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不可理喻与胡搅蛮缠(上)/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青烟和青茗瞧着苏子衿的模样,心中知晓她又是想起了那人。她们都是记得,苏子衿十三岁那年,那人写了一封情信与她,那是苏子衿生来头一次收到男子的情信。

东篱与大景不同,在东篱,这等子行为是私相授受,容易为人诟病,寻常女子一般都不会收下。可那时,苏子衿却直直便将那情信收了起来,并且随时贴身带着,俨然是极为欢喜的模样。后来,那信意外的丢了,苏子衿还为此事郁郁寡欢了几天。

如今想来,到底恍如昨日,却有些如鲠在喉的让她厌恶。

“你若是不喜欢,我便自去同他言明好了。”虽然苏子衿依旧言笑晏晏,可沈芳菲还是察觉到她那一丝不喜之意,于是接着道:“左右这件事也只是他一厢情愿,当不得真。”

说着,沈芳菲便打算收回那封信,不料,苏子衿忽然伸手,从她手中夺过那桃花信笺。而后,沈芳菲瞧见苏子衿捏着那信,缓缓走至炉火旁边,似笑非笑道:“同他说,不必再在我身上浪费时间,我至今连他是谁、生的什么模样都全然不知,可见我与他之间,并没有丝毫交集。”

“他若是欢喜我,大概便是喜欢这幅皮囊,自古英雄美人、才子佳人……只是,即便我是那美人、那佳人,他也不是英雄,不是才子。”

随着苏子衿话音的落下,那封信也悄然落入了炉火之中,火光骤起,一瞬间将那封精致的情信烧的灰飞烟灭,连信中的内容,也无法窥见。

沈芳菲目瞪口呆的看着苏子衿的行为,久久无法回神。

“我烧了他给的信笺,”苏子衿依旧笑吟吟道:“你一定要将此事一五一十的同他言明。”

苏子衿的话,绝情异常,即便她此时笑的温软,眸光似水,却依是旧显得残酷而冷情。

沈芳菲觉得有些无奈,可她知道,只要她将苏子衿的话和行为告诉沈深,沈深便绝对不会再痴迷于苏子衿。因为这女子,践踏了他的一片真心。

半晌,沈芳菲忽然一叹,道:“苏子衿,你这人倒真是好心。”

她做的残酷决绝,虽看起来实在伤人,可到底,只有这样才能让沈深不再执迷不悟,其实,苏子衿只是在彻底断绝沈深的这份妄想罢了。

苏子衿闻言,不由一愣,随即她缓缓扬唇,失笑起来:“沈芳菲,看来你确实不傻。”

苏子衿想,这样懂她的沈芳菲,倒是越发令她上心几分了。

“你这夸人的方式有点与众不同……”沈芳菲扶额,随即想了想,便又嘱咐道:“左右这事也完了,你便早些歇息罢,这祁山天寒地冻的,晚间可要注意保暖才是。”

苏子衿莞尔一笑,神色一如既往的从容:“好。”

于是,沈芳菲点了点头,便很快离开了。

有那么一时间,屋内有些安静的吓人。

缓了缓心神,苏子衿才淡淡笑道:“世子大约是忘记了先前答应子衿的话。”

世子?青烟和青茗眸光一冷,有些惊骇于这屋中竟然还有其他人,而她们却是一无所知

“这里不是落樨园。”司言清冷的声音响起:“也不是你的闺房。”

随着那声音的落下,一道挺拔如玉的身影也渐渐走了出来,只见青年眉目秀美如画,气质冷峻清贵似莲,他凤眸幽深漆黑,仿若暗夜中最是璀璨的星辰,耀眼夺目。

“主子。”瞧见司言出来,青烟和青茗都齐齐拔剑护在苏子衿面前,她们皆是眸光微冷,眼底满是戒备。

夜半三更,不请自来,便是极度危险的存在。

“无妨。”苏子衿不紧不慢的坐下,随即沏了一壶茶,微微抿了一口,才继续道:“世子左右是正人君子,你们自是不必担忧。”

青茗和青烟对视一眼,随即两人皆是戒备的看了看司言,才缓缓收了佩剑,应道:“是,主子。”

这一头,苏子衿似笑非笑的看向司言,轻声道:“世子好似极喜欢夜闯女子闺房。”

说这话的时候,苏子衿依旧从容,只是神色之间多少透着几分嘲讽之意,看的司言不由眉头一皱。

“这里不是落樨园。”司言垂眸,重复道:“自然就不是你的闺房。”

先前苏子衿与他的约定,司言自然记得,只是这到底不是苏子衿的闺房,也不是战王府的落樨园,故而在司言看来,他并没有违反约定,也没有食言。

听着司言的话,再看着这厮一脸严肃认真的模样,丝毫不像是强词夺理的刻意,苏子衿不禁眸光沉了沉。她简直是不能理解司言的逻辑,难道不是在战王府,这便不是她的闺房了吗?

心中微微有些薄怒,苏子衿面上却是丝毫不显,只见她凝眸,不紧不慢的放下手中的杯盏,淡淡笑道:“世子以为,什么叫作闺房?难道只是单单指某个地方的一个屋子?”

对于苏子衿的提问,司言一时间不知作何回答,于是他抿了抿唇,便没有说话。

“希望世子下次要找子衿商讨的时候,最好光明正大一些。”敛下眼中的情绪,苏子衿睨了一眼依旧站在原地的司言,笑容浅浅,却不达眼底:“这不请自来的做法,实在不是君子所为,还请世子兀自珍重。”

原本这两日下来,苏子衿对司言还算是有些欣赏的,但是今夜司言的举动以及不可理喻的逻辑,又一次让苏子衿不悦起来。

她已经不止一次的提醒过司言不要乱闯她的闺房,可是司言这厮却是没有放在心上,甚至于,他几乎都不将她当作女子来看,若是她彼时在屋中沐浴或是换衣,司言突然闯进来,又该如何?

一想到这些,苏子衿的眼底便浮现起一抹冰冷,连带着看司言也越发不顺眼起来。生平头一次,竟是遇到这么个木讷、不懂人情世故的人,偏生他还一脸的理所应当,搞得好像大惊小怪的是她一般,实在是让人不悦至极

见苏子衿神色间有些不愉的样子,司言一时间不知为何她如此模样。不过他想了想,许是方才那沈深的事情让她心中不舒服了,这才致使现下的场面出现。

这样一想,司言便又释然了,于是,他抿了抿薄唇,便沉声道:“今夜子时,竹林见?”

原本司言是打算同苏子衿商量一番关于今夜寻找羽化泉的事情的,但是如今苏子衿这不太愉悦的模样,大概也是没有心情同他心平气和的商量,故而,司言便想着先通知她一下,等到晚点她心绪好一些了再谈及此事。

“明夜罢。”苏子衿知道司言是说寻找羽化泉的事情,于是便淡淡道:“今日有些倦怠。”

“好。”司言倒是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便冷冷清清道:“明夜子时,我来接你?”

“……”这对话?苏子衿莫名觉得有些奇怪,不过她也没有多想,便点头道:“好。”

司言颔首,想着没什么事情了,便打算离开。

只是,这时苏子衿却是唤住了他,只见她忽然一笑,潋滟的桃花眸子闪过幽深:“世子可否帮忙子衿一件事情?”

司言顿住身子,只低眸瞧着苏子衿。灯光下,美人如厮,笑颜如花,司言避开那灼灼的目光,只淡漠道:“何事?”

苏子衿幽然扬唇,笑的活色生香道:“子衿这儿有支玉簪想要送与陶家小姐陶然,只是素日里子衿与陶小姐无甚交集,不知世子可否代子衿将这玉簪……偷偷送过去呢?”

“司卫送给你,”司言凝眉,漆黑璀璨的凤眸划过一抹不为人知的情绪:“你竟是要给他人?”

方才在门口的时候,司言便瞧见了司卫送簪子的这一幕,只是他到底没有料到,苏子衿虽是收下了,却是转眼立即就要给其他人。

不知为何,一想到苏子衿待司卫和沈深都如此薄凉,司言便觉得心中……颇有些愉悦?

听着司言的话,苏子衿便知道这厮是看到了那一幕,不过也不外乎,毕竟司言所在的竹院确实离梅院很近,司言这人又是武功内力极好,自是很容易便察觉。

缓缓攒出一个明媚的笑来,苏子衿似是而非道:“世子既是看到了,大概也是知道,方才七皇子可是说给子衿赏玩,若是子衿不喜,大可自行处置。”

顿了顿,她素手执起茶盏,眸光落到杯底沉下的那片茶叶,兀自散漫一笑:“再者说,子衿自己不喜这物什,陶家那小姐可是稀罕的很,既是她心头所好,便是给了她,又何妨呢?”

苏子衿可不曾忘记,陶然怂恿陶岳打她的主意这件事情。虽然那事最后没来得及发生,可这歹毒的心思到底不能够就此放过,只是,陶然承受的住她小小的一个‘回馈’么?

瞧着苏子衿笑的极为温柔,眼底也升起一抹悲悯与高雅,司言便知道,眼前的这小女子想必又是在打什么坏主意了。

只是,在司言看来,司卫不仅被苏子衿迷得三魂不见了五魄,而且竟是也心甘情愿的捧着心肝让她践踏,到底是愚蠢至极的。

大约此时的司言还不知道,在不久的将来,他即将成为自己如今深以为愚蠢的男子,也即将被苏子衿迷的三魂不见了五魄……亦或者说比之更甚的程度。

“拿来罢。”片刻,司言清冷的薄唇微微张了张,神色漠然:“只需将东西放在她可以见到的地方,就可以了?”

司言的好说话,不由让一旁的青烟和青茗齐齐愣住,显然有些不敢相信眼前这人会是谁的薄面也不卖的冷面阎王。

“不错。”苏子衿亦是有些惊讶,不过她面上丝毫不露,只眉眼弯弯,示意青烟将那簪子拿出来后,便递到司言面前,温软软道:“多谢世子。”

方才问的时候,苏子衿其实并没有把握司言会出手,若是司言拒绝了苏子衿,苏子衿想,也是没有大碍的,毕竟她让司言‘跑腿’,也不过是因为司言这厮一而再再而三的夜闯行为,左右现下她没办法真的如何教训司言,也只能借此发发心头的不悦。

“无妨。”司言敛眉,接过苏子衿递来的簪子后,淡淡道:“我说过在祁山会护着你。”

……

……

一夜无话,次日一早,各个府邸整装待发,齐齐前往围猎场去。

苏子衿跟着战王府的一行人,很快便抵达了围猎场了。彼时,昭帝还没有到来,各个府邸的小姐、公子、贵妇等,三三两两围成一团,大家各自说着话,聊着天,气氛很是热闹。

再说苏子衿这里,今日她穿着冰锦云缎做成的窄袖狩猎服装,只除了衣襟袖口处一朵腊梅暗红,整体的颜色依旧是往日里的素雅。因着昨夜祁山落了一些雪,天气便愈发冷冽了几分,于是她就外罩一件黑色的鹤羽大氅。

只是,即便苏子衿穿的这样黑白分明,素淡依旧,也无法掩住那灼灼如桃夭一般的楚楚媚骨。

瞧见苏子衿到来,沈芳菲便缓缓朝她走过来,一到苏子衿面前,她便笑道:“苏子衿,你穿着这身衣物,倒是显得有些英气呢!”

素日里苏子衿都柔柔弱弱的,远远瞧着便是弱质纤纤,如今狩猎服一上身,蓦然的便有了几分英气,若是她将长发束起,想来会更加惊艳一些。

苏子衿闻言,眸底几不可见的划过一抹幽深,随即她微微一笑,眉眼从容:“你也是英气十足。”

“妹妹,”苏宁凑过脸来,有些不喜的看了眼沈芳菲,便叮嘱着苏子衿道:“虽然你与锦都的女子交好是件好事,但你心思单纯,可莫要看差了眼才是。”

在苏宁看来,沈芳菲俨然是个城府深沉、刻意接近苏子衿图谋不轨的女子。虽然沈芳菲现下什么事情都还没有做,但苏宁便就是下意识的认为沈芳菲目的不纯。

只是,对于沈芳菲,他到底不知道,自己心中的偏见已是越发深了几分。

听着苏宁的那句‘心思单纯’,青茗和青烟不由对视一眼,两人皆是嘴角抽搐。若是她们家主子心思单纯,那么世上恐怕没有那等子有城府有心计的人了。

这一边,苏子衿还没有说话,沈芳菲已然冷淡的开口,只听她道:“二公子说这话可是在暗示什么?”

“暗示倒没有。”苏宁手中的折扇一开,显得风流而不羁,他勾唇一笑,便道:“我只是在明示。”

明示?沈芳菲狠狠瞪着苏宁,恨不得攥紧拳头朝着那喜笑颜开的脸打过去。

“二哥,芳菲并不是你以为的那般。”苏子衿不禁失笑,解释道:“你想来是误会她了。”

然而,苏宁显然只一心认为沈芳菲并不是表面看起来的那般简单,于是他叹了一声,便道:“妹妹,你涉世未深,自是不知人心险恶,在锦都中,可最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那芳菲可是真为子衿悲哀。”沈芳菲冷冷一笑,眸光几欲喷火:“有这样的一个没品的兄长,到底令人唏嘘。”

“你说我没品?”苏宁冷哼一声,随即又道:“即便是没品,可也比你这等心思不纯的女子来的有品罢?”

“你!”沈芳菲咬唇,气恼不已,便是她身后的阿穆,也是怒气冲冲的瞧着苏宁。

“……”苏子衿一时间有些无言,什么时候自家的二哥与沈芳菲结怨这么深,误会这么深了?尤其是她这二哥,显然便是对沈芳菲偏见很深……

苏墨亦是皱起眉梢,瞧着自家弟弟这欺负小姑娘的模样,不由便想要出口制止,不想那一边,战王妃倒是率先看了过来,只听她不悦道:“阿宁,娘怎么教你的?你怎的如此欺辱人家小姑娘?”

见战王妃看过来,苏宁不由摸了摸鼻子,只暗暗瞧了一眼沈芳菲,也不知是个什么意思,只是眸光微微有些意味深长。

就在这时,苏子衿感觉到有股陌生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于是她侧头看去,只见不远处一个秀气温润的男子伫立在那儿,他见苏子衿察觉到自己的目光,不由有些窘迫的转过脸去,只装作不经意的一瞥。

苏子衿淡淡抿唇,心下倒是知道这人是谁了。

沈府二公子,沈深。那个给她写了一封情信,却被她残忍烧毁的人。

收回目光,苏子衿不再看他,既然知道他的心意,也知道自己与他不可能,便不必过多的纠缠,这年少时候的爱慕之情,最是好的方法便是快刀斩断,免生乱麻。

片刻之后,昭帝和众皇子都齐齐抵达狩猎场,便是司言,也是随之而来。

素来皇室狩猎,后宫皇后、妃子都不会出席,除却个别特别受宠的例外。只是,一旦有了例外,便意味着帝王的专宠或昏庸的开始,故而昭帝登基以来这么多年,从未带过任何一个后妃来过,而那些后妃唯一有机会踏足皇室狩猎的机会,大约也只有还待字闺中,尚未入宫的时候。

彼时,昭帝一身戎装,素日里温和的帝王,此时看起来极为尊贵杀伐,隐约之间便可以瞧见多年前这个帝王年轻英武,领着万千兵马攻进锦都城内,百姓欢呼雀跃。那大约代表着,一个时代的结束,另一个时代的即将开始。

太后就站在昭帝的身侧,在瞧见苏子衿的时候,她几乎不着痕迹的便露出一抹慈爱的笑来,那眼底,倒是满是对她的满意之色,一时间让苏子衿有些无可奈何。

三呼万岁,行过跪拜之礼后,便意味着狩猎即将开始。

“今年的狩猎,依旧按照往年的旧约。”这时候,帝王宽厚的嗓音随之响起:“第一日,双人狩猎。”

所谓的双人狩猎,顾名思义便是年轻少男少女之间两两搭配进行狩猎比赛。这大约便是大景与众不同的地方,在大景,男女之间的设防并不是很严厉,甚至说,大景的某些皇室比赛,都是在为不久后年轻男女的嫁娶做准备。

听人说,这些都是女帝司梦空改革下来的成果,而对于司梦空,百姓们更多的是追忆和叹服,大约这样一个巾帼女子,没有人不会怀念罢?

昭帝的声音一落下,便有怀春的少女羞红了脸,大约心中有属意的男子,眸光自然的便露出期盼之色。

这一次,苏子衿倒是注意到陶圣心和陶然两人,前者是盯着司言不放,后者是盯着司卫恋恋不舍,俨然这两姐妹唯一相似的便是那含情脉脉的神色。

只是,苏子衿心中还有些叹息这些年轻男女的怀春之意,下一秒,她的嘴角便不由僵硬起来。因为司卫和司言几乎同一时间都将目光落在她的脸上,相较于司卫**裸的爱意,司言的眸光清冷淡漠,丝毫看不出情绪。

然而,这并不能阻止陶圣心和陶然两人似欲吃人的汹汹眼神像利箭一样甩向她。

苏子衿敛下神色,无意间便与燕夙的眼神交汇到了一处。对于燕夙这个故交,苏子衿自然而然的便微微弯起眉眼,艳绝浅笑起来。

而那一边,燕夙亦是笑的芝兰玉树,只是,隐隐还有一丝戏谑的含意,显然对于方才司言和司卫的举动看在眼底。

瞧着苏子衿和燕夙相视一笑的模样,司言眉头忽然皱了起来,有股深深的不悦溢出胸腔。

这时,太监的声音响起,尖锐而明亮,三声高呼,一下子惊醒了无数的痴男怨女。

“有请各公子小姐抽签!”

“有请各公子小姐抽签!”

“有请各公子小姐抽签!”

……

……

------题外话------

司言(蹙眉):燕夙这人,着实有些惹人厌烦

子衿(不解):为何?莫不是阿夙惹到世子了?

司言(阴郁):你唤他如此亲切,而整日里却只叫我世子,这让我愈发厌恶他。

子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