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一纸情信/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子衿下马车的时候,已然恢复了往日里的从容优雅,彼时战王爷被昭帝唤了过去,两父女温馨过后的些微尴尬才算是消散了去。

披着厚厚的大氅,苏子衿感受着突如其来刺骨的凉意,又瞧着这祁山上的另一座宫殿,一时有些感慨。眼前的这座宫殿,堪比皇宫奢华,整座殿宇呈四方环形建造,主基调以朱红色为尊,金门开启,宏伟磅礴,甚是华贵。

听人说这座殿宇是先皇令人修建的,从开工到完工,大概是耗费了十三年的时间。

与如今的昭帝不同,先皇是个骄奢淫逸的皇帝,他极懂享受,当年四处到民间搜刮百姓和壮丁,搞得民不聊生,怨声载道,只为了在祁山修缮这么一座宫殿,供皇室消遣娱乐。因着先皇的不仁残暴,后来战王爷拥护昭帝杀入锦都皇宫的时候,大景朝的百姓没有一人议论昭帝名不正言不顺,甚至因为昭帝的治理有方,百姓们愈发拥戴如今的帝王。

当年大景与东篱的战乱,其实也是先帝率先挑起,即便后来先帝亡故,两国之间的硝烟也没有停息下来,一直到多年前,两国皇帝在某个契机下握手言和,并制定了条约止战,至此才开始真正的盛世。

“妹妹,咱们进去罢。”彼时,苏宁风流一笑,手中的折扇一开,而后看向苏子衿道:“这里各个府上的住处,基本上已是定下了。”

“好。”苏子衿微微一笑,随即跟着苏宁等人,从容的进了宫殿。

于是,在苏宁、苏墨等人的带领下,苏子衿一行人很快进了殿宇,整个殿宇呈环形,一层又一层的屋子广布,越是住的里面,越是身份尊贵。四周皆有花草假山,直到最里面四层,几乎每一层都有各自的温泉汤浴。

走了好一会儿,苏子衿终于抵达战王府的落脚处,战王府这一层的屋子分为梅兰竹菊四个牌次,因着这梅兰竹菊的屋子较少,战王府人数又稍稍多了一些,于是战王府一府便占了梅和兰两个院落。而除了战王府之外,还有两府人家都住在这儿,这两府人家分别是长宁王府和公主府。

长宁王府自许多年前开始秋闱狩猎的时候便已然住在了这里,主要因为司言喜清净,战王府的人丁也不似其他府上那么繁杂,于是两府自然而的便住在了隔壁,而公主府所在的菊院离得比较远一些,从前重乐掌家沈鹤自是没敢纳妾,于是公主府也是人丁偏少,便被安排住在了菊院。

梅院有两个主屋,分别是苏子衿住的落梅阁和战王夫妇住的寒梅阁,同样的,兰院也是有着两个主院落,苏墨和苏宁两兄弟一人一间,也是极为妥帖。

苏子衿倒是没有多想,只安安静静的住进了自己所在的梅院,心中倒是思索着,若是夜间与司言寻探羽化泉,也算是方便一些……

夜幕降临的时候,各府都开始了用膳。原本先皇在世的时候,这狩猎的每个晚上,都算是一场大型的皇家宴席,只是到了昭帝这里,因为不赞同这铺张的行为,便毅然决然的废除了这奢靡的宴席,转为各府自生灶火。

晚膳后,苏子衿想着要消食一番,便披上大氅,领着青烟和青茗便缓缓走出梅院的门头,只不想,方一出门,便有一道俏丽文静的身影朝她走了过来。

只见那女子穿着浅蓝色的柳色对襟襦裙,外罩一件白色貂皮大氅,眸光清透明亮,举止端庄。

“苏子衿!”沈芳菲笑起来,领着阿穆便朝着苏子衿道:“你如今身子骨可是好些了?”

这一声苏子衿,叫的苏子衿自己都有些无奈。大抵锦都的女儿家,不是姐姐妹妹的,就是某某小姐的唤,唯独这沈芳菲,一口一个苏子衿,偏生她叫的如此自在习惯,倒是让苏子衿挑不出错来。

“好些了。”苏子衿微微一笑,淡淡回了一句。

“那就好。”沈芳菲微微蹙起眉梢,便又道:“不过你好了怎的也没有遣人来同我说一声?我可是很担心你。”

那日的阵仗,实在是让沈芳菲心下不安,尤其是苏子衿本就是扶风若柳的身子骨,所以她才会在离去前让青茗转告苏子衿,一旦有了好转便遣人知会她一声,也好让她安心一些。

却不想,这一连两日过去,苏子衿那儿倒是杳无音信,要不是府中沈府中有些事情耽搁了,沈芳菲铁定要再亲自去瞧上一瞧。

“想着今儿个便要见了,也就没有多费心思。”苏子衿轻声一笑,心下却是有些诧异,按理说,苏子衿自认为与沈芳菲并不算极为交好,所以那日青茗同她传达了沈芳菲的意思后,苏子衿也只道是她的客套之话,并没有放在心上。

“罢了,左右你现下康健便好。”沈芳菲不以为意的笑笑,一向闺秀般温婉的脸上露出一抹喜色:“我看着你今儿个的气色,显然比之前都要好。”

“好多了。”苏子衿弯起桃花眸子,似乎想起了什么,便朱唇微动,轻声道:“郡主下午的时候,怎么在马车内冲子衿挤眉弄眼?”

直到现在,苏子衿依旧是不知道沈芳菲那突如其来的‘暗示’是什么意思。

听到苏子衿这么问,沈芳菲不由朝四周看了看,直到确认没有什么危险,她才低声道:“太后召见你之前,我瞧见长宁王世子进去了。”

说这话的时候,沈芳菲眼神闪闪烁烁,脸色也一瞬间很是惨白,似乎对司言此人甚是畏惧的模样,看的苏子衿一时间有些失笑。毕竟素日里,沈芳菲也算是大家闺秀一个,如今这般害怕的样子,倒是显得司言有三头六臂一般。

“后来,我没有瞧见他出来,倒是看见你被容嬷嬷引着过来了,心下不是生怕你与他撞见么?”见苏子衿没有说话,沈芳菲又继续低声道:“不过瞧着你这镇定的模样,他估计是一早便走了,嗯,大约是我没有看到罢。”

对于司言,沈芳菲倒是真的畏惧,大抵是司言这人实在太过冷峻,行事作风也是毫不留情,以至于每每瞧着司言,沈芳菲便有些发憷。

苏子衿从容一笑,随即颇有些忍俊不禁道:“他确实在里头。”

“他……在里头?”一瞬间,沈芳菲瞳孔微微缩了缩,不可遏制的露出了惊悚的表情:“你竟然跟他在一辆马车里呆了许久。”

“长宁王世子倒没那么可怕,”苏子衿不以为意,只温软一笑,从容问道:“郡主好似对世子有些畏惧?”

司言此人,其实在苏子衿心中并不可怕,最起码相处过的每个瞬间,这厮都是冷冷清清的模样,行为不越举,说话也不是多么令人讨厌,他也许只是有些冷情罢了。

“我是觉得有些可怕。”沈芳菲抬眼瞟了下苏子衿,见苏子衿神色不变,一时间便又释然道:“不过,坊间皆是在传你与他有些……不同,莫非他待你真的与众不同?”

司言对苏子衿的不同,沈芳菲大多只是听人说起,自己倒是没有亲眼见过,那次汝南王府的事情,沈芳菲也是早早便离了场,故而,对于苏子衿与司言的传闻,她其实只是随意听听,从未当真过。毕竟司言这人素来声名在外,是个极为冷漠无情的人,实在不可能如传闻那般,爱苏子衿爱到……死去活来。

“坊间之言,郡主也信?”苏子衿幽然一笑,素手缓缓拢了拢大氅,眉眼生辉:“坊间还说子衿是祸国的狐媚子,郡主可是相信?”

“不信。”沈芳菲闻言,立即便道:“你虽真的生的极美,可狐媚子什么,决计不可能。”

即便只是几面之缘,甚至称不上多么熟悉,可沈芳菲就是知道,苏子衿不可能是外头传闻的狐媚之人。这大抵,真的是苏子衿此人的吸引力罢,就算身为女子,沈芳菲也觉得自己深深被她吸引了,忍不住想要与她交好。

“那便是了。”苏子衿淡淡笑着,眸光落在不远处的竹林里,语气悠远:“这世人皆是喜欢妄议他人之事,喜欢幸灾乐祸,即便毫不知情,也能够杜撰的好似亲眼所见一般,若是这样的流言蜚语都能相信,岂不是愚钝至极?”

沈芳菲认真盯着苏子衿,眼前的女子身穿素白的衣裙,外罩一件雪色桃夭大氅,她眉眼艳绝如妖,神色却高雅似仙,这样的苏子衿,宛若几欲乘风飞去的仙子,有些缥缈而不真实。

“苏子衿,我见你的第一眼,便觉得你这人有些通透过人。”沈芳菲收回打量苏子衿的目光,感叹一笑:“可如今发现,你其实更多的是神秘。”

苏子衿的神秘,就好像流沙底下隐隐闪烁的金子,让人看不透,猜不懂,却愈发令人想要靠近。

苏子衿微微一笑,没有说话,只神色依旧,看不出情绪。

沈芳菲见此,不由咧嘴一笑,那张温婉的脸上,难得的露出一抹不同寻常的洒脱与坦荡,她说:“苏子衿,咱们交个朋友罢?”

“朋友?”苏子衿眸光一顿,有些诧异于此时的沈芳菲,分明这女子看起来整齐而文静,却异乎寻常的有一颗坦荡的内心。

“是啊,我自来便没有朋友,总觉得锦都中的女子有些无趣。”沈芳菲露出一抹俏皮的笑来,五官生动精致:“如今好不容易遇着一个让我无比轻松的人,怎可就此错过?”

在苏子衿面前,沈芳菲觉得自己好像没有拘束,亦或者说,她觉得自己总算是像个活人了。她不必做一个外人眼中的大家闺秀,不必战战兢兢,小心翼翼,也不必隐藏自己最愚蠢的模样,苏子衿好像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能够让她卸下心房,成为最真实、最自在的自己。

“好。”半晌,苏子衿幽幽一笑,宛若无波古井的桃花眸子微微一动,刹那之间光彩熠熠。

话落,两个女子相视一笑,苏子衿笑的从容高雅,沈芳菲笑的真挚柔软,画面有一瞬间祥和温暖。

只是,谁也没有料到,经年之后,这将会成为两人间最刻骨铭心的记忆。不过,这都是后话。

……

……

且说这一头,沈芳菲和苏子衿两人正打算道一声别,各自回自己的院落,却不想,司卫领着几个侍从便拦住了苏子衿。

见来人是司卫,沈芳菲便有些不放心苏子衿与他单独相处,于是到嘴边的分别之言,她便又收了回去。

“七皇子安好。”苏子衿微微一笑,从容自若的行了个礼。

“子衿,你与我自是不必这样多礼。”司卫凑上前来,眼睛却紧紧盯着苏子衿,语气温柔道:“听说你不太舒服,我便想着瞧瞧你。”

青茗有些嫌弃的看了眼司卫,随即她不动声色的便拉开了司卫与苏子衿的距离。

“……”沈芳菲惊讶的看着司卫,显然对于这样的司卫很是陌生,毕竟这样温柔的司卫,大抵只有对陶圣心时才会展现些许,寻常时候,他都是一副自命不凡的模样,神色之间多少有些倨傲。

“多谢殿下。”苏子衿弯起唇角,语气依旧淡淡:“今日舟车劳顿,子衿深觉疲乏,便先回去歇息了,还望殿下见谅。”

说完,苏子衿便笑着看向沈芳菲,打算与她道一声别。

不想,司卫却是忽然出声,打断了苏子衿即将脱口的话。

“等等,”司卫道:“子衿,前几日我在古玩店里头看到一只玉簪,心中觉得十分适合你,便买了下来。”

说着,司卫便从怀中掏出一只碧中带蓝的流苏玉簪子,瞧着那上好的色泽,俨然便是时下极为流行,也极为出名的两色璞玉。

两色璞玉,本就是价值千金,而司卫手中的这只玉簪,成色极好,显然便是万金不止了。沈芳菲瞧着司卫递来的那只玉簪,忽然便想起了某件被她遗忘的事情……

“多谢殿下。”苏子衿笑吟吟的扬起唇角,却是柔声拒绝道:“但子衿素日里并不常戴这些饰品,若是收下这簪子,未免糟蹋了东西。还请殿下见谅,子衿只好辜负殿下一番美意了。”

“子衿,这东西你便收下吧。”司卫似乎没有察觉苏子衿的冷淡一般,俊秀的脸容满是深情款款:“这簪子你若是不喜欢,拿回去随意一放、亦或者丢弃都是无妨,左右不过是几万金的物什罢了。只是这代表着我待你的心意,你若是再拒绝我,可是要伤了我的心。”

司卫觉得,大抵女子都喜欢说一套做一套,诚如苏子衿此番的拒绝,她虽口头上说是不喜,但许是不太好意思收下,只要他表现的大方一些、深情一些,想来她心中会是受用的。

见司卫如此模样,苏子衿心下便知晓他所想的,于是她缓缓攒出一个笑来,神色没有半分变化,只不紧不慢道:“既然殿下如此说,子衿自是却之不恭。”

说着,苏子衿便转头吩咐青烟将簪子收了起来,片刻才又笑道:“殿下,芳菲,子衿便先去歇着了,你们也尽早休息罢。”

至始至终,苏子衿都没有表现出多少欣喜的模样,甚至沈芳菲都注意到,苏子衿连这簪子看都没有多看一眼,那股子漠然的劲儿,明眼人都可以一眼窥见。

显然,对于苏子衿的冷淡,司卫亦是看的明白,心下有些失落,可司卫很快又为自己找了借口,只作苏子衿是有些劳累才如此模样,心下对于他还是并不抗拒的,毕竟她也是将这簪子收了不是?

“子衿,我有些体己的话想同你说。”这时,沈芳菲忽然眸光一紧,便道:“不如先随你回屋聊一会儿,再作休息?”

就在方才司卫拿出簪子的那一瞬间,沈芳菲忽然便想起了今日她之所以来找苏子衿的主要事情,差点儿她就真的将正经事儿给忘的一干二净了。

苏子衿抬眸瞧了一眼沈芳菲,见她确实认真的模样,便笑着点了点头,道:“好。”

于是,苏子衿和沈芳菲便很快消失在了司卫的眼前,两人齐齐走进了落梅院。

只是,才一踏足屋内,苏子衿便感受到一股不属于落梅院的气息,而那悄无声息闯进来的,显然是苏子衿熟悉的人。

敛下心神,苏子衿便瞧见沈芳菲让阿穆关了门,瞧着她脸上那有些许神秘的表情,苏子衿便缓缓笑道:“什么事情,这样神神秘秘?”

“是这样的。”沈芳菲睨了一眼苏子衿,随即吞吞吐吐道:“苏子衿,你……知不知道沈府的公子?也就是我父亲家中的侄儿们……”

苏子衿闻言,不由无奈一笑,淡淡道“沈芳菲,你这般拐弯抹角的,大约到了明日我也未必猜得出你要说什么。”

瞧着沈芳菲这模样,显然是有话要说,可她扯到了沈府的公子,又没说哪个公子,沈府那么多嫡庶子,苏子衿实在不知道她想问她关于哪个公子的事情。

“就是,我二堂哥沈深。”沈芳菲忍不住一咬牙,便直接道:“他好像对你一见倾心了,方才写了封信与我,托我交付给你。”

一言落地,四下皆是安静了下来。

青烟和青茗不由目瞪口呆,这芳菲郡主,难道是要撮合主子与她那所谓的二堂哥不成?

沈深?苏子衿想,她大概真的不认得此人。锦都中贵族子弟无数,苏子衿初来乍到,便也只令人打听一些重要的人物,毕竟她此行不是融入锦都的贵族圈子,而这沈府,其实当真不算是门第多么高、权势多么大,地位多么重要,故而她几乎没有任何留心。

见苏子衿并不是了解的模样,沈芳菲便有些难为情起来,不过碍于她与沈深关系要好,便又不得不厚着脸皮道:“我二堂哥沈深其实是个比较儒雅的人,为人也颇有学识,今年十八岁,尚未娶妻纳妾……”

说着,沈芳菲便从袖中拿出一封看起来极为雅致的信来,递到苏子衿面前,道:“虽然我瞧着你与他不是太有可能,但他托付了我的事情,我总归是要完成,你且看看这信,长这么大,我倒是第一次瞧见他如此狂热的模样。”

瞧着这封字迹清隽的桃花信笺,苏子衿不由愣了愣。恍惚之间,仿若年少时候,那人递交与她桃花信笺,他笑着望着她,低声道:所有的情意绵绵,皆在一纸书信里头。

可到底,这些都作不得真,算不得数。

眸光微微有些冷了下来,苏子衿听到自己轻笑着说道:“沈芳菲,你大概不知道,我最是讨厌文人骚客的儿女情长,也最是不喜这些山盟海誓、弄虚作假的镜花水月。”

所有的情,纵是绵延,也只是当时之意,过了那时,便只徒惹笑话罢了。

暗处,有人微微一顿,他顺着灯光看去,此时的苏子衿仿佛笼罩在烟雾之中,她的笑容有些寒凉,不再似往日里的那般温软虚假,不知为何,竟是生出一股子遥远之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