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心动/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子衿与司言,大约下了将近半个多时辰的棋,越是到最后,他们之间越是难以分出胜负。最初的时候,苏子衿是想胡乱下一把,倒不是非常认真,可到了最后,苏子衿发现,司言的棋艺实在是真的好,于是她不知不觉的便开始认真起来。

一盘棋下了半个多时辰,却仍旧没有分出胜负,太后瞧着两人这势均力敌的模样,不由笑了笑,道:“这局和,胜负不分。”

苏子衿放下手中执着的一颗黑子,不由缓缓攒出一个笑来,抬眸看向司言,轻声道:“是世子赢了。”

若是再下下去,苏子衿知道,不出五子,司言的白子便会包抄她的黑子,虽然现下白子与黑子看起来不显山不露水的,一副势均力敌的样子,但只要放长远去看,显然她并不敌司言。

“胜负不分。”司言清冷的眸光落在苏子衿的脸上,只正色道:“你最开始的时候,并不是很认真在下。”

“……”有一瞬间,太后仿佛听到自己心碎的声音,这孙儿真是太不懂说话了,这个时候难道不该说一句深情款款的话来调节气氛么?比如:输给你,我心甘情愿。亦或者,我只是赢了一场棋,但我想要赢得你的心。

再不济也不能如此正经的模样吧……毫无情趣可言。

苏子衿和司言俨然不知太后内心已经上演了一场大戏,只见苏子衿笑了笑,便道:“世子过谦了。”

说这话的时候,苏子衿和司言两人都是无比正经,可以说他们间一丝一毫的暧昧气息都不曾出现。可这一幕看的太后有些心疼,这两人都是如此不开窍的模样,将来可如何是好?难道真的要等皇帝下了圣旨,将苏家这小丫头许给老七不成?

心中这般想着,太后已然率先开口,只听她又慈爱笑道:“哀家出去透透气,长安和阿言便在这儿等着哀家回来罢。”

显然,太后说的这话,并不是真的要出去,而是想要让司言和苏子衿多独处一些,而司言自然也是看出了太后的目的,心下有些无言,司言便也想着离开这马车。

“恭送太后。”苏子衿微微笑着,她看起来很是柔顺,好似一点也不知道太后心中所想一般,那股子自若的模样,到底有些不同。

很快,太后便离开了马车,司言手下一动,便也想着随之离去,不想眼角余光处瞥见苏子衿的眸光落在了一本佛经之上。

原本打算离去的司言闻言,不由顿了顿,他偏头看向苏子衿,冷峻的脸容染上三分绝尘之气:“郡主信佛?”

“看过一些佛经。”苏子衿弯了弯唇角,低眉一笑,神色灼灼:“只是,不信佛。”

不信佛却看佛经?司言的眸光不禁愈发深了几分,他盯着苏子衿,头一次觉得眼前的女子有些不同寻常。

他好像,从未看懂过苏子衿。

心中有了这样的想法,司言便淡淡问起来:“为何不信还要看?”

苏子衿没有回答,而是拢了拢大氅,笑吟吟的反问道:“世子信佛么?”

佛?司言眸光璀璨,秀美清贵的脸容浮现一抹淡漠之色,犹如高山上盛开的雪莲,清冷却雅致,圣洁也诱人。

他说:“我自来便不信这种东西。”

司言其实是个认真的人,苏子衿想,他从来都是这般认真,每每她的问话,他都是要么不回,要么回复必定坦诚且真实,他似乎……从没有那种花花肠子,不会虚假欺瞒,亦是不会尔虞我诈。

莫名的,苏子衿便兀自笑了起来,她瞧着司言,桃花眸子浮现着浓烈的明媚春色,要是她早些年便遇见司言此人,想来也是会喜欢他罢,只是那种喜欢不是男女之情的喜欢,而是对一个有趣的灵魂的喜欢。

可以称得上,君子之交,浅淡如水。

司言实在不明白,苏子衿这突如其来的笑是怎么回事,可他分明知道,她如今的笑,与寻常有些不同,甚至可以说,比任何时候,都要好看至极,可不知为何,这莫名其妙的思绪,竟是让他心中一跳。

为何又是这种奇怪的感觉……

司言微微蹙眉,素日里清冷无情的凤眸划过一抹不解之色,他道:“苏子衿,你笑什么?”

“子衿自来便不信佛。”苏子衿没有回复司言的话,只是跳到了先前的那个问话,敛了些许笑意,淡淡道:“不管这诸天神佛存不存在,人世的疾苦他都不会理会,便是如此,信佛还不如信自己,不是么?”

顿了顿,苏子衿又接着笑道:“可佛理经书,又是个极为有意思的东西,它告诉你平静与安详,也告诉你天道轮回。子衿看佛经,不过图一个心静如水罢了。”

所有的平静与从容,都是苏子衿伪装下一副面具,她偶有看些经书佛经,因为这些东西能够让她平静,因为这些东西能够让她从容作恶,无惧无畏。

便是死后真的下了所谓的地域,苏子衿亦是同样毫不在乎,生前她已是如此模样,死后又岂会惧怕任何?

司言看着苏子衿,不知为何,此时的苏子衿好似蒙上了一层薄纱,他看不清她的内心,也是看不清她的喜怒哀乐。她好像离他很远,远到即便就在眼前,也让他觉得遥不可及。

“我送你回去罢。”半晌,司言忽然出声,只见他眸色淡淡,有些神色莫辨:“皇祖母这边,我会同她说清楚。”

司言的话,让苏子衿不禁微微一愣,随即她缓缓笑起来,道:“多谢世子,不过左右只是几步路的事情,子衿自己回去便是,不必劳烦世子相送。”

苏子衿可是不愿意一路上被无数双眼睛盯着,尤其是那一双双几欲杀人的眸子,如同陶圣心一般,即便苏子衿不是很在意,可到底不想招惹不必要的麻烦,毕竟司言的行情……实在有些好的令人无语。

本以为司言并不会说什么,没想到,这一次他却是异乎寻常的认真,他盯着她的眸子,清冷且毫无表情的谪仙容颜上浮现着苏子衿看不透的情绪。

司言道:“苏子衿,你可是因为在意名声?”

因为在意名声,所以不愿同他有太过密切的交往,因为在意名声,所以才拒绝了他?意识到自己的想法,司言突然觉得心中有些不是滋味。为何苏子衿对司卫的时候,却没有那样介怀的模样?

“名声?”苏子衿微微愣了愣,实在有些不解司言这突如其来的问话是何缘由,不过她瞧着司言的样子,莫名觉得他有些……不悦?

敛下心中的情绪,苏子衿惯性的勾起唇角,微微一笑,便莞尔道:“子衿不是怕污了世子的名声么?”

司言:“……”

看着司言那有些无言的模样,苏子衿莫名的觉得有些乐趣,这厮确实正经,她也是很正经的回复,可突如其来的,她便忍不住想打趣一番,看看司言是个什么反应。

抿了唇角,苏子衿便敛了玩笑之意,只见她神色温软,眉眼光彩熠熠,淡淡道:“世子应当知晓,子衿将来是要嫁给七皇子的。”

苏子衿其实从来不在乎名声,她若是在乎名声,便不会这般步步算计,也不会做的如此胆大而肆意。如今街头巷尾皆是在传她蛊惑了司言,又使得司卫对她死心塌地,说她是妲己转世,将来少不得祸国殃民。可这些,苏子衿只是当作趣闻听听罢了,从不曾上心过。自古人言虽可畏,但真正能被人言所左右的,只是那等子怯懦无能之人,而苏子衿,显然便不是那样的人。

苏子衿知道,司言一定知道她已然与昭帝说过愿意嫁给司卫之事了,可她不想与司言太过纠葛,毕竟司言锋芒太盛,这样优秀俊美的青年,实在太多人觊觎,她不愿浪费时间去处理因为司言而生出来的事端。可这些,她无法同司言说明,她只能借由与司卫的婚事告诉司言,她和他之间并不必要有那么多的羁绊。

听到苏子衿的话那一瞬间,司言觉得自己心中有些莫名的不舒服,可那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于是他微微凝眉,便冷淡道:“你误会了,我送你回去,只是为了让陛下安排狩猎时,你我一队。”

昭帝和太后的心思,其实司言心中知道,所以,他才想着送苏子衿回去,在昭帝的眼皮子底下发生的事情,昭帝自然便想着试探一番司言对苏子衿的心思。这样一来,狩猎时候的分队比赛,昭帝毫无疑问便是会安排苏子衿和司言分在一队。

苏子衿闻言,倒是有些愣神,不过无论如何,司言的话亦是表明了他不愿与她太过接触,于是,苏子衿浅浅一笑,眉眼生辉道:“那子衿便劳烦世子了。”

司言颔首,很快的,在太后尚且没有回来之前,司言便率先下了马车。

苏子衿紧随其后,她一边提起裙摆,一边神色从容的打算下去。只是,太后的马车比寻常马车都要高一些,即便有木踏板垫着,下去的时候也要有个人扶着,否则很是容易踩到裙摆,进而摔得狼狈不堪。

然而,这马车边原本该有的宫婢,此时也全然不见,显然便是太后有意支开他们。

瞧见苏子衿有些小心的模样,司言下意识的便伸出手,大约是想要扶着苏子衿下来。只是,他这一伸手,不仅是苏子衿愣住,就是司言自己,也有些莫名其妙。若是这件事放在任何一个人身上,显然他定是看也不看,左右摔了与否是与他无关的,更何况,司言这人,其实真的淡漠,毫无干系的人,他从来连多看一眼都觉得厌烦。

可是,现下手已然伸出来,他若是再收回去,未免显得尴尬且奇怪。

就在司言眉头即将为自己的行为而皱起的时候,苏子衿已是率先将自己的手搭到司言修长宽厚的手心,下一秒,司言便瞧见苏子衿冲他扬唇轻笑起来,那艳绝柔媚的脸上高雅且温软,光彩熠熠的桃花眸子也闪烁着醉人的光芒。

他分明感觉的到,苏子衿的手很是细嫩,显得颇有些小巧,而那冰凉触觉却带着奇异的炙热,有那么一刹那,司言的耳朵悄然染上了红霞。

紧随而来的一瞬间,司言仿佛听到自己胸口处传来极快速的律动,那一下又一下的剧烈跳动,‘咚咚咚’的声音,也愈发强烈起来,仿若有只野兔即将从他心口奔逃出来一般,那样的震撼,令他久久无法平静下来。

“多谢世子。”苏子衿轻声笑着,眸底极为坦荡,显然对于司言这出于好意的行为表示感谢。她知道司言方才有些尴尬,他好像是下意识的行为,只是,即便再怎么厌恶别人触碰,苏子衿也觉得不该给司言难堪,毕竟司言是个骄傲的人,也没有什么坏心,她若是真的避开了,未免有些不识好歹。

这一声道谢,猛然将司言从梦中惊醒。他敛下情绪,面上的神色依旧淡漠清冷,很快便将苏子衿扶了下来,随即眸光依旧,不紧不慢的松开自己握着的那双柔荑。

司言的情绪只是在转瞬之间,便是苏子衿也丝毫没有察觉到有什么不妥之处。只是,暗处的落风等人已然都是一副惊悚的表情,面面相觑的瞧着司言那依旧泛着微微红色的耳朵。

爷竟然……害羞了?只是因为摸个小手就……害羞了?

“无妨。”这一头,司言已是背对着苏子衿,掩饰下那奇怪的感觉,他清冷冷道:“走罢。”

“好。”苏子衿微微颔首,自是没有作他想,随即便抬起脚,跟随着司言,一步步朝着战王府的马车而去。

苏子衿随同司言,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着,保持着些微距离又不失礼貌,若是放在其他人身上,也许这只是极正常不过的画面,毕竟大景朝的民风较为开放,只要不是在私密的环境下独处,便算是光明正大。

可是,这对男女变成司言和苏子衿后,一瞬间便引来了周边几个人的驻足停留。

此时正是午膳时候,大多数女眷和贵族子弟都躲进马车内用膳,自是不会关注这些,但也有的人受不住马车内的烦闷,借此机会便出来透透气,其中不乏二公主司天娇。

彼时,司天娇正站在马车旁的小道上,身后跟着两个侍卫,她一边拿着帕子擦拭着汗渍,一边手抚着胸口,显然是不太喜欢马车内的拥挤密封。

一瞧见不远处渐渐走过来的苏子衿和司言,司天娇便有些诧异,司言此人心性淡漠,素来都是遗世独立,怎么如今与苏子衿这样亲密?难道真如传闻所说,司言被苏子衿蛊惑了?

这般想着,司天娇已然率先走上前去,笑着道:“呀,本宫还以为长安郡主身边的是七弟呢,没想到竟是长宁王世子。”

对于司言,显然司天娇并不像司卫那般畏惧,故而她只是掩唇笑着,语气之间颇有些嘲讽之意。

不知道司言听到这样的话,会不会觉得苏子衿这狐媚子勾三搭四,不知检点呢?

“看来公主眼神是有些不好啊,大概是要去瞧瞧太医了。否则晚了,可怕是会失明的。”苏子衿似笑非笑的挑起眼梢,眸光却是从司天娇身后的侍卫身上一闪而过。

“牙尖嘴利。”司天娇眯了眯眸子,倒是没有表现出很恼火的模样,素来冷艳高傲的脸上浮现一抹鄙夷:“本宫倒是第一次瞧见像郡主这么个有能耐的女子,勾搭完七弟,又急着搭上长宁王世子这颗大树了?”

若是说司天娇不喜欢苏子衿,大概是第一眼便有些厌恶。那张脸太过明艳,那笑容太过刺眼,以及那极为受宠的模样太过让人恶心,以至于司天娇没有理由的便想撕烂苏子衿的笑脸。

司天娇的话,就差没有点名苏子衿是个‘不知羞耻’的浪荡女子了,可她话里话外都是贬低损辱的意味,听得司言眉头一皱。

苏子衿还没来得及说话,司言已然冷冷抿唇,凤眸闪过一抹暗沉的冰寒:“二公主最好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司言的回答令司天娇不由整个人一愣,有些难以置信这话是出自司言的嘴里。她本以为司言会因此看清苏子衿‘水性杨花’的真面目,从而甩下苏子衿便兀自离开,毕竟哪个男人都不愿意自己被女子玩弄于手心,也不愿自己曾为某个女子四处勾搭的其中一个。

见司天娇没有说话,司言清冷的眸底越发透出几分冰冷彻骨,只见他状似无意般睨了眼她身后的侍卫,说出来的话也是冷绝无情,隐隐含着威胁的戾气:“本世子不介意也让二公主搭上一颗大树,而不是整日里与这些侍卫厮混在一处。”

轰的一声,司天娇脑中的一根弦刹那绷断,她此时俨然是如至冰窖,脸色也变得极为苍白。

司言竟然……看穿了?而且还为了苏子衿这个狐媚子,威胁她

------题外话------

摸小手,摸小手~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