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我会护你周全/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这话的时候,司言眸光冰冷,秀美如玉的脸容仿佛染上一抹寒凉之意,隐约便可瞧见戾气浮现,在极具压迫性的高压之下,司天娇不由心下一慌,整个人踉跄着便往后退了两步。

只是,相较于司天娇的震惊与害怕,显然那‘侍卫’丝毫不感惊讶,亦或者说,他无比镇定的站在一旁,几乎连一眼也不曾看向司言,那张平淡无奇的脸上没有任何神色,只一双眸子掠过无声的笑意。

而听着司言的话,苏子衿却是有些诧异。今日的司言,显得尤为奇怪,若是往日,他应当是在一旁看看笑话,不只一言。可今儿个他倒是忽然转了性,这威胁司天娇的话,若是她没有误解的话……应当是在维护她?

心中有些不解,但苏子衿知道此刻并不是询问的时候,故而她敛下眸子,也不去看司天娇身后依旧镇定非常的……侍卫,亦或者说,是由楼宁玉易容后的侍卫。她只是惯性勾起唇角笑着,什么话也没有说。

瞧见苏子衿笑吟吟的模样,司天娇的怒火一下子便被激了起来,这狐媚子,是在笑话她?就凭她也敢笑话她

涂着蔻丹的五指嵌入手心,要不是因为司言在,司天娇早就冲过去给苏子衿一巴掌了,可到底司言这人惹不得。他言出必行,若是真的惹恼了他,他是真的有可能出手。

咽下心中的那口恶气,司天娇勉强扯了扯嘴角,故作不知道:“世子说什么,本宫不甚明白。”

司言清冷冷的眸光一刹那便落到了司天娇的脸上,他薄唇一动,便淡淡道:“看来二公主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

“你……”司天娇咬牙,可一看见司言那仿若看着死物的眼神,她便心头发憷,心下有些恼恨,她下意识的便收回即将出口的言辞辱骂。

还没等到司言再次出声,司天娇便狠狠的看了眼苏子衿,咬牙切齿道:“苏子衿,你给本宫记着!”

说着,司天娇便甩身离开,颇有些狼狈的领着楼宁玉和其中一个侍卫跑进了自己的马车之内,心中却是对司言和苏子衿恨的滴血,尤其是苏子衿……一想到一切皆是因为苏子衿,她便恨的几欲杀人

看着司天娇仓惶跑走的背影,苏子衿心下有些无言以对,锦都中这些个女子是不是都脑子有问题?无缘无故上前来为难的是司天娇自己,威胁她的也是司言,怎么莫名其妙的便把所有帐算在了她苏子衿的头上?

苏子衿眸底那一闪而过的嫌弃神色自是没有逃过司言的眼睛,只是,在司言还来不及开口的时候,苏子衿便已然笑吟吟道:“多谢世子出手相助。”

虽然苏子衿以为,她自己也是可以三下五除二的便收拾了这司天娇,但是司言的帮忙却是无可厚非需要道谢的,说到底,苏子衿还是一个爱恨分明的人,即便她如今确实不像从前那般恣意,可有些东西,刻入骨子里的柔和与观念,都是很难改变的。

“不必。”司言微微垂眸,长长的羽睫覆下一片阴影,让人看不出情绪,却依旧清冷如莲:“祁山之行,我会护你周全。”

司言的话,就好像誓言一般,他微微侧着脸,说出来的话也是极为认真。

苏子衿眼皮子一跳,心中不由暗叹一声妖孽。司言这人倒是真的生的极好,那张秀美清贵的脸容仿若天神最完美的造物,冷峻绝尘、芝兰玉树的同时,也透着一股子令人心动的禁欲之色。

敛了情绪,苏子衿才缓缓攒出一个笑来,神色从容而清幽,轻声道:“那么,子衿便却之不恭了。”

司言既是要护着她,苏子衿自是没有拒绝的理由,更何况,如今这祁山危机重重,想要得到还魂草便是要与司言互帮互助,这种时候,那些没有必要的矜持与想法都是多余的累赘。

“嗯。”见苏子衿难得的如此柔顺,司言点了点头,丝毫看不出情绪,随即他微微转身,薄唇吐出两个字,道:“走罢。”

转身的那一瞬间,司言想,之所以帮苏子衿,大抵是因为她如今是他的同伴,看着自己的同伴受辱,终归是不厚道的行为,即便司言为人冷情,但也是知道什么叫作‘一根绳上的蚂蚱’。

心中有着这般想法,司言胸口的那股奇怪情绪便渐渐散开了,仿佛给自己找了个绝佳的理由,司言忽然便开始有了护着苏子衿是理所应当的想法。

暗处,落风和孤鹜对视一眼,俨然有种自家爷即将走上某条不归路的预感……

等到苏子衿回到自己的马车上,司言便已是自行离去了。不多时,马车渐渐又开始行使起来。

青烟一边削着苹果,一边道:“主子,方才七皇子来找过您。”

因着青烟等人的‘掩护’,战王妃等人倒是不知道苏子衿被太后叫去,只是,在那之后,司卫却是找了上来,青烟她们可是好不容易才将他打发了走。

“嗯。”苏子衿闻言,只轻应一声,显然不是很惊讶。毕竟司卫如今对她,确实’痴迷’的很,一有机会,他想必都要凑上来找一找她。

“倒是烦人。”青茗哼了一声,神色间有些厌恶:“这七皇子就跟搅屎棍一样,整日里黏黏糊糊的,真是讨人厌。”

对于司卫,青茗实在有些讨厌的紧,尤其是,只有她知道苏子衿为了心中的谋算,同意嫁给司卫这件事,更是让她有些忿忿不平。主子这样美好的一个人,司卫那搅屎棍也是配得上吗?真是越想越不爽

搅屎棍?苏子衿闻言,不由抿唇失笑,心下对于青茗这形容颇感稀奇。不过,她倒是不可置否,司卫这人,确是登不上台面。

可到底,这登不上台面的人,是她即将要嫁的人呵,实在有些好笑的紧。如果……有的选择,苏子衿想,她大概不会如此决然罢?毕竟,她也曾憧憬过一个人,有过那样热切的期盼。

挥去心中的某些想法,苏子衿微微掀开车帘子,瞧着窗外渐渐有些暗下来的天色,思绪一时间便有些沉沉。

方才司言的威胁,显然便是在拿楼宁玉恫吓司天娇了。只是,苏子衿没有想到,司言竟是一眼就认出了司天娇身边的那个高个子的侍卫是楼宁玉……虽然楼宁玉那时易了容,装作一个普通侍卫的模样,可苏子衿记得那双眸子,楼宁玉的那双满是笑意璀璨而温柔的眸子。

司言这人,到底通透的吓人,苏子衿不禁想着,若是有一天她与他为敌了,不知结局会是谁胜谁负呢?

想到这里,苏子衿不禁眸光微深了几分。司天娇倒是胆大,明知道楼宁玉身份敏感,竟还是将他带了过来,若是昭帝发现了,不知会不会即刻便处置了楼宁玉?

楼宁玉……他来这祁山,又究竟是为了什么?

马车骨碌碌的声音依旧在响,苏子衿靠在马车壁上,不知不觉的便有些疲倦入眠。

梦中恍惚有马蹄声响起,她在黑暗中摸索了一番,渐渐的才看清了眼前场景。

金碧辉煌的深宫,她坐在某处庭院的青石板上,面前摆着一盘交错纵横的棋,她手中执着黑子,便瞧见对面之人落了一颗白子下来。

“青丝,该你了。”儒雅的笑声响起,对面成熟俊逸的男子微微一笑,只见他身着一袭鎏金色对襟的玄色锦袍,广袖纹龙,优雅而贵气。

她闻言,便很快的落下一子,只笑吟吟的打趣道:“陛下今日好似格外的开怀。”

眼前这个俊逸儒雅,书生气十足的男子,怎么看也不像是个皇帝,可偏生他就是一国之帝,执掌生杀大权。

“朕可是在为你开怀。”儒雅男子笑起来,眸光半是慈爱,半含戏谑:“你可知今日有人来求朕赐婚?”

“赐婚?”她素手托腮,微微凝眸,挑眉道:“莫不是哪家的小姐瞧上了陛下,求了自家的父亲来与陛下说亲?”

说到这里,她便又洒然一笑,似是而非道:“陛下可真是好福气啊,分明人到中年,还是有一堆年轻女子赶着鸭子似得想嫁进宫来,啧,这老牛吃嫩草的典范,我孟青丝只服陛下这一家。”

这话说出口的时候,她神色满是戏谑,俨然不似寻常女子那般温婉如水、小心翼翼,隐约之间,便有着一股子肆意飞扬之意,叫人生不出一丝恶感。

“你这小妮子!”儒雅男子瞪了她一眼,随即手中执着的那白子便毫无预兆的丢了过去,故作恼怒道:“朕真是宠坏你了!”

“咻”的一声,她的食指和中指之间稳稳的便夹住那被丢过来的白子,而后她抿唇一笑,便挑起眉梢道:“陛下莫要恼怒,青丝这可是在夸陛下呢!要是青丝在陛下这个年纪还如此能招蜂引蝶的,铁定要乐的喜不自胜。”

见她这么说,那儒雅男子不由莞尔一笑,故作叹息道:“既是如此,那么君行找朕求娶你的事情,朕便推去了罢,也好让你到了朕这个年纪,还能够享受一番被追逐的乐趣。你要知道,一旦将来嫁了人,便没法子像如今这般肆意洒脱咯!”

“陛下说的可是当真?”苏子衿听见自己声音有些发颤,似乎极为愉悦:“君行真的同陛下来求娶了?陛下可莫要诓骗青丝才是。”

“朕何时诓骗过你了?”他瞪了一眼她,颇有些感叹道:“女大不中留啊,方才还打趣朕呢,怎么一说起君行,你就这般女儿家娇羞的模样?那股子凶悍劲儿去了哪里?”

“唔。”她装模作样,颇有些不自然的笑道:“陛下怎的说青丝凶悍呢?分明陛下前些日子还说青丝是个柔弱的女儿家。”

说着,她攒出一个笑来,刻意便没有回答关于婚事的问题,显然心中有些羞怯说不出口。

“罢了,朕也不逗你了。”儒雅的男子摇了摇头,温和笑道:“朕晓得你与君行一直互生情愫,你若是应允了,朕便给他一个答复,左右你如今也是十四岁了,嫁人成家,倒是不算太早。况且,他是朕看着长大的,性子不错,与你也是般配。”

十四岁成亲吗?她忽然有些顾虑,若是她成亲去了,那么便再无法涉足朝堂,再无法帮陛下……

“青丝。”似乎是看出了她心中的想法,儒雅的男子微微一笑,便慈爱道:“朕一直希望你可以成为一个普通的女子,不必吃那些苦,受那些罪。届时,朕会给你一个新的身份,新的名字……是了,朕都想好了,你的新名字——子衿,怎么样?”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他说:“你是朕心中的珍宝,在朕的心中,自是该配这般美好的名字。”

“子衿?”她敛下眸子,喃喃念了这么一句,忽然璀璨一笑,尚未长开的柔媚小脸浮现起七分欢喜,三分愉悦:“陛下赐的名字,青丝很是欢喜。”

“青丝,这东篱的天,离了你还是照样蔚蓝,便是真的有何灾难,那也是天不遂人愿。”他微微笑起来,神色极为从容,仿若一个慈父那般,深深凝望着女儿的脸,道:“你已经为东篱,做的够多……”

“也该是时候做回自己了。”她听到他这样说道:“届时,朕会以你这小妮子的父亲的名义,为你主持婚事。”

她来不及喜悦,突然之间,天地昏暗起来,苏子衿听到有人在同她说话,那人跪在地上,面若滴血。

他说:“陛下驾崩了!”

陛下,驾崩了?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陛下分明身子硬朗,怎么可能驾崩?陛下分明说要主持她的婚事,怎么可能就这么驾崩了?

她死死盯着那跪在地上的人,眸底的光芒一片片碎裂开来……

场面一转,风雪飘飘然落下,猩红的颜色布满整个山头。

“青丝,快跑!”远处有人骑着快马,冲她嘶吼:“青丝,是局!一切都是局!你快跑啊!”

“若水?”她失魂落魄的伫立在那儿,眉眼黯淡,喃喃道:“他们说,陛下驾崩了,是不是骗我的?陛下明明说过,要看着我出嫁,明明说过将来……”

“陛下……是被他们毒杀的!”马上的小姑娘眼眶红起来,却还是固执的仰头,不让眼泪落下来,只一个劲的冲着她呐喊:“青丝,你快跑!这是他们为你设的局啊!求你快跑!”

设局?毒杀?苏子衿手中五指微微拢紧,艳绝的脸容浮现一抹森然恨意。

这时,一道利箭冲破风雪,她来不及上前护住,马上那个小姑娘已然被射杀于冰雪之中。她楞楞的瞧着那个落入雪中的小姑娘,看着她稚嫩的脸庞埋在风雪之中,鲜红的血一口又一口的至她嘴中喷涌出来。

“……丝,活……下去!”

……

……

“子衿,醒醒。”耳边忽然传来低沉的嗓音:“子衿,咱们到了。”

苏子衿微微睁开眸子,眼前出现战王爷那张俊美而成熟的脸容,她盯着他,忽然之间便想起了某个逝去多年的儒雅男子,那个……她连最后一面都来不及见的慈父般的男子。

可是,教会她明白父亲是什么含义的陛下已经不在了,她再也不能与他对弈棋局,再也不能与他打趣玩笑,再也不能听他唤一声:小妮子。

恍然之间,她又想起了若水。那个最是怕死、怕疼,连手指头被绣花针刺破也要哇哇叫个不停的若水,却最后为了她不顾一切……

那七零八落的梦,仿佛在提醒着她,他们都不在了,唯独剩她一个了。

瞧着苏子衿眼底的恍惚伤情之色,战王爷不由柔下声音,眉宇之间便浮现起一抹担忧,道:“子衿,可是做了噩梦?”

这样的苏子衿,是战王爷不曾见过的,如此脆弱、如此茫然不知所措,她就像是个被吓坏的小姑娘,做了噩梦却连哭闹也一时间忘却了。

眼前的这个小姑娘,看的战王爷心疼不已。

苏子衿微微一愣,整个人还处在有些迷梦的状态,于是一时间便不知作何反应,只皱了皱眉梢,眼底依旧是迷茫。

只是,下一秒,战王爷忽然将她拥入怀着,低声呢喃道:“不要怕,子衿,今后有爹爹在。”

他的语气极轻,仿若她是一个易碎的瓷娃娃,一副小心呵护的模样,有那么一瞬间,苏子衿的心房被攻破开来,那一直以来裹着寒冰的心,忽然便被融化了,开始有些柔软起来。

感受着那份属于父亲的柔情,这一次,苏子衿竟是意外的没有任何反应,她任由战王爷抱着自己,不知在想些什么,眼眶有一刹那微微泛红。

马车外,战王妃瞧着苏子衿的模样,既是心疼又是叹息,她知晓苏子衿一直与战王爷很是不亲近,她好像一直对父亲这个词陌生的紧,即便唤父亲二字的时候,眼底也一片疏冷。而战王爷一开始对苏子衿的猜忌,她也看在眼里,只是,经过这些时日的相处,两人的隔膜总算是渐渐消融了一些,如今瞧着父女两的这片温馨模样,她心中很是感怀。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