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不可理喻与胡搅蛮缠(下)/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随着太监的高呼,抽签的程序便开始一步步进行了。

不过片刻,在场的青年男女每个人都拿到了属于自己的木牌子,那木牌子制作的很是精良,牌子背面写着各自的号数,相同号数者便组成双人狩猎。

苏子衿随意的抽出一块木牌,而后眸光落到那木牌上,只见那木牌上写着七。彼时苏墨和苏宁亦是凑过脑袋来,直希望他们其中一人能与自家妹子抽中同样的号数,也免得一些居心叵测的人与自家妹妹组成一队。

然而,在看到苏子衿手中木牌上写着的七后,苏宁不禁扶额:“大哥的就差一点了!”

“八。”苏墨叹了口气,报出了自己的木牌号。

太后看了眼司言,见司言依旧面无表情,一副清心寡欲的模样,她心中不由暗自一笑。

这时,昭帝看了眼行事的公公,那公公会意,便再次高声道:“贵人们亮木牌!”

一声高呼落地,年轻公子小姐们便纷纷亮出了自己抽中的木牌,并于同一时刻,寻找与自己木牌上数字对应的那一方。

瞧见苏子衿亮木牌的那一瞬间,几乎无数男子的目光都瞧了过来,大约这活色生香的美人摆这一站,谁都很难不心猿意马,内心彭拜吧?

然而,司卫和陶岳在发现自己木牌上的数字与苏子衿完全不一样的那一瞬间,两人的脸上都露出了同样的怒容,尤其是司卫,恨不得砸了自己手中的木牌,再去抢块与苏子衿一样的过来,也好借此机会与苏子衿亲近亲近。

一旁的陶圣心一听到亮木牌,便将含情脉脉的眸子落到了司言的身上,然而,在看到司言手中的木牌上的‘七’这一个数字后,她的脸色便立即变得苍白起来。

苏子衿的木牌……也是七,司言竟然与苏子衿是一个队的,简直叫人难以接受

苏宁显然也是看到了司言与苏子衿拿到了一样的木牌,可是他几乎还来不及思考,便惊悚的发现,自己竟然与沈芳菲是一队的……一时间,苏宁和沈芳菲皆是神色暗沉起来,显然两人都极为恼火竟然与‘这样的人’是一队

司天娇看着苏墨手上那与自己号数一模一样的牌子,心下有些恨的滴血。那高高在上的皇后啊,你就这样急不可耐,宁愿冒着被父皇察觉的危险,也要将她和苏墨凑到一起吗?

感受到司天娇的愤恨,身后易了容的楼宁玉依旧神色淡淡,他几乎没有去安抚她,只是像看笑话似的,那双温柔含笑的眸子,一时间露出令人寒冷的光芒来。

这一头,昭帝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司言,随即温和笑起来,道:“找到自己的同伴,便站在一块吧。”

“是,陛下!”

“是,陛下。”

“……”

众人齐齐应了声,随即各自开始站队。

看着司言一步步走向苏子衿的方位,一时间,司卫心中五味杂陈。若是放在其他人身上,或许司卫还有可能逼着那人与他交换木牌,可……这人却是司言,让他不敢忤逆的司言

相比较的,司随和司天儒显然很是都明白其中的猫腻。尤其是司随,他知道昭帝对司言一直极为宠信,这些日子司言与苏子衿走的颇近,昭帝自然便想要试探一番司言与苏子衿是个什么关系。

就在众人心思各异的时候,各自两两已然站好。陶圣心抽中了与司天凌一组,相比陶圣心的愤恨,司天凌却有了几分得意之感,他早年的时候,也是想过娶陶圣心为正妃的,只是利益关系,最终他到底是没能娶到陶圣心。

其中当属陶然最是称心如意的抽到了与司卫一队,而司天娇则是与苏墨一起,这两人都是没什么表情,也看着极为平静。而苏宁和沈芳菲这对欢喜冤家站到了一块,两人皆是气鼓鼓的模样,显然不太愉悦

然而,在场的年轻公子小姐中,当属司言和苏子衿这一对最是耀眼,这两人皆是生的极好,苏子衿美艳动人,犹如妖姬,司言出尘冷绝,看似谪仙,这一魔一仙的,倒是极为般配。尤其是,今日这两人的穿着,实在是登对至极,苏子衿穿着素色狩服,外罩一件黑色大氅,而司言则亦是穿着云锦雪衣,外罩一件黑色披风,两人几乎一致的服饰,就像是约好了一般,远远瞧着便是极为赏心悦目。

一旁的战王夫妇瞧着这样的画面,一时间又有些叹息。要是这司言性子温和一些,倒真的是极佳的乘龙快婿了,只可惜了那张好看的脸了。

在场面带喜色的,大约也只有太后了,太后是极为看好苏子衿和司言的。燕夙笑眯眯的看着,他作为御医,自是不必参赛,毕竟他来到这祁山,并不是游山玩水、狩猎走马的。

对于某些愤恨、嫉妒的目光,苏子衿俨然是没有在意,她只微微笑着,神色之间没有半分其他的情绪。

“今日狩猎依旧按照往年一般,夺得头筹的一队,将获得曜日弓一把!”昭帝朗声一笑,随即便示意高公公将其拿出。

昭帝的话一落地,众皆兴奋起来,曜日弓!世间仅此一把的曜日弓,传闻这曜日弓的主人原为女帝司梦空,是墨家钜子墨寻幽为她打造的一把短弓。后来司梦空逝去,这曜日弓便辗转失去了音信,没有想到,竟是在昭帝的手中,可众人更是惊讶的是,昭帝竟是会将这珍稀宝物用作头筹

苏子衿不动声色的抬眸看去,只见高公公手中捧着一把短弓,那弓箭呈赤黑色,弓身是万年玄铁所铸,有朱雀图案雕刻精致,仿若即将展翅飞翔一般,栩栩如生。弓弦是千年冰丝所造,那银白色的冷光泛起,精秀英气,显得异常漂亮。

微微一笑,苏子衿看向司言,桃花眸子闪过一抹奇异的幽深。与此同时,司言下意识的低眸看去,只见美人浅笑吟吟,活色生香却偏生有股不同寻常的……算计的味道?

……

……

狩猎很快开始,贵人们各自拿上长弓短剑、领着家奴侍从,纷纷从不同入口踏进丛林密布的围猎场。

彼时,苏子衿和司言也绕开了众人,进到了围猎场的某一隅。

瞧着周围没有外人了,苏子衿才缓缓停下步子,而后她攒出一个笑来,对司言便不紧不慢道:“子衿想要世子博的头筹。”

苏子衿的话一落,一旁的孤鹜和落风便有些诧异起来,便是青烟和青茗,也是一副不解的模样,显然不知道自家主子突然的这话是何意思。

司言顿住步子,他转身看向苏子衿,几乎是一瞬间,便听明白了苏子衿的意思。

清冷的眸光一如既往的寒凉淡漠,他盯着眼前笑吟吟的女子,半晌,才凝眸问道:“你要那曜日弓?”

虽说是疑问的口气,但司言显然自苏子衿的脸上看出了个中意思。于是,他敛下眸子,淡淡转身不去看苏子衿,语气冷然道:“你该是知晓,今日与你一队,并不是真的要参与这场比赛。”

从一开始,司言便不是为了参加比赛而来祁山,更不是为了参加比赛而与苏子衿组成一队。他的目的,只是在于羽化泉泉眼的寻找,毕竟夜间天色太过昏暗,行动着实不便,若是能够在白日里掩人耳目的寻找,自是极好。

司言的想法,苏子衿又岂不会不知道?诚然如司言所说,她亦不是想要参加比赛而与司言一处,只是,这些想法只是在于看到头筹之前。看到昭帝拿出曜日弓的时候,苏子衿已然下了决定,这曜日弓,她势在必得。

因为有人,实在欢喜这物什。

只是如今她身子骨不济,根本无法握剑拿弓,而比赛的规定又是侍从奴仆不得帮衬,不得已之下,苏子衿才想到了司言。

“世子若是帮自己夺得曜日弓,子衿便同世子讲一个秘密,”苏子衿丝毫不在意司言的冷情模样,只忽的璀璨一笑,宛若初春桃夭灼灼盛开:“是关于子衿会不会武艺的秘密……”

司言转身,清冷冷的凤眸不由微微一动,这样笑意吟吟的苏子衿,带着致命的吸引力,只一眼便容易让人沉沦其中。

敛下情绪,司言一时间便沉默不语。他只盯着苏子衿,似乎想从这张眉眼含笑的脸容上看到不一样的东西。只是,苏子衿俨然并不焦躁,司言看着她,她亦是不动声色的抬眸看他,莫名的,这般画面落在一旁的几个人眼底,皆是惊悚不已。

苏子衿和司言两人自是察觉不到,此刻他们暗自交锋的模样,在落风等人看来,是一时间看‘痴’了的含情脉脉。其实也不怪乎他们遐想许多,如今苏子衿与司言对立而站,司言身姿挺拔如玉,他清冷的容颜此时也不再寒凉,而苏子衿笑意吟吟,仿若在看心上的情郎,那股子温软的模样,只差‘含羞怯怯’。

然而,青烟和青茗看来,却是司言在占便宜!俨然就是登徒子的模样,再思及昨夜他一副熟稔的模样前往苏子衿的闺房,她们便心下颤抖。

就在青茗和青烟忍不住要上前挡住苏子衿的时候,司言已然淡淡开口,只听他沉声道:“秘密。”

这两个字,俨然就是交换成立的意思了。苏子衿不由笑容愈盛,眸底也极快的闪过一抹不为人知的情绪。

“世子先前问子衿可是有武艺,子衿如今便告知世子,子衿确实曾有很好的功夫,只是后来遭遇一些事情,受了重伤,便不得不放下刀剑。”苏子衿轻声一笑,她偏头看向一旁,眸光有些恍惚起来:“那夜世子试探子衿,子衿并不是刻意不出手阻挡,而是子衿一旦出手,大约便要承受最坏的结果。”

所谓最坏的结果,自然便是当场而亡。

她本就是五脏六腑移了位,若是强行动用内力,只会招致她难以承受的结果。

苏子衿的话一落地,落风和孤鹜便有些释然了。原来,苏子衿这一身的‘病’,不是什么胎生弱症,而是受了重伤。

可这伤到底有多重,以至于她如今成了这幅模样?

司言凤眸微微一动,不知在想什么,长长的睫毛几不可见的颤了下。随即他盯着苏子衿,薄唇抿起一个弧度。

他说:“苏子衿,你这兔皮,在我面前便不必披了。”

兔皮?苏子衿不禁愣住,司言这意思……难道是看穿了?

桃花眸子浮现起笑意来,苏子衿的眸光再次落到司言的脸上,见这厮容色清冷卓绝,凤眸漆黑璀璨如星辰,苏子衿便不由似是而非,睨着眼道:“世子这话,子衿不太明白。”

“既是狐狸,便不必披上兔皮。”司言长身如玉,忽地靠近苏子衿,凉凉道:“苏子衿,你可是说过要相互信任不欺瞒的,可方到祁山,你便算计了我。”

一边说着,司言愈发靠近了几分,盯着眼前这张秀美绝伦的脸容,苏子衿瞳眸微闪,眉心不禁一跳。

这兔子狐狸的说法,看来,司言大约是将她的算计看在了眼底。原本苏子衿就打算在这两日先同他说明自己不会出手的原因,毕竟届时若是找到了火麒麟,两人没有信任基础,很是容易出现大问题,尤其当司言一直觉得她功夫极好的情况下。

只是,今日这曜日弓一出,苏子衿便又生了另外的心思,如果能用所谓的“秘密”,骗得司言为她夺取曜日弓,自是极好。

显然,司言确实上当了,可到底她没有猜到,这厮竟是如此通透,只一眼便看穿了她的想法,莫名的让苏子衿觉得分外有意思起来。

半晌,苏子衿才微微扬唇,勾出一抹笑来,她不着痕迹的拉开与司言的距离,只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道:“世子的承诺,子衿记在心中,望世子莫要食言了才是。”

所谓的兔子狐狸,苏子衿并不否认,既然两人都是聪明的,便没有必要遮遮掩掩。所以,苏子衿的回应,大抵算是承认了。

苏子衿的话一落,司言便蹙起眉梢,他认真的看向苏子衿,显然有几分不悦之色。只见他一脸清冷,漠然道:“苏子衿,你算计我在先,还要我兑现承诺?”

“这并不是欺骗。”下一刻,苏子衿便缓缓一笑,神色自若道:“子衿并没有说一定会告诉世子此事,更何况,除却世子之外,其他人并不知晓,这难道不是秘密?”

说这话的时候,苏子衿倒是一脸理所应当的认真,那模样,看的青茗和青烟面面相觑,为何她们总觉得主子如今的样子和昨夜长宁王世子说不算夜闯女子闺阁的神色是一个模子刻出来呢?

司言闻言,不由微微眯起凤眸,冰冷的眸光闪过一抹不为人知的郁色:“苏子衿,你这是在胡搅蛮缠。”

若是其他人,司言大抵不会这般好脾气与之相与,可这似模似样的女子却是苏子衿,这一时间让司言无言以对。

“胡搅蛮缠?”苏子衿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不以为意的笑起来,眉眼从容雅致:“世子认为子衿在胡搅蛮缠?”

纤纤玉指一动,女子此时的行为,分明是有些无状,可意外的是,看起来却是极为优雅温软,隐隐便有种不同寻常的赏心悦目之感。

苏子衿心下冷讽一声,难道只能他不可理喻,不准她胡搅蛮缠?

眸光一闪,司言下意识的便垂下眼睑,长长的睫毛覆盖住一片阴影,司言淡淡道:“拿到曜日弓后,专心寻找泉眼。”

司言这话,大抵便是答应了苏子衿为她赢得曜日弓了。

有那么一瞬间,孤鹜和落风都不由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虽然他们不是很清楚苏子衿究竟算计了爷什么,可到底还是从苏子衿与爷的对话中,隐约知道苏子衿算计了爷。可分明此事是苏子衿算计在先,为何爷竟是如此……纵容?没错啊,爷这模样,就是在纵容苏子衿!什么时候他们家冷酷无情的爷,也会纵容一个人了?

这……简直让人不可置信啊

与此同时,青烟和青茗不禁也感到些许奇怪,这长宁王世子,怎的忽然变得不像传闻那般冷情了?还是说真的对主子有意?

一时间,人心各异。苏子衿和司言这两个当事人却是不知道底下的人作何感想,只见苏子衿微微一笑,便看向司言道:“多谢世子。”

这一声谢,大抵是真的含了几分感谢之意,毕竟司言在知晓她算计自己的时候,竟还是应承了下来,这般的行为,到底令苏子衿有些刮目相待,同时也有几分被取悦了的开怀。

人与人之间的取悦与被取悦,往往便是发生在一瞬间的事情,不必刻意为之,不必刻意寻之,自然而然的,便最是令人愉悦心安。

“走罢。”司言没有去看苏子衿,而是清冷冷的转身,清贵的脸容漫过一抹不为人知的情绪,只是他的心下,却是奇异的没有一丝一毫被苏子衿算计了的不悦之感,甚至于……他竟是在看到苏子衿脸上的笑意的那一瞬间,深觉有些值得。

------题外话------

吃瓜群众(惊呆):柿子,您老的节操呢?这真的不是在纵容子衿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