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太后神助攻/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皇上驾到!太后娘娘驾到!长宁王世子到!”

一声禀报过后,苏子衿便瞧见两辆华贵的马车缓缓驶过来,而左侧的马车旁,司言身骑黑色骏马,一袭云锦黑麟白衣,清华贵气的秀美容颜清冷一片。

他似乎第一眼便瞧见了苏子衿,于是微微颔首,大抵算是打了个招呼。苏子衿没有料到司言如此,只愣了愣,便回以缓缓一笑。

不远处,陶圣心美眸好似毒蛇一般,紧紧盯着苏子衿,心下恨不得立即上前撕碎苏子衿那张满是笑意的艳绝脸容。

这贱人,又在勾引司言

这一头,见昭帝到来,司卫便不敢再放肆下去,看了眼苏子衿,司卫才恋恋不舍的回到众皇子之间。

看着司卫没有丝毫生苏子衿气的意思,司随和司天儒都不由感到惊诧起来。明眼人都看得清楚,苏子衿显然也是在一旁看司卫的笑话,按照司卫的性子,应当也是会迁怒她才是,可不知为何,司卫的表现,就好像……亦或者就是一丝一毫没有觉得苏子衿做的不对的模样。

司卫,为何变得这般奇怪?

察觉到司随的眸光,燕夙淡淡垂下眼皮子,司随自然不知道,司卫中了‘幻情’的毒,便不会对苏子衿起一丝不忿的情绪,所以,苏子衿才一直都从容的不去管司卫,也一直放任司卫出丑闹笑话,因为,无论如何,司卫也不会对她生气。

这时候,昭帝已然下了马车,司言一个翻身,便在众女眷痴迷的目光中从骏马上下来,随后他走到太后的马车旁边,神色平静的将太后扶了下来。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太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

“……”

一时间,众皆跪地呼喊。

苏子衿低眉,不着痕迹的看了眼太后,只见那尊贵无比的老人生的慈眉善目,穿着暗紫色的华服,衣上有金丝绣成的栩栩凤凰。她体态仍旧显得轻盈十足,便是如今神色温和,也依然凤仪万千,威仪凛然。

转瞬便收回目光,苏子衿不紧不慢的便跟着众人行礼起来。

“平身罢。”昭帝浑厚温和的嗓音响起,众人又在谢恩中起了身。

很快的,祭祖仪式便开始了,昭帝和众皇子在万众瞩目的情形下,依着程序便完成了祭祀。

因着过程颇有些漫长,战王妃倒是频频看向苏子衿,生怕她累着。只是,令她奇怪的是,今日苏子衿却是异乎寻常的好精力,几乎看不出一丝倦容。

见苏子衿尚且不错的精神头,战王妃便也没有再问,于是,各个府中的人便在昭帝的示意下,按部就班的进了自己所在的马车内。

苏子衿等人亦是同样上了马车,马车片刻便又缓缓前进,沿街的百姓欢呼雀跃,好似庆典一般,那股子热闹劲儿倒是气氛极好。

随着马车渐行渐远,直至祁山脚下的时候,已是接近晌午。大部队的马车稍稍停了下来,各个府邸的人物也已然在自家的马车上用膳了。

因着祁山是几百年前便发掘的,如今便早已有了直达山顶的一条宽路。听人说这是百年前机关世家墨门所开凿的一条甬道,故而一直到百年下来,仍旧完好无损。

说起墨门,大抵是四国争相逐鹿的一大机关门派,墨门机关当世第一,不仅能造出以一敌百的神级大炮,而且还能设计出能困住千军万马的五行八卦之阵,只是墨门素来隐居,不理红尘俗世,当年开凿此甬道时,还是因为那时大景的一代女帝。大景初代女帝,名唤司梦空,她曾与墨门第三十七代钜子墨寻幽有过一段恋情,只是那时大景朝内乱愈甚,皇子间残杀无数,百姓流离失所,敌国来犯,就在岌岌可危的时候,司梦空毅然抛弃爱情,披荆斩棘,登上了女帝之位。

司梦空在位仅仅十五年,期间为开凿祁山,请墨寻幽建造祁山,只不过,通往祁山的路堪堪修好,不过三十余岁的司梦空便香消玉殒了,在那之后,墨寻幽也随即消失在了世人的眼前,从此墨门不再,墨门钜子墨寻幽和女帝司梦空的故事却流传了下来。

只是,那时恩怨纠葛,如今早已演化成无数的戏本子,谁也不知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苏子衿靠在车壁上,一边听着青茗絮絮叨叨的将戏本子里有关于墨寻幽和司梦空的故事搬出,一边笑吟吟的抿了口雪山云雾。

然而,就在这时,外头有嬷嬷的声音响起,苏子衿微微掀起车帘,便瞧见一个五十多岁模样的老嬷嬷穿着一袭靛蓝色宫装,笑着看向她,恭敬道:“郡主,奴婢是伺候在太后娘娘身边的容嬷嬷,太后娘娘有请郡主到马车上坐坐。”

太后?苏子衿微微敛眸,不过转瞬之间,她便扬起笑来,缓缓道:“嬷嬷稍等。”

说着,苏子衿转头看向青烟和青茗,吩咐道:“待会儿若是母亲或者哥哥过来询问,便知会他们一声,我在太后娘娘处。若是没有过来,便不必通报了。”

虽然外界传闻太后很是慈爱,极为信佛。但苏子衿却不以为如此,太后到底是个久居深宫,踩着成堆的白骨登上高位的女子,这样的人物,即便是慈爱,也不过表象罢了,当不得真。为了不让战王妃担忧,其实苏子衿不太愿意这些个事情被她知晓,无论太后此行唤她过去是何用意,想来在尚未确定的情况下,战王妃定是要担心一番。

瞧见苏子衿如此从容的模样,丝毫不显焦躁抑或不安,容嬷嬷不由暗暗赞赏,且不说她容色如何瑰丽,便是行为举止,也是十分妥帖高雅。这样的女子,当是大家风范的小姐才有的,看来世子的眼光当真是极好。

“是,主子。”青茗和青烟齐齐应了一声,青烟便又问道:“主子可是需要我们陪同……”

“不必了。”苏子衿微微一笑,眉眼璀璨温软:“太后娘娘仁德慈爱,你们且在这儿等着罢。”

“是,主子。”见苏子衿这么说,青烟和青茗便没有再说什么。于是,苏子衿便下了马车,在众人艳羡和揣测的目光之中,缓缓朝着太后所在的马车走去。

就要到太后马车的时候,一侧的马车上探出一个脑袋,苏子衿定睛一看,那不停冲她使眼色的,不是沈芳菲又是何人?

彼时的沈芳菲似乎有些焦躁,她看着苏子衿,素日里清透秀丽的脸上露出几分暗示的意味,可苏子衿看了半晌,倒是真的没看出什么意思。

于是,她冲沈芳菲淡淡笑了笑,表示安抚,便很快随着容嬷嬷抵达前头太后的马车旁。

“太后娘娘,长安郡主到了。”容嬷嬷禀报道。

“进来罢。”随着太后的一声准许,车帘很快便拉开了一个小角,苏子衿顾不得犹豫,便踩着木踏板,不紧不慢的弯腰进去。

只是,堪堪一入内,苏子衿便不由愣住了。

太后的马车很是宽敞明亮,马车中央有一张案几,那案几显然是固定在马车之上,四个角皆是死死的攥住马车。而案几上有一些精致的点心,就连水果和茶具也是应有尽有。马车分四个方位,除了入口的这个方位没有席榻,其他三个方位皆是有着宽敞的席榻,几乎一个方位便可供一人躺着歇息。

然而,苏子衿惊诧的不是马车内多么豪华多么舒适,而是她眼前这个清冷卓绝,秀美绝伦的谪仙男子,究竟是怎么回事?

司言瞧着苏子衿那微微有些愣住的模样,只看了一眼,便有些不自然的低头抿了口茶。原本太后将他唤来只是说要他陪她下盘棋的,却不想,他来了以后,太后却是东扯西扯,迟迟不下这盘棋。只是,如今看来,太后俨然便是故意将他和苏子衿分别唤到马车中来,其目的已是昭若皆然了。

不过转瞬,苏子衿便缓缓攒出一个笑来,眉眼灼灼道:“子衿见过太后娘娘,见过长宁王世子。”

瞧着苏子衿这般自在随意的模样,全然没有其他女子觐见太后时候的那股子紧张情绪,太后不由惊讶十足。眼前这女子确实生的极美,琼鼻玉肤,远眉朱唇,她的美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端庄,而是带着一股妖娆魅惑,能够让男人失去心神的诱惑、为之癫狂的神秘。可她的气质,却是极为高雅,仿若仙子临世,不由的便让人深觉不可亵渎。

可在太后看来,苏子衿最美的不是容色的艳丽,而是那一双似笑非笑的桃花眸子,清幽静谧,仿若古井。

“长安,你自是不必多礼,快坐下罢。”太后敛下自己对苏子衿的讶异之色,不由笑起来,眉宇之间颇有些看好的意味。

“多谢太后娘娘。”苏子衿微微抿唇,动作极为高雅从容的便坐了下来。

现下的情况,苏子衿大抵便是猜测到了一些。锦都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太后对司言十分疼宠的,但司言年纪渐长,却依旧孑然一身,想来太后也是十分担忧。这些日子坊间皆是在传苏子衿与司言有些暧昧关系,虽一时证实不了,但想必太后也是十分上心,于是这老人家便玩心大发,特意将他们两人放在一个稍微显小的空间内,试图发现不一样的情丝。

只是,苏子衿有些想笑,即便不说她会不会对司言上心,就司言这冷情的性子,显然便是不会对她有任何想法,如今他们之间的交集,大约只是祁山之行,一旦祁山归来,苏子衿想,她与司言便不会再如此心平气和的相对而坐了。

对于苏子衿的想法,显然太后和司言都猜测不到,亦或者说,司言根本连猜测的心思都没有。至苏子衿进来到现在,司言一直都是清冷冷的兀自坐着,他薄唇微微抿起一条直线,几乎一副没有瞧见苏子衿的模样,可不知为何,司言忽然间便觉得,他此刻的忽视,显得有些……刻意?

为什么他要刻意不去看苏子衿?司言英挺的眉梢几不可见的一蹙,分明从前他不看别人的时候,总是无比自然,就好像那些人不曾存在一般,丝毫不会让他觉得刻意。

就在司言沉思的时候,太后的声音忽然响起,只听她慈祥道:“长安,你莫要拘泥,这儿有些糕点,若是饿了,便自个儿拿去吃一些,听说你身子骨弱,别饿坏了才是。”

“多谢太后,”苏子衿微微弯唇,言笑晏晏道:“子衿方才在马车上已是用过午膳,现下倒是不感饥饿。”

说这话的时候,苏子衿亦是不看司言,除了最初的时候她同司言打过招呼,在那之后,苏子衿便也好像马车内没有司言这个人一般,只是,相较于司言的刻意,苏子衿倒是真的是没有多想。

“皇祖母若是无事,司言便下去了。”司言垂下眸子,清冷的面容看不出一丝尴尬,可即便这样,太后依旧是瞧出了他那一闪而过的尴尬。

心下有些稀奇,太后便敛了笑意,十分正经的问道:“阿言,哀家记得你棋艺很好,不妨同长安切磋一番?”

棋艺?苏子衿眸光有一瞬间的犀利划过,太后如何得知她会下棋?心中一顿,苏子衿便立刻知道了是谁。

想来是燕夙无疑了,太后与燕夙接触的颇多,只是,燕夙原本就是谨慎之人,这太后竟是能够套出燕夙的话,到底有些厉害。

太后话一落地,司言便皱起眉梢,心下倒是对太后的建议没有太排斥的感觉。大约思索着路途遥远,便是在外头也甚是无趣,若是同苏子衿对弈一番,到底也省去一些无趣之感。

这般想着,只见司言淡漠寒凉的脸容染上一丝不自然的神色,随即便看向苏子衿,薄凉的唇吐出一个字,甚是好听:“下?”

下?有那么一瞬间,苏子衿感觉到自己的嘴角抽搐了下。司言这厮当真是有些无聊,说话便说话,有必要那么装高冷,省字数吗?

这些年来的头一次,苏子衿对一个人真心有些有些嫌弃。可碍于太后发言,苏子衿自然不能拂了她的意,于是,她点了点头,便惯性的扯出一个明媚的笑来:“好。”

苏子衿想不出司言有什么理由要和她对弈一番,唯一的理由,大概是司言既然想借用观察棋风的方式,来看看她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只是,司言既然想看,苏子衿想,她并不介意让他‘一睹真容’,因为她的棋风,可以变幻无常。

太后瞧着司言这般模样,内心简直是高兴坏了。司言以为,他之所以留在马车内,大抵是因为太后的所愿,可太后却不这么想,司言若是真的那么‘听’她的话,自是不会到了如今还依旧孑然一身。所以说,其实司言留下的原因,是因为对面的女子不是旁人,而是苏子衿,这个并不会让他厌恶的女子。

这时候,司言将案几上的茶点一一摆放进了案几下,等到案几上的东西都清空了以后,苏子衿才发现,原来这案几本身就是一方棋盘,只是缺少了棋子罢了。

司言很快从马车的暗格中摸出一副黑白棋子,而后他几乎想也不想,便将黑棋递给了苏子衿,自古以来,便是执黑棋者先走,而司言这般举动倒是没有让苏子衿怎么惊讶,毕竟司言是个骄傲的男人,这样的男人自是不会在对弈上占便宜。

这般想着,苏子衿已然很是随意的便落下一颗黑子,司言凤眸微微一凝,便看向苏子衿,面无表情,却依旧是清冷淡漠道:“郡主既是决定与我对弈,自是要认真一些才是。”

“子衿很是认真。”苏子衿微微一笑,眉眼生辉:“世子不必担忧。”

司言颔首,倒是没有回复,只是垂下眸子,手中的白棋也跟着落了一子,谁也不知他在想些什么,那张秀美清贵的脸容看不出丝毫情绪。

马车内一瞬间变得很是静谧,太后本人却是不以为意,她素来知晓司言的性子,故而对这般情况一早便是了然于胸。她静静的瞧着苏子衿和司言两人,清明透澈的眸光也有些飘忽不定,一会儿看看棋局,一会儿瞧瞧司言的反应,虽然看似漫不经心,但苏子衿知道,太后其实一直时刻注意着一切。

无论是她还是司言,亦或者是这盘开始初露复杂的棋局。

一刻钟悄然过去,显然这盘棋不会轻易结束,苏子衿忽然想起自己的马车内青茗和青烟还在等待。不由微微抬眸,她看向太后,从容笑道:“太后娘娘,可否遣人去子衿的马车内告知下两个丫头呢?子衿出来有些时候了,尚且没有知会她们何时归去,又恐她们着急,这才想着让太后娘娘帮衬一二。”

瞧着苏子衿这般从容自在的模样,太后再一次觉得眼前的女子实在心性过人。若是说一开始她可以伪装的毫无畏惧,那么现在……她好似面对家中熟悉的长辈一般,对太后说话也是轻柔礼貌,熟稔至极,这样的从容与平静,饶是活了大半辈子,太后也是第一次瞧见。

“你这丫头倒是有些意思。”心中这般想着,太后便已然开口说道:“这不是难事,你自是专心于这盘棋便是,其余的哀家已然命人帮你交代清楚了。”

“多谢太后恩典。”苏子衿闻言,依旧笑吟吟的道了声谢,不卑不亢,却自带一股贵气雅致。

------题外话------

嗯,听说下一章要摸下小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