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战王妃挑女婿/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十月三十这一天,大景朝的秋闱狩猎终于到来。

每年的这个时候,锦都的贵族子弟,包括昭帝一行人,都会齐齐前往祁山的皇家狩猎场,届时排场将会极大,而沿街的百姓也可以一睹天子圣颜。

这一天,辰时三刻。

陆陆续续有马车自各个街道涌向皇宫门前,其中战王府的马车亦在行列。苏子衿坐在战王府的第二辆马车内,一路上听着街边百姓噪杂、众皆欢呼,不知在想些什么,眉眼之间颇有些出神。

彼时,她斜靠在柔软的车壁上,一侧坐在青烟和青茗两人,却唯独不见雪忆的身影。今儿个一早,苏子衿便与雪忆话别,毕竟祁山是个不安分的地方,连她都没有把握能够屹立其中,便不放心带上雪忆。虽然雪忆有些伤感,但到底对苏子衿的话很是听从,于是他絮絮叨叨的说了些话,便瞧着苏子衿离开了。

这时,只听青茗道:“主子,魏半月发疯了,我们可是还要再加一把火?”

锦都这两日,格外的热闹。听说汝南王府的嫡女魏半月在一夜之间得了失心疯咬死府中奴仆,传闻皆是说,这是因为她不敬祖母长辈,心思歹毒的栽赃陷害长安郡主,才受到了诅咒。

这诅咒一说,还是因为曾经锦都的一个传闻。说是几代以前,有个贵族千金心思歹毒,不仅虐待家中奴仆而且还不孝不悌,后来那千金设计夺了自己嫡长姐的夫婿,诬陷那女子与人私通,这导致那被陷害了的女子直接便用一根白绫结束了自己。只是,死之前,那女子万分怨念,便下了一个诅咒。

在那之后,突然有一天,那千金一夜间忽然便得了失心疯,咬死家中奴仆无数,就连她的丈夫也被咬的伤痕累累。在无法忍受之下,她那丈夫便休弃了她,而她娘家之人也嫌丢人便将她拒之不理,至此那千金消失的无影无踪。也不知怎么的,这传闻愈发传开了,在锦都中人尽皆知,以至于后世之人以此警醒,皆是十分避讳那等子得了失心疯的女子。

然而,先前汝南王府的事情,就像制止不住的燎原之火,一时间传的人尽皆知,于是,魏半月得了失心疯的事情,便愈渐的传了出来,如今街头巷尾,无不议论纷纷。

也有知情人士表示,魏半月其实不是得了失心疯,而是遭到了战王府的报复,毕竟长安郡主是战王夫妇的心头宝贝,这魏半月和汝南王府如此行事,岂不是自找死路吗?不过不管如何,大约,魏半月和汝南王府的名声,也算是一次性毁了个彻底了。

“不必了。”苏子衿听到青茗的话,只微微一笑,神色从容高雅:“父亲做的事情,倒是出乎意料的靠谱。”

原本苏子衿以为,战王爷对魏半月那般‘柔弱’的小姑娘应当是下不去手狠狠整治的,没想到他竟是做的不错,借助着那传闻,便给魏半月安了个受诅咒的罪名,一旦魏半月与诅咒挂钩,无论事情过去多久,人们都会轻而易举的便想起魏半月做的事情,从而对魏半月此人,再无半分同情。

同时,汝南王府也会因为有这么一个备受争议的女儿,整个门第的声誉都受到影响,恐怕将来嫁娶之事,没多少贵族子弟会考虑汝南王府。一旦如此,魏半月连带着整个大房都会被其他的旁支所厌弃,大家族中,大抵最是可怕的倒塌,便是各自离心。

“听说陶行天那老头子病倒了,”青烟坐在一旁,不由冷哼道:“只是陶圣心却没有被罚,看来这陶行天很是疼爱这个孙女啊。”

自从汝南王府的事情被抖落出来,接二连三的,朝堂上也开始相继发生大事。据说有朝臣参了大理寺卿永柳一本,指证永柳暗中受贿、构陷无辜之人,白纸黑字的证据提交了上去,又有证人当朝指摘,一时间帝王震怒,下令抄家诛连,朝堂上人心惶惶。

听人说,那大理寺卿永柳本是丞相府陶行天的门生,一直以来与陶行天相交甚密,在这官场上也是混得如鱼得水,却不料,一朝倒台,丞相府与之划清界限,并随着众朝臣附议了一把。只是,据说这永柳的倒台,让丞相府十分头疼,只道失去了左膀一只,连带着丞相陶行天也气的病倒了。

“也许吧。”苏子衿弯了弯眉眼,神色莫辨。

陶行天不惩处陶圣心,大抵是因为一旦惩治了陶圣心,外人便会借此看作是陶圣心怂恿魏半月行构陷之事才会受到处罚,而他不作为的举动,不过是告诉众人,陶圣心是无辜的,自是不必受到惩处。

“主子,”这时,马车外传来青书的声音,只听他禀报道:“马上就到宫门口了。”

大景朝的秋闱狩猎,不止是皇亲贵族的娱乐这样简单,它承载着百姓们对于风调雨顺、年年丰收的夙愿,故而出发之前,众人皆要跟着帝王一起,祭拜先祖天地,以至于祈祷狩猎的顺利与收获。

“好。”苏子衿低声一应,她理了理裙摆的褶皱,素手也微微提起裙角,俨然便是在为下车作了准备。

很快的,马车停了下来,青茗率先跳下了马车,随即她和青烟一同,缓缓将苏子衿扶了下去。

下车的一瞬间,苏子衿听到无数的抽气声,众人似乎都在为她的容貌感到震惊。先前汝南王府的时候,苏子衿虽也是摘下了面纱,但到底魏半月的事情闹得极大,以至于关乎苏子衿容貌的这件‘小事’自是如蜻蜓点水一般,翻不起多少水花来。

瞧见苏子衿下了马车,苏宁便冲着苏子衿招了招手,笑道:“妹妹,快过来。”

苏子衿颔首,随即微微笑着走了过去,等到走至苏宁和苏墨面前,她才缓缓停下步子,慢悠悠笑道:“多谢大哥二哥这两日为子衿遮掩。”

前两日苏子衿寒毒发作,自是走不出落樨园,故而,苏墨和苏宁便回了战王妃,只道苏子衿有些疲乏,三言两语下成功劝慰了战王妃莫要打扰。

“咱们兄妹之间,何故如何客气?”苏宁折扇一开,便笑着道:“左右妹妹如今好的差不多,最是重要。”

苏宁的话一落,苏墨便又接着低声叮嘱道:“祁山天寒地冻,危险重重,妹妹不要离了咱们自家人的队伍才是。”

对于苏子衿究竟是何旧疾,这一次,苏墨和苏宁却是心照不宣的没有问起。他们知晓,苏子衿既是不愿告知,便是如何费口舌,她亦是不会说,故而,还不如不问,不逼,只照顾好她最是重要。

苏子衿看着这样的苏墨和苏宁,心下有些动容与感怀,于是她轻笑一声,眸光璀璨温软:“子衿省得了。”

“你们兄妹几个,什么事情这样絮絮叨叨说个不停?”战王爷挑了挑眉梢,不禁有些吃味,苏子衿可是他的闺女,怎的连对苏墨和苏宁都很是亲密,唯独待他有些疏离?

“爹,我们兄妹说些体己的话而已。”苏宁做了个哼哼的神情,风流不羁的脸上露出一抹得意的笑来,显然是看穿了战王爷吃味的心情。

战王妃倒是不理会苏宁和战王爷的话,只是走了过来,她手中拿着一件大氅,便道:“子衿,待会儿到了祁山,天气会变得很是寒冷,说不定还有雪,你先将这大氅披上,省得到时候着了凉,受了冻可是不好。”

“多谢母亲。”苏子衿弯唇一笑,青烟便立即上前,接过战王妃递来的大氅,为苏子衿系上。

虽然苏子衿已然吃下百转丹,但她体内的寒毒却没有被抑制,故而依旧是十分畏寒。

“子衿。”就在这时,不远处一道温润挺拔的身影渐渐走了过来,只见那人生的俊逸,嫩青色的束腰广袖锦衣越发衬的他人如美玉。

“阿夙。”苏子衿微微一愣,随即笑起来,眉眼灼灼:“你怎的也要上祁山?”

眼前这个芝兰玉树的男子,不是燕夙又是何人?只是,战王妃等人不由疑惑,苏子衿何时与燕夙如此交好了?瞧着她们如此熟稔的语气与称呼……俨然便如经年好友一般,倒是叫人诧异。

虽然他们都知道苏子衿与燕夙交情不错,可这称呼……到底不似才认识不久的友人。

燕夙笑了笑,便道:“太后娘娘也将前去祁山,以防不测,我便也随同跟着。”

说着,他转头看向一旁的战王妃等人,颔首道:“王爷、王妃有礼了。”

燕夙此人,着实风采夺人,他看起来似珠似玉,温润谦和,人也生的好看,很是容易让人生出好感。

战王妃忽然笑了笑,眸光落在燕夙的脸上,便道:“燕太医与子衿,倒是关系极好。只是,子衿身子太弱,素日里叨唠燕太医了。”

说这话的时候,战王妃看起来十分奇怪,她目光灼灼,好似在试探一般,不知为何,青烟和青茗总觉得她好像在看……未来女婿?

“王妃言重了。”燕夙不以为意的笑了笑,显然并没有看懂战王妃的暗示,只坦荡道:“子衿是个极为有趣的女子,燕某很是荣幸能够为她诊治,与她相交亦是让燕某十分欣喜,谈不上叨唠与否。”

战王妃闻言,不由满意的点了点头,心中却是在思索着,既然与苏子衿脾性相投,又是个神医,若是两人能够在一起,也算是极好的一件事了,起码在病理方面,燕夙可以很及时的为苏子衿诊治一二。

“燕太医可有属意的女子?”战王妃想了想,不禁脱口问道:“家中可有妻妾?”

虽然燕夙声名在外,是个孑然一身的潇洒之人,但到底事关苏子衿的终身大事,战王妃便忍不住想要确认一番,若是得到准确的答复,自是极好的。

听到战王妃这么问,饶是燕夙再怎么不懂都忍不住愣了愣,战王妃这话里话外的,就差直接问他是不是对苏子衿有意思了。

很是显然,这战王妃如今估摸着是想撮合他和苏子衿,可他与苏子衿,从来只是故交旧友之情,没有那等子男女之心。

“母亲。”苏子衿不禁有些许诧异,到底是没有料到战王妃突如其来的问话,心中禁不住便开始思量着战王妃问此话的缘由。

只是,思索归思索,她依旧是扬起唇角,正打算说什么,却不料,一道明显不愉的男声传了过来,打断了她即将脱出口的辩驳之言。

只听,那人语气莫辨道:“燕太医不过闲云野鹤之人,到底不会长久的留在锦都,王妃可莫要寻他玩笑才是。”

战王妃等人抬眸看去,只见来人蔚蓝锦袍,俊秀而阴郁,显然便是司卫无疑了。

苏子衿淡淡一笑,桃花眸子闪过不为人知的淡漠之色,却是没有朝司卫看去。

下一刻,战王爷冷冷的声音便响了起来:“七皇子如此介怀的模样,倒是让本王有些不识了。”

顿了顿,他眸光如利刃,说出来的话也是十分冷沉:“本王记得,不久前七皇子可是一心要找子衿的麻烦,给她难堪,怎么,今日又换了一副面孔?”

战王爷可一直记得,那日司卫纵马一事之后,还在昭帝面前,一副苏子衿没死很可惜的模样。如今他又变得这般殷勤,实在让人看不惯。

司卫闻言,不由脸色一僵,本欲反驳,但思及昭帝对战王爷的看重以及战王爷即将成为他未来岳父这两点,顿时便又忍了下来,只见他转脸一笑,便道:“王爷误会了,从前是本皇子不知事理,被刁奴所惑才会对子衿产生如此大的敌意,本皇子保证,今后一定不会发生这般之事。”

瞧着司卫这般模样,战王妃心中实在很是不乐意,就这样的人,即便是皇子身份,也决计不能让子衿嫁给他

司卫一口一个本皇子的,听得战王爷眉梢蹙起,这司卫分明就是想用皇子的身份压制,试图让他说话要三思而行,不要一味给他下不来台。可是,这黄口小儿倒是极不上道,他以为拥有战王的名声会是怯懦之人?

心中这般想着,战王爷已率先开口,只听他毫不留情面的回复道:“刁奴?殿下堂堂一个皇子,竟是会被刁奴所惑?看来殿下的耳根子,有必要硬气一点了。”

战王爷一说完,苏墨和苏宁便恨不得拍手叫好,尤其是苏宁,深深以为自个的老爹怒怼年轻人的本领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啊。

一旁燕夙瞧着司卫吃瘪,不由和苏子衿相视一笑,燕夙笑的是苏子衿既是要嫁给司卫,却还是这般冷眼相待,到底有些不厚道。而苏子衿则是笑司卫着实愚蠢的很,没眼力见到这般的地步,毕竟身后几个皇子,可是明晃晃的站在一旁嘲讽的笑。

诚如苏子衿所看到的一般,司天凌和司天飞等人,可是心中乐呵的很,他们都已然开始涉及朝政了,自然知道战王爷在昭帝心中的地位,更何况,战王爷手握重兵,素日里司天凌和司天飞可是惹都不敢惹的,这司卫却还敢大着胆子用自己的身份去威慑他,实在愚蠢到家了。

战王爷的话已然说的如此明白,司卫岂会不知道?于是他握了握拳头,便怒道:“战王爷说话可是要注意一些,毕竟本皇子……”

“七弟,还没丢人现眼够吗?”一道女声响起,众人抬眸看去,只见司天娇一袭鹅黄色的长裙,外罩一件鎏金紫薄纱,眉若柳叶,琼鼻玉肤,一双凤眸漆黑冷艳,美丽的脸容浮现着七分自傲,三分轻慢。

她身边跟着寥寥几个侍卫,不再如从前那般前呼后拥,可即便是如此,她依然宛若骄傲的女皇一般,趾高气扬。

苏子衿幽幽一笑,这便是司天娇了?倒是个有意思的女子,她如今的出声,不仅没有为自己的胞弟解围,反而进一步推着将事态放大,以至于如今,众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司卫的身上。

司卫闻言,眸光徒然变得很是阴冷,只见他瞟了一眼司天娇,不屑道:“皇姐管好自己便是,不要插手本皇子的事情。”

看着司卫对司天娇的态度,众人基本上都很是习惯,从前司天娇受宠的时候,司卫便已然是如此了,更别提现下司天娇已是不再是那个高高在上、备受昭帝疼宠的二公主了。有人说,两姐弟的关系之所以差是因为司天娇不得陶皇后宠爱,而司卫却是陶皇后的心肝宝贝,以至于性格骄傲的司天娇无法容忍,久而久之,两姐弟便渐渐疏离,成了如今的模样。

只是,苏子衿却不以为然,若只是争宠的话,并没有必要演变成如今的模样,所以说这对亲姐弟之间,究竟存着多大的仇恨,以至于两人俨然不像是亲姐弟,倒是像嫡庶之间的关系。

“不插手?”司天娇斜睨了眼苏子衿,美丽而冷艳的脸容上掠过不为人知的鄙夷与嫉妒之色:“莫不是你要等着父皇来插手不成?”

长安郡主苏子衿?倒是美好的令人嫉妒啊!那张灼灼如桃夭的皮囊比起陶圣心,可是远远超越了不止一点点。只是,比起她的美貌,显然司天娇更在意的是她的手段,将司卫耍的团团转竟还如此自若从容,实在令人刮目相看。

“你……”司卫怒目看去,正打算说什么时,太监尖锐的嗓音传了过来。

“皇上驾到!太后娘娘驾到!长宁王世子到!”

------题外话------

下章撩吗?撩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