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世子手段(一更)/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相对于司言的冷漠置之,显然苏子衿很有耐心,亦或者说,她对于青茗等人的这方‘好问’的模样,已是习惯。所以,在这般的情况下,也只有青茗亦或者青烟敢询问之,若是放在孤鹜和落风头上,铁定宁愿好奇死也不敢问出来。

苏子衿轻软一笑,便弯唇道:“若是不会五行八卦、奇门遁甲之术,你们会如何逃离这迷障林?”

“运起轻功,自上头……”孤鹜一脸呆呆的模样,食指指了指天上,接着道:“自上头飞离。”

“若是真的要困住他人,这迷障林便决计不可能让你们轻易便‘飞’出去。”苏子衿笑道:“可这片迷障林,显然便是可以的,若是不可以,早早便有人察觉这祁山狩猎竹林的不对劲之处,亦或者是早早便有人丢失在迷障林之中。”

顿了顿,苏子衿继续道:“也就是说,有人设计了这片迷障林,却又不是为了困住他人,那么即是意味着这片迷障林是不存在任何意义的虚无迷障林,可这天底下有这般无聊之人?费了心思做一个没有任何用处的迷障林?”

青烟闻言,不由诧异道:“主子的意思,是说这片迷障林有秘密?”

“不错。”苏子衿轻笑一声,从容道:“这迷障林的制造,显然是隐藏着设计者的用心与目的,只是祁山……素来最引人注目的也只是火麒麟及其守护的一些宝物,若是没有猜错,这迷障林一定存着羽化泉泉眼的线索。”

这时,一直沉默不言的司言忽然出声,只听他淡漠道:“可是找到线索?”

“有一些头绪。”苏子衿闻言,缓缓笑道:“不过,大约还需要再走一遍。”

再走一次这迷障林,再感受一番这迷障林的不同,只有反复不断的摸索,才能够从中找到正确的指引。大抵奇门遁甲之术,不仅在于领悟能力,还在于耐心与细心。

“好。”司言闻言,只点了点头,随即便又迈开步子,缓缓走了起来。

一行人走了好一会儿,直到再次回到原点,苏子衿才幽然一笑,轻声道:“这羽化泉的泉眼路口,到底有些意思。”

看似并没有什么不同之处,连带着这迷障林也极为简单,可偏生就是这样的简单,往往给人以不同的感受。想来,设计这迷障林的人,当真是个厉害的,便是心思,也如此有意思啊。

“何解?”司言目光落到苏子衿的脸上,神色淡淡。

“大约明夜便知分晓了。”苏子衿微微一笑,桃花眸子盯着不远处的一块石头上,眉眼灼灼:“现下最重要的是——狩猎。”

司言:“……”

……

……

渐渐的,天色暗了下来。

陆陆续续的便有人回来,在场的公子小姐,有人欢喜有人愁。其中最是忧愁的,当属沈芳菲和陶圣心这两个了。

沈芳菲是因为本就与苏宁有过过节,两人一起呆了大半天,自是越发瞧不上彼此。而陶圣心,她不仅因为没有和司言一队感到不悦,而且最重要的是,她与司天凌一处后,简直是越发厌恶极了此人。

司天凌对陶圣心的惦念,大抵是求而不得的,所以,这次他与陶圣心一处,自是愈发放肆许多,这样一来,便更是惹得陶圣心厌恶,可奈何陶圣心素来便是想维护自己端庄淑女的形象,故而也只能任由那一口气堵在心口,无可奈何。

“阿墨、阿宁。”这时候,战王妃焦灼的瞧着自己的两个儿子,便问道:“你们途中可是有瞧见你妹妹?怎的这样晚了,她和长宁王世子还未回来?”

“不曾瞧见。”苏宁看向苏墨,不由惊道:“大哥看见了吗?”

“没有。”苏墨摇了摇头,眉梢不由蹙了起来。他今日和司天娇别了以后,便独自一人将狩猎场逛了逛,期间倒是碰着了司卫和陶然,不过苏子衿的影子,他却是见都没有见到。

“莫不是有什么事情罢?”战王妃不由心中一滞,脑海中忽然想起锦都中关于司言的传闻,手心也不由微微凉了起来。

“楚楚,你放心。”战王爷凝眉,沉声道:“长宁王世子是个厉害的,子衿与他一起,应是不会发生什么不测。”

“就是跟他在一起,我才担忧啊。”战王妃摇了摇头,心下更是担忧了几分。

这时,太后显然是注意到战王府一家的动向,虽然她没有听清楚他们在说什么,但隐约知道是关于苏子衿的。于是她扫了一眼周边,发现唯独司言和苏子衿尚且未归,脸上不由浮现一抹奇怪,道:“皇帝,阿言和苏家那丫头怎的还没回来?”

司言素来不喜欢热闹的地方,故而几乎每年的皇家狩猎,他都是推辞不来,今年倒是稀奇,他不仅没有推辞,而且很快便跟着过来了,到底有些不同。不过这祁山实在是有些神秘,即便太后知道司言的能力,也不由要担心几分。

昭帝闻言,也是同样看了下四周,这才发现,诚然如太后所言,司言和苏子衿都是不在。

“母后,朕立即派人搜寻!”昭帝沉下声音,便打算命人寻找司言和苏子衿。

然而,就在此时,不远处,苏子衿和司言的身影缓缓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苏子衿和司言皆是不紧不慢的模样,一人美艳若妖,一人清冷似莲,这两人皆是纤尘不染,光华灼灼。他们身后跟着十来个人,那十来个人都是身着黑衣,面容严肃。可最为引人注目的,不是那些人如何的气势汹汹,而是那些人手中皆是满满当当的猎物,其中不乏白狐、紫貂等一些珍稀之物,就连猛虎亦是出现在列,看的众人目瞪口呆。

相对于众人的关注点,战王府一家瞧见苏子衿安然无恙的回来,却皆是松了一口气,尤其是战王妃,那生怕司言生吞活剥了苏子衿的样子,实在太过明显,以至于司言的眸色不由愈发沉了几分。

他虽出现的迟,但到底耳力极好,自是将苏家人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这一头,昭帝看着众人狩猎到的东西,再看司言的人拖着的那只猛虎、拎着无数的猎物,显然这场狩猎的胜负一眼可知。

“世子可真是神勇。”这时候,陶子健忽然笑着出声,语气莫测:“一人便可以猎到这些个兽物,便是猛虎也不在话下,倒是令人钦佩至极。”

陶子健的话一落地,众人便有些怀疑起来。诚然如陶子健所言,司言猎到的野兽着实许多,可奇就奇在,他一人便可以猎杀一只如此大的猛虎?要知道,这场狩猎是侍从护卫不可参与的,他们只负责保护主子和出出苦力,而瞧着苏子衿那柔柔弱弱的模样,显然也没有什么助力,那司言一人便有如此力量,倒是令人生疑了。

陶圣心听着自己父亲对司言的为难,心下不由一紧,下意识的便朝着司言看过去。

“陶大学士此言何意?”太后冷笑一声,居高临下的瞧着陶子健,淡淡道:“难道陶学士不知长宁王世子如何骁勇?不过区区一只虎罢了,又耐他何?”

陶子健,如今担任翰林院学士,依着陶行天的意思,他这个嫡长子将来可是要继承丞相府的。毕竟,自古来丞相多是选拔自翰林院,只要陶子健做了翰林学士,自然而然便是很有可能成为下一任的丞相。

苏子衿缓缓看去,只见此时的太后看起来早已不再像昨日她所看到的慈眉善目,这个在深宫内院呆了几十年的女子,眸色含厉,不怒自威,凤仪慑人

看着太后不甚愉悦的模样,丞相府的一干男嗣女眷皆是捏了一把汗,尤其是魏氏,心下更是担忧着自己的夫君。

“太后娘娘息怒!”陶子健敛下情绪,深知太后此刻恼了他,于是他拱手弯腰,一副自责的模样,道:“是微臣口拙,平白惹得太后娘娘不悦,微臣罪该万死!”

太后睨了一眼昭帝,随即扬起一抹没有温度的笑来:“皇帝,你说哀家该不该原谅陶大学士的无状呢?”

众所皆知,太后是极为疼宠司言的,如今陶行天的话,俨然便是在给太后找不痛快,而太后此人,看似温和慈爱,其实最是不好应付,否则她也不可能在当年先帝不宠的情况下,还稳居后位这些年。

“陶大学士言语不当,惹得母后心中不悦,自是该罚。”昭帝神色不变,只宽厚一笑,看向陶子健,道:“不过陶大学士素来在翰林院做事稳妥、勤勤恳恳,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朕便罚他扣半年的俸禄,母后意下如何?”

昭帝的话一落地,楼宁玉便温润一笑,他不着痕迹的看了眼当事人的司言,见司言依旧面色冷清,丝毫没有被辱亦或者出了一口气的模样,楼宁玉脸上的笑意不由更加深了几分。

这昭帝和太后一唱一和,倒是极好的惩治了陶子健,陶子健想来还是太过‘年轻’气盛,素来有太后在的场合,连他的父亲陶行天都不敢对司言有太过明显的敌意,这陶子健竟是如此掉以轻心,急赶赶的便给司言挑错处,看来是真的活的太过安逸了。

与此同时,苏子衿悄然抿唇,艳绝的小脸上露出一个笑来。这昭帝倒是颇有心思,虽说半年俸禄对陶子健来说,不过九牛一毛,便是丢了那些银子,也只是不痛不痒罢了。可这惩罚,却是在明晃晃的损丞相府的颜面,同时也给了朝臣们一种丞相府得罪了皇室的印象,这样一来,那些还在驻足观望是否加入丞相府这派阵营的臣子们,便会开始怀疑,丞相府这艘大船,是否会翻?

“皇帝的话倒是在理。”太后微微颔首,随即看向司言,语气不由柔了几分下来,道:“不过此事是陶大学士对长宁王世子的辱没,哀家认为,还是要看长宁王世子的意思。”

陶子健闻言,不禁脸色一黑,太后的意思,显然就是要他给司言道歉!若是他不道歉,恐怕太后不会善罢甘休。

想到这里,陶子健心下便有些气的发狠,长袖下的五指不由死死攥紧。咬了咬牙,他才缓下神色,转瞬间便一脸的歉然道:“微臣失言,多有得罪之处,还请世子饶恕一二。”

“无妨。”司言冰冷的眸光落到陶子健的脸上,那股寒凉之意,让陶子健忍不住打了个寒颤。随即,他便瞧见司言薄唇微动,面无表情道:“只是陶大学士身为翰林院主事之一却无法管束住自己的口舌,本世子以为,不能以身作则者,理应重惩,以儆效尤!”

司言的话一落地,便有丞相府派的臣子不满出声:“世子这是何意?陶大人不过是一时失言,当不是什么大罪。”

一旁同为翰林院的学士也跟着附声道:“李大人的话不错,陶大人不过一时失言,连陛下都言罚半年俸禄,世子难道还要忤逆陛下不成?”

“口舌之误不是大罪?”司言眸光如冰,说出来的话却犹如利刃:“若是陶大人一时失言冒犯了陛下,二位大人可还会为他开脱?”

“这……”

“这……”

一时间,两位大人面面相觑,不敢再反驳与司言。若是他们应敢,那也就是对昭帝不敬,可若是他们应不敢,又未免显得两人太过软弱,这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场面一度尴尬的令这两位大人老脸通红,毕竟在场的,不仅仅是同朝为官的臣子们,还有他们自己的妻女子嗣,如今这一出,倒是让他们丢脸至极。

陶子健实在对司言咬牙切齿,难道他还要他的命不成吗

“那么世子意欲微臣如何才肯宽恕一二?”心中无比愤恨,可面上陶子健却是丝毫不显,只额角有青筋暴起,泄露了他的情绪。

“本世子以为,陶大学士既是想起榜样作用,自是应当暂且辞官回府反省数月,等到什么时候陶大学士想清楚了,便什么时候官复原职,继续当这翰林院的学士也是不迟。”司言语气生冷,眸光也一如既往的清寒,那张贵气秀美的脸容上看不出丝毫的喜怒哀乐,只隐约透着薄凉之意。

“你!”陶子健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向司言,眼底是不可抑止的浓浓怒火。若是他当真辞官数月,恐怕再想回去做他的翰林院学士,可就难上加难了,这司言,简直欺人太甚

不止是陶子健难以置信,就是在场的所有官员、女眷和公子哥等都同样是心下惊惧。只是犯了小小的失言之罪,这司言当着昭帝和太后的面便是要让陶子健丢官回府,俨然便是有些强势过头。

司言似乎没有看到陶子健的神色一般,他只微微抿唇,清冷冷道:“陛下以为臣所言,可是得当?”

得当?怎么可能得当!魏氏在一旁有些嗤之以鼻,司言当真是太过嚣张,他以为陛下真的会听他胡言乱语,治如此重的罪于她夫君吗?简直自以为是

司随将在场几乎所有人的‘不信’的神色看在眼底,他心下不由叹了口气,这些人啊,到底是不懂他们父皇的心,若是陶子健因此而离开了翰林院,只会对昭帝有利,这样一个绝佳的削弱丞相府势力的机会,昭帝又何乐而不为呢?

“倒是不错。”就在众人齐齐等着昭帝拒绝的时候,昭帝已是沉声开口:“陶大学士既为翰林院大学士,不仅没有起到表率作用,还引起最坏的影响,朕既为天子,自是不能袒护。”

说到这里,昭帝犀利的凤眸落在陶子健的身上,只听他继续道:“既是如此,便如司言所说,陶大学士自请辞官,回府反省数月!”

“陛下!”陶子健难以置信的看向昭帝,难道陛下真的为了司言的一句话,便下了这样的旨?

昭帝眯了眯眸子,神色徒然冷却了几分:“怎么,陶学士对朕的处置有异议?”

一瞬间,气压变得极低,在场的女眷个个都开始害怕起来,帝王一怒,浮尸遍野!如今的昭帝,显然是有些威严且吓人。

陶家子女皆是惧怕不已,生怕自己的父亲触怒龙颜,落得更为凄惨的下场,毕竟自古忤逆了帝王的人,无一不是下场凄惨。

陶圣心咬了咬唇,心下不由对司言的绝情生了一股怨念,他这样的行事,将来她要怎么才能称心如意的嫁给他呢?

一时间,在场的官员无一不是面色苍白,原本司言常年不在锦都,朝臣们都已然逐渐忘却这青年的手段如何、影响如何,所以,渐渐的他们都忘记了司言此人是惹不得的阎王。

只是,如今司言的狠绝与冷情,看的在场诸位不由都岌岌可危,心下对长宁王世子这个人物,愈发的畏惧起来。便是司天凌和司天娇,心下对司言的忌惮也更是进一步的深了几分。

“多谢陛下开恩,”陶子健忍住喉头涌上的那股血腥之感,叩头匍匐道:“臣遵旨!”

……

……

------题外话------

粽子节快乐~嗷嗷嗷~所以跑来二更了~快缩,你萌爱不爱凉凉(坏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