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迷障林/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与此同时,司卫和陶然那头。

“哇,表哥,”陶然看着司卫手中猎到的野兔,俏丽的小脸满是钦慕之色:“你真厉害啊!”

司卫颇有些得意的笑了笑,嘴里却还说道:“小意思,不过是猎到一只野兔罢了,也不是多么不得了。”

虽然对陶然,司卫并不是多么喜欢,但被女子的崇拜眸光看着,司卫还是感觉很受用的。不期然的,司卫便又想到那把曜日弓,那弓是个稀罕物件,又极适合女子所用,若是可以夺得头筹,将曜日弓送与苏子衿,大抵她也会像陶然这般崇拜的看着自己。

这样一想,司卫便又挑眼吩咐道:“然表妹,你暂且在这里等着,本皇子去那头瞧瞧有没有稀罕一点的猎物。”

说着,司卫将猎到的野兔递给飞卢,随即提起弓箭便打算去另一头的林子探查。

只是,陶然岂会让他一个人前去?好不容易她抽到与司卫一同的牌子,她自是最珍惜两人一起的时光。

于是,陶然不禁拉住司卫的衣袖,一派天真的模样,俏丽笑道:“表哥带然儿一块儿去罢,咱们两人一同前去,多少也可以有个照应。”

见司卫神色有些许动摇,陶然便接着道:“更何况,表哥一个人难免容易遗漏更为珍稀的动物,多个人多一双眼嘛。”

这场组合的狩猎比赛,不仅是看谁猎的多,而且更在于谁猎到的东西珍稀。而显然的,司卫这模样便是真的想要夺得头筹,毕竟那股子欲胜负倒是颇为显眼。不过陶然心下不由想着,那把弓箭比较适合女子所用,难道……表哥是想要将那弓送与她,为她夺得头筹不成?

一想到有这个可能,陶然脸上便顿时多了几分娇羞之色,看向司卫的眸光也是含情脉脉,俨然便是一个怀春少女的样子。

司卫将陶然的神情看在眼底,心下便是知晓陶然误会了他的心意,不过他倒是没有点破,毕竟诚如陶然所说,多一个人便是多一个留神,指不定陶然真的能帮上他什么呢?反正他并没有承诺什么,便是等到他得了那短弓不与她,陶然也没法说什么。

心下有了这样的计较,司卫便露出一抹柔情的笑来,只听他道:“既然如此,然表妹便带上弓箭随同本皇子一起罢。”

陶然羞怯的点了点头,随即便俯身去取她方才随意丢在一旁的弓箭。只是,她才堪堪俯身,便有一支玉簪从她的衣袖中掉了出来。

司卫下意识的低眸看去,只见那是一支碧中带蓝的流苏玉簪子,那簪子看起来色泽极好,款式也是时下最为流行的样式,那玉簪恰巧落在满是枯萎竹叶的地上,却依旧闪闪发亮,很是精致漂亮。

司卫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陶然已是率先捡了起来。她的动作有些快,似乎带着稍许慌张一样,那股子紧张的模样,看的司卫心下越发狐疑了几分。

“然妹妹,你这玉簪子倒是极好看。”司卫看向陶然,嘴角虽是含着笑意,但是眼底却是漫过不为人知的猜忌。

这玉簪,分明与他昨夜送苏子衿的簪子几乎一模一样。更何况,他那时候买这玉簪的时候,古玩店的老板可是与他说这种两色璞玉簪子基本上每一支都不一样,毕竟那两色的形成,是纯天然的,没有理由会生的一致无二。

可苏子衿,会将这簪子送与陶然?

“这……这是昨夜大哥送给然儿的。”陶然低垂下眸子,故作镇定的将那簪子收进袖中,勉强扯出一个笑来:“大哥的眼光倒是一向很好。”

其实这玉簪,是陶然今日一早才发现的,那时玉簪就落在床尾处,靠近床底的方位,陶然几乎是第一眼便瞧见了那精美的簪子。

她捡起簪子,发现那簪子比她想象中的更为华美漂亮,心下忍不住诱惑,陶然便喜滋滋的试戴了起来,一时间竟是没有细想这簪子的来历。只是早上有些匆忙,她试戴完没来得及收起来,便直接收进了衣袖中,毕竟今日她穿的衣服并不是和这簪子多么般配。

要说陶然,大概她身上最是不好的一点毛病就是小家子气了。她自小便极为在意嫡庶之分,虽然她在府中的地位几乎就是嫡女,但在贵女之间的交往中,她常常都是背后被人议论是庶女的身份,尤其是在服饰和装饰品上,即便她再怎的得宠,崔姨娘也不掌家,而她的外祖家中又比不得汝南王府来的尊贵富裕。于是,那些议论的贵女大都在这方面挑刺,以至于越是长大,陶然便越是对这些物件金银很是在意。

然而,陶然的这一点毛病却成了苏子衿看在眼底的致命弱点,她自是不知道,这簪子是昨儿个,司言让孤鹜送到她的屋子里的。而这始作俑者的苏子衿,也是因为知道陶然的这点贪图的弱点,她才做了那般算计。

兀自陷入美丽簪子的诱惑之中,陶然不知道,她正在不知不觉中,掉入了苏子衿设的陷阱之中。

再说这一头,瞧见陶然神色紧张的模样,司卫心下便越发狐疑起来。依着他对陶岳的了解,陶岳虽是待陶然好,但并不会做这种事情,也不会送这般昂贵的物什。

于是,想到这里,司卫便又问道:“然妹妹倒是有个极好的哥哥,不过不知大公子可是有说在哪儿买的?本皇子瞧着这簪子倒是别致,指不定也去买一支,送给母后。”

“表哥,然儿不是很清楚。”这时候,陶然心下不禁越发捏紧了几分,想了想她便故作镇定的继续道:“若是表哥真心想买,不妨然儿回去时问问哥哥?”

陶然自认为表现的很是稀松平常,只是,她的回复却是让司卫越发不信了起来。心下有了这分猜忌,司卫看陶然的眼神也不由淡了几分,只是他到底现下要利用陶然,故而只是一瞬间便恢复了惯常的倜傥笑容,好似什么也不曾怀疑一般,淡淡道:“不必如此麻烦,左右不过是支簪子罢了,母后那儿簪子许多,大约也差这一两支的。”

“确实。”陶然这才长吁一口气,想到陶皇后,眸光便又浮现起一抹艳羡之色:“娘娘天人之姿,又是如此地位尊贵,应当配着最好的东西,自是不差这一二件物什。更何况,只要是表哥送的,无论什么,想必娘娘都会很是开怀。”

“然妹妹,咱们走吧。”司卫不以为意,只敛下心中对陶然的那抹厌恶之感,语气隐隐含着不耐烦的意味,道:“再晚可能就要被他人率先夺得头筹了。”

“好。”陶然显然是没有察觉到司卫的不同,只喜笑颜开的应了一声,随即两人很快朝着另一头走去。

……

……

“世子不狩猎吗?”有女子骄矜的声音响起,只见那女子容色冷艳,眸含嘲讽,挑眉道:“怎的瞧见猎物也不知狩捕?”

男子桃花眸子浮现三分冷淡:“二公主自行尽兴便是,苏墨无意头筹。”

眼前这湛蓝色狩服的男子,不是苏墨又是何人?而显然的是,对于坐在自己对面一副慵懒高傲的女子,他并不是很喜欢。

“真是无趣。”司天娇哼笑一声,眸底却闪过不为人知的得逞之色,随即她缓缓起身,状似随意的招呼自己身边的一个侍卫,道:“咱们走罢,既是苏世子不愿同本宫一起狩猎,本宫便自行娱乐好了。”

“是,公主。”那侍卫低眉应了一声,只是那张平凡无奇的脸上,有着一双极为温柔迷人的眸子,极容易叫人心动。

苏墨一言不发,只淡淡转身,俊逸的面上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神色。

司天娇见苏墨率先离去,不由满意的笑起来,随后她的眸光落到那侍卫的身上,转瞬之间便变得依恋温柔。

“宁玉,咱们终于可以一起逛逛了。”司天娇凑上前,整个人也忍不住要依偎上男子挺拔的身子。

只是,男子却是制止住了她的行为,他微微拉开自己与司天娇的距离,平凡无奇的脸上也扬起一抹宛若三月春水的笑来,温柔道:“公主,这里并不安全,还请公主暂且与宁玉保持距离,莫要让宁玉连累了公主才是。”

很是显然,这个有着一张极为普通的面容的人,不是楼宁玉又是谁?

“宁玉……”司天娇美丽的脸上浮现一抹失望,不过却是没有怀疑任何,只是,她似乎想起了什么事情,便又满是期望的瞧着他,娇嗔道:“宁玉,你帮我想个法子可好?”

听着司天娇的话,楼宁玉几乎下一刻便猜到了她隐约含着的意思,于是他笑起来,温雅至极:“公主可是说长安郡主?”

司天娇让楼宁玉想法子,毫无疑问便是想法子对付苏子衿,昨日因着司言的威胁,司天娇回去后便大发了一通脾气,后来司天娇也曾问过楼宁玉,帮她想一个方法对付苏子衿。

她要苏子衿吃到苦头,可到底楼宁玉与苏子衿本就是‘盟友’关系,即便他不思及从前与苏子衿的交情,也决计不可能帮着司天娇对付苏子衿。

“就是那个狐媚子!”一提起苏子衿的名字,司天娇眼底便划过一抹厉色,显然对于苏子衿很是嫉恨。随即她看向楼宁玉,眸光又柔软了几分下来:“宁玉,帮我好不好?如今司言护着她,我实在是没有把握……如果是你的话,一定可以。”

若非有司言,司天娇一定早早便出手对付苏子衿了。在司天娇眼里,苏子衿这人显然看起来便是柔弱可欺、狐假虎威的样子,要是没了司言,她一定不敢如此放肆。

这些年,司天娇的许多作为的都是楼宁玉帮着出主意,因着楼宁玉的关系,她如今即便不是得宠的公主,却依旧在宫中过的不错,没有受到那等子失宠之人该受的罪,故而,这些年来,司天娇便是越发的依赖信任楼宁玉了。

“公主,不是宁玉不肯帮你。”楼宁玉垂下眸子,无奈一笑:“只是,长安郡主她着实不好对付,她的背后即便没有长宁王府护着,也是有战王府的势力。若是对她动了心思,恐怕不好收场。”

其实,楼宁玉心中并不认为苏子衿错在哪里,他跟在司天娇身边,自是知道一切都是司天娇自己无故挑衅,而苏子衿俨然并没有如何作为,相对于其他人,楼宁玉很了解司天娇是嫉妒苏子衿的容色,他与司天娇相处这些年,如何能不明白这女子的狭隘自私?

只是,楼宁玉到底不能够妄图以理说之,一旦他表现出对苏子衿的哪怕一点的袒护,司天娇一定会变本加厉,甚至有可能趋于疯狂,到时候对苏子衿来说,显然会棘手许多。

然而,楼宁玉话音一落地,便听到司天娇幽幽然笑起来,凤眸闪过嗜血:“宁玉,你是不是也被那狐媚子给迷住了?”

楼宁玉心中的想法,司天娇自是不知,可是楼宁玉从来没有拒绝过她的请求,司天娇不由想着,连司言这般冷情的人都被苏子衿给迷惑了,那么楼宁玉呢?她最是喜爱的宁玉会不会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拒绝她的要求?

“没想到在公主眼中,宁玉竟是这般三心二意之人?”楼宁玉叹了口气,语气淡淡,神色也有些疏离。

司天娇的霸道蛮横楼宁玉一直知道,从前在西宫的时候,但凡他对哪个宫婢温和一些,第二日那宫婢便会彻底消失,她的这份占有欲,实在是有些疯狂。

“宁玉!”司天娇不由缓缓上前,抱住楼宁玉的胳臂,咬着唇道:“宁玉,我错了,我只是……太过在乎你了。你既然说不能轻易动手,那么我便不动手了,你莫要气恼我了,可好?”

若是司天娇此时的模样辈他人瞧见,一定惊讶的无以复加,毕竟司天娇此人素来是个极为高傲的人,要她认错,简直比登天还难,更遑论现下如此卑微、小心翼翼的模样。

“宁玉自是不会生公主的气,”楼宁玉垂下眸子,只散漫一笑,道:“只是,公主下次切莫如此看待宁玉便是。”

此时的楼宁玉,依旧神色温和,仿若春日艳阳,温暖直达人心。然而,没有人看见,他垂下的眸底,快速闪过一抹冷意,那刺骨的凉薄带着致命的杀意,令人不寒而栗。

……

……

竹林西侧,苏子衿和司言一行人显得格外静谧。

原本司言便是个不常说话的人,而苏子衿又是骨子里冷淡至极,如今这两人聚在一起,大约除了正经事之外,一句闲聊的话都是没有的。

这时候,青茗忽然出声,只听她困惑道:“主子,我怎么觉得咱们走了这么久,还是没走出这个地方?”

苏子衿闻言,眸光微微一动。诚如青茗所说,她其实一早便发现了这林子的奇怪之处。大约自方才踏入这个西侧的竹林开始,他们足足走了小半个时辰,可是,在这小半个时辰里,他们走过的场景几乎一模一样。

也就是说,他们在这小半个时辰里,都走在同一片竹林。

“迷障林。”司言清冷的凤眸扫向四周,随即淡淡问道:“你可是会破?”

与苏子衿一般,司言其实也是早早便发现了这是一片迷障林,只是,他瞧着苏子衿表现的很是从容,心下便知道她大概有了破解的法子,于是他便也不着急,只沉默不语的跟着苏子衿走了一遍又一遍。

“破倒是会破。”苏子衿微微一笑,神色从容高雅:“只是,现下并不着急破。”

迷障林,顾名思义便是会让人迷失方向的丛林。大多数迷障林都是有人设计,自来便是没有天然形成的,毕竟只有人才会试图让同类迷失在一片林子里头,从而达到某种不为人知的目的。

司言一听苏子衿的话,便知晓她的含意了。苏子衿的意思,大概便是要在这迷障林中找什么东西,而这东西……司言想,大概便是与羽化泉的泉眼有关。

于是,他缓缓抿唇,面无表情道:“有玄机?”

苏子衿点了点头,见司言将她隐约的含意猜的那么精准,不由攒出一个笑来:“祁山的皇室狩猎区,大抵从没有出现过丢失人员的情况,可你瞧,咱们突然之间便入了这迷障林,可见这迷障林其实并不是多么厉害。”

说着,苏子衿偏头看向司言,笑吟吟的问道:“若是世子一人入了这迷障林,将会如何破解?”

仔细听着苏子衿的话,下一刻,司言便清冷冷道:“这是虚无的迷障林。”

“不错。”这一回,饶是苏子衿也忍不住想赞一声司言的聪明了。这厮实在是太过通透,以至于她堪堪问了一句,他便将真实的答案揣测了出来,实在令人惊叹。

“主子,青茗愚笨。”青茗在一旁,着实听得满头雾水,可心中又实在好奇的紧,于是她便忍不住可怜兮兮的问道:“实在不懂主子的意思……”

青茗的这一发问,直接的便让青烟、落风和孤鹜松了一口气,说实在的,他们仨儿也是真的不懂聪明人的世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