫靠近不得。

她缓缓走过去,只见那两个俊逸青年,正是苏宁和苏墨两兄弟。一看见沈芳菲过来,苏宁便皱起了眉梢,显然有些诧异沈芳菲竟是住在了落樨园。

沈芳菲微微行了个礼,道:“芳菲见过世子。”

说这话的时候,沈芳菲半分不看苏宁,只眼神落在苏墨脸上,就好似没有瞧见苏宁这个大活人一般,那股子漠然的劲儿,看的苏宁不屑轻哼。

“郡主不必多礼。”苏墨点了点头,虽然察觉到苏宁与沈芳菲之间那不可言状的微妙情绪,但如今他的心思却是只在苏子衿的身上。

“苏……长安郡主如何了?”本想唤一声苏子衿的,但沈芳菲瞧着如今在人家兄长的面前,未免显得不太礼貌,于是她便很快的换了口风,只担忧道:“可是有大碍?”

见沈芳菲那不似作假的担忧神色,苏宁一时间有些狐疑起来。可眼下,正如苏墨所想,最重要的是苏子衿的状况。

今日一早,苏墨和苏宁便得了战王妃的吩咐,来一趟落樨园带苏子衿过去用早膳。只是,苏宁和苏墨刚刚抵达落樨园,便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素日里落樨园虽也戒备森严,但今日却是尤其的静谧,这样的安静,没有一丝的生机,反而带着一股危机之感,显然便是那守卫越发严格的表现。

落樨园的守卫森严,毫无疑问便是代表着园内主子的不适。所以,苏墨和苏宁想也不想,便立即要求见到苏子衿。但他们还没来得及靠近,青书便带着一群人堵在了门头,很明显是不会放任何人进内。

“主子无碍,”青书低眸,神色莫辨道:“郡主、大公子和二公子请回罢。”

“青书,我们只想见见子衿。”苏宁见此,不由蹙眉道:“子衿若是无碍,我与大哥自会回去。”

见一面苏子衿,说到底只是想确认她平安无事,可如今青书等人的做法,俨然苏子衿有很大的问题。正是这样的情况,苏宁和苏墨才越发不安起来。

然而,就在这时,青茗笑嘻嘻的走了出来,只听她淡淡道:“二公子莫要担忧,主子不过是有些不适罢了。”

说着,她看了一眼身后的小暗卫青问,吩咐道:“你来送芳菲郡主回去罢,记住,莫要怠慢了。”

“是。”青问低眉应道,随即便走了出去,正打算送沈芳菲离开。

只是,这一次,沈芳菲却没有那么好糊弄了,只见她上前一步,便急切的问道:“苏子衿是不是病的很重?”

沈芳菲虽然有些良善,却不是愚蠢之人,她知晓,今儿个安排送她回去,大抵也是苏子衿的意思。可是,即便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苏子衿却仍旧没有出现,这已经是表现出巨大的问题了。

苏子衿,究竟是病的多重?

“让我们进去。”这一头,苏墨拧眉,语气有些不善道:“子衿是我们苏家的人,是我们的妹妹,我们自是不会害了她。”

他想,这些暗卫如此保护重重,大抵是因为害怕有人趁此机会谋夺苏子衿的性命,可他和苏宁都是苏子衿的兄长,如何能够对她下手呢?他们只不过想看看她究竟如何,想陪在她的身边。

“大公子、二公子。”青茗敛下笑意,神色有些黯然:“这是主子的意思,若是二位公子还顾忌着主子的话,便离去罢,只是,主子吩咐,希望大爷和二爷回去后,莫要同王爷王妃提起她病了的事情。”

一想起她家主子,青茗便心疼的厉害,没有人知道现下主子是忍受着怎样的痛苦,也没有人知道,她之所以不让他们进来,不过是不想让自己真实的情况被至亲所悉知。她啊,从来都是这般要强,分明可以喊一声疼,她却硬是要自己受下一切。

“还有芳菲郡主。”顿了顿,青茗便又看向沈芳菲,道:“郡主对主子的关切,主子心中有数,只是,如今主子有命,芳菲郡主若是感念知遇之恩,便回府去罢,左右主子这儿,并无大碍。”

青茗没有刻意提醒沈芳菲莫要把苏子衿病了的消息传出去,但依着苏子衿所言,沈芳菲这人通透的很,自是不会随意外传,更何况,基于对沈芳菲的信任,苏子衿也表示不必言他。

沈芳菲闻言,不由沉默下来,她看着如今这样的场面,一时间有些无奈。

“好,我先回去。”片刻,沈芳菲才深吸一口气,道:“只是,苏子衿若是好了,让她遣人送一封信与我,报个平安,可好?”

即便没有很深的了解,沈芳菲也知道,苏子衿是个言出必行的人,她既然不愿她留下,便不是客套之言,更何况,看如今的架势,显然苏墨和苏宁也都是无法入内。

“青茗会为郡主转告。”青茗颔首,随即瞟了眼青问。

青问见此,便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道:“郡主,这边请。”

“好。”沈芳菲凝眸,有些忧心忡忡的便领着阿穆,随着青问离开了落樨园。

园内,彼时只剩下苏墨和苏宁两兄弟固执的与青书等人耗着,大有一副今儿个不见到苏子衿安然无恙,便不肯离去的模样。

“大公子和二公子这是何苦呢?”青茗叹了口气,便继续道:“主子如今若是能够出来,自是不会让青茗带话。”

“子衿病的可是重了?”苏墨眉宇之间满是忧色,尤其是听到青茗说苏子衿出不来的时候,他和苏宁皆是心跳极快,简直是吊到了嗓子眼,迟迟下不去。

“莫不是昨日受了惊吓?”苏宁亦是拧着眉梢,手中的折扇攥的极紧:“不妨请燕太医前来一瞧?”

“主子旧疾复发。”青茗垂下眸子,神色有些疼惜之意:“尚且不必请燕太医,只需要多加静养,便足够了。”

说着,她看向苏宁和苏墨,继续道:“二位公子若是疼惜主子,便离去罢,主子如今最是需要静养,还望二位公子莫要执着下去才是。”

青茗言毕,苏宁和苏墨便相视不语,半晌,苏墨才沉声道:“你们照顾好子衿,莫要让她受苦了。”

话虽这么说,可苏墨到底放心不下苏子衿,但如今听着青茗的意思,大抵便是苏子衿的吩咐了,故而,他们自然也不愿意让苏子衿徒增烦忧。

“罢了,我们先回去吧。”苏宁叹了一口气,只摇了摇头,便道:“母亲那里,我们自会圆谎,你让子衿莫要担忧便是,只是,她自己的身子骨,必须好好的。”

说到最后,苏宁已然有了一丝无奈。大约整个苏家,最是固执的,是他的妹妹,苏子衿。

“多谢大公子、二公子。”青茗行了个礼,神色依旧淡淡。

苏墨和苏宁点了点头,两人便离开了落樨园。

直到苏墨和苏宁的身影消失在眼前,青茗才看向一旁的青书,道:“青书,主子那儿有我与青烟,你且在这守着,无论谁也不得入内。”

青书闻言,只低声而郑重道:“照顾好主子。”

苏子衿之与他们,大抵是一切。所以,青书等人对苏子衿的感情,并不是下属与主子之间的忠诚那般简单,更多的是风雨同舟、厮杀同行的羁绊。

“会的。”这一回,青茗没有同他嬉笑怒骂,她眸光无比坚定,只道:“我绝对不会让主子再发生意外!”

三年前的那件事情,是她们一生的悔恨,要不是她们不在主子身侧,主子也不至于败的那般惨烈……

彼时,屋内

苏子衿坐在浴桶之中,浑身白皙的皮肤开始一寸寸凝结成冰,她神色依旧安静从容,仿若一个熟睡中的婴孩,温软至极。只是,顺着光线看去,只见她额角暴起一根根青筋,沁出的冷汗也瞬间凝成了冰珠。

满是药材的热水很快便不再温热,开始冒起了寒气。青烟一边添加热水,一边瞧着苏子衿头上那如墨的青丝寸寸变的雪白,不由心口一滞。

三年来,苏子衿经受了一次又一次寒毒的发作,每每毒发,便要受万蚁攻心之苦,骨髓撕裂之痛。寒毒的发作业由最初的三月一次,到如今每月一次。每一次的毒发,她整头的黑发都会因为剧烈的痛楚下,在一夜之间,青丝如雪。

“主子,这次祁山之行,还是莫要去了罢?”青烟有些哽咽,只听她道:“主子才堪堪寒毒发作,身子骨正是最虚弱的时候,祁山地势极高,气候严寒,时有飞雪落下,主子这时候到了那儿,身子骨如何受得住?”

苏子衿睁开眸子,那双光彩熠熠的桃花眸底,闪过不为人知的冷意:“祁山,必须去。”

青烟张了张嘴,便道:“可主子……”

“先前自燕夙那儿要来的百转丹,”苏子衿垂下眸子,因为疼痛而扭曲的唇角微微弯了弯,缓缓道:“如今该是派上用场了。”

顿了顿,苏子衿又轻声道:“虽然这百转丹损害大了点,但只要在一月之内将还魂丹制成服下,也就无甚大碍了。”

她来大景朝,不仅为了楼宁玉,还为了还魂丹,苏子衿一直都知道,九色莲花在长宁王府,还魂草在祁山,还有……一样东西,同样也是她势在必得的。只要制成了还魂丹,她体内的内伤便会慢慢痊愈,届时,她便会重返东篱,一步步将那欠了她命债的人,挫骨扬灰

眸底闪过一抹不为人知的凉薄笑意,苏子衿掌中的五指深深嵌入手心之中。

“主子!”青烟大惊失色,急切道:“若是这还魂丹没有制成,亦或者中途失利,主子难道便不要命了吗?”

百转丹是什么?大约抵得上虎狼之药,服下百转丹,一月之内积蓄经年的生机,所有的病痛也会在一时间消失不见。若是苏子衿服下了百转丹,确实会在那一个月里头,不再体弱,也不再病发寒毒。可这百转丹的药效一过,人便会像是一瞬间被抽空了一般,若是寻常人,左右养个一年半载就会恢复,可苏子衿……她本就是将死之人,五脏六腑皆移了位,一旦所有的生机消耗殆尽,她便是再也药石无灵了。

这一次,苏子衿,是在赌命

“没有若是。”苏子衿淡淡笑了笑,一瞬间好似感觉不到任何疼痛了一般,眉眼灼灼:“还魂草和另外的物件,我势在必得!”

------题外话------

第二卷的大门,即将打开~so,男女主开始杀麒麟、虐渣渣,互撩的大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